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龍陽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進去了,

於是,龍陽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進去了,

楚國都城就是楚國都城內部可真是繁華至極啊。穿着一身藍色下人服的龍陽還真是不習慣啊。

此次前來的目的只有一個稱霸楚國,龍陽認爲自己能夠做到哪一步,指點江山誰不會啊,可是要指點也要能找到地方指啊。

歷史上不缺人才,缺的是伯樂。

當然還有一種叫做天才的東西,他們不需要伯樂,他們只需要拼。

因爲他們只要去拼,那就會有結果的。

此刻,龍陽站在後院,打掃着地面,現在他要做的必須脫穎而出,否則幹在這裏等也不是辦法啊。

龍陽一直很奇怪,那股魂力到底是什麼?

時機很久纔來,一個月過去了,


東楚書院之中。

“老黃,你說那個小子現在什麼進展了?”

“不知道啊,不過聽龐雲帶回來的消息…你猜他說什麼?”黃老頭一臉神祕的道。

“什麼?”三個人都是將頭湊了出去。

“他去當下人了。”

“什麼?’三個人同時叫了出來。

:靠,什麼垃圾楚帝,這樣的人才你讓去當下人,還真是屈才啊。”周楓破口罵道。

“那個小子一定有自己的想法,大家別爲他的擔心啊。”黃老頭道。

而此時,所有的學院弟子都在努力的訓練着,因爲在他們的心中有個神話站立着。

龍陽因爲自己勤懇就是被派去打掃御花園。

御花園是什麼地方,皇帝休假的地方,在這裏遇到皇帝的機會更多。和龍陽一起被提攜的還有一個找周天的人。

此時,兩人在御花園之中,打掃着。

“喂,兄弟,你是哪裏人啊?”周天突然問道。

此刻,龍陽腦海裏全都是在皇帝身上牽掛,聽到問題,道:“龍城。”

“哇塞,龍城離這裏很遠啊。”

………..

龍陽沒想到自己只說了一句龍城,沒想到周天居然是說了這麼多話。

總之,這小子肯定是個煩人。能煩死人的人。

“皇上嫁到。”

聽到這話,龍陽的臉上驚起一陣笑意。

龍陽笑了笑,就是放出自身魂力向四周射去。

頓時,身旁的周天一愣,看着龍陽,臉上露出一股凝重。

楚帝楚陽,乃是楚國的頂尖強者,渾身魂力很是兇狠,已經達到魂痕四十層的境界。

本來心情極好,楚陽剛走進來就是感覺到一股魂力撲面而來,猶如尖刀一般鋒利,可是這股魂力卻是有些溫暖的感覺。彷彿不是敵人,但卻不是朋友。

但是那魂力沒有攻擊的意思,只是單純的試探,楚陽並不覺,就是示意身旁的停下來,自己走了進去。

楚陽一笑,依然踏步而去。

看到楚陽的身影,龍陽也是走了前去。

御花園不大,兩人很快就見面了。

對視許久,楚陽道:“你找我?”

帝王的知覺告訴他面前的這個小孩不簡單啊,尤其是那股奇異的魂力。自己身上透露的是帝王之氣,而面前這人無疑是一種王者霸氣,這一次,楚陽有種的折服的感覺。

“你是誰?”楚陽最先發話了。

“龍陽。"

楚陽有點驚異,臉上露出一抹微笑,看着龍陽,充滿了欣賞的味道。


問天下幾個少年做到龍陽這般在帝王面前居然是面不改色。 韓先生,慢慢喜歡你 ,毫無壓力。

說實話,真沒有。

所以楚陽非常看好龍陽這個人,那種透徹心扉的欣賞。

“你來做什麼的?”

“助你。”


聽到這話,楚陽的身子一顫,雙眼都是顫抖起來,片刻又是恢復了正常,笑了起來。

“小孩子是不應該說笑話的。’


龍陽看了看道:“外賊來襲,家賊難防,清臣極少,已經到了滅亡之期。”

此話一出,楚陽徹底的不淡定了,看着龍陽,彷彿不相信這話是從面前這個少年口中說出來的。

楚陽愣了,晉國虎視眈眈,早已想吞掉楚國。內賊更是洶涌,貪官污吏更是不少,內奸更是數不勝數啊。而且自己手下真沒有幾個可以信任的人。

這少年不是凡人啊?

