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已經知道,那你找我有何用意。”

“既然你已經知道,那你找我有何用意。”

“我想請你幫我保護子珊,畢竟在學校,有很多事不方便。”葉建輝帶着無奈的口語說道。

“如果是這件事的話,你可以放心,有我在, 大唐之我真不是才子 。”邢月此時的眼神變的無比冰冷。

“那我就放心,對了,聽說你在追我女兒。”葉建輝說着突然話題一轉,雙眼直視邢月,好像要把對方吃掉的感覺。

“呃,沒追了,她已經是我女朋友了。”邢月身子往後靠了靠說道。靠,這在是你叫我的來的目的吧,不過真不好意思,都已經水到渠成了。

“什麼,你們已經在一起了。”葉建輝吃驚的說道,要知道,在這PJ區甚至整個SH有多少貴家子弟,想追自己的女兒,可是子珊都沒有正看別人一眼,可這小子纔來幾天,就已經在一起了。

“哦,看來伯父的情報不怎麼準確呀。”邢月一臉微笑的說道。

“離開我女兒,否者你很難在SH市立足。”葉建輝不可能就這樣把自己女兒交給一個來路不明的傢伙。

“對不起,伯父,你說的這兩樣,可能你都不會實現。”邢月不卑不亢的直視着葉建輝說道。

“哼,這可由不得你。”葉建輝本來是讓對方保護一下自己女兒,而對於他追子珊的傳聞,葉建輝不爲所動,以爲他很瞭解自己女兒的眼光。

“伯父,也不要這麼武斷,對於葉子珊,我看得不自己的生命都重要,所以沒有任何人能從我身邊帶走她,是任何人。”

“哼,你這是在危險我嗎?”葉建輝微怒的說道,

“我想我們在這裏爭論也沒什麼,最重要的是子珊選擇,她的幸福纔是最重要的,而且我就是那個能給子珊幸福的人。”邢月說完一股強大的自信感油然而發。

對呀,子珊的幸福在是最重要的,而且看對方這小子肯定不是普通的人,不然怎麼會那麼輕易的從歹徒手裏救下子珊,也更加不不可能那麼輕易的追到子珊,就在葉建輝還在沉思的時候,

“小心”

突然依然厲喝聲打斷了葉建輝的思路,而當葉建輝帶着驚疑的眼神看向邢月時,只見對方此時已經騰空而去,對着自己撲來,還來不及讓他多想,就被邢撲倒在地,接着順勢向着旁邊滾去。

隨即一聲輕微的槍響聲就傳進了自己耳朵裏。 “砰”

輕微的響聲還回蕩在葉建輝的腦海裏,當他回過頭,看向自己剛剛坐的位置時,一個拇指大小的一個小洞,此時正冒着淡淡的青煙。

撩妹總裁,管不住 就在這裏不要亂動。”邢月將葉建輝移到一個牆角後面後,對着他開口道。

看了一下地上的彈頭,*****步槍、射程在一千米左右,看了彈軌的走向,邢月大概知道了對方的反向以及距離感。

“老闆,你沒事吧?”聽到異動,兩名黑衣人,一臉擔心的衝了進來,準備向着葉建輝哪裏衝過去,可當他們看到邢月打的手勢後,就停下了腳步後,找個位置,將自己隱蔽了起來。

“把帽子給我。”邢月原本想讓對方脫衣服,可貌似對方就傳了一件運動服,想來對方是子珊的父親,第一次見女婿就光着身子,那多不好。

葉建輝沒有任何猶豫,將自己的帽子摘下來,遞給了邢月,邢月結果帽子後,將其靠在牆上面,慢慢的向着外移動。

“砰”

又是一聲輕微的響聲,只見那剛剛移除牆角的帽子,此時上面就多出了一道槍孔洞來。

收回帽子,移到葉建輝的面前,微微一笑後,不由對着對方打趣的說道:“看來對方是不想讓你見到明天的太陽呀,看着槍法,應該花了很大一筆佣金吧。”

“你有辦法讓我們安全離開。”葉建輝看着對方說的這麼輕鬆,他知道今天他能安全的離開這裏了。

“我當然可以安全離開,不過我爲什麼要幫你呢,我們又不熟。”此時的邢月想痞子一樣,對着葉建輝說道。

“你….”葉建輝聽到對方的話後,一股怒氣直衝天靈蓋,着絕對是**裸的報復,可自己一時之間也沒有反駁的詞語,所以自己只能做的就是用混怒的眼睛瞪着對方。

邢月沒有說話,而是就這麼直視着葉建輝。

“哼,想借此來威脅我,我是不會答應你和子珊的事情的,我可以給你一大筆錢。”葉建輝氣氛道。心裏卻氣的不行。哼,這種乘人之危的人,我是堅決不會同意的。

“你放心,我不要你一份錢,只是子珊想要的是什麼,我想你比誰都清楚,看着子珊的份上,今天我會安全的把你帶出去。”

