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靈兒連連點頭,抱著方昊天的手臂,可勁的搖著。

方靈兒連連點頭,抱著方昊天的手臂,可勁的搖著。

這話……方昊天聽是聽了,可就是心裡不怎麼信。

反正呢,就這樣吧。

這個丫頭在自己身邊,不會亂來,就行了。

「好了,調集空艦上的所有飛艦,將所有的魔族清理完了,然後你帶著人馬去浮雲大陸,跟流龍魔星這個兩個地方大鬧一場。

你去了之後,我會安排初之幫你。至於我,就準備一下,等這兩座處魔族據點清理完了,我們就跟元武大陸結成一片。這樣才不會有後顧之憂。」

方昊天說完,方靈兒趕緊就去下令,不多時,星域空艦便將通州大陸的魔族清理乾淨,旋即轉身通向後方的浮雲大陸上方。

半個時辰一過,無數飛艦浩浩蕩蕩從星域空艦之中蜂擁而出,星光燦爛,流光溢彩,給下方大陸的魔族,造成了恐慌。

「擋住!結陣!絕對不能讓人族衝進來!」

慌亂的聲響此起彼伏,可是卻無人能夠堅持片刻功夫,不久轟鳴聲響徹了這片天地,無數魔族高手迎著炮火,衝鋒想要擊碎面前的飛艦。

只是,他們的想法終究是事與願違,屢次衝擊失敗,然後就被炮火擊碎,最後成了一灘肉泥。

魂飛魄散!

「該死!你們能不能一起出手!不要單上!人族的飛艦可不是普通的!」

當地的諸多領主怒罵手下,眸中冷芒閃過,怒其不爭。

這一些傢伙交代了多少次,人族的飛艦絕對不是一般東西,這幾年與魔族不斷的對抗之後,經過了改造與發展,不管是速度還是爆發,全都提升了不知多少檔次了!

一群造物主,能夠爆發出永恆不滅境的威力,可見這一群人實力到底有多強!

依託飛艦而已!

可是,這一些魔,依舊不聽命令,桀驁不馴,絲毫不為所動,一個個我行我素,只為了所謂的面子!

然後,付出的就是,生命的代價!

這要是死了不打緊,可是對方消磨的是我們魔族的潛力啊!

「你們這一幫人,就算是要去死,也不要帶著魔族的潛力送死啊!混蛋!」

領主憤怒的大吼著,可魔族依舊不予理會,前仆後繼的被炮火擊殺!成為一地的炮灰。

「完了完了……

領主淚目,心頭驚顫,沉聲低吼,渾身都在顫抖。

他,怎麼也想不到,這一群混蛋,竟然一點話都不聽!

原本被偷襲就已經失了士氣,眼下竟然還跑去送死!簡直混蛋啊!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這個領主低吼一聲,大手一揮,「浮生衛隊!給我上!打碎飛艦!」

一時間,浮雲大陸上的一支黑色洪流,頃刻出現在白虎飛艦面前! 黑壓壓的部隊壓了上來,讓白。虎飛艦一陣慌亂。

這一些部隊面對白。虎飛艦,絲毫不見任何的停手,瘋了一般的砸著無數的魔法,招式。

硬生生挨著了無數招式的白。虎飛艦,在空中劇烈的搖晃著,裡頭的人,跌跌撞撞,受傷者無算。

「該死!穩住!給我穩住!」

大副咆哮著,手中捏著一條長鞭,將幾個亂成一片的傢伙,狠狠抽醒過來。

這些人驚醒之後,連忙加入現場,將一切破損進行修復。

「快點!」

大副怒吼,好幾次差一點沒有被這一幫慌亂的傢伙給氣死!

「收點心,不用急。他們不是我們這一批最早的飛艦兵,他們可沒有經歷過那在星辰大海中,被敵人不斷擊碎的體驗。」

「他們的慌亂,是在所難免的。」

正在大副幾乎*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了苦笑聲,也讓大副整個人都冷靜下來。

「我知道了船長。」大副雖然不在用長鞭打人,可是總是一腳踹在那些慌了神的傢伙身上。

「殺……

方才穩定下來的心思,又一次被魔族的喊殺聲震撼到了。

大副衝到懸窗邊上,只看到數萬浮生衛隊出擊,他們催動滔天魔氣,浩浩蕩蕩掩面撲來,白。虎飛艦上的防禦結界,幾乎是被擊碎的,只留下無數的傷痕在飛艦身上。

「大副!左側舷被擊穿了,損失了三個名戰士!」

左側舷的管帶看到了大副的位置,立馬狂奔到他的面前,眼中帶著驚慌。

「我知道了。」

大副眯著眼,看著懸窗外的場景,眸中閃過一抹陰狠!

「傳令下去,用最快的速度將破損的地方修復了,然後命令後備部將龍驤炮抬上來,然後進入戰鬥!」

「是!」

左側舷管帶一聽,頓時接受命令狂奔出去。

眼下,白。虎飛艦遭到突襲,實在是事發突然,他們很多都是新兵,根本沒有接受過這樣大規模的戰火洗禮,面對突如其來的情況,短短時間裡,還是沒有辦法做到沉穩應對。

所以,只能依靠他們這一群老兵堅持了,要是他們都沒有辦法應對了,這一支飛艦,恐怕就這樣報廢了。

大副下打完命令之後,也只能開始督促每一個小子的作為了。

眼下對方來勢洶洶,數萬大軍之中,永恆不滅境只有一千人,但是造物主境的卻不在其數。

看起來他們的飛艦勢單力薄,不過這個勢單力薄的飛艦,可是有著令人膽寒的力量!