楚陽的第一感覺就是這樣,但是他很淡定,作爲一個帝王就是要用不同的姿態去看待萬事,任憑多麼洶涌,都是要平靜面對。

“你可有辦法?”楚陽眼中充滿了期待,問道。 龍陽咧嘴一笑,道:“外屠內斬。”

聲音很小。

楚陽聽後卻是身子都顫抖起來,瞳孔整的極大,看着龍陽大口喘着粗氣。

一代帝王,就這樣被嚇到了。

一句話說出了龍陽的堅定決心,一個人最需要的是什麼?

雖然狠在武穆遺書中只排在第三位,可是並不是不重要。

楚陽對這很是震驚,屠殺對外,道出了擴張之心,斬內更是兇狠啊。看來這少年的志氣很大。

楚陽再一次動容了,龍陽所說的話是他一直想做的,但是從未做出的。

楚陽也是血氣方剛的青年啊,被龍陽這麼一說,內心都是沸騰了,渾身的熱血滾燙起來了。

“草,賭一賭吧。”楚陽在內心之中罵道。

“你可以?”楚陽試探問道。

“你若信我,我便可以。”龍陽笑道。

楚陽笑了,突然目光一冷,魂力出現,一個轉身之後,就是向龍陽襲擊而去。

楚陽不是傻瓜,天下有志之士很多,可是能做成事的卻是極少。

聽一句話就信任一個人,對於一個混跡在狐狸圈的人來說那是不可能。

可是,楚陽還真是被龍陽的氣勢驚呆了,所以他做了一個決定,那就是信一次龍陽。

龍陽見狀咧嘴一笑,渾身魂力波動起來。

兩道身影交織在一起。

轟一聲。

龍陽的身軀被反彈回去。

楚陽要不是仗着魂力深厚,只是後退了幾步,不過那種驚奇之意還是出現了,自己已經是楚國的天才,可是眼前少年看起來差不多也就是十幾歲,魂力最多是二十幾層,可是那一擊居然是能讓他退幾步,這個人有些恐怖啊。

不知道是爲什麼,楚陽覺得這個少年給他的是一種激情,更是一種信任,這個少年的氣質讓他無法不相信他,所以,楚陽決定相信他。

楚陽猛吸了一口氣,道:“你多久可以成功?”

“不久。”

……

楚陽頓時說不出話了。

不久是多久呢?

也許是片刻後,或許是幾年。

兩人對話,在一旁的周天看龍陽,臉上浮現出一股猙獰的笑意,道:“原來龍陽就是你啊。”

龍陽這就樣被提攜了,從一個掃地門童直接被楚陽帶走了。

當初招收龍陽的美女看到龍陽被帶走,還真是驚呆了,心想這傢伙到底是那點被皇帝看上了。

“靠,老孃這麼大的胸都是沒被看上,哎。”

……..

楚陽這是在賭博,楚國現在的情況確實不怎麼好,內部貪污太過嚴重,父王臨死的時候,把皇位交給他時,說:“陽兒,此次父王若是離你而去,這膽子就永遠在你身上。現在父王告訴你幾句真理。”

“看清人,永遠也別被衣冠禽獸騙到,真正有智謀的人,他的身上有種很特別的氣息。”

這句話,楚陽一直記得。

這種氣息,他也一直在尋找着,終於,讓他在龍陽身上發現了這種東西。

所以從見到龍陽的第一眼起,楚陽就開始了這個打算。

楚陽現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強大楚國,可是自己一個人是非常難的。

國家,就是一個帝王的心臟, 那個人不想光宗耀祖啊,楚陽也想啊,

他覺得龍陽能夠幫他完成這個使命,所以他決定賭一把。

一場用國家爲賭注的賭博,這一次,楚陽真的是玩大了,可是他卻覺得自己一定會贏的。

御書房內,龍陽換了一身着裝。

“龍陽,朕若是這樣貿然讓你出現,必定會遭那羣老傢伙記恨的?”

楚陽口中的老東西必然是說那些佔着茅坑不拉屎的。

龍陽手裏拿着這羣老東西的資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