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津顏立刻擦了擦嘴角,發覺什麼都沒有。

明津顏立刻擦了擦嘴角,發覺什麼都沒有。

「媽,你戲弄我!」

「是提醒,南初是陸司寒的女人,不是你可以肖想的。」

「知道了嗎?」

「我心中有數,只會將她當做妹妹看待。」

明津顏的心事被母親戳破,有些不好意思。

姜南初樂呵呵的出門,看到門口圍了不少手臂刺紋身,凶神惡煞的男人。

「臭老頭,說多少次了,再不把錢交出來,小心我砍你兒子手指頭!」

「錢,我會還。」

「但是你們也不能這麼做,當初小寶只是欠十萬,現在你們卻要我還三百萬,哪裡來這麼多錢?」

「我不管,總之一個禮拜的時間!」

「不行,我做不到,我求求你們了。」

老管家說著就要跪下來。

「少觸老子霉頭,信不信一腳踹死你?」

霸道總裁與秘書的俗套故事 「我再警告你,少裝可憐,在錦都明家做管家,工資會少嗎?」

男人惡狠狠的說道。

「你們在做什麼,勒索敲詐嗎?」

「信不信我報警!」

姜南初拿出手機,她沒有聽清楚事情的具體情況,只知道三百萬。

赤裸裸的吃人血饅頭吶,普通家庭一下子怎麼拿的出三百萬存款!

「頭,是從明家走出來的人,我們趕緊走。」

一旁的小嘍啰勸說道。

「總是臭老頭,你給我記住了,一個禮拜的時間!」

男人說完吹了個口哨,轉身離開。

「大叔,你沒事吧?」

「你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需要我幫忙嗎?」

姜南初扶起管家大叔詢問道。

「不用的,我沒什麼事情。」

管家大叔露出一個慘淡的笑容,沒將實情說出來。

他唯一的兒子還在那群人手上,絕對不可以報警。 “開門~”

“開門~”

門外傳來了烏央烏央村民的聲音。

兩人進門後還沒走遠,這時小八聽到這聲音,嘴角慢慢勾勒起了一個詭異的笑容。轉身回去,慢慢的打開了門。

見這時,門外烏央烏央接連衝進來了十幾個人,手上都提着大包小包的東西。全都簡單的和小八打了個招呼就直奔主屋去了。

見到這兒,小八一陣疑惑的看向了蘇夢妍。在小八心裏,這些人應該是來找找他的呀。怎麼奔屋裏去了?

這時,蘇夢妍朝小八神祕一笑,眼神朝着主屋示意了一眼,意思是“看好戲吧”。

誘夫 見到這兒,小八帶着疑惑兩人走進了主屋。

見那些人全都圍在了蘇夢妍奶奶身邊,一臉討好的樣子。

“哎呀,夢妍奶奶喲,你可真是有福氣呦~”

“是啊,是啊真是有福氣啊!”

這話說得蘇夢妍的奶奶一頭霧水,坐在炕上一臉茫然的看着炕下的十幾個人,不知所措。

“什麼福氣啊?你們在說什麼?”

蘇夢妍奶奶疑惑的問道。

這時,先前領頭說話的那個婦女一副假裝生氣的樣子說道:“哎呀!夢妍奶奶啊,你就別裝了~我們都知道了!”

“對啊,別裝了!這麼大的事兒,我們這些鄉里鄉親都不知道呢!”

“就是~”

衆人跟着起鬨。

這你一言我一句的把蘇夢妍的奶奶徹底說懵了,更加不知所措了。

這時,蘇夢妍和小八從屋外走了進來。

“哎,來拉來啦!”

他們說這,就推推拉拉的將兩人推到了屋內。

“就是他呀~”

領頭那婦女手搭在小八的肩膀上,呈現着說道。

“什麼?什麼意思?小八怎麼了?”蘇夢妍奶奶依舊不懂。

見這時,村民們都有些掃興了。

那婦女又道:“咳~夢妍奶奶,您老糊塗啦?!夢妍什麼時候找了這麼一個好女婿呀?我們這些鄉里鄉親的都不知道呢!”

“是啊~都不告訴我們!”

“就是就是~太不把鄰居當街坊拉!”

聽到這,蘇夢妍奶奶先是一愣,然後恍然大悟的笑了起來。

“噢~呵呵呵~鄉親們吶,夢妍還沒過門呢!”

聽到這話,本來就有些忍不住的蘇夢妍頓時爆發了。

“奶奶~你在說什麼呀~!”

蘇夢妍哀怨的看着她的奶奶道。

“哎呀~還害羞了呢!”

“哈哈,夢妍長大了~”

“是啊成大姑娘了~”

村民們誤以爲蘇夢妍害羞,紛紛起鬨道。

小八在一旁心裏早已經是笑的人仰馬翻。這等同於趕鴨子上架啊,自己在這坐享其成,簡直美滋滋。

“你,你們~”蘇夢妍看着背後的村民滿臉無奈,最後又看見在偷偷發笑的小八,着急的推了他一下說道:“小八!你快跟他們解釋一下啊!”

