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強大的精神力形成的絕對領域,讓精神體不受攻擊。

是強大的精神力形成的絕對領域,讓精神體不受攻擊。

「沒用的,」精神體道:「你們這樣的攻擊,絕對不可能對我產生傷害的。」

葉初皺眉,他知道為什麼那兩伙人會那麼容易失敗了,對方直接就立於不敗之地,這還怎麼打。

而且對方畢竟是次空間強者,區區一群二階跟一階,是難以撼動的。

葉初已經打算逃了,我是來賺錢的,不是來送死的。

然而這個時候小雪卻叫道:「小猴子,用爸媽這次留下的東西,一個精神體也敢跟我們囂張,這次抓它回去當寵物。」

「哈???」

葉初有點懵逼的「看」向小雪,這霸氣的叫囂,葉初有一點回到第一次見小雪的錯覺。

小雪看到葉初錯愕的看向自己,有點不好意思的低下頭:「我,我就是覺得這個精神體太囂張了。」

小雪的話越說越小聲,最後都聽不到了。

而小猴子則大叫起來,葉初能從小猴子身上感知到扭曲,是的,小猴子以及它周圍都出現了扭曲。

在它扭曲的周身,什麼精神體,什麼精神波動,都將被吞沒,都將被粉碎。

這就是小雪爸媽留給小猴子抵禦精神體的能力?

葉初又一次懵逼了,好誇張的東西。

果然小雪的爸媽超級危險。

「真的好厲害,」葉初不得不感慨,他發現小猴子沖向精神體的時候,整個精神體都出現了不穩。

然後也成問小雪:「這樣的能力就這麼用了,是不是太可惜了?」

「不會,」小雪道:「芊芊最喜歡精神體了,抓它回去送給芊芊,芊芊肯定很高興。這樣就可以讓芊芊給我們做好吃的了。」

葉初詫異:「芊芊不是主廚吧?」

「芊芊肯定會想給我們做好吃的,琴姐肯定知道芊芊做的沒三木好吃,然後琴姐就會讓三木幫芊芊做好吃的。結果是一樣的。」

「…..」好強大的邏輯關係。

其實一頓吃的,怎麼可能比得上這種秘術呢。把精神體送回去明顯是芊芊賺了。

現在葉初是明白當初小雅為什麼說小雪招人疼了。

重生嫡女歸來 這傢伙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東西,只要能帶回去讓他們高興的東西,一般都會帶回去。

這個時候精神體也感覺到小猴子威脅,他不斷的釋放精神力,但是卻無一例外全被小猴子周身的扭曲空間破壞。

如果讓小猴子抓到他,他很可能就會泯滅於此了。

葉初立即道:「截住他的後路,這傢伙好像要逃。」

然後葉初跟小雪就分頭跑到精神體後面,以三角的形式圍困精神體。

……

在外面的那群人並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但是這個時候他們看到火勢突然暴漲,跟聽到了震天動地的怒吼聲。

這可怕的聲音讓所有人感覺到了恐懼,好像眼前的火能一瞬間吞沒他們一樣。

不僅僅是最前面的人,就是全校都是這樣感覺,眼前的火像是無比可怕的怪獸一樣。

而隨著火勢氣息的擴散,整個學校響起了警報。

學校的警報是自動的,是以心靈網路跟劍網探測網為核心建立的。

所以警報一響,絕對是有滅校危機。

劍網跟聯盟更會直接派人過來。

高真震驚道:「為什麼警報會響,這裡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一開始的女的罵道:「蠢貨,知道怕了?都是你讓別人拖時間,這下我看你怎麼擔起這個責任。萬一學校出事了,你還混的下去?」

其他英雄不說話,別說高真了,他們也脫不了干係,畢竟那傢伙是被他們弄出來的。

………

精神體雖然是次空間強者,但是小猴子的扭曲空間貌似更厲害。

精神體要跑,他第一時間就選擇了葉初,為什麼不選小雪?因為直覺告訴他,這個女的好危險。

比那小猴子危險一千倍一萬倍。

剛剛他明明是沒有這種感覺的,身為他們這樣的存在,能捕捉到這種危機感,說明他離死不遠了。

葉初看著衝過來的能量馬賽克,毫不猶豫就開啟了日初之意,但是他並沒有讓劍心入主他手中的劍。

那樣太傷了,而且也沒必要,他只要擋住一點時間就夠了。

現在小猴子在破精神體的絕對領域,只要他分神逃跑,肯定會讓小猴子更快破開,到時候就是這個傢伙跪地求饒的時候了。

在葉初眼中他看到很多細小的馬賽克,不斷的纏繞在他身上,葉初一驚他想要躲開,可是他現在已經動彈不得了。

這是精神力的壓制,葉初咬牙,這要是眼睜睜的看著精神體逃了,他以後還混不混了?

