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眾多射電星域的修鍊者都明白了一個道理,想要最終獲得屬於自己的世界,那就必須修鍊到第九層心意,即立秋的王者真意的第一層——探測——對於張偉來說就是第九層心意之力。

於是,眾多射電星域的修鍊者都明白了一個道理,想要最終獲得屬於自己的世界,那就必須修鍊到第九層心意,即立秋的王者真意的第一層——探測——對於張偉來說就是第九層心意之力。

只有獲得了探測之力,創生新世界才是有意義的。

因為你可以隨時觀測自己的世界演化是否合理。

張偉有些猶豫了。

這也太特么難了吧。

莫非要讓自己在第四級一統心意階段就創造一個世界?

何其難?

怎麼會?

從哪下手?

緊張思索的張偉手一動,碰見了腰間的酒壺。

這是他儲物空間中的物件。

重組后酒壺掛在獅鷲的腰間。

因為那腰是張偉的。

要多彆扭有多彆扭。

腹黑BOSS:差評小甜妻 張偉有辦法了。

既然試煉讓自己建立一個世界,那就建立一個心目中的酒國吧。

對於酒世界,張偉可是心嚮往之,早就有了很多設想。

比如有甘美的農田,有上好的種子,有青山綠水,有一座釀酒的工廠等等。

張偉不僅要釀造甜酒,什麼葡萄酒啊,苜蓿酒啊,他最喜歡的還是蒸餾酒。

度數比較高的都是蒸餾酒。

也就是人們常喝的白酒。

想到這裡,張偉有了主意。

現在手裡一無所有,呼倫已經死了。

身體已經沒有任何自主支配意識。

獅鷲雖然與自己共享身體,可女人的身體讓張偉感覺太彆扭了。

而且還是一位雌性的怪獸。

張偉不喜歡。

紅顏至尊之武林女霸主傳奇 必須將這兩個大傢伙作為肥料,培育出一片土壤。

說干就干。

咬牙滅殺了呼倫中自己的意識,疼的獅鷲也跟著嗷嗷叫。

雖然失去了一半意識與身體,可張偉不後悔。

有了呼倫的屍體,就可以平整出一塊土壤了。

心意之力一統天下。

四周無盡的能量全部湧現過來,按照張偉的意念打造一塊凈土。

「嘿嘿,有戲!」

張偉仍不住拿起酒壺喝了一口美酒。

「啊~」

獅鷲銀星頓時中毒身亡了。

「我靠,這也太快了吧。」

「哎呀,喝酒真誤事。」

提前了。

原來張偉還想將獅鷲銀星當作備胎,以防呼倫的屍體土壤化失敗。

沒想到這麼快獅鷲就死了。

張偉剛沮喪了一會兒,獅鷲第三次重生技能發動。

不僅把張偉給籠罩了進去,還把弄了一半的呼倫屍體也籠罩了進去。

「該死!」

「這賊斯鳥怎麼這麼難死啊?」

張偉又一次成了獅鷲銀星的臉。

獅鷲知道后再一次悲憤之極。

無奈,必須將獅鷲弄死了,不然連土壤原料都沒有了。

張偉忍著劇痛,再一次喝下了獅鷲的毒藥,人類的美酒。

獅鷲這一回終於徹底掛掉了。

「我容易么我!」

張偉小心翼翼的將獅鷲的屍體進行土壤化改造。

經歷了兩三次的巨獸重生技能的張偉就靠一口酒支撐著。

不能睡著,要密切關注土壤的進化。

心意技能不能打斷。

張偉累的臉色慘敗。

元氣大傷啊!

