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帆房產不正是他手下的公司嗎,高茹,你不會不知道吧?而你還讓他給你當助理,到底是什麼居心?”

“明帆房產不正是他手下的公司嗎,高茹,你不會不知道吧?而你還讓他給你當助理,到底是什麼居心?”

“而且你和他的關係大家都知道,說不定你們就是再合謀把大地集團掏空呢!”


“你放屁!”高茹一拍桌子呵斥道。

陳明拍了拍高茹的肩膀,示意其不要發火。

“許玉峯,既然你說到這了,那我也得說說話了,博明地產你也有股份的,對吧?而且大股東就是你旁邊的杜黎兒,你剛纔說的怕是你自己吧?”隨即陳明看向許玉峯。

“哼,沒有證據可不要血口噴人,我是有博明地產的股份不錯,但你說我以權謀私,那就要拿出證據才行了。”

“行,就算你沒有以權謀私,咱們繼續說說黃遠的問題。”

現在不是在這個問題上糾結的時候,再說了自己也拿不出有力的證據,否則那許玉峯也就不坐在這裏了。

眼下的關鍵是把黃遠從大地地產弄出去。

“我也不同意黃遠從大地地產離開。”許玉峯毫不猶豫道。

“我也是。”杜黎兒淡淡道。

“三對一,所以黃遠不用離開。”許玉峯看向高茹。

“我說要投票決定了嗎?今天他必須從大地地產總經理的位置退下來!” 高茹的語氣很重。

讓許玉峯和杜黎兒等均是不由一怔。

“高茹,就算你擁有大地地產最多的股份,但也不能說怎麼樣就怎麼樣吧?你又不是絕對控股,我們的決定同樣重要。”許玉峯道。

“沒錯,可你們這樣包庇他,難道還需要尊重你們的決定嗎?”

“什麼叫包庇,黃遠做大地地產的總經理怎麼不可以?能夠給大地地產帶來盈利不就行了,你看自從黃遠上任以來的經營報表,是不是都是盈利的狀態?”

“盈利是沒錯,但黃遠爲大地地產做過什麼?什麼事情不是他那助理幫襯着的?而黃遠呢?完全就是把公司當成了睡覺的地方,每天到公司就是睡覺,而且還利用職權和女下屬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這時陳明插嘴道。

聞言,許玉峯啞然,這些情況他自然也知道一些,他也因此警告過黃遠,在公司外面想怎樣怎樣,在公司就要有在公司的態度。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黃遠早就習慣了把辦公室當臥室,一時半會怎麼改?

“來,大家看一下大屏幕。”

說着,陳明走到電腦旁,將早就準備好的U盤插到電腦接口上。

旋即只見在高茹身後的巨大的熒幕上出現一組照片。

照片的主角正是黃遠。

各種睡覺的姿勢,而睡覺的地點正是辦公室。

另外在那睡覺的照片下面,還有幾張微信聊天截圖。

其中一方正是黃遠。

圖片放大,衆人看見了聊天的內容。

黃遠以總經理的身份逼着手下的員工跟他發生關係,不然就開除那女孩,同時還給了人家許諾,只要一次,就幫着她升職等等。

想要讓黃遠下臺,要是沒有點準備怎麼能行。

前幾天陳明就開始着手準備各種資料了,眼前的照片就是這幾天的成果。

幾張在辦公室睡覺的照片肯定不能說明什麼,但後面的聊天截圖就不一樣了。

所以這一次黃遠肯定得滾蛋。

一旁的高茹驚訝的看着陳明,完全沒想到陳明竟然會準備這些東西。

按照她的想法,就是準備以股份來壓許玉峯。

顯然她想的那種方法並沒有陳明這種方式有用。

“許總,看見了嗎?這就是你想要留的人,怎樣?現在你還認爲大地地產的盈利和他有關係嗎?你還認爲不該罷免他的職位嗎?”陳明的聲音再次響起。

許玉峯沒有迴應陳明的話,而是冷冷的瞪一眼黃遠。

並不是怪黃遠做的那些事,只是怪黃遠做什麼不把屁股擦乾淨!

“你還有什麼想說的?”隨即陳明看向黃遠,笑着問道。

此時陳明眼神中的意思很明顯,就是在告訴黃遠,自己能把他推到大地地產總經理的位置,就能把他從大地地產總經理的位置上弄下來!

現在就是最好的證明!

“睡覺的事情我承認,那是因爲處理工作太累了,難道我就不能休息一會?可聊天記錄絕對是假的,是他跟我有仇,故意污衊我的。”黃遠見此,立馬站起來激動道。

“污衊你?你配嗎?”陳明冷哼道。“當初我就不應該把你弄到大地地產,成了白眼狼不說,還禍害了多少姑娘!”

wωw ▲TтkΛ n ▲¢ ○

“陳明,我知道你因爲如煙的事情對我有意見,但也不至於你這樣污衊我吧?”

