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我用力的拉過他的右手,然後往他後腿上狠狠的踢了一腳接着他直接跪在了地上,然後我走到他面前狠狠的給了他幾巴掌道“既然你不願意給我搽乾淨,那就算了,我自己來搽”

於是我用力的拉過他的右手,然後往他後腿上狠狠的踢了一腳接着他直接跪在了地上,然後我走到他面前狠狠的給了他幾巴掌道“既然你不願意給我搽乾淨,那就算了,我自己來搽”

偉鴻被我給了幾巴掌他那肯,於是他突然站了起來,又想和我繼續打,我看着他將近站起來的瞬間,用力的往他腹部就是一腳,然後我用手肘用力的往他背上狠狠的錘了幾下,直接把他給打趴倒在地,然後我又狠狠的在他身上踢了幾腳,直到這傢伙,被我打的起不來我才放過了他

偉鴻趴在地上看着我道“林強這次你記住了遲早有一天我都要揍回你”

我看着他笑了笑“我等着那一天到來” 時間過的還真快,自從林強來到中學現在都已經過了幾個禮拜了,漸漸的自己也習慣了初中學校的住宿生活,雖然感覺這寢室的衛生還是太差,但是也讓自己慢慢的習慣了,不習慣也得習慣呀?不然你能夠怎樣?難道你還想不上初中了,這肯定是不行的哇,現在的自己只有慢慢習慣這學校的生活,而不是讓學校來習慣你。

這段時間偉鴻對我還沒有采取什麼行動只是每次看我的眼神有一點怪異,反正就讓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不過我也賴的理他反正他最近也沒有對我有所行動,如果他真的叫文華過來我也不怕,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誰怕誰呀?大不了就來個你死我活,不過最近文華也好像遇到了什麼麻煩,經常過來我們班找偉鴻商量對策,因爲他們那些比較調皮搗蛋的同學商量事情的時候都是直接在教室裏商量,也不會避着人家來,所以每次他們商量事情的時候,我還是可以聽見一些的。

最近聽說文華要和以前我們班的老大朋傑進行戰鬥了,因爲朋傑老大的位置被文華這傢伙隨時威脅着,所以朋傑最近也在召集學校裏的小弟,正準備把文華這傢伙的風頭給壓下去,但是文華這傢伙在學校也是一個比較牛叉的人物,既然朋傑要對他有所行動,他也不可能坐以待斃,所以他也經常過來我們班找一些我們班跟他混的比較好的同學商量對策。

朋傑這傢伙在學校認識的人比較多,文華呢?他比較有後臺因爲以前在小學的校長是他叔叔,現在小學校長已經調過中學來當校長了,所以文華憑藉他叔叔的關係在學校可是混的生龍活火,就我們班的班花琳蘭聽說一直跟他鬧着緋聞,就不知道那個文華這傢伙有沒有把琳蘭的處給破掉,琳蘭雖然很美麗也很風騷但是她現在畢竟還小肯定還是個黃花大閨女了。

文華看着偉鴻道“現在你快點準備一下我們馬上到校園操場集合,今天我們必須給朋傑一個下馬威,讓他吃不了兜着走”

偉鴻聽見文華的話後,立馬答應道“好,我現在馬上就召集到我們班跟我們混的比較好的同學到操場集合”

不一會兒,我就看見我們學校操場上,文華帶着的那些手下,正在商量着什麼?沒有過多久朋傑帶着一羣人也跟着來到了我們學校的操場上,朋傑帶的人明顯就比文華手下的人多出好多,朋傑走近文華面前囂張道“文華你沒事約我出來幹嘛?”

文華看着朋傑笑了笑道“朋傑兄我只是約你出來小聊一會,沒必要帶那麼多小弟過來看我吧!”

朋傑回笑道“呵呵文華,我現在叫你一聲華仔,但是你可別真的把自己當成劉德華了?”

文華看着朋傑笑了笑道“隨便你叫我什麼?說說你帶那麼多人過來找我做什麼?”

朋傑看了看文華道“哼、、、你現在問我帶那麼多人過來幹嘛?你看看你帶的人手裏都拿着什麼東西”

文華看了看自己的手下全部人手裏都拿着棍子或者鐵棒,一臉不善的看着朋傑那邊的人,隨時都可能引發一場戰爭。

文華看着朋傑笑道“我們這些人帶着的這些東西都是用來防身的”

朋傑聽見文華的話後不屑的看着他道“以爲你帶來的手下帶了傢伙過來,我帶的手下就沒有帶傢伙嗎?”

