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即,靈力猛然間暴涌而出,狠狠的一跺地面。

旋即,靈力猛然間暴涌而出,狠狠的一跺地面。

「砰!」

雄渾的靈力,在林間洶湧的爆發開來,那兩名玄靈境後期的青年幾乎是同時出手,凌厲的攻勢,分別籠罩了楚澤與趙磊周身要害,地面上的枝葉,也是在瞬間震得漫天飛揚。

「小子,竟敢忤逆我家少主,還不乖乖過來受死!」

那鷹鉤鼻青年,滿臉猙獰,看著楚澤的目光,如同看待那即將到手的獵物,在他看來,楚澤必無處可逃!

然而事情也的確如他所料,楚澤並沒有絲毫逃走的跡象,那種略顯平靜的臉龐上,寒光涌動,旋即,陡然間有著森寒波動爆發開來。

「既然如此,那也要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 「不知死活的東西!」

見到楚澤竟然絲毫不怯弱於他們,血衣青年臉上浮現一抹冷酷,即便是剛才親眼看到楚澤將那兩頭妖獸收拾掉,但對於他們來說,也並非什麼難事。

在那兩名玄靈境後期的青年向量攻擊之時,兩人夾雜著那雄厚的靈力,猶如餓狼撲羊般的對著楚澤方向掠去。

而與此同時,那一旁的血衣青年也是從大樹閃掠而下,而他的目標正式楚澤所在的方向,猶如餓狼撲羊般的對著楚澤方向掠去,那兇悍的拳風摩擦著空氣空氣,發出低沉的鳴爆之聲。

看這情形,顯然這血衣青年不會低谷任何的對手,一出手就盡全力,根本沒有絲毫以多欺少的羞恥之感。

鷹鉤鼻青年雖表面上對楚澤有著不屑之色,但是心中總歸多少還是有些忌憚,所以沒有打算有絲毫的留情,但是,今天卻是讓他看到了除少主之外,比他修鍊天賦更高的天才,他不是寬容大量之輩,頓時之間,便是湧現一股強烈的嫉妒之心,讓他心中強烈的升起想要將其毀滅掉的慾望。

這一出手,便是真正的殺招,這鷹鉤青年顯然是打算以最快的速度將楚澤擊斃!

一道泛著凌厲勁風的拳頭,在楚澤眼瞳之中急劇增大,但楚澤那清秀的臉龐,倒是始終平靜。

不過,就在下一霎,他的身形猛然間一動,唰的一聲,便是閃過其中攻勢最為兇悍的血衣青年,對者另外一位與趙磊交鋒的玄靈境後期的青年閃掠而去。

雙掌猛然探出,猶如披上一層火焰,快若驚雷般的劈裂空氣,對著那青年的腦袋猛然劈下。

轟!

那與趙磊正處於焦灼對戰的青年,見到這突如其來的攻擊,眼神駭然的見到一道猶如披上一層火焰雙掌,快若驚雷般的劈裂空氣,對著那自己的腦袋猛然劈下。

見狀,那青年臉色也是一變,當即,猛地後退,雙拳緊握,那雄渾的靈力便是席捲而出,猶如猛虎下山。

猛虎拳!

楚澤面色平靜,雙掌化爪,一把將後者的拳抓住,然後哧溜一聲,便是貼著這青年的拳頭劃過,五指一探,便是抓住了青年手肘處,狠狠向前一扯。

緊接著,那青年,便是發現自己身體處於失控的狀態,然後有些駭然的見到一道掌芒自前面暴射而來,最後狠狠的落在了他的胸膛,頓時間,便是聽到骨骼崩碎的聲音,令得青年發出一聲慘叫,而後身體猶如斷線的風箏,倒飛而去。

那一旁的鷹鉤鼻青年見到楚澤竟然在幾個呼吸的時間,便是以一種雷霆手段將他們的一位同伴給擊潰。

「一起出手,不要讓他再找到空隙!