“死不承認?那我就把當事人找來,跟你當面對質,行不行?”

聞言,黃遠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聊天記錄是不是真的他心裏最清楚,現在那個女孩已經離職了,陳明既然能找到她,那就說明能找到那個女孩。

若是真把人找來了,黃遠指定完蛋。

“乖乖從大地地產滾蛋,否則我能查出你一件事,就能查出你更多的事!”

黃遠猶豫一番,最終宣佈離職,然後也沒有繼續留在會議室。

“好了,會議繼續,大地地產總經理的職位自然不能空着,所以我提議選舉新的大地地產總經理。”高茹看向許玉峯和杜黎兒道。

“沒問題,不過我有個條件!”許玉峯道。

“條件?你當這是幹什麼呢?難道讓大地地產沒有總經理?”高茹直接呵斥道。

“不是,只不過誰都可以當總經理,就是他不行!”許玉峯指向陳明。

“你想多了,我就做好自己助理的工作就行了,對大地地產總經理的職位沒興趣。”陳明笑着攤攤手。

“那好,說說看人選吧。”許玉峯道。

高茹看一眼陳明,後者會意,然後走出了會議室。

不久後陳明便帶着一個人來到了會議室。

張寧。

黃遠進入大地地產後的助理,也是包攬了大部分大地地產工作的人。

張寧是因爲陳明才坐上的總經理助理的位置,所以對陳明一直很有好感。



而且自身的能量也不錯,所以這次陳明才向高茹推薦的他。

雖然不確定張寧最後會不會爲自己所用,但現在張寧無疑是最合適的人選。

雖然許玉峯和杜黎兒有些不情願,但又拿不出反對的理由,於是張寧最終成爲了大地地產的總經理。


會議結束,許玉峯和杜黎兒都是憋了一肚子氣離開的。

至於高茹則是一臉的喜悅。

六十四樓,剛一回到辦公室,高茹便直接抱住了陳明。

“謝謝你,沒想到你竟然那麼上心。”

“你是我的女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當然要上心了。”

“有你真好。”高茹小鳥依人的趴在陳明肩膀上,柔聲道。

陳明感受着高茹的身體,心裏忍不住有了自然反應,於是隨即朝着高茹的紅脣吻了上去。

高茹非但沒有拒絕,而且還非常主動的迎合着陳明。

於是隨即在高茹的辦公室中就發生了一件不可描述的事情。

戰鬥結束後,兩人收拾一下便一起離開了大地集團。

轉過天,陳明把高茹和小陳譯送到大地集團後,並沒有去明帆房產,而是隨着高茹一起上樓了。

在六十四待一會,於是就前往了十九樓。

大地地產總經理辦公室中,張寧已經取代了黃遠。 看見陳明進入辦公室,張寧慌忙從座位上站起來,滿臉笑容的跟陳明打招呼,一點總經理的架子都沒有。

張寧心裏清楚,他的位置都是靠陳明纔得到的,跟陳明擺架子?那不是找死嗎。

陳明看着張寧的態度,不由輕笑一聲, 然後招呼着張寧坐下,張寧這樣就好像自己是這辦公室的主人一樣。

“張總,其實你用不着這樣,拿出來總經理的範,這樣才能管好手下的人。”

“陳總,我跟誰有架子也不能跟你有架子啊,不是你哪有現在的我。”

“呵呵,說的沒錯,所以什麼事你要聽我的,知道嗎?”

陳明沒有和張寧拐彎抹角。

自己來見他的目的就是爲了收服他,爲自己所用。

當然,經歷過那麼多次背叛,自己心裏清楚,雖然張寧對自己心存感激,但那種感激在利益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要收服張寧自然不能只用感情牌,利益上同樣要給張寧一些甜頭,要不然自己也不會那麼直接了。

“知道知道,陳總,你放心,我絕對會永遠跟你站在同一條戰線。”

張寧是個聰明人,心裏也很清楚大地集團中那錯綜複雜的關係。

也能看得出來,現在這種情況跟隨陳明是他最好的選擇。

“你能這樣說讓我很高興,不過同樣的話,之前黃遠也這樣跟我說過,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陳總, 你放心,我跟黃遠不一樣。”

陳明搖搖頭,並沒有相信張寧的嘴。

張寧見狀,一時間不由皺了皺眉頭。

“張總,今天咱們就開門見山的說,坐在你這個位置,你心裏應該清楚,肯定會面對很多的誘惑,說不定馬上我出門,許玉峯的人就會來接觸你。”

張寧默然,也不是沒有陳明說的這種可能。

“如果真想我說的那樣,不管許玉峯給你多少錢想要收買你,你都不要第一時間答應,跟我說,我給你雙倍。”

“陳總,你不用這樣,我不是那樣的人,我不會像你說的那樣的。”

“呵呵,沒關係,你記住我的話就行,他許玉峯能拿出多少錢給你,我就能拿出他雙倍的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