一個月後,奄奄一息的張偉終於成功的在獅鷲的屍體上種出了一顆禾苗。

種子是張偉拔下了自己所有的牙不斷的實驗才變成了禾苗的種子。

由於自身體內擁有先天的鴻蒙之力,張偉的牙齒自然生命力旺盛。

這是射電星域內所有生靈的特權。

最後成功的這顆牙經由張偉痛苦之極的一統心意改造,終於變成了一粒麥子。

張偉沒學過農業,可吃過面。

心意之力不停的試探,浪費了三十一顆牙后,第三十二顆成功了。

與麥粒種子的內在結構一摸一樣。

掌握了麥子的內在結構后,張偉從四面八方的宇宙物質里獲取能量,進行配方。

這一塊酒國凈土終於煥發除了神采。

當張偉暈倒在自己建立的充滿光亮的綠色禾苗的土壤上時,最後一口氣呼吸到的竟然是自然的芳香的氣息。

張偉死了。

創生完這酒國世界的凈土后,心力憔悴,心跳停止,神識歸於鴻蒙浩渺。

連一縷幽魂都累到不願意睜眼。

「真舒服啊!」

空蕩蕩的神魂時空中,張偉發自生命終極深處的解脫之言瞬間照亮了黑黢黢的幽冥時空。

回歸!

這一縷神識幽魂又被拉扯回來,重新進入四仰八叉的倒在田埂旁的張偉體內。

「我這是怎麼了?」

…… 庄顏醒來發現了夏洛奇留給她的字條,告訴她有事出去一下,很快就會回來。

並且將昨晚獲得的黑曜石全部放在桌上。

庄顏一看大喜,當即開始製作王者大陸急需的靈力晶元。

夏洛奇換回來的黑曜石足足有十噸。

一隻暗銀色的手鐲是黑玫瑰百級擂台管理方贈送的。

庄顏當即歡天喜地的開始按照主腦提供的程序進行製作。

……

魔都地獄的入口在炎火冰峰。

是一個奇異的陰陽時空的交界處。

陡峭的山峰終年積雪,方圓百里內全是極寒冰川。

而在內部卻是炙熱的山體。

非常古怪。

花開半朵 炎火冰峰內有五重區域,第一層為外層邪惡惑狼把守。

惑狼最高等級約為戰皇境,技能有「火刃凝血」與「冰刃入魂」。

這一層夏洛奇與魔都狂龍沒問題。

那些黑白相間的惑狼見到夏洛奇與達爾根本不敢靠近。

第二層則是噬魂妖巫把守。

噬魂妖巫的等級也不高,最厲害的妖巫首領也就是戰帝境高級巔峰。

技能有「冰火鎖靈」與「邪惡侵蝕」。

巨大的黑色翅膀不時的在冰峰上呼扇,可就是不敢靠近。

噬魂妖巫比惑狼要強些。

惑狼首領一見兩人就跑沒影了,只是朝內側嚎叫示警,傳遞有人入境的信息。

妖巫沒動,但也沒下來攔阻。

它本能的嗅到夏洛奇體內極其強大的靈力與精神力。

這個人類不是它能夠侵蝕與封鎖的。

妖巫同樣朝內層釋放了一道魔法,一顆冰藍色的火焰圓球如流星般射入第三層。

第三層是恐懼惡魔把守。

最厲害的恐懼惡魔等級已經抵達戰神境高級巔峰了。

一個跳躍就來到了夏洛奇與達爾的面前。

三丈高的恐懼惡魔渾身往下滴落著腐屍般惡臭的液體。

口水也不停的從參差不齊的牙齒嘴唇處流下。

「人類,來這裡做什麼?」

「少廢話,讓路,不然我把你燒成灰燼!」

夏洛奇冷聲怒喝道。

「嗯,渺小的人類,你難道沒有學習過禮貌么?」

「這裡可是奧馬特的勢力範圍,你們人類在這裡占不到上風!」

「那你就試試小爺的手段!」

夏洛奇為自己的靈魂契約伴侶出頭,一改平時蘊藉的作風,居然霸氣側漏了。

這也是在擂台賽上積累了信心,覺得在芳華界域內還是可以有所作為的。

「那你就給大王的園圃當肥料吧!」

恐懼惡魔舉起狼牙棒朝夏洛奇頭頂沉重的砸下。

達爾抽出寶劍,域級實力的一劍哪裡是這恐懼惡魔能夠擋得住的?

惡魔沒有探測技能,憑本能感覺夏洛奇實力較弱,沒想到達爾竟然是夏洛奇的契約伴侶。

域級實力的狂龍出手,惡魔悲劇了。

直接秒變成渣。

夏洛奇見狀,也是一樂。

來到魔都后,狂龍的狀態當真不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