“放下武器矮人們,否則黑暗將立刻降臨這座礦洞,陰影之神將會把你們拖進無底的深淵裏!”

“放下武器矮人們,否則黑暗將立刻降臨這座礦洞,陰影之神將會把你們拖進無底的深淵裏!”

暗精靈夜風口中唸誦着艱澀的咒語,周身上下有一股股黑色波動來回流轉。

她的頭髮無風自舞,讓礦洞裏的火把瞬間熄滅了很多把!

“這…私生…哦不!克洛澤!你快點讓她停下!”

胡波魯雙手捂着自己的腦袋大聲叫喊着,克洛澤也沒想到,這位侏儒大王會這麼怕夜風。

伸手阻止了暗精靈繼續唸咒語,克洛澤這才蹲下身看着侏儒,說道:“現在怎麼樣胡波魯大王?我們能去見見那位魔獸了嗎?”

“哦…當然可以…如果是一位暗精靈法師的話…這個大陸上恐怕沒有她不能去的地方…”

胡波魯有些畏懼的看了夜風一眼,這讓克洛澤也小小意外了一下。

他只知道暗精靈法師也許很厲害,但沒想到會這麼厲害!

夜風收起了法術,礦洞裏再次亮了起來。


夜風似乎不願跟矮人們打交道,她將斗篷和兜帽戴好,又重新站在克洛澤身後,一言不發。

“哦天吶!這精靈可真醜!”

這時,胡波魯身邊的一位矮人還沒有從剛剛的震驚中恢復過來,嘴裏仍舊嘟嘟囔囔的說着。

克洛澤就納悶了,這麼漂亮的精靈姐姐,爲什麼他們會說醜?

“嘿!矮子,你憑什麼說我的夜風姐醜?那你認爲的美女又長什麼樣?”

克洛澤不服氣的指着那位矮人。

矮人似乎也很不服氣,他取下自己脖子上的項鍊,打開裏面放着一張小畫片。

“看見了麼?這才叫美女!這是我妻子,當年我可是打敗了不少競爭對手呢!”

克洛澤看着那張畫片,感覺頭頂正有一隻烏鴉飛過。

這尼瑪是美女?!五大三粗不說,這鬍子你是鬧哪樣??有女人長鬍子的嗎?!

不得不說,不同種族之間的審美隔閡猶如一條天塹,根本就沒有道理可講。

“呃…好吧,你贏了,趕快收起你的美女圖,我們現在就要去見魔獸!”

在胡波魯大王的親自帶領下,一行人很快就來到了礦山的另一面。

克洛澤看到,爐邊礦山的出口只有一條路,而這條路的盡頭又是一片森林。

胡波魯指着道路的盡頭說:“嘿朋友,魔獸就在那片小森林裏。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她相當強悍,就算是暗精靈,想要打敗她我覺得也不容易。”

克洛澤笑着拍拍胡波魯的肩膀,忽然腦中靈光一閃:“胡波魯大王,我們不如來打個賭怎麼樣?”

“打賭?”

“對,打賭!如果我們能順利的打敗魔獸就算我贏,如果我們失敗了,又或是陷入苦戰,那麼就算你贏,怎麼樣?”

胡波魯挑了挑眉毛,有些狐疑的看着克洛澤:“我覺得傳聞似乎很不靠譜,你真的是那個廢物私生子嗎?”

“哈哈哈~如假包換我的大王~”

“恩…”胡波魯猶豫了片刻,還是答應了下來:“好!我賭了!可是…賭注是什麼?”

“賭注…就是輸的一方必須答應贏的一方做一件事,怎麼樣?敢不敢賭?”

“敢,我胡波魯大王有什麼不敢的?哼哼~如果我贏了,我就要讓你的暗精靈當我的僕人!嘿嘿~”

當然,胡波魯最後那句話說的非常小聲,小到只有他一個人能聽到。

至於我們的克洛澤爲什麼如此篤定自己能贏,那也是他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帶上暗精靈女朋友和小麗莎,克洛澤意氣風發的走入了眼前的小樹林中。

“來麗莎,你拿上這個,一會要是看到魔獸了你就對着它按下這個開關。”

剛剛走進樹林,克洛澤就拿出一堆瓶瓶罐罐放在地上。

他拿起一個瓶裝物給麗莎演示了一下。

“親愛的,你這些是什麼東西?好奇怪的味道。”

已經習慣了自己“女朋友”這個身份的暗精靈,在克洛澤的要求下連稱呼都變了。

“嘿嘿~這些就是對付那個蜘蛛樣魔獸的大殺器!我簡稱它們爲—殺蟲劑!” 爐邊礦山出口處,胡波魯大王和自己的幾名心腹矮人遙遙望着克洛澤三人的背影。

“大王,他們不會死在裏面吧?”一名矮人說道。

“是呀,雖然有個醜到爆的暗精靈法師,但我也不看好他們。所以…就算您打賭贏了也得不到什麼好處,因爲他們都死了。”另一名矮人說道。

“有嗎?我倒覺得那個暗精靈還不錯…”第三名矮人說道。

“嘿你這個齷齪的單身漢!那是因爲你單身太久了!就算現在給你一隻母龍你也會流口水!”