蘇夢妍急的都要跳起來了。

小八偷笑,聽到蘇夢妍的話這纔回過頭看向了衆人,笑說道:“額,大家的確誤會了~我和夢妍的確沒結婚呢!”

“噢~那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呢?”

“是啊,你們也老大不小了!”

勐妻柔情 “快點結吧,讓我們這些鄉親們也跟着沾沾光。”

“哈哈哈…是啊….”

聽到小八這話,還有村民的心領神會,蘇夢妍瞬間急了。

朝着小八的腰間就來了一招“禿鷲覓食”,疼的小八嗷嗷叫。

轉瞬間小八就告饒了,連連投降。然後背過身和村民們再次解釋起來。

“鄉親們呢,是這樣,我是夢妍的同學,不是男朋友,更不是未婚夫!這次只是陪夢妍回來,所以請大家不要誤會啊!”

小八笑着說着,聽到這話蘇夢妍纔是長長舒了一口氣。

而那些村民聽到這話,就有些失落了。

“啊~不是男女朋友啊~”

“哎…”

“唉…”

村民們頓時又是搖頭又是嘆息,小八則在偷偷地笑着。

暮然這時,人羣中傳出了一個聲音,高喊道:“我看你們挺般配的啊!你們自己是不是也有意思啊?”

“啊對啊!這麼般配!還擔任護花使者,給不遠幾百裏送回來。 幽暗主宰 這不在一起可惜了呀~”

“要不,你們就嘗試的處一下唄~”

“對!這麼優秀的小夥子,咱家夢妍這麼漂亮,你們嘗試處一下唄~”



村民們紛紛起鬨。

此時蘇夢妍的臉已經徹底紅透了,宛如一顆熟透了的西紅柿,不僅紅而起還泛着害羞的光澤。

“不理你們了!”

蘇夢妍長喊一聲,轉身就衝開人羣衝了出去。

“哈哈,這孩子~”

“女大不中留咯~”

“哈哈哈,想當年我….”

衆人紛紛議論。

“哎?夢妍!”

小八看着蘇夢妍跑遠的背影,怕他出事,連忙追了上去。

蘇夢妍羞紅着臉一路狂奔,小八追着她足足跑了幾百米才追上。這時候兩人早已經跑出村了。

“哎呀,夢妍你跑什麼呢?萬一那小色鬼再來找你怎麼辦?”

小八故意笑着責備的說着。

這時蘇夢妍小嘴一撅,頓時怒了,瞪着眼看着小八,說道:“你還說!不都說因爲你和他們起鬨?!”

說着,蘇夢妍一下子調轉過了頭。

小八見狀,嘿嘿一笑,繞道蘇夢妍面前,看着她說道:“嘿嘿,你別生氣。我也就是和他們鬧着玩玩嘛,不當事,不當事兒,嘿嘿…”

暮然這時,小八笑着的神情突然之間定住了。

因爲在他的不遠方,小八發現了一個熟悉的人!小八一時沒有回去去確認,反而閉上了眼,仔細揣摩起了那人的陰陽二氣,辨認起來。

那是一個男人,陽氣偏少,陰氣不多。陰陽失調,靈氣缺損。

“是他!”

小八想着,喃喃的呼出了口。

“什麼?”蘇夢妍疑惑的看着小八。

這時,小八沒有去接蘇夢妍的話茬,猛地擺頭往回看去,將目光緊緊地定格在他身後不遠處的丘陵邊。

他蹲在地上,小八他們遙遙相隔卻居高臨下,隱隱能看見他的頭髮。

小八見狀輕輕一笑,一把抓住了蘇夢妍的手,說道:“嘿嘿,抓好了哈!”

說完,原地一個閃滅就消失在了原地…. 第490章南初,我們會好好的

管家大叔作為當事人都不在意,姜南初也不多管閑事。

拿好曲奇餅乾進入大廳,姜南初沒有將一切放在心上。

大廳內,江安嘗了嘗姜南初做的曲奇餅乾,又是連連叫好,對於這位乾女兒越來越滿意。

如果不是姜南初早早被陸司寒看中,她還真希望南初能夠做她的兒媳婦。

「說起來,你們的婚期訂在二月份,時間有些緊迫。」

「婚紗,婚宴地點,婚戒這些都準備好了嗎?」

「這些都是司寒在做,我並不是很清楚。」

姜南初抓了抓頭髮無奈的說。

其實她提出過一起參與婚禮策劃,但被陸司寒拒絕。

他說,他要給她一場驚喜,給她最轟動的婚禮。

和有趣的人在一起,時間總是過得格外快。

眨眼間,時鐘指向下午四點,姜南初和江安告別後離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