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顯就是不太想管事兒的態度。

明顯就是不太想管事兒的態度。

龍岑聳聳肩,認命的來到了這個渾身都臭烘烘的人面前,捏着鼻子命令:“緩過來之後就把能交代的都交代了吧,不然等龍牧那傢伙回來,恐怕有你好受的!”

“到時候,可沒人能幫得了你!”說完,趕緊起身,坐回位置上去了,翹起二郎腿,胳膊搭在椅子扶手上,一副相當大爺的模樣。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龍牧已經出去了,還是因爲龍岑的話,那個人躺在地上顫抖了沒一會兒就停了下來。

雖然起身的時候還有些顫巍巍的感覺,但是整體感覺卻已經了太多了。

要不是人看起來還有些虛弱,身上不還有那麼一點兒異味,這人可以說可以說沒有任何的損傷。

不管是之前龍岑動手,還是之後龍牧動手,都避開了落人口實的方法,卻足夠讓人痛到懷疑人生。

不同的是,龍牧下手更加的狠辣,更加的精準。

“我可以稍微去清理一下嗎?”用已經喊到嘶啞的嗓子朝着龍岑請求,這人的狀況看起來並不是那麼好。

“當然不行,除非你都交代完了!”龍岑攤手,駁回了這個人的請求。

“好……我交代!”看着龍岑絲毫沒有 打算讓步的舉動,最終是這個人自己放棄了。

等到龍牧回來的時候,這個人卻已經被打暈了隨手扔在地上,被龍岑用腳踩着。

“某人的技術似乎退步了不少,雖然他已經什麼都交代了,但是可惜的是,人家並沒有說實話!”隨手將已經錄好的音傳送到了龍牧的個人端上,龍岑話語裏面滿滿的都是奚落。

“呵!果然不是什麼一般人。”連錄音都沒有點開,龍牧感嘆了一句,“他把目標轉給了誰?”

“轉移目標?你太小看他了,他可是把我們懷疑的對象都說了一遍,那是一個都沒有漏下!”嘴角翹了起來,龍岑是真的很佩服這個已經被自己打暈了的傢伙。

是個人才沒跑了,就是跟錯了人。

他可以肯定,現在這人跟的那個主子已經知道人在他們手上了,恐怕連找這人的人都已經派出來了。

只可惜,目的可不是救人!

“還不錯!”龍牧聽到龍岑的話,不怒反笑,“不過也並不需要他真的交代什麼東西!”

“看來我們想到一塊兒去了!”看向龍牧的方向,龍岑笑了笑,“所以你也只是不爽了想找個人撞上來撒氣的?”

“不全是!”懶洋洋的坐到一邊的椅子上,龍牧聳了聳肩膀:“對了,想不想知道入魔小朋友的特殊技能?正好被洗好了!”

“喲,你還有心情給我炫耀你的機甲,你可別忘了,你的機甲說不定還是這傢伙幫你洗的,有沒有多什麼、少什麼零件啥的,都不敢保證!”龍岑撇撇嘴,沒當回事兒。

“你還真以爲我敢隨便就那麼把入魔交給別人?”嘲諷的看了一眼龍岑,龍牧用眼神明明白白的告訴他,你的頭腦可真的是簡單得很!

被諷刺的沒有腦子,龍岑卻連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

沒辦法,誰叫一秒之前的自己,腦子短路了呢?

不過這樣一來,他倒是真的想要見識一下入魔到底有什麼特殊的本領了。

要知道,SSS這個級別的機甲,本身也相當的特殊。

“那就讓入魔展示一下?”龍岑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當即湊過去,表示自己特別想要見識一下入魔的本事。


龍牧看着龍岑這副不要臉的模樣,搖搖頭,將入魔放了出來:“入魔,我們有事情要出去一下,你幫我把這個人審訊一下,務必讓他乖乖的交代出來到底是受了誰的主使!”


一副少年模樣的入魔點點頭,一臉的鄭重其事:“好,我知道了!”

得到入魔的回答,龍牧就拉着龍岑出去了。

“我們都審訊不出來,你確定一個機甲可以?”被拉出門的龍岑,對此抱有懷疑態度。

龍牧無所謂的笑了笑:“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聽說他有這麼一個本事,想要實驗一下而已。這還是斬暨跟我說的!”