朋傑說完後,文華往朋傑帶着的那些小弟看了過去只見朋傑身邊的那些小弟們手裏統一拿着的都是一些鐵棒,文華看過後,心裏一陣後怕道“靠,沒想到這傢伙早就有準備我剛纔都還沒有注意看,他帶的那些手下手裏拿着的是什麼東西?原來他帶着的那些小弟手裏拿着的都是一些鐵棒,現在他那邊的人比我們這邊的人多,手上帶着的傢伙也比我們的厲害,現在我可這麼辦?談和?肯定不行,人是我先約出來的要談和,也要讓他先開口,不然我這個當老大的就太丟面子了”

文華微微一笑看着朋傑道“沒想到你這傢伙比我厲害呀?人比我多,手下帶的傢伙也比較厲害,這樣吧!我也不跟你講那麼多,你在我們班這麼叼,常人都說一山不能容二虎,今天就讓我們兩比個高下吧!”

朋傑看着文華笑道“可以啊!我看你畢竟是在縣城剛剛調過我們這個學校的新生,纔沒有多久就混到老大的位置了,所以看你也挺有本事的,我也不欺負你這個從縣城裏剛剛調過來沒有多久就做了老大的新生老大,我現在就讓你來先說我們現在是羣毆還是單挑比較適合,這兩種隨便你挑”

文華心裏想了想,現在朋傑那邊人明顯比自己這邊的人多,如果和他們打羣架的話我們這方,肯定打不過,那只有和他們來單挑了。

文華看了看朋傑,然後心裏想了想看着他說道“朋傑兄,既然你說了讓我先選擇,那我現在就不客氣了,我覺得我們還是來單挑比較合適,你們這方挑出一個比較厲害的選手出來,然後我們這方也挑出一個比較牛叉的人物來,然後我們在看着他們兩打,誰家那邊的人先輸了,就讓他退出,這位打輸了的人就沒有資格參賽了,只要那邊的人被打輸了那就讓他先回教室裏去,最後看那邊的人輸的最多就是那一邊的人打輸了,然後我們班的老大就是那邊打贏了的人當”

朋傑心裏高興的想了想,這文華是不是一個傻蛋,我們這邊的人手明顯比他們那邊的人多,這不是擺明了是我贏嗎?這還有什麼可比的還不如直接跟他們打羣架來的刺激這樣一個個比,到時候要比到什麼時候纔是個頭,不過話又說回來,我已經答應了讓他自己先挑那種比法,如果我現在又說要和他們打羣架,好像我這個老大讓人看了有點言而無信,那我的名聲不就毀了,那既然他說要單挑就單挑唄,反正不管羣毆還是單挑,我們這邊的人今天是必定會贏的。

偉鴻看着文華小聲說道“他們那邊的人明顯比我們的多,這樣一個一個單挑,這不是擺明了是我們輸嗎?”

文華看着偉鴻笑道“就是因爲我們這邊的人手沒有他們那邊的那麼多,我纔會這樣跟他們比的,不然和他們打羣架,我們這邊的人輸的還更快”

偉鴻現在心裏就有些不解了,這單挑也輸,羣架也輸,還不如我們就和他們來個羣架,拼個你死我活輸也輸的比較快,何必跟他們來個單挑呢?

偉鴻心裏不解的看着文華問道“這單挑我們也輸,羣架我們也輸,那我們還不如和他們來個羣架速戰速決那不更加快一點”


文華看着偉鴻笑道“誰說我們單挑會輸的,我們等下肯定會贏過他們的”

聽見文華的話後偉鴻心裏就有些不解了,他心裏想了想“我們現在的人手明顯比朋傑那邊的人手少,我們這邊的人這麼可能打過人家那邊的人,難道文華心裏有什麼妙計贏過這次比賽。

於是偉鴻看着文華道“難道華哥你有什麼妙計贏過這場比賽”

文華看着偉鴻笑了笑道“天機不可泄露”

偉鴻聽見文華的話後心裏高興的看着文華問道“華哥你現在到底想好了什麼妙計呀?可不可以和我說一下”

文華心裏想了想道“偉鴻是自己手下的人跟他透露一些東西應該也沒有什麼問題,反正他應該不會出賣我的,要出賣我他也要有時間啊!他現在就站在我身邊,他這麼出賣我呢?”最後文華心裏想了想還是告訴偉鴻自己心裏已經想好了的妙計