同樣的這一幕,令得那血衣青年眼中充滿著震駭不已的神色,望著此時的那少年,心頭如同翻起了驚濤駭浪,雖說眼前的這個少年剛剛打敗了兩頭妖獸,實力不弱,但卻未曾想到後者的實力竟然是這般可怕,在一個照面之下,竟然就讓玄靈境後期的手下在他的手中落敗,這令得一旁的血衣青年心中猶如有滔天巨浪湧起。

而在心中翻起驚濤駭浪時,血衣青年也是猛地一聲厲喝,楚澤展現出來的實力越強,他心中的殺意也是越濃,若是再給予後者幾年的成長時間,就很有可能是他們血莽寨的大患。

那一旁鷹鉤鼻青年,也是面色肅然的點頭,旋即,雙掌一握,雄渾的靈力鼓盪在其周身,傳出嗡嗡聲響,然後與血衣青年一左一右,對著楚澤狂攻而去。

雖然面對這兩人的聯手,但楚澤憑藉強烈的戰鬥感知力,能夠預知到他們的進攻的方向,只見楚澤身形猶如鬼魅般的閃躲,直接是讓得兩人的狂猛攻勢盡數落空。

「爆靈指!」

見到楚澤身法鬼魅,那血衣青年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冷光,旋即一步跨出,體內靈力在此時盡數湧出,那拳頭之上,狂暴的氣息極為強烈,狠狠的對著楚澤轟了過去。

既然抓住機會,那就要傾力一擊,將這傢伙徹底擊潰!

血衣青年心中閃過這道念頭,而後手臂震出,那筆直的弧度,猶如一柄長槍暴掠而出,那等凌厲的氣勢,竟是輕易的鎖定了楚澤。

楚澤見狀,眼中也是掠過一抹訝色,這血衣青年所施展的這般武學,品階定然不弱,想不到,這血莽寨的底蘊倒是絲毫不必青嵐宗弱多少。

嘭!

緊握成拳,楚澤的拳頭,沒有絲毫閃避的硬撼在了那血衣青年傾盡全力的攻勢之上,緊接著一道低沉悶聲頓時響徹而起。

一股狂暴的氣浪,以兩人為中心,席捲而開。

楚澤的身體,紋絲不動,但那血衣青年的面龐卻是漲紅起來,下一瞬,其身體猛的一顫,竟是倒飛而出,然後搽著地面掠出十數米,這才狼狽的穩住。

「武學雖好,沒有修鍊到家也一樣無濟於事!」見血衣青年竟然這麼不堪一擊,楚澤心中呢喃道。

「怎麼可能?!」

血衣青年抬起頭來,臉龐上滿是難以置信之色,他地靈境初期的實力竟然會敗在玄靈境後期的手中,他怎麼可能會連楚澤一招都擋不住?

「八極勁!」

而與此同時,那名玄靈境後期青年見到楚澤身形被血衣青年減緩,身形也是陡然暴起,一聲厲喝,只見得雄渾靈力頓時化為八道勁氣,當頭對著楚澤怒拍而下。

楚澤見狀,心中也是一聲冷哼,拳風涌動,兩道黑色光印便是自掌心湧現而出,旋即,便是在這青年的目光中一掌拍出,那夾雜著霸道勁風攜帶著那狂暴靈力,狠狠的對著血衣青年二人轟去。

血衣青年二人見狀,急忙催動靈力,幾乎是同時運轉最強攻勢,靈力滾滾,然後與那衝撞而來的光印硬憾在了一起。

咚!

血衣青年二人被震得急退了十數步,身形都是有些踉蹌不穩。

這般變化,不過是在剎那的時間,楚澤手段出其不意,讓得他們完全難以招架。

這次是碰到硬茬了!

這一霎,血衣青年的心中閃過了這道念頭,不過雖說如此,可這位兇悍的傢伙卻依然沒有放棄最後的抵擋,他的眼芒閃爍著,最後定格在瘋狂與決然之上。

「這個傢伙怎麼可能施展出如此恐怖的攻擊!」

感受到情緒已經逐漸的脫離自己的掌控,血衣青年幾乎有著發狂的衝動,在他看來,以其地靈境初期的實力,要擊潰甚至抹殺楚澤,簡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但眼下的結果,卻是讓得他明白了現實的殘酷,他不僅未能成功地將楚澤輕易擊殺,還險之又險的差點將這條小命給丟在此處。

不過瘋狂歸瘋狂,眼下這樣的場景,讓血衣青年明白,就算是楚澤也不可能接連發動那樣兇悍的攻勢,可此時的他們三人,已是沒有能夠徹底的擊殺楚澤的把握,甚至,萬一後者還有著其他的手段,很有可能,今日連離開這裡,都是有些顯得困難了。