“斬暨這麼說的?”一聽到是斬暨說的,龍岑的口風就變了:“那估計沒跑了,斬暨這傢伙最大的特點,就是在這些事情上面,從來不含糊。”

“所以我特別好奇我家入魔這本事到底強到了什麼程度!”龍牧看了一眼已經關好的審訊室,目光中流露出期待。

“你這麼一說,我也特別期待了!”跟着看了一眼,龍岑小聲問道:“不過我們難道不應該在裏面圍觀?”

“我們還有事兒!”龍牧已經對龍岑無奈了,沒好氣的回了一句,心裏卻已經開始盤算着,要不要隨便找個機會,跟易鶴請示一下,把他扔回去重新訓練。

“行吧!”龍岑的語氣特別的可惜。

不過,雖然表現的特別的不情願,但是龍岑到底還是分的清楚事情輕重,乖乖的跟在龍牧的身後,進行接下來的工作去了。

虛擬網上發生的事情,顯然沒有影響民衆對易鶴繼任大典的熱情。

畢竟,不管是龍牧也好,還是龍岑也罷,在民衆的眼中都沒有易鶴重要。

一直在民衆的眼中都被當做蒼穹元帥繼承人看待,終於在蒼穹元帥離世三十多年之後,名正言順的繼承元帥之位。


大家能不歡欣鼓舞嗎?

繼任大典還沒有開始,現場就已經是人山人海了。

即使是已經快要擠不下了,也還有源源不斷的首都星的民衆趕過來,要不是早就已經安排好了人維持秩序,弄不好要鬧出不少的亂子來。

而其他星球來不及趕過來的民衆,也都紛紛通過個人端進入虛擬相應的虛擬頻道,等候全網直播的開始。

這場繼任大典,說是萬衆矚目,一點兒都沒有誇張。

就連剛剛被打敗了的帝國,也派遣了嘉賓,前來祝賀。

只是,現在因爲儀式還沒有正式開始,都還沒有被請過來而已。

龍岑則是一夜都沒有睡,強打着精神,已經來到了現場主持工作。

至於昨天晚上的那些“跳蚤”們,已經全部交給龍牧去處理了。

幕後的主使人也被查了出來,只是礙於時間問題,他們只能選擇按兵不動,等繼任大典結束的時候再去處理。

想到這裏,龍岑是真的佩服入魔了,竟然真的從那麼一個難纏的人手裏問出來了真相,和他們大半夜忙了個半死,不停的抓人、審訊,最後爲了不打草驚蛇,還把人放了的勞動成果完全一致。

趁人不注意,悄悄的打了一個哈欠,他更期待自己的機甲會是個什麼樣子的了。 這一次的繼任大典出乎意料之外的順利,沒有人發覺易鶴其實根本就沒有在現場。

龍岑也不得不承認,龍牧扮演起易鶴這傢伙來,可以說是完美極了,要不是自己事先就知道易鶴沒有辦法到場,僅僅是憑藉這麼一場繼任大典,恐怕也是一樣發現不了任何異樣的。

馬上就要結束大典了,作爲這次繼任大典的主持,龍岑忍不住稍稍鬆了一口氣。

“等一下!”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龍牧眯了眯眼睛,心裏暗道一聲不好,雖然出現的人到底是什麼意思,龍牧還並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但是不巧的是,這個人,他偏偏認識。

可不就是之前招攬自己和易鶴沒有招攬成功,立刻就翻臉的明國太子明浩宇嗎?

他怎麼來這裏了?這麼長時間都沒有消息,現在過來又是爲了什麼?

龍牧想不通,只能提高自己的警惕,暗暗希望入魔不要露餡。

明浩宇卻並不知道龍牧心裏面想的是什麼,慢悠悠的駕駛着自己的單人飛行滑板,朝着高臺飛了過來,笑眯眯的打了聲招呼:“好久不見!”

似乎之前的不愉快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龍牧淡淡的掃了這個人一眼,跟着笑了笑:“好久不見!”

話語裏帶着淡淡的疏離感,並不顯得有多麼的熱絡。

心裏卻格外的膈應,只是礙於場合不對,加上自己現在扮演的人,是易鶴,不能動手打人。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這個人的身份也不可能容許出現被別人打的情況。

好歹明國也是大國,在星際上的地位,是聯盟拍馬也趕不上的。

就算現在聯盟裏面已經有了他們三個SSS級的體能者,也完全沒有和明國抗衡的資本。

在弄不清楚情況的條件下,就當成一般的外賓好好接待,纔是正道理。

說着,臉上掛上了易鶴標誌性的對外笑容:“明國太子殿下大駕光臨,實在是龍某的福氣!”