於是文華看着偉鴻叫道“鴻仔把你的耳朵伸過來我給你透露一些我心中的妙計給你聽”

偉鴻聽見文華的話後急忙把自己的耳朵伸了過來,文華在偉鴻耳旁小聲嘀咕了幾聲,馬上偉鴻臉上的笑容一點點增加,直到文華把話全部說完後,偉鴻這才豎起大拇指看着文華道“老大就是老大什麼事情都可以想的到,華哥看來我現在是跟對了人在,這朋傑只是個小蝦米,只是天天靠着自己手下人多稱王稱霸,可是心裏一點墨水都沒有,那像華哥你,就像那曹操一樣這麼會用兵,霸氣凌人吶”

文華看着偉鴻有點驕傲道“不然我這個新生,那能夠一來到你們學校就成了初一年級唯一能夠和朋傑對抗的人物,你以爲我沒有一點本事,那能夠爬的那麼快,初一班級同學比我牛的人多的是,但是真正可以當老大的沒有幾個,現在初一年級勢力比較大的老大就我和朋傑,不過朋傑這傢伙遲早有一天我都要把他壓下去”

偉鴻看着文華道“只要老大想把誰拿下,我偉鴻,鴻仔一定奮不顧身的跟在老大身旁不離不棄永遠追隨你”

文華看着偉鴻笑道“永遠追隨我就不用了,因爲我還想考大學呢?雖然我很調皮但是我的學習成績一直都不差,這高中我是一定可以考上去的,但是就不知道以後考大學難不難了就算考不上大學差幾分我家裏人都會幫我買上去讀大學的”

偉鴻傷心的看着文華道“老大可惜了,我不能夠一直伴隨你讀到大學了,因爲我的成績這麼差,現在都還在差班,這讀高中讀大學的偉大事業,我還是把他當成是一件美好的夢想吧!晚上想想就好,不要太過當真”

就在文華和偉鴻兩個人聊的不亦樂乎時,朋傑看着他們兩一直在那裏說說笑笑個不停,

於是不耐煩的看着文華道“華仔老大你這是過來聊天的還是打架的,你這麼一直和你手下的小弟聊個不停呀?這架還要不要打了,現在是午休時間,我們這些人跑出來打架老師們都還不知道,等下你們兩聊到上課了,那我們還打個球呀?”

文華不好意思的看着朋傑笑道“呵呵、、、朋傑老兄不好意思啊!我都差點忘記了,我們兩現在正帶着人過來打架呢?你看我和我的小弟偉鴻這一聊就上癮了,連打架那麼重要的事情都忘記了,那你們先挑出一個人過來,然後我馬上挑選一位我們這邊的猛男與你們的人打鬥一番”

朋傑看着文華笑道“你還挑出一位猛男過來,你以爲現在是拍日本片子啊?要猛男做什麼?”

文華看着朋傑笑道“這打架就和拍日本片差不多了,做這兩種事情都還不是要費力氣的嗎?他們兩者之間的區別就是拍日本片就是享受用力給我、、就可以了,但是打架就不一樣了,因爲打架是比較痛苦的一件事情,而且還會受傷,但是打架我不可能挑一個骨瘦如柴的人和你們打吧!”

朋傑看着文華道“費話少說快點挑出今天你們要和我們打架的選手來吧!”

文華聽見朋傑的話後,隨便看了看身邊一位染着黃頭髮的健壯男孩子道“黃毛你先出去和他們過兩手吧!”

黃毛小夥子聽見文華的話後,立馬走了出去,看着朋傑挑釁道“朋老大你們派誰過來跟我打啊?”


朋傑看了看眼前的黃毛小夥子一眼不屑道“哼、、、黃毛你還挺健壯的嗎?那我今天就挑一個高大一點的選手和你比試比試”

朋傑說完後看着身旁一位長的比較高大的少年道“小龍你出去和他打”

小龍就是我以前的好朋友,他現在跟了朋傑,因爲他長的比較高大被朋傑發現後,便想着把小龍給拉到自己身邊做小弟,後來不知道朋傑用什麼辦法把小龍給拉攏到自己身邊了,小龍這個人本來還是挺老實的一個人但是現在被朋傑給帶壞了。

求收藏還有紅包,覺得本書寫的還可以的話求花花,求收藏和貴賓,如果大家看過這本書後,可以給一點評論,如果有那些不足的話儘量給作者一些指點迷津。謝謝 黃毛看着小龍道“你想這麼個比法”

小龍隨意的回道“我也不知道怎麼比?你想怎麼比那就這麼比呀?”