這種念頭,若是在數分鐘之前,血衣青年還會嗤之以鼻,但在經歷了先前那般驚心動魄的激戰後,對於楚澤,他已是生起了極大的忌憚之心,絲毫不懷疑後者真的有手段將他們徹底的留在這裡。

「想要坐收漁翁之利,就看你有沒有這份本事!」

就在血衣青年心中念頭閃爍間,楚澤眼睛也是微微一眯,冷笑道。

楚澤在冷笑的同時,心中卻是逐漸地警惕起來,先前的那番攻擊,對於他來說,也是不小的消耗,畢竟炎魔印是一種極度消耗靈力的攻擊手段,若是後者繼續糾纏,他肯定難以持久,而且,剛才這裡的動靜這麼大,肯定會驚動這附近不少試煉者,很有可能會讓自己落入不妙的處境。

想到此處,楚澤眼神也是微微有些冷冽,臉龐上陡然掠過一抹森寒之色。

「咻!」

然而,就在楚澤調動著體內靈力,準備再度拚命時,血衣青年見到楚澤欲再度向他們出手的樣子,臉色當即變得很難看,身形如同驚弓之鳥一般,閃電般的倒退而出,然後在楚澤驚愕的目光中,遠遁而去。

「小子,你給我等著,出了這裡,我血莽寨要讓你生不如死!」

伴隨著血衣青年遠遠逃遁,他那憤怒的咆哮聲,也是迅速地傳開,在這片山峰間回蕩不休。

「這……」

楚澤有些瞠目結舌地望著那逃得比兔子還快的血衣青年,另外兩人見到他們的領頭人都跑了,當即也是連滾帶爬的緊跟而去,楚澤一時間竟是有點沒回過神來,雖然他知道先前的攻擊血衣青年必然不好受,但他同樣是消耗不小,若是繼續斗下去,誰死誰活都還是未知之數。

但這傢伙……竟然被他給打慫了。 第七十章突破

「這便是千年煉靈參嗎?」

楚澤穿過那陡峭的峽谷,身形閃掠而出,來到那千年煉靈參處,手掌之上靈力包裹,直接插進那片岩石中,順著根莖將那千年煉靈參給挖了下來。

楚澤低頭看著手中的千年煉靈參,那晶瑩澄澈般的色澤中,一股昂然的生機自其中滲透出來,在那等強大的生機中,似乎還蘊含著極為強大的奇異靈力波動,僅僅是放在手心上,楚澤便是感覺到一股極為精純的靈力波動一點點的滲透出來。

「不愧是千年煉靈參……」

楚澤嗅著那種誘人的香味,感覺體內的靈力都是波動了一下,一種奇特的感覺,蔓延在心間。

楚澤感受著體內那蠢蠢欲動的靈力種子,心中一陣狂喜。

「小澤,你這是要突破的徵兆啊!」在他一旁的趙磊驚呼道。

……

茂密的枝葉阻擋了當空熾熱的陽光,偶爾有著一些光斑從枝葉縫隙間射將而下。星點點的照在地面上,組成一幅渾然天成的光斑圖案,霎是美麗。

叢林之中,一片安靜,偶爾有著一道悠遠且不知是何種妖獸發出的低吼聲,穿過密林阻擋,在林中徘徊不散。

此刻,一處安靜偏僻的山洞中,楚澤盤坐在一塊岩石之上,已將狀態提升至巔峰,隨即他緩緩的睜開了雙眼,一股刺眼的光芒從其眼眸中掠過,旋即散於無形。

而在山洞的外面,一道頗為壯碩的身影在附近警惕的掃視著,顯然擔當守護的責任自然便是落到趙磊的身上。

獵心者 「是時候突破到地靈境了!」

手掌一翻,便是出現一個玉盒,將其打開,玉盒上躺著一顆全身上下氤氳著靈氣的赤色丹藥,那從丹藥傳來的一種芬芳馥郁的氣息,令得人的心境都會安定不少,楚澤輕輕的用雙指夾起,低頭凝視著這枚用赤連參煉製成的赤連參丹,楚澤沉默了許些時間,低聲道:「這赤連參丹配合著千年煉靈參一起服用,應該能夠順利突破到地靈境初期吧…」

