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浩後背直覺的陰風瑟瑟很是難受,雖然已經猜到答案,可是明浩多麼希望從孫東旭嘴裡聽到不一樣的答案啊。

明浩後背直覺的陰風瑟瑟很是難受,雖然已經猜到答案,可是明浩多麼希望從孫東旭嘴裡聽到不一樣的答案啊。

「哈哈哈哈,這是你嫂子啊,濤濤,怎麼每一個看到你的人類都這麼震驚,難道是因為你太漂亮了,哈哈哈哈,能娶到你我運氣真是太好了。」

孫東旭一臉自豪的感慨著。

明浩感覺一萬匹草尼馬心頭跑過。

「怎麼辦,怎麼辦,他們竟然是這個調調,完了,剛才送酒時孫東旭故意把我引進來一定是要對我圖謀不軌,都怪公孫林傑給我留下這麼帥的身體,不行,誓死不會讓他們得逞的。」

至於趙濤濤,現在也是小鹿亂撞。

心裡也不停念叨怎麼辦。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這麼帥的男子。

「怎麼辦,怎麼辦,好帥啊。」

孫東旭並沒有看出異常,依舊不停的訴說著。

「濤濤,這位少年就是今天闖入死亡石室被我救回的少年,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那。」

孫東旭說完就看向了明浩。

而明浩現在明顯心不在焉,如同世界末日一樣。

如果是面對死亡,明浩會坦然多了,可是落在這兩位手裡,是身不如死啊,明浩現在不敢多求,只想速死,留著清白之身的死去啊。

九十年代小辣妻 「孫大哥,你們….你們…..你們要對我做什麼? 尊皇令:皇叔,太腹黑! 你們妄想,我是不會屈服的。」

明浩這回也明白了,不是這隻蝙蝠心好不逼迫自己去參加死亡七煉,而是看上了自己,想要留下自己百般凌辱。

看著明浩激動中帶一絲絲的懼怕,孫東旭很是奇怪,並且聽到明浩語無倫次的話,他更是奇怪了。

絕望黎明 「不是來找濤濤取兵器,和你換酒嘛?難道你反悔了,沒有關係,有你所贈的這一壺美酒我就很知足了,濤濤,你去把之前武者死後留下的兵器取來送給這位小兄弟吧。」

不過趙濤濤還是低著頭,並沒有回應孫東旭的話,反倒是明浩大聲喊道。

「不,我什麼都不要,酒都給你們。」

明浩說完就從神秘戒指里取出好幾大壇的美酒擺放在屋內,這也是明浩所有的珍藏。

明浩的大叫終於驚醒了趙濤濤。

「這位公子,妾身這廂有禮了。」

趙濤濤向著明浩就是一個萬福。

嘔嘔嘔

明浩再次聽到了那天籟之音,可是知道這聲音是從一個男子口中傳出,明浩感覺喉嚨一陣劇癢,幸好明浩昏迷三天並沒有進食,否則這會已經是吐得天昏地暗了。

趙濤濤並沒有因為明浩的表情而停止說話。

「公子,妾身真的好開心啊,在這窟洞二百餘年竟然能看到如公子一樣帥氣,英俊的人,這二百年真是值得了。」

說完,趙濤濤還不忘向著明浩眨了眨眼睛。

什麼是生無可戀,明浩現在是知道了。

看著眼前趙濤濤那一眸一笑明浩感覺世界末日也不過於此啊。

如果是一個女人作出趙濤濤所有嫵媚的動作后,就算長相併不好看,也能讓人賞心悅目,攝人心魄。但是,趙濤濤一個男人,做出………………….嘔嘔嘔。

但是明浩心裡還存在最後一點點的希望。