“哼….”葉建輝冷哼一聲後,就沒在說話了。

唉,看來這個岳父對我的意見很大呀,邢月無奈的想到,收回心思,邢月的表情變得極爲冷靜,而他的雙目之中貌似有着精光在跳動。

來之間,邢月看了一下週邊的環境,對方離自己大概有六百米,在對面的一顆大樹上,不能找出準確的位置。

邢月在想了一下後,看了躲在另一邊的拿着槍的兩名黑衣人,“你們把槍丟給我。”

兩人聽完後,看了一下葉建輝,見對方對着他們點了點後,兩名黑衣人也沒在遲疑,兩人將將槍從地面對着邢月劃了過去。

邢月雙手各持一把,而其表情變得更爲冷靜,眼神凌厲,深吸一口氣後,邢月將收拾的帽子高高的像外面拋去,而他本人隨即跟隨其後的跨了出去。

毫無遮掩的就站在對方可以攻擊的範圍,只見他雙眼冷厲的注視着前方,對於邢月的舉動葉建輝三人很是驚訝,這不是在找死嗎?

“砰”

他先聽到一聲細微的聲音,隨後就看到,空中的帽子被對方給擊落,“砰”緊接着,聲音又其傳來,只是這一次,邢月動了,

只見他左手持槍,平舉於半空,手指快速的扣動扳機,“叮”一聲清脆的響聲過後,隱約間,兩名黑衣人,可以看見半空出現了一絲火花,

可不等他們多想,邢月的左手上的手機在一次的響起,而他的右手以一種拋弧線的方式,對着前方的半空開了一槍。

“砰砰”

第二顆子彈快速的跟上第一顆子彈的軌跡,然後擊中第一顆子彈的尾部,兩顆子彈在空中前後串連了起來,向着目標加快速度的衝了過去,正中目標。

“雙龍奔月”

槍聲過後,只見遠處的一顆大樹,瞬間掉下兩個黑物,邢月見狀,收回平舉的雙手,

“滴答”

一滴鮮血順着邢月的手臂滑落在地,只見其左手肩膀處,有一道擦痕,鮮血正不停的往外冒。

其實剛剛邢月已經擊中了向他飛來的子彈,只是賴宇自己的槍支沒有對方***的威力大,在空中撞擊過後,對方的子彈還是向着自己這邊飛來,只是軌跡偏移了一點,從邢月的肩膀處擦肩而過。

葉建輝三人像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看着邢月,這可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做到,光是對方剛剛那份勇氣與定力,都會讓他們望而止步。

邪魅惡少甜心姐 趕快離開這裏,這裏已經不安全了。”邢月發現自己開的槍聲那麼的噪音,直到此時都沒工作人員過來看看,想比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聽到邢月的話,兩名黑衣人,很快就到葉建輝的身邊,用身體將其護住,快速的走到的邢月的身邊。

對於邢月的剛剛的表現,兩名黑衣人的內心是完全被其震住,崇拜於敬畏之意瞬間涌上心頭,他們知道,只要在對方的身邊老闆纔會安全。

天色已經慢慢的暗了下來,原本通亮的地下停車場,此時卻被那一閃一閃的燈光籠罩的十分詭異,沒有一絲聲音,無形的恐慌適得兩名黑衣人的手心不自覺的開始冒汗。


邢月一行四人,小心翼翼的在過道上行走着,雙眼凌厲的掃射着四周,不放過一絲異動。

“噓”

邢月剛剛透過幾輛車的反光,他看見幾處躲藏的人影在蠕動,輕輕的邢月小聲的示意着兩名黑衣人停下腳步後,就各自的找了一輛小車隱蔽了起來。

葉建輝始終不離邢月,在邢月的旁邊,葉建輝才感覺自己會安全一些,直到此時,他才知道,對方是個多麼可怕之人。

邢月雙手撐地,從車底看了過去,只見有幾處地方,幾雙大腳正站在其處,邢月嘴角微微上翹,笑的及其殘忍。

在看完之後,邢月輕輕的站了起來,微蹲在原地,背靠車門,對着看着自己黑衣人打了一個手勢。

兩人看着邢月的手勢,身體慢慢的向着葉建輝靠了過來。

“你們保護好我岳父,不能有閃失。”邢月說完身子一弓,就快速的向着旁邊躥去,消失在三人的眼裏。

岳父,我可還沒答應呢,葉建輝看着邢月消失的方向,心中憤憤的說道。

, 邢月聲在躥出去後,順勢在地上一個翻滾,就來了一輛車的身後,屏住呼吸,伸出半個頭,眼睛凝視前方。

只見前方車頭旁,一個伸出黑衣的男子,就斜靠在車身上,手裏拿着手槍,一動也不動的注視着前方。

“哼”邢月一聲冷笑,半蹲着身子,輕手輕腳的就向着對方靠近,

“喂”