黃毛看着小龍道“那你先動手吧!”

小龍看着黃毛回道“還是你先動手吧!我比你高大一點,我怕一下子就把你給打倒在地上了”

黃毛聽見小龍的話後也不客氣直接往小龍身上踹了一腳過來道“那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小龍看着黃毛狠狠的踹過來的大腿急忙往旁邊一躲,黃毛一腳沒有踢中小龍讓他給躲開了,於是黃毛又狠狠的向小龍身上砸了一拳過來。

小龍看着黃毛的拳頭快要接近自己的身體時,迅速伸出了右手,抓住了黃毛向自己狠狠砸過來的一拳,黃毛看着自己的拳頭被小龍給緊緊抓住了,用力抽了一下,結果沒有抽動,小龍緊緊抓住他的拳頭把他往自己身前一拉,然後提起腳用自己的膝蓋狠狠的往他腹部頂了一下痛的黃毛慘叫一聲“啊、、、、好痛、、、、小子放開我”

小龍看着他笑了笑’好,馬上就放開你“

忽然小龍一隻手用力的將黃毛提了起來,接着雙手把他用力的舉了起來”

黃毛被小龍給舉在了 頭頂上,嚇的黃毛尖叫四起道“啊、、、、、啊你要幹嘛?”

小龍看了看他道“你不是要我放開你嗎?我現在就放開你”

小龍說完後,把他往草地上一扔,摔的黃毛慘叫連連躺在草地上連續打了幾個滾,才慢慢停住了身子,黃毛剛剛停住身子雙手撐着草地慢慢的爬了起來道“哎呦、、、、痛死我了,你、、、、、你這傢伙也太狠了”

小龍看着他笑道“各位其主,這是戰場,我們只比高低,你還想不想和我打呀?”

黃毛看了看文華接着咬了咬牙生氣道“你他孃的,我就不信今天我就打不過你”

小龍聽見黃毛的話後,直接衝過黃毛身邊擡起腳就往他身上狠狠的踹了過去,黃毛急忙一躲,他頭一瞥忽然發現地上剛剛好有一根木棍躺在地上,他急忙撿起地上的木棍看着小龍的大腿狠狠的敲了一棍下去。

小龍慘叫一聲“啊、、、、好痛,、、靠這一腳沒有踹中讓你躲過去了,我的大腿還捱了你一棍子”

小龍被黃毛狠狠的往自己大腿上敲了一棍,立馬就成了鐵柺李,一瘸一柺的了,明顯戰鬥力就下降了好多

黃毛看見小龍現在明顯戰鬥力就下降了很多,於是趁熱打鐵急忙衝過小龍身邊拿起手中的木棍就往他身上一陣亂打,打的小龍急忙抱住頭慘叫道“啊、、、、、好痛、、、、別打了、、、、我、、、、我他娘認輸了”

黃毛聽見小龍被自己打的喊認輸了,才停止了往他身上繼續敲打。

文華高興的看着朋傑笑道“呵呵、、、你以爲你挑了一個高大一點的對手就打的過我們的黃毛小夥子了嗎?高大不一定有用,主要還是要看誰更加狠”

朋傑看着文華道“你不要高興的太早我們這邊的人多的是,現在才第一場比賽,輸了就輸了唄沒到最後誰都不知道誰纔是最後的勝利者”

小龍不好意思的走到朋傑面前道“老大我打輸了”

朋傑看着小龍生氣的罵道“廢物,這麼快就打輸了,那你趕快去教室裏養傷吧!我桌子底下有藥酒自己去拿到來,往你受傷的大腿搽一點藥酒上去”

小龍站在朋傑面前還想再說什麼,結果朋傑不耐煩的看着他道“你還站在這裏幹嘛?還不趕快滾,不要在這裏丟人現眼了”

朋傑看着小龍走後他看着站在自己旁邊的一個胖子道“死胖子你去和那黃毛比試比試”

站在朋傑身邊的胖子聽見朋傑的話後急忙答應道“知道了老大”

這個死胖子跑到黃毛面前也不說話,直接就對着黃毛狠狠的揮了一拳過來,黃毛剛剛想說什麼,接着就看着胖子的拳頭到了自己身邊,一時之間沒有躲過,身上被眼前的胖子給狠狠的揍了一拳,黃毛慘叫一聲“啊、、、、好痛、、、死胖子要開打了也不說一聲,跑過來就給我一拳”