“我們好歹也是朋友,朋友之間又哪有什麼必要說這些呢?”明浩宇聽到這話,笑了笑,不置可否。

聽說過這位明國太子和易鶴他們之間的瓜葛,看到如今這個狀況,龍岑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要知道現在這個場景,怎麼看,怎麼違和。

笑眯眯的走了過去,對着明浩宇伸出手來:“原來閣下就是明國的太子殿下,幸會幸會!”

“歡迎您參加我們龍翼元帥的繼任大典,事先並不知道您要來,如果有什麼招呼不周的地方,還望海涵!”說着做了一個牽引動作,示意明浩宇跟他前往賓客觀禮臺。

可惜,明浩宇並沒有那麼順從的意思。

對着龍岑擺擺手,明浩宇的目光卻沒有離開過龍牧:“我並沒有多少時間,這次要不是碰巧過來,我可能都要錯過好朋友人生中的大事兒了!”

嘴裏雖然是這麼說的,但是他看着龍牧的目光,顯然不是一個意思。

“還好沒有錯過!”嘴角勾了勾,明浩宇話語裏面充滿了慶幸。

“不過既然這麼湊巧的碰上了,我怎麼也不能沒有表示,可是出門又匆忙,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玩意兒。這可怎麼是好?”只是還沒笑多少時間,他的臉色又開始變得難看了。

說着說着就變得愁眉苦臉起來,似乎真的爲沒有能夠給易鶴準備禮物感到十分的懊惱。

“龍某的繼任大典能有明國太子殿下參加就已經是榮幸之至了,就不貪戀其他的了!”直覺告訴龍牧,明浩宇是來者不善,他自然也相當的小心。

這個明國太子,現在表現得有多麼的和善,等到之後折騰出事情來的時候就會有多麼的狠辣,這一點,龍牧沒有絲毫的懷疑。


他可以肯定,這人的禮物,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

果然,聽到龍牧表示不需要禮物的時候,明浩宇的臉瞬間就繃緊了,瞪着眼睛看着龍牧:“你這是什麼話?就算是成爲了友好交流的代表,在出席盟國相應儀式的時候都需要籌備大禮,更何況我們之間的關係那麼好,還是說龍翼現在身份變了,成爲堂堂一國元帥了,就看不起我了?”

說到後面,就連語氣都鋒銳了好幾分,隱隱有種龍牧要是真的那樣,就打算直接翻臉的感覺。

“這怎麼會呢?”搖搖頭,龍牧第一時間否認了那荒謬的說法,“龍某就算是看不起任何人也不會看不起自己的朋友的……”

還沒等龍牧將話說完,明浩宇就粗暴的打斷了:“既然是這樣,那你怎麼能不收我的禮物?”

龍牧並沒有意外他會這麼說,因爲從開始到現在,這個人都在給自己下套,就等着自己主動跳下去。

他更明白,只要自己說了那個“收”字,後面可就由不得自己了。

被晾在一旁的龍岑聽着這個對話,也同樣在心裏冷笑,沒有吭聲,這個時候他並不適合多說什麼。

好在龍牧反應相當的快:“正是因爲把你當成朋友,所以纔不收你的禮物!”

“今天這樣的大日子,只要有夥伴在場跟着我一起慶祝,就比什麼都好了!”

“那不行!”連忙擺手,明浩宇也不是那麼容易放棄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跟在明浩宇身邊的人,卻突然湊到了他的耳邊,小聲的說了什麼。

就看見明浩宇剛剛還愁的不行的模樣,瞬間就全部褪去了,喜悅的模樣言溢於表。

“就這麼辦!”打了個響指,明浩宇似乎已經想到了辦法。

“我聽說龍翼你是靠着實打實的軍功和強大的實力,才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的。不過大家想要了解你到底有多麼的強大,卻從來沒有機會!”

“湊巧今天是你的繼任大典,馬上都要成爲軍部權利最高的那個人了,不如藉着這個機會,向民衆展示一下你的武力?也好讓他們知道,他們的元帥大人到底有多麼的強大、多麼的所向披靡!順便還能讓他們更加的信任你、信任軍部!”就在龍岑和龍牧都等着想要看看他到底都會對自己這邊說什麼的時候,明浩宇卻轉移了話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