搖了搖頭,楚澤盤坐下來深吸一口氣,逐漸的將心境平復下來,眼眸也是緩緩的閉上,雙手結出了修鍊炎魔印的修鍊印結,隨著楚澤結印不久之後,周圍的平靜的空間,便是猶如被忽然投入的石頭打破了平靜的湖面一般,悄然波動了起來,一縷縷肉眼可見的靈氣氣流從四面八方滲透而出。

那自四方縈繞而來的靈氣盤桓在楚澤的身邊,隨後便是在楚澤已經打通的經脈處化為一道道靈力,對著楚澤丹田涌灌而去。

這些靈力一入體,都是輕易地被楚澤心神所掌控,沿著功法路線運轉了一圈,其中的斑駁已經被徹底凈化,只餘下少許的精純靈力,被灌注進了丹田之中。

緩緩的吸收著外界的靈力,半晌之後,待得一切正常,楚澤手指猛然輕彈在雙指所夾的那枚赤連參丹之上,一股巧勁將之彈射進微張的嘴巴之中。

「轟!」

隨著赤連參丹一入體,猛然間,楚澤便是感覺到,一股異常精純的藥力,瞬息間在體內爆發而開。

在那等精純充沛的藥力下,楚澤的身體,就如同變成了一個無底洞般般,不論是肌肉還是臟腑,都是瘋狂地吞噬著那精純藥力,原本那些體內的暗傷也是在快速修復著。

而且在他的皮膚上,有著一些呈現灰黑色的雜質被排出。

當這些雜質徐徐掉落時,也是露出了下面的皮膚,那裡,滲透出一絲絲如玉般色彩。

楚澤低頭,摸了摸皮膚,他能夠感受到那之下緩緩攀漲的力量,這肉體,也是在逐漸地變得強悍!

「這赤連參丹的藥效好強……」

睜開雙眼,楚澤感受著體內那越發雄渾的靈力以及體內那種渾身雜質被剔除之後的輕盈感,眼中帶著濃濃的興奮之色。

這是他第一次成功煉製出來的丹藥,而且那丹藥洗髓的效果可以說是意想不到的好,完全超出了楚澤的預料。

感受著體內那饑渴的靈力種子,楚澤滿意的笑了笑。

「接下來該試試千年煉靈參了……」

將黑炎瓶取出,猛然間,那千年煉靈參便是被黑炎瓶所吞噬,隨即一滴滴翠綠色的汁液滴落在楚澤早已備好的玉碗之中,那玉碗中頓時有著驚人的靈力滲透出來,令得整個山洞內的空氣,都是在一霎那間變得朦朧起來,那種誘人的香味擴散而開。

而那液體之中所傳出的雄渾的靈力氣息,令得楚澤丹田之內的靈力種子蠢蠢欲動,以至於楚澤手掌都是興奮的顫抖著。

呼。

深吸一口氣,楚澤將玉碗內千年煉靈參的靈液一股腦兒的倒入嘴中。

「嗡嗡!」

隨著靈液的入體,楚澤的雙耳,也是在霎那間耳鳴了一下,猶如那奔騰的河流一般,順著喉嚨,一路洶湧滾下,緊接著,一股宛如潮水般的狂暴靈力,在體內飛速的擴散而開,然後怒聲咆哮著,灌注進了全身經脈之中。

隨著這些蘊含著驚人靈力的靈液鑽進楚澤體內,他的皮膚幾乎是在頃刻間便是泛紅起來,整個身體彷彿都是膨脹了一圈。

轟隆隆!

在那千年煉靈參藥效猛烈的爆發之下,楚澤原本保持著修鍊手印的雙手也是猛然一顫。這樣狂暴的靈力衝擊,楚澤以前未曾遇到過,此刻,一下便是讓楚澤有些措手不及,不過,好在楚澤意志一向堅定,當下,便是穩下心神,咬著牙忍受著這極為瘋狂的疼痛,緩慢而又勻速地運轉武學。