「孫大哥,你看我現在去參加死亡七煉怎麼樣。」

孫東旭聽到這話,不由得頓時大喜。

「小兄弟你是答應去參加死亡七煉了?」

明浩現在只想快點離開這裡,哪還顧得七煉還是十煉啊。

「恩恩,孫大哥你快點帶我去吧。」

沒等孫東旭答應,趙濤濤的聲音又傳出啦。

「公子,死亡七煉也不差這一會啊,先讓妾身服侍你陪你孫大哥飲完這壺酒也不遲啊,第一次見面怎麼能就讓你立刻去冒險那。」

看著趙濤濤掐著蘭花指,三步一搖的向著自己走來,明浩急忙在神秘戒指里找黃泉劍,可是怎麼翻找都沒有找到。

「黃泉劍那,在哪裡,對了,還有擎天刺。」

黃泉劍在明浩被孫東旭救出時,已經遺落了。

明浩馬上就要取出擎天刺自殺的時候,孫東旭阻止了一切,並且道出了實情。

這個孫東旭和趙濤濤還真不是那個調調,只是他們在升為神級化形之前只見過柯棣華一個人類,而柯棣華也並沒有向他們說明男女之分,以為人是不分男女的都長成這個樣子。

所以二人就變為了這樣,後來還是知道也晚了。

而這種情況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所以孫東旭很是有經驗的解釋道。

明浩這才放下心思,可是面對趙濤濤那時不時的一個飛眼,也是一種煎熬啊。

隨後,趙濤濤也說出了那二十幾名武者武器的下落。

那些武器並沒有在趙濤濤身邊,而是被她收在一間石室中。

聽到這個消息,明浩借口急著去看,才在孫東旭的陪同下走出了這裡。

臨走時,聽著趙濤濤含情脈脈的讓自己早點回來,明浩心都碎了。 生吃兔肉,味道是真的難以下咽,還好因為被凍大發了,味覺不是很靈敏,屏住呼吸閉上眼嚼嚼就給咽下去了。

吃完,兩人互相攙扶著行走,漫無目的地想要找個能避風的地方。

這才想起,漢斯那傢伙還被困在溶洞里。

以兩人現在的體力,根本無法搞開堵住溶洞的雪塊,只能讓這傢伙先在裡面待著,等下山了再派人來救他。

挪動在冰天雪地之中,聖地亞哥哆嗦了一下,擠出一絲苦笑道:「你現在還想喝冰鎮啤酒嗎?」

「少說兩句話。」鄭飛沒心情和他開玩笑,努力抬起不斷耷拉的眼皮,睜大眼尋找合適的落腳點。

「你說要是有堆火烤那該多好。」聖地亞哥又笑道。

其實他不是話嘮,他只是在分散自己和鄭飛的注意力,不然的話,很可能精神支撐不住,眼一閉永遠倒在這裡。

「對,再給你烤只羊腿,堵住你的嘴。」

說話間,鄭飛看見了一塊大岩石。

他們在岩石後面坐下,在這裡可以避開寒風,休息休息,過幾個小時估計就要出太陽了,到時候再想辦法下山。

「千萬別睡覺。」鄭飛叮囑道,然後開始活動僵硬的四肢。

「那你陪我說說話啊。」聖地亞哥昏昏欲睡,被壓在雪塊下那麼久,費盡千辛萬苦鑽出來的一瞬間,體力便已消耗殆盡。

「好,你想聽什麼?」

「女人的呻吟……」

「去死吧你!」鄭飛罵了他一句,頓了頓,噗的一笑。

因為,他也想聽。

身處絕境之中,慾望就是支撐人活下去的動力,這方面的慾望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聖地亞哥吐吐舌頭,道:「要不給我講講你的故事吧,你的經歷一定很豐富,哈哈。」