其他人一起鄙視那位單身漢矮人…

胡波魯望着逐漸消失在視線中的克洛澤,口裏喃喃道:“我怎麼覺得這個私生子很不簡單呢…看來傳聞一點都不可信…可如果傳聞不可信…那麼又是誰傳出的這個傳聞呢?”


樹林中,教會了麗莎使用殺蟲劑後,克洛澤自己雙手上也各拿着一罐殺蟲劑。

不但如此,他還在口袋裏揣着一大塊雄黃,據說這玩意能驅退五毒。

“夜風親愛的,你能感覺到魔物嗎?它在不在我們周圍?”

克洛澤警惕的四處張望,但卻沒有一點頭緒。

暗精靈對於森林那可以說是瞭如指掌。


她只是輕輕用手指在空氣中搓動了兩下,就已經把這整片森林的大小和形狀摸了個一清二楚。

“有魔物氣息,它已經發現我們了…是蜘蛛魔物!”

夜風本來微閉的雙眼猛地睜開,身上的魔法氣流也開始鼓盪起來。

悉悉索索。

樹林裏茂密的樹冠一陣晃動,周圍出現了許多細碎的腳步聲。

克洛澤和麗莎緊張的舉起殺蟲劑。

雖然克洛澤進來之前信心滿滿,但到了魔獸真要出來的時候,他卻第一個躲在了暗精靈的身後。

小麗莎躲在克洛澤的身後,忽閃着一雙略帶驚恐的大眼睛嘴脣都有些發抖。

“呦吼~看看這個奇怪的組合~人類,精靈…還有…魔族的氣味~”

一道充滿磁性的女低音在克洛澤三人的頭頂響起。

克洛澤緊張之餘並沒有注意那聲音話裏的意思,但他知道,魔獸來了!

克洛澤擡頭望去,就看到一隻…巨大的八腳蜘蛛正倒吊在他們的上空!

這蜘蛛正如胡波魯大王描述的那樣,上半身爲人,下半身則是蜘蛛!

這位蜘蛛魔獸杏眼柳眉,嘴脣也是極薄。

如果再加上嘴角那絲壞壞的淺笑,還真有那麼點紅顏禍水的即視感。

而且它那雄偉的上半身…卻根本沒有一絲遮攔!

然而美麗的對立面卻是猙獰醜陋的八條蜘蛛腿!

這八條蜘蛛腿宛若天鉤,尖銳處還散發着陣陣寒光。

而身爲蜘蛛,那代表性的“大屁股”也讓人感到非常不舒服。


“我…我的天…這也太大了吧?”

看着魔物蜘蛛,也不知道克洛澤說得“太大”,指的是什麼太大。

“蜘蛛魔物?難道你就是傳說中的黑夜行刑者?梅洛伊德?”

夜風張開蓄滿暗黑能量的雙手,皺眉望向頭頂。

那蜘蛛魔物意外了一下,也許是沒想到在這裏還能有人認出自己。

“你是..暗精靈…你怎麼會跟在人類的背後?難道原本墮落的暗精靈已經更加墮落到如此地步了嗎?”

“哼!暗精靈的事還輪不到魔物來管!”

夜風不再廢話,她雙手兩團能量球早已蓄勢待發!

此刻在她的刻意催動下,那兩團黑色能量“砰”的射出,速度竟是極快!

蜘蛛魔物顯然也對暗精靈的魔法頗爲忌憚。

它沒有硬鋼,而是選擇了躲避。

由於這片森林是蜘蛛的主場,所以樹冠與樹冠之間,早就被細密的蛛網連接在一起。

這片森林的天空對於魔物蜘蛛來說,簡直就是如履平地。

它八腿並用,敏捷的躲過了能量球的攻擊。

但能量球卻在魔獸堅韌的蛛網上燒出了兩個大洞。

“嘶…..暗精靈!你找死!”

蜘蛛魔物大怒,它的身體在空中快速移動着,顯然是準備先幹掉威脅最大的夜風。

而夜風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只是口中不斷念誦着咒語。

“親愛的!小心呀!”

克洛澤心頭大驚,他還以爲精靈在念咒語的時候不能躲避。

情急之下,他從背後一把將夜風撲倒,兩人咕嚕嚕在地上打了好幾個滾。

“呀!少爺!等等麗莎!”

小麗莎看到自己主人滾到了一旁,急忙也追了過去。

可就在此時,蜘蛛的攻擊卻已經到了!

那原本衝着夜風去的攻擊也順勢變成了小麗莎。

正自驚恐的小麗莎猛地看到一大團黑影當頭罩下,嚇的尖叫一聲,舉起手裏的殺蟲劑就是一陣亂噴亂射。

“噗噗噗~”

蜘蛛魔物顯然也沒預料到這個看似柔弱的小姑娘手上還有武器,直接就被射了一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