邢月輕輕的拍了一下對方的肩膀,只見那個人轉過頭了,一臉疑惑的看向後方,想看看是不是自己的同伴。

可當他看到一張陌生的臉龐,在對着自己笑時,他整個身體的每一條神經都繃的很精,沒有遲疑,舉起槍就準備對着對方的腦袋來上一槍。

他快可是邢月比他更快,只見他的一個手指,快速的插進了扣動扳機的開關口裏,死死的卡住對方的手指,而同時邢月的另一支手已經掐住對方的脖子,然後使勁一檸,腦袋一偏,對方就停止了呼吸。

邢月慢慢的將對方的身體原樣的靠回了車頭旁,收掉對方的手槍後,又向着下一個目標移去。在這過程中,沒有讓對方發出一絲聲音,邢月的手段可以用幾個字來形容,快、準、恨。

可是就在邢月找到下個目標,準備靠近下手的時候,對方回過頭來,那表情好像等的太久,很是不耐煩的感覺,而他這一回頭,剛好就看到了邢月正向着自己靠近的身軀。

“媽的,什麼人。”由於對方沒有邢月的資料,所以就不由開口大喊道,而他的聲音在着安靜的停車場後,可以清晰的傳人躲在裏面的每一個人的耳朵裏。

“要你命的人。”邢月在說話的同時,手裏的槍也跟隨的響起,既然暴露了,那也沒必要暗殺了。

“砰”

刺耳的槍聲,讓得停車場裏的車,瞬間就響起了防盜聲。一時間整個地下停車場,雜音四起,好不歡騰。

“媽的,給我上。”領頭的人在聽到槍響過後,他知道沒必要躲這裏,只見他手一揮。

瞬間就從衆多的車身旁涌出十來個,拿着槍支的黑衣男人,看着瞬間涌出的十幾個人,邢月笑了,這不是明白了要得活靶的感覺嗎。

“砰砰砰砰”

眨眼睛,還沒等對方看見目標,邢月就對着敵人連射了四下,而相應倒下下去的人數,也爲四面。

“我靠,快隱蔽。”對方的頭子,一時氣的差點吞槍自然,媽的,還沒看見對方是誰,自己人就已經死了四個。

邢月在射擊完畢以後,兩手各持一槍,半蹲在地,單腳腳尖一用力,又躥了出去,

砰砰砰砰,邢月剛剛離開此地,幾個彈藥就入行時隨的打在了邢月剛剛蹲的地方。

“媽的,他在這裏。”

“砰”

伴隨的這聲大喊,同時跟隨的槍聲,子彈飛行着一個美麗的弧線,射擊在了邢月隱蔽的車車身上,

“砰砰砰砰”

緊接着,一連串的槍聲,不約而至的朝着邢月躲避的地方射去,‘啪啪啪啪’車身一時之間被打的千瘡百孔,青煙直冒。

槍聲沒停,跟在後面的是更多的槍聲於子彈的軌跡,可惜一輛寶馬叉六,就這樣被打成了篩鬥,不知到時車主看見了會心疼的成什麼樣。

“你們去幫他一下吧。”

聽到槍聲,葉建輝還不叫擔心邢月的安全,只見他看着自己的保鏢,小心的說道。


“老闆,不用了,我們去了反倒麻煩,而且他吩咐我們不要亂動。”黑衣人很是認真的說道。

見自己保鏢這麼了說,葉建輝也沒在說什麼了,而是靠在車身上,靜靜的等待着結果。

對於這些,邢月沒有多去想,而此時只見他一臉帶着壞笑,躲在另一輛車身後面,時不時的就在背後放冷槍。

而他邢月每開一槍,對方就有一人倒下,那感覺就像李尋歡的飛刀,只要飛刀離手,那就是百發百中,彈無虛發,很快對方原本十來人,此時卻已經減少到五六人,

“停”對方的頭子,感覺情況不對勁,便馬上大喝停止了射擊。

“媽的,對方到時是誰,怎麼情報裏沒有這號人。”那頭子小聲的叫罵道,此時他已經把僱主的祖宗都罵了遍,一個情報的漏洞,害的他失去了多少人。


“大哥,我們也清楚,僱主給的線索,那葉建輝就三個人,而且我也去查了,對方的保鏢貌似沒這麼厲害。”那頭子旁邊,一個比較精瘦的中年人,此時也正一臉委屈的回答道。

“媽的,我們撤。”對方頭子在聽到下屬的話後,他立即做出了決定,可以這麼說,這頭子還是蠻有經驗的,他知道對方這個來路不清的人,很難對付,而且在這麼一個小的停車場,車子又多,顯然不利於自己這一方,所以很是明確的做出了決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