「豐富個屁,我就是個船長而已。」鄭飛說著,擰了幾下脖子。

自己的那些經歷,沒什麼故事性,況且,不願揭傷疤。

「呃,那我睡了……」

「別,我給你講講別人的故事,故事的名字叫做,最後一顆子彈留給我。」鄭飛挑了挑眉頭,開始講述。

聖地亞哥來了精神,豎起耳朵聽。

風吹雪落,月光傾灑,蒼茫的銀白色大地上,岩石后,一個船長,一個大塊頭,一個講故事,一個聽故事。

就這樣,他們熬過了整個雪夜,迎來了東方的曙光。

這是鄭飛有生以來最慘的迎接清晨的狀態了,肚子咕嚕咕嚕叫,身體麻木酸痛,喉嚨因為吸了太長時間的寒氣,疼。

聖地亞哥的狀態更差,眼神飄飄忽忽的,暈得站起來直打擺,走兩步就一個踉蹌。

東方的地平線上,在他們企盼的目光中,赤紅色的太陽終於冒了出來,向這座島嶼投來了第一縷光輝。

他們聽到了鳥啼,接著,山腳下的叢林中飛出無數只不知名的鳥類,歡快地翱翔在空中。

也是醉了,有隻倒霉的鳥一頭撞在了山崖上,掉落在兩人的面前,這讓兩人面面相覷。

「這是……天上掉餡餅嗎?」聖地亞哥憨憨地說,咽了口唾沫。

「管他餡餅還是包子,吃!吃完有力氣下山!」鄭飛提起匕首三下五除二地剝皮去內臟,猶豫片刻,道:「你還有酒嗎?」

「還有點……」聖地亞哥遞過酒壺。

鄭飛把酒均勻地灑在鳥肉表面,搓搓手,拿出最後一根火柴點著,淡藍色的火苗慢慢烤出肉的香味,撩動著他們飢餓許久的腸胃。

「好香……」

「夥計咱們商量一下,這個給我吃,下山後我還你十隻。」聖地亞哥又咽了口口水。

「我還你一百隻。」鄭飛撇了下嘴,把烤得半熟的肉割成兩半,大的那塊給了這傢伙。

「額……」聖地亞哥想說些什麼,但語塞。

「趕緊吃吧你,塊頭大消耗大。」

鄭飛大口啃完味道不錯的鳥肉,站起來活動活動筋骨,便準備下山了。

聖地亞哥也學著他的動作,做一些熱身運動,很快的,身體機能恢復不少。

這時,太陽已經完全從地平線上爬起,氣溫回升了不少,暖和得讓人想感動世界,舒服多了。

鄭飛拍拍聖地亞哥的肩膀,下山。

路過溶洞時,他們還試著想搞開洞口堆積的雪,但發現它跟冰塊一樣結實,儼然成了一堵牆,不用大鎚和鑿子根本動不了它。

於是,他們只能暫時把漢斯丟在這裡,不知道那傢伙是否還活著,溶洞里的氣溫可能比外面還低。

兩小時后,他們終於回到了山腳,出現在山腳那十幾名水手的面前。

水手們在山洞裡過了一夜,那個受傷的,名叫安德烈的人,剛剛躺上擔架,將要趁著天亮被送往大本營。

水手們這一夜混得也很慘,食物吃得差不多了,又沒水喝,眼巴巴地等天亮。

短暫的休息后,鄭飛帶著他們往大隊人馬駐紮的山澗趕,一直走到了中午,終於踏上了這片有著小溪流經的土地。

剛剛回到山澗,看見眼前這群熟悉的人、篝火、水果、烤肉,聖地亞哥便欣慰一笑,轟然倒下,他一直在用意念支撐著幾乎虛脫的身體。

「快給他拿點泉水來,醫生在哪?!」鄭飛喊道,忘了自己的身體也好不到哪去,尤其是手指,凍得皸裂。

喊完,他便深深吁了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揉著眉心,腦仁發痛。

布蘭妮小心翼翼地給他端來一碗羊肉湯,舀起一勺,嘟起小嘴輕輕吹氣,遞到他的嘴前。

「我有這麼嬌貴嗎?」他嘿嘿一笑,張嘴喝下。

「你還笑!」她擰緊眉頭,既氣惱又心疼道:「你去哪了,怎麼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

「哈哈,我現在不是回來的嗎,沒事了~」他捏了捏她的臉蛋,捧過碗大口喝盡,微笑道:「再來一碗,還有柑橘和煎牛排,我快餓死了。」

她白了他一眼,扶起他坐在帳篷里休息,給他裹上一層被子,之後便去準備食物了。

【終於寫完啦ㄒoㄒ趕緊睡覺,現在只要睡得晚就失眠,昨天又是到天亮才睡著的,萎一天。

晚安了各位~】 待明浩和孫東旭離開石屋后,明浩不由得說道。

「孫大哥,你們可是嚇壞小弟了啊,嫂子還真的…哈哈哈哈」

孫東旭為人很是直白,但也不傻,明白了明浩所說的意思。

「小兄弟莫怪,濤濤她只是性格如此,對每個到來的武者都是如此,不過,你嫂子對我還是很專一的,沒有和任何一個武者發生過什麼的。(他,她,它三個字到底用哪個來形容趙濤濤那?不行,得好好考慮考慮)」

明浩心裡不由得想到「應該是那些武者面對趙濤濤抵死不從吧,幸好他們困在死亡之窟很少見到人,如果碰到有特殊愛好的,那孫東旭就不在是紫金神蝠了,應該變為綠金神蝠了。」

片刻間,孫東旭就停在了一間石室門口。

「應該就是這裡了。」

孫東旭推開石室的門,一股濃郁的腐爛之氣傳了出來。

明浩順著門縫望了進去。

只見石屋中雜七雜八的堆放著很多東西,有各種兵器和一些衣服盔甲,包裹之類的東西。

「小兄弟你來看看吧,你能用的都拿走吧。」

「孫大哥,以後你就叫我明浩吧。」

說完,明浩也收起了心思,走了進去。

屋內的東西放的很雜,可以看出趙濤濤並沒有拿這些兵器裝備當回事,只是隨意的堆放著。

明浩不由的整理一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