「炎魔訣!」

龐大的靈力,如洪水一般持續肆虐在楚澤的體內,他急忙收斂心神,運轉炎魔訣,一絲絲的煉化著這些湧入體內的龐大靈力。

但是,那種陡然爆發的可怕力量,極其容易達到肉體承受的極限,而一旦肉體承受不住那種龐大力量的衝擊,楚澤的身體,也將會如同氣球一般,砰的一聲,炸裂開來……

雄渾的靈力奔騰在楚澤四肢百骸,一股股可怕的力量,也是迅速地涌盪而起,楚澤能夠感覺到經脈之中傳出的一種刺痛……

「哧……」

聽得體內傳出的那聲輕微悶響,楚澤喉嚨間也是低低的悶哼了一聲,臉龐湧上一股紅潮,手印變動,心神開始引導著這狂暴的靈力,順著經脈路線,開始了急速運轉。

額頭之上緩緩滑下一滴冷汗,楚澤嘴角猛然一抽,整張臉龐,都是在此刻扭曲了起來,嘶嘶涼氣,從牙縫中透了出來。

在運轉之間,「嘭」的幾道悶聲響自體內陸續傳出,當下楚澤心神甚至都能模糊地聽見那從靈力中傳出來的興奮咆哮聲,而就在這一瞬間,心神便是有些失守,然後在楚澤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四面八方的沿著其體內經脈洶湧而去,甚至,一些楚澤以前從未碰觸過的經脈,也是被這些胡亂衝撞的靈力,蠻橫地撞了進去……

體內,無數股細小的靈力,以一種勢如破竹的聲勢,野蠻地衝進了一些楚澤從未到達過的緊窄經脈,一股股靈力如河流般呼嘯而過,緊窄的經脈慢慢擴張而開。這種被動的經脈衝撞,讓楚澤疼的幾乎是兩眼發黑……

類似這一幕的情況,此刻,在楚澤體內便是有著數十道的經脈同時發生著。那種撕心裂肺的劇痛令得楚澤幾乎接近昏厥的邊緣,可那逐漸變得寬闊堅韌的經脈,卻是讓得他明白,必需堅持過去。通則不痛,通了,他會有著極大的好處。

分化而出的靈力,在將一條細小經脈打通之後,繼續前沖,只聽得噗嗤一道低低聲響,楚澤身體表面的毛孔之中,竟然冒出一絲絲的霧氣…

「嗤……」

靈力衝撞片刻不停,細微的嗤嗤聲響連綿不絕,丹田之上的靈力種子也是在此刻急速的旋轉了起來,一股股靈力也是被快速的消化著,同時一波波濃郁的靈力自靈力種子中擴散而出。

像這樣瘋狂的湧入造成的狂暴靈力漣漪落在脆弱的經脈之上,讓得楚澤嘴角一陣哆嗦,不過好在這幾條主幹經脈極為堅韌結實,因此除了疼痛之外,倒還並無其他大礙。

好半晌之後,這狂暴的靈力終於是逐漸地弱了下來,隨著運轉,一縷縷的靈力緩緩落入那丹田之中。

體內,靈種緩緩地旋轉著,猶如那即將泄洪的水壩一般,飄飄蕩蕩,龐大的靈力似乎隨時都將會從那已經達到極限的丹田之中溢出來。

楚澤的心神,不敢有絲毫放鬆地注視著滿溢的氣旋,在經脈之中,那千年煉靈參的藥力,雖然已經被煉化了將近四分之三,可那殘餘的藥力,卻超乎楚澤的想象,這千年煉靈參靈力竟然這般龐大,到的現在還剩下一股不菲的靈力,然而此刻的丹田之上的靈種恐怕是難以承受,已經再容不下更多的了,現在它的容量,已經達到了極限,若是再強行灌注,氣旋恐怕將會就此漲裂,那後果……

迫在眉睫,,所以現在的楚澤,必須採取措施,方才能夠讓得自己避免那種下場,他可不想讓自己爆體而亡。但如此精純的靈力,白白捨棄也未免太過奢侈,對此,楚澤還是很不忍心的。

「呼……」

輕吐了一口氣,楚澤心中低聲呢喃道:「現在只能是依靠炎魔訣…」

緩緩地吐了一口濁氣,楚澤心神一動,手印便是悄然變動,片刻之後,那即將要湧入丹田的靈力,便是猶如沸騰的油鍋一般,猛然波動了起來,朝著炎魔訣的運轉路線前進。

一縷縷靈力,從丹田中噴射而出,最後在楚澤的控制下,便是順著一些尚未打通的經脈,狠狠地撲了過去…… 第七十一章地靈境初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