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圓兩公里的範圍,看來那位老兄還沒掛。」

方圓兩公里的範圍,看來那位老兄還沒掛。」

聽完整個事情的過程,張寒神情有些凝重,沉聲道:「只是他死不死不要緊,糟糕的是他這行為,恐怕要引起變天了。」

要變天了!

如果源力時代來臨,個人能力覺醒,進化者的出現只是黑雲壓城,天空出現烏雲,伴隨著閃電雷鳴,大雨將下的話。

那麼這一次湘省事件,就等於一發特效催雨彈打向天空。

把天上的烏雲化為粗大水滴,在更加猛烈的閃電雷鳴伴奏下,大雨傾盆而下。

源力時代的今天,進化者出現的範圍已經不單單隻有深市才有。

全球範圍已經陸陸續續的出現越來越多的進化者,進化者的出現比例也在不斷的升高。

剛開始,因為進化者出現幾率最大是監獄以及軍隊。

監獄方面,在進化者的存在剛被確認,所有的重刑犯就已經轉移集中關在一處。

這當中每出現一位進化者,等候在一邊的軍方進化者就會進行壓制。

然後不是在反抗中被當場擊斃,就是成為實驗室中的試驗品。

非重刑犯則選擇性的進行招安。

所以至始至終,監獄的這一個地方,都沒有翻起什麼風浪。

而軍隊方面,受平時的紀律訓練以及愛國思想教育的影響。

就算是進化后個人能力蛻變覺醒,短時間內也不會出現問題。

整個軍方群體依舊各司其職,和源力時代之前相比並不會有大動亂。

但隨著民間越來越多的進化者誕生,民間進化者數量一升再升……

須知,人終究是自私的。

一旦那些進化者漸漸清楚認識到自己的力量,終會有野心家出現。

然後就彷彿第一塊多米諾骨牌倒下。

有了第一位就會有第二位,第三位。

直到整個局勢混亂,秩序崩潰…… 本這樣的情況,短時間內並不會出現。

就算以後出現,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因各地域文化的差別,進化者群體內也會發展出一個個勢力團體。

那時就算有野心家。

在各勢力相互之間的制衡下,也無法一下子引起整個社會的變動。

不過現在來不及了。

湘省事件,就像是一柄重鎚狠狠地敲在每一位進化者的心上。

這起事件在赤裸裸的告訴每一位進化者。

這是個個人時代,個人力量凌駕於一切的時代……

原來我是那麼強!

原來我能操控天災般的力量,以一敵萬都是屠殺而毫不費勁!

竟然我這麼強,你們這麼弱,那憑什麼我要受到你們壓迫,要讓你們站在我頭上。

人性本私。

或許大部分人能繼續安分守己,但只要有一小部分人出現異心,都會帶動整個群體躁動起來。

這樣的躁動,如果不能在短時間內消除,就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越演越烈……

「是啊,要變天了。」

穿越之數碼寶貝 陳旭也是收回慵懶的表情,神情有些凝重。

雖說就算是變天,掌控著力量的他們在變天後也必定有他們的一個位置。

但一個人幾個人佔據這份利益,和一群人瓜分這份利益,概念是完全不同的。

個人時代,別人的進步,就等同於我的退步。

就目前而言,已經成為在體制內既得利益者的他們。

對他們來說,只有維持原有社會秩序,才能夠獲取到更大的利益,提前在進化之路中拉開和其他進化者的距離。

如果社會秩序現在就發生改變。

別的不說,單單張寒這邊剛收到消息,說基普索恩明天明天就能到達國內,開始對張寒進行三個月引力相關知識教導的事情,說不定就會直接泡湯。

他知道基普過來,是兩國之間利益交換的結果。

只是利益交換的基礎,是在社會秩序穩定的前提下方可進行。

一旦秩序崩潰,無法給予大洋彼岸那邊足夠的利益。

在源力時代,科學理論重要性越來越高的今天,大洋彼岸絕對不會無緣無故把一位世界前沿的科學家交給這邊。

張寒是可以強行把基普留住不放回去。

但他需要的不是人,而是對方腦海中的知識。

知識的教導,需要心甘情願才行。

基普的家人親朋都在大洋彼岸,一旦交換中斷,有著籌碼在那邊,想必到時基普索恩也不敢隨意的對張寒進行教導。

這樣張寒加入國家,付出代價費勁心思藉助國家資源,以求提高自己在引力方面的知識的計劃也將夭折。

想到基普索恩的事情可能夭折,張寒眼中閃過一絲厲芒,把坐在對面的陳旭嚇了一跳。

「給你個成為巨頭的機會要不要?」

最後,張寒決定還是盡努力維持住可能崩潰的社會秩序。

只有社會秩序不崩潰,或者秩序崩潰改變在自己掌控之內。

那麼已經借勢站在體制內,在體制高層具備超然地位的他,才能獲得最大的利益。

維持秩序,除了暴力鎮壓威懾,還可以以利誘之。

以利益暫時維持住目前的秩序,給自己爭取一段足夠的時間。

「什麼機會?」陳旭有些疑惑。

話剛問完,突然他想起這幾天張寒一直窩在實驗室的事情,心裏面想到某種可能,眼睛瞪大吃驚的道:「你別說你已經成功?

