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舞!

是小舞!

聽見小舞的聲音,玉小剛頓時安心了許多。

唐三他們怎麼會在礦場?莫不是弗蘭德那老傢伙搞的鬼?

弗蘭德啊弗蘭德,你可真是個壞東西,我就這一個絕世好苗子,你居然讓他去挖礦?

等我問清楚了,一定要好好罵你一頓!

玉小剛想着,快步走到小舞那邊。

眼前,一株學院的高大槐樹便,小舞和朱竹清寧榮榮三女陪着秦幽舒舒服服的曬太陽。

經過這幾天,她們也想通了,有沒有老師不要緊,反正只要跟在小幽幽身邊,躺着也能變強!

千仞雪不在,她們便輪流照顧秦幽。

秦幽一會兒被傲嬌小公主寧榮榮梳理毛髮,一會兒又被柔骨魅兔小舞按摩身體,再不時又趴在清冷美女朱竹清飽滿的衣襟下,忍乳負重!

就像一隻居無定所的流浪獸般,煞是可憐。

「小舞,我問你,唐三他們在礦區是怎麼回事?還有,你懷裏的這隻狗是怎麼回事?史萊克學院可不準學生私自養一隻畜生!」

玉小剛眉頭緊皺,聲色俱厲的問道。

聽聞「畜生」兩字,秦幽當即便是睜開眼睛,眼神中充滿了怒火!