胖子看着黃毛笑了笑“打架還跟你說什麼?要打就打,不打你就趕快給我認輸”

黃毛看着眼前的胖子笑道“想讓我認輸門都沒有看腿”

黃毛說完後就狠狠的往胖子身上踢了一腳過去,胖子因爲身體太過龐大,一時之間沒有躲過黃毛向自己踢過來的一腳,但是一般胖子的皮都比較厚一點,胖子被黃毛狠狠的踢了一腳,卻並沒有感覺身上有多痛。

黃毛看見自己踢中了胖子頓時得寸進尺的又提起拳頭狠狠的往胖子身上砸了一拳過去,胖子看着黃毛的拳頭快要接近自己的身體時,迅速的伸出右手緊緊抓住黃毛狠狠砸過來的拳頭用力一扭,黃毛慘叫一聲“啊、、、、、好痛、、、放手”

胖子看着黃毛笑道“放手、、、、呵呵、、、、想的美、、”

接着胖子緊緊抓住他的手把他拉了過來,雙手將他提了起來,黃毛被胖子雙手提在空中,嚇的黃毛恐懼道“胖子、、、、、你想幹嘛?快、、、、快把我放開、、、、、啊、、、”

胖子看着黃毛笑道“呵呵、、、、、你還想我把你放開、、、、等着吧!”

胖子說完後,把黃毛往地上一扔,接着黃毛慘叫一聲跌落地面,趴在了草地上,他掙扎着緩緩從地上慢慢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道“哎呦、、、痛死了、、、你這死胖子下手也太狠了,我今天已經被你們給摔了兩次了,難道你們的招數就是摔人玩的”

胖子看着黃毛生氣道“廢話少說現在還要不要打,不想打就認輸,然後滾回教室裏躲着去”


黃毛看着胖子回道“你這死胖子說話這麼囂張幹嘛?打架不可以休息一下的嗎?一直打的去不知道累的嗎?”

胖子看着黃毛直接衝了過來就向黃毛狠狠的揮了一拳頭道“休息你妹呀?打架的時候你還有時間休息”

黃毛急忙一躲道“誰規定打架的時候不可以休息呀?”

胖子看着黃毛生氣道“你這黃毛小賊還知道躲啊!看我不打死你”

胖子說完後又向着黃毛身上狠狠的砸了一拳過來

黃毛又急忙一躲道“你這胖子太叼了”

胖子看着黃毛又躲過了自己一拳,於是又急忙追着他拳腳相向的追着他打,胖子在後面追着黃毛黃毛急忙跑着躲着胖子,他們兩一時之間在操場上一追一打,一跑一躲,兩個人就像一對追逐的蝴蝶,黃毛這傢伙因爲跑的比較快還不時的轉過頭看着胖子挑釁道“你這胖子追不到我,你快點過來呀?”

黃毛看着胖子追過來了,便急忙的跑開了,胖子一身的肥肉,肯定追不過黃毛啦!

黃毛邊跑邊回過頭來氣那胖子,氣的那死胖子拼命的追逐着黃毛,黃毛因爲自己人瘦腿又長,也不怕胖子追到自己,因爲他很清楚的知道眼前的胖子肯定追不到他的,就他那一身的肥肉,想要追到自己太難了。

胖子追的氣喘吁吁的看着黃毛罵道“你這是打架還是跑步呀?這樣跑來跑去的,不和你打了,我休息一會”

黃毛看着胖子坐在地上休息了,急忙走到一棵大樹底下,找到一根棍子,悄悄的走近胖子身邊,然後往他肩膀上狠狠的敲了一棍,打的那死胖子慘叫一聲“哎呦、、、、、好痛、、、誰打我的”

他轉過頭一看原來是黃毛那傢伙,於是胖子急忙站了起來看着黃毛生氣道“我今天跟你拼了”



黃毛手裏拿着木棍看着眼前的肥胖身體正急匆匆的向自己奔來,這次他不跑了因爲現在他手上有木棍,他也不害怕這胖子了,剛纔黃毛手上沒有東西,他感覺自己打不過胖子所以纔會跑的,現在他手上多了根木棍,所以他現在並不害怕眼前的死胖子了,他看着胖子剛剛要接近自己的身體時,舉起手上的木棍就往胖子身上砸了過去。

胖子急忙一閃道“你這小子從哪裏拿來的木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