就是提高源力吸收速率的方法?」

「超水平發揮,用了4個試驗品,勉強試驗出最高提高進化者5倍源力吸收速率的方法。」

「5倍?

厲害!

那4個試驗品也算是死得其所,歷史絕對會銘記他們。」

陳旭更加震驚,足足過了一會兒神情才恢復冷靜。

深吸一口氣,恢復冷靜的陳旭揮手在兩人座位四周設下一道吸收振動的屏障,隔絕聲音外泄,道:「我需要付出什麼?

我可不相信你會平白無故毫無代價的就把這麼重要的東西就給我。

我想我們的關係也沒熟到這一步。

據我所知,單單讓你做研究,黃興華那邊就已經付出了近40億的人民幣,以及一堆無法用金錢衡量的政治利益。」

張寒拿起桌子上的咖啡,喝了一小口,感受著咖啡那淡淡的苦味,道:「要求不算很高。

最高5倍,除了5倍外,我還有1倍,2倍,3倍,4倍,共計5種的方法。

只要你能夠維持住目前秩序在1年時間內大體不變,這些我都可以交給你。」

接替虛空樹本能意識的位置,張寒不是沒獲得實際的好處。

他獲得的唯一好處就是自身和源力契合度近乎完美契合,吸收源力不受限制。

以及通過對虛空樹樹葉上紋路的研究,開發出一系列吸收引導源力的方法。

那是一種源力觀想圖,用心神觀想可以提高吸收速率。

從之前4天的源力數據計算的出,如果沒有源力觀想圖提高源力吸收,憑藉自身本能吸收。

蛻變者和個人能力者大概需要兩年才能到達目前覺醒階段的臨界點,然後才會有機會開始突破到下一層的能力化。

這樣的話,這積分源力觀想圖的作用和價值,將變得無法預估。

「一年的話,問題不大。」

陳旭思考了一下,給出個肯定的回答。

說到底,不管是基層的人還是帶頭起異心的人,大家都是為了利益。

只要能給出足夠的利益,那麼也無所謂躁動不躁動。

論利益,在源力時代還有什麼能比得上能夠提高源力吸收的源力觀想圖。

一旦大部分人的利益得到滿足,就算依舊有小部分人不滿意。

沒有了底層人的呼應支持,單那幾個人,也翻不出什麼浪來。

「你約一下林隊長,看看她同不同意。

單單利益還不夠保險。

廢材王妃,風華絕代 把林隊長拉上,錄幾段人形直走核彈的視頻髮網上,那再給那些有想法的人十個膽子都不敢動。」

張寒想了想,自己並不打算這麼早站台上。

這樣為了保險,決定把林紫給拉上。

強互相作用力操控者,在妥妥的人形自走核彈的威懾下。

張寒就不信那群菜雞進化者還敢再亂動。 「叫上林紫?」

陳旭愣了愣,隨即苦笑著道:「這個主意沒問題,問題是我根本叫不動她啊,別被她揍就算不錯了。」

「這表情,看來你們之間是有故事的呀。」

張寒上下打量了陳旭的表情后,有些搞笑的道:「沒想做為省級二代的你,還是那種有著受虐傾向的人。」

林紫的性格,張寒僅一次見面接觸,就知道對方是那種冷厲風行,明顯帶著軍隊那種實力至上作風的人。

一個是還受限於知識水平只能半桶水的內能操控,跟一個蘑菇種植者,這完全是吊打的差距。

張寒已經想象到陳旭在林紫面前是怎麼樣的碰壁。

搖搖頭,陳旭也不怕在張寒面前丟臉,道:「之前在部隊的時候,和她有過交集。

不過感覺也就這樣了,她的性格一般人搞不定。

你不知道上一次我去她實驗室約她晚上去吃飯,她就給我看了個煙花炮彈。

直接把我剛提沒幾天的車給種了個5千克當量左右的蘑菇。

當時我的愛車在原地爆炸的情形,就像是我的心也跟著直接爆炸一樣。

那會兒我就知道,我和她……」

「噗……」

陳旭話還沒說完,聽到這的張寒就有點忍不住,笑著差點把嘴裡面的咖啡噴了出來。

良久,張寒才止住笑意,拿紙巾擦擦嘴,一副老司機指導開車的樣子,指點道:「別,我覺得你別放棄,應該堅持下去。

你不覺得你和她很般配嗎?

畢竟如果一般人身邊被種個幾千克的小蘑菇,恐怕直接就掛了要麼就是半身不遂。

而你不同,你的內能操控能夠直接隔絕吸收爆炸溫度和爆炸衝擊波,這簡直就是絕配。

重生之正室手冊 至於林隊長種蘑菇造成的損失,對錢已經是一個數字的我們,那還是事嗎?

堅持下去,你會贏的!」

「別忽悠我,我情商比你高,你不就是想看戲嗎?」

陳旭一副我早已看穿你的表情。

「我說的實話,保證!」張寒一臉嚴肅。

「呵呵。」

陳旭鄙視一下,道:「我約約她吧,但不保證一定能搞定。

還有,這件事情你確定,不經過上面的那幾位老頭子嗎?

不考慮把源力觀想圖向他們公開?」

這樣的事情,陳旭知道瞞不了上面多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