「傳令主炮!準備射擊!我方的援軍,還有三十秒抵達戰場!諸君準備進入戰列!」

艦長的話,尤縈在耳,讓每一個慌亂的戰士,全部安靜下來了。

三十秒,只要堅持三十秒,一切就結束了!他們的白。虎飛艦,也可以下去休息了!

所以說,在場的每個人都如同打了雞血一樣,將所有炮口準備完畢!

「該死!小心大炮!」

不知道誰吼了一聲,魔族的浮生衛隊,已經亂了,四散躲開!」

「轟!」

炮響了!聲勢震天動地,空間坍塌破碎,能量湮滅,觸及之人,全都化作飛灰,在宇宙塵埃中,飄蕩。

「嘶……

衛隊長官摩澤倒抽了一口冷氣,眼珠子幾乎暴凸,身體不住顫抖,額角冷汗直冒,手微微顫抖。

「隊長,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有人沉不住氣了,面對主炮的轟擊,他們這裡好幾個永恆不滅境的存在,都無法抗住,瞬間就成了飛灰!

剩下的人,怎麼會有膽子上去呢?

面對詢問,摩澤無奈不已。

下方下達的死命令,必須要抗住人族的進攻,為魔族爭取時間,掩護剩下的種子撤退,只要種子不滅,以後還能繼續存在,魔族的未來就還有希望!

「所以說。不能放棄!給我上!趁著他們冷卻炮口的時候,將這一艘飛艦,給我掀翻了!」

一聲令下,眾人行動起來了。

魔族們雖然很害怕會被一。炮擊殺,可是為了大陸,為了族人,他們只能忍住恐懼,投入到與魔族的戰爭中!

轟!轟!轟!

一聲聲炮火響徹了這方宇宙,時間飛逝,眨眼的功夫,已經剩下五秒了!

「大副!飛艦被魔族毀掉了側舷炮三十五門,他們已經湧上來了!」

又一波急報傳來,讓大副的臉,都變得陰沉起來。

「上飛艦了?」大副沉著聲音問道。

「是的!上了飛艦!還在大肆的破壞!」

「到哪裡了?」

「已經快朝著主控室方向涌去!」

「媽的!跟我上!」

大副咆哮著,手中忽然出現一把刀,眼中煞氣閃爍,擼起袖子帶著身邊的親衛,朝著主控室方向沖了過去。

飛艦很大,可是對於一群有著飛行跟穿梭能力的高手來說,這並不算什麼。

他們頃刻之間,就出現在了那一群嗷嗷咆哮的魔族面前,手中的刀,絲毫不見猶豫的砍了過去。

「哼!」

摩澤一看對方殺來的招式,絲毫不敢怠慢,悶哼一聲吼,也提著刀迎了上去。

「萬魔噬天!」

大吼一聲,魔刀破曉,空間破碎,只是兩人所在的甲板卻絲毫不見損傷!

「這怎麼可能!」

摩澤心中雖然膽顫,可是眼下不能慫!因為如果慫了!就徹底的涼了!

士氣不僅會被打壓,就連自己一直以來的努力,都會白費。

所以,為了魔族,也為了自己,絕對不能就這樣放棄!

轟!

刀氣縱橫縱橫,兩人身後數道聲音交織,四周空間崩塌,唯獨甲板完好。

「呵呵!合道萬古殺!」

大副猙獰著怒吼咆哮,手中刀鋒銳利,橫掃四野。

甲板被割裂出幾道傷口,可依然沒有蹦碎!

兩人交鋒迅疾如風,前後不過三秒功夫,已經分了個高下。

「你敗了!」

一刀逼得大副暴退,摩澤眼中閃爍狂熱與嗜血,跟人族對抗,不能跟他們的飛艦打!否則你會損失慘重,甚至就此滅亡。

可要是上了飛艦,破開他們的防禦結界,你就贏了半籌!

接下來,就是拼白刃,拼神通,拼自我了!

爆喝一聲,摩澤手中魔刀氣勢恢宏,魔焰滔滔,滾滾如風,頃刻殺到!

刀光寒閃,大副被逼得退了兩步,身體撞在了一塊鐵板上。

他轉過頭一看,眼中頓時閃過決絕,心頭火焰滔滔!

「該死!絕對不能讓你進去!如果你進去了!白。虎飛艦隻會成為恥辱!我等也只會成為恥辱柱上的那一樁,揮之不去的模板!」

心之所向,刀光所指,大副的心中,只剩下一個想法,那就是,讓對方陪葬!

「要死,也要拖著你一起死!」

合道,九重。

無極,魔刃。

……

撕啦!

口中念念有詞還未結束,在場的每個魔族身體開始變得扭曲起來。

他們感受到了恐懼!

「什麼!你,你為什麼會合道魔功!這一種功法,早就該滅絕了!為什麼你們人族能夠修鍊!」

摩澤作為天魔人之中的分支,自然也清楚曾經的魔族世界中,有著一種魔功。

它的創始人,是一個半人半魔的存在,一個至今為止,都令人聞之色變的人物。

他叫做——合道魔尊。

他是一個沒有道境實力,卻逼近道境的恐怖存在。

在這片世界還沒有被封印的時候,他的恐怖,只有魔主大人清楚!

曾經,魔主囑咐過,必須要殺了他以及他的傳人!

結果無數魔人被殺!雖然很多都是無辜的,可是寧枉勿縱,使得無數生靈塗炭。

只是,魔主卻說這是值得的。

因為,這一個合道魔尊,是一個能夠吞噬一切生靈,宇宙的魔氣為己用的存在!

他絲毫,沒有任何的節制的吞噬著各個魔族!

在他看來,魔族就是他的食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