但,見到來人是玉小剛時,他怔了一下,竟是笑了出來。

嘖嘖,又來一個給他挖礦的? 九目天王臉色陰沉,全身九隻眼睛全部開啟,盡皆盯著張若塵,不禁讓人有些發怵。頂點更新最快

「轟。」

海量聖道規則從九目天王體內湧現,密布這片天宇,恐怖威壓向著四面八方擴散,修為實力稍弱者,均忍不住要跪下頂禮膜拜。

「臨道。」

張若塵的臉色微微發生變化,眼中因此變得凝重許多。

他已經看出來,九目天王這是在突破修為,真正跨入臨道境。

大聖乃是聖者中的帝王,達到臨道境,可以稱為準大聖,其散發出的威壓,確實不是一般人所能抵擋。

毫無疑問,九目天王原本就已經達到接天巔峰,距離臨道只有一步之遙。

剛在巨大壓力作用下,其終是順利邁過這一步。

說起來,倒是張若塵幫了他一把。

至此,其不再是堪比臨道境強者,而是貨真價實的臨道境強者,且戰力絕非一般臨道境強者可比。

只見其張口一吸,黑色原野上那些身死之人體內的血氣便盡皆向其匯聚而來,化作一股旋風,被其吸入腹中。

以其為中心,磅礴血煞氣旋轉,形成巨大漩渦,散發出毀天滅地之威,黑色原野崩裂,好似世界末日。

「退。」

知曉已經無法阻止九目天王,張若塵連開口讓所有人退後。

一旦被血煞漩渦吸進去,聖王也會在瞬間被吸干血氣,成為九目天王突破修為的補品。

「空間崩塌。」

張若塵抬手打出一種空間秘術。

「轟。」

指定區域的空間頓時坍塌,只是還未來得及擴張,就被血煞漩渦覆蓋,消失無蹤。

看到這一幕,張若塵眼神不禁一凝,九目天王的力量,比他預料的更強。

而且此人夠狠,未得到足夠精氣,不但出手對付鎮獄古族修士,連己方戰士也不放過。

一伸手,青天浮屠塔出現,表面快速浮現大量銘紋,釋放出越來越強橫的力量波動。

「嘩」的一聲,一層青色光暈湧出,徑直轟擊在血煞漩渦之上。

這是至尊之力,哪怕血煞漩渦匯聚磅礴力量,也抵擋不住,生生被撕裂。

繼而,青色光暈衝撞在九目天王身體上。

哪怕至尊之力已經被削弱,可還是對九目天王造成不小衝擊,身上的百聖血鎧出現更多裂痕,險些破碎開來。

緊接著,青天浮屠塔再度釋放出一道道至尊之力,既針對九目天王,也針對不死血族大軍。

「可惡。」九目天王怒吼,近乎發狂。

在他突破修為的時候,張若塵竟敢橫加阻礙,實在是可惡至極。

奈何至尊聖器著實可怕,那種威能,連他都難以承受。

如果他是一般臨道境強者,剛才那一擊,即便不死,只怕也已經遭受難以想象的重創。

不死血族大軍遭受損失更大,但凡靠近百里範圍之人,都在一瞬間化作血霧,聖王也不例外。

當初在聖明城,凌霄天王便是動用青天浮屠塔,讓聖明舊部損失慘重,差點將整個聖明城都給打得沉下去,至尊神器的威能絕非只是說說而已。

「以為憑藉一件至尊聖器,就能對付本王?本王現在就讓你知道,將本王激怒會有怎樣的後果。」九目天王撐開肉翼,扇動間,形成恐怖風暴。

一道血光從其眉心飛出,化作一面古鏡。

一道道銘紋在古鏡上浮現,血色光暈湧出,形成可怕漣漪,空間都因此出現許多細微裂縫。

很不可思議的,古鏡釋放出的血色光暈,竟是抵擋住了青天浮屠塔的攻擊。

「至尊聖器。」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異光,立刻看出古鏡虛實。

毫無疑問,這是一件至尊聖器,九目天王竟也擁有一件至尊神器,著實是很出乎他的意料。

目光注視古鏡,他很快發現鏡面上有著幾道裂痕存在,有個地方還缺了一小塊。

很明顯,這面古鏡受過損傷,並非是一件完好的至尊聖器。

當然,即便只是殘缺聖器,所能發揮出的威能同樣很可怕,尤其是落在大聖境之下修士手中,更是沒有多大區別。

畢竟除非是絕頂大聖乃至於神,根本就無法將至尊聖器的威能完全激發出來。

「快退。」

第一時間,張若塵開口讓己方所有人倒退。

至尊聖器進行碰撞,幾乎是能夠毀天滅地,在那種情況下,他是沒法照顧其他人的。

「太晚了。」

九目天王眼泛寒芒,全力激發古鏡。

其九隻眼睛全部開啟,迸發出恐怖的光芒,匯聚到古鏡之上。

下一刻,古鏡中迸發出九十道光芒來,威力與最開始的九道一般無二。

九目天王乃是天生九目,這些眼睛可不是擺設,而是擁有種種可怕能力。

平日里,他僅僅只是睜著兩隻眼睛,其他眼睛都處於閉合狀態,一旦全部開啟,那就意味著他已經暴怒,不再有所保留。

「空間裂縫。」

張若塵連打出空間秘術,使得周圍大片空間出現裂縫。

與此同時,他將青天浮屠塔祭出,盡所能激發至尊之力。

「轟。」

青天浮屠塔化作一座青色山嶽,抵擋住大部分光芒。

部分光芒則是被空間裂縫所吞噬,但還是有著幾道光芒被遺漏,轟擊向鎮獄古族修士。

「呔,休得放肆。」

真妙小道人發出一聲大喝,快速將紫金八卦鏡祭出。

相對而言,紫金八卦鏡比九目天王那面古鏡殘缺得更厲害,可在真妙小道人手中,仍舊能夠爆發出驚人的至尊之力。

幾年閉關下來,真妙小道人修為已突破至規則大天地,能更好掌控紫金八卦鏡。

大司空和二司空亦是出手了,聯手打出黑白混淆的一擊,竟也堪堪抵擋住一道光芒。

另一邊,紀梵心出手,雪白如玉的手指,向上一點。

「水月天光鏡。」

大量聖道規則交織在一起,與聖氣融合,化為一面白色聖鏡,看上去很像是一輪直徑數十丈的圓月。

聖鏡光幕,看似只有薄薄一層,可防禦力卻極為強大。

「轟。」

剩下的兩道光芒盡皆轟擊在聖鏡光幕之上。

聖鏡光幕出現道道裂痕,很快便破碎開來,可轟擊而來的兩道光芒也快速湮滅,被聖鏡光幕耗儘力量。

看到這一幕,鎮獄古族所有修士都不禁長舒一口氣,威脅總算暫時解除。

之所以說是暫時解除,是因為九目天王還在,誰也不知道其還會施展出怎樣可怕的手段來。

沒有絲毫遲疑,鎮獄古族修士以最快速度倒退,為張若塵與九目天王戰鬥騰出戰場來。

古鏡懸於九目天王頭頂,無數血光匯聚,竟是在鏡面上凝聚出一隻血色豎眼來。

下一刻,鎮獄古族上空也映照出一隻巨大眼睛來,宛如神靈俯瞰人間。

黑色原野頃刻間被染成血色,詭異之力瀰漫,壓抑到極點。

「啊。」

有鎮獄古族修士慘叫,面孔扭曲,竟是突然向身邊之人出手。

宛如瘟疫一般,這種情況快速蔓延。

片刻之間,鎮獄古族陣營亦是亂作一團。

「好詭異的能力,竟能混亂思維,影響範圍還如此之廣。」

張若塵臉色劇變,就連他都隱隱受到一些影響。

這種能力太強,精神意志稍弱,都是根本抵擋不住的,會不由自主受到操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