「劍心入主,給我破開一切。」在葉初強大的執念下,劍心入主葉初手中的劍,不止如此,葉初的背後隱隱出現了一輪紅日。

而精神體卻驚恐的發現,他壓制葉初的精神了全都消失了,是被融化了。

然後更讓他害怕的是,葉初抬起手了,那一刻他感知到可怕的劍鎖定了他。

這柄劍正開始刺向他。

這一劍是他見過最可怕的一劍,簡直會破開一切。

揚天 如果這一劍刺中了他,他一定會徹底泯滅的。

「啊啊啊啊啊,不,不要。」

…….

劍網以及聯盟的人在接收到警報之後,自然第一時間來到南城大學。

當他們看到大火的時候,都是一愣,來的人都不是渣渣,一眼就看出有個超級強大精神體控制著這一切。

這樣的精神體確實有一定可能滅了學校。

這個精神體雖然還沒爆發,但是既然是隱患,他們自然不能讓他繼續存在在這裡。 劍網的人先到,他們一來就來到高真他們這邊。

「聯盟就派你們來的?」劍網一共來了五個人,帶隊的依然是程承。

實際上聯盟派什麼人來他不在意,他在意的是為什麼聯盟的人比他還早來,他可是馬不停蹄的趕過來的。

這時候還是那個女的道:「不是的,他們還在路上。我們只是過來探路的。」

這個女的叫楊明艷,她也是指定任務的人,同樣是個C級英雄。

程承鬆了口氣,看來還是他比較快,然後程承問道:「這是怎麼回事?我剛剛問了組織,這裡可是沉睡著次空間強者。它怎麼醒過來的?」

次空間強者?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嚇了一跳,次空間強者怎麼可能是他們可以對付的。

「是心靈網路吵醒了他,這次確實是聯盟失誤,我們聯盟會負全責。」依然是余根志帶著一伙人來到這裡。

程承也不多問,他直接道:「這裡不適合戰鬥,如果他全面爆發別說學校了,就是南城都會遭殃。」

余根志道:「放心,控制範圍的事交給我們,如果有必要,我們會申請開啟心靈網路,壓制這邊的精神擴散。」

程承點頭,然後道:「我知道了,但是請貴方這次上點心,別出紕漏了。」

上一次的紕漏讓余根志很難受,但是劍網的人說的也沒錯,確實是他們出了問題。

最後他也只能咬牙點頭。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大火瞬間爆發,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程承皺眉道:「這次又怎麼回事?裡面有人?」

余根志也看向高真他們,好像在等一個解釋。

楊明艷指著高真道:「是她的人。」

高真瞪了楊明艷一眼,然後咬牙道:「是的,他們是我請的人,如果帶來什麼不好的影響,我會承擔的。」

楊明艷譏諷道:「你承擔的起嗎?」

「現在沒時間聽你們推責任,還是快點開始吧,先護住周圍,別人這些火擴散,早知道先報火警了,火勢也穩一點。」程承惱火道。

余根志也道:「我已經讓水系的英雄來了。」

李海跟他的最強武裝都是一臉蒙,這是真可以報火警啊?

程承鄙夷,明知道這裡有火也不提前帶來,現在叫不覺得太晚了么。

不過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裡面的精神強者好像要發飆了。

就在所有人打算行動的時候,火勢突然間爆裂開了,大火瞬間向全校四散爆發。

接著他們聽到了凄慘的叫聲:「啊啊啊啊啊,不,不要….」

然而慘叫並沒有維持多久就戛然而止。

自這聲音停下之後,小樹林的火勢也在快速縮小,最後變成了正常火焰。

李海震驚道:「發,發生什麼了?」

剛剛的爆發他都以為自己要死了,而突然什麼都消失了,他有點反應不過來。

不僅是他,除了余根志跟程承他們,其他人都是這種感覺。

腹黑小冤家:扮豬吃虎黏上你 程承詫異的看著高真道:「你到底花了多大的代價,才請到這些人的?簡直恐怖如斯。」

余根志也是看著高真,人真的是不可貌相,高真居然能請到這麼強大的人。

不管對方用了什麼手段,但是能這麼輕而易舉的滅了次空間強者,這就已經超越他們了,就是程承都沒辦法做到。

高真也是難以置通道:「沒,沒什麼代價,是他們找上我的。」

一邊的徐倩則無比的苦澀,這一次被矚目的本應該是她才對的。但是她也沒想到葉初跟小雪會這麼厲害。

「那個,能先幫忙滅火嗎?學校大部分範圍都著火了。」李海說道。

然後他們才回過神來。

接著才開始全方位查看是否有傷者,或者被困的人。

余根志對高真無奈道:「雖然他很厲害,但是這件事的結果是算在你頭上的吧?那麼我必須帶你們回去審問。當然,參與這件事的所有人,都必須接受審問。畢竟學校被毀了一半,這事聯盟逃不開責任。」

高真現在也很難辦,萬一葉初他們拒絕呢?那怎麼辦。

葉初現在在小猴子的背上,剛剛的那一刺又剝奪了他所有的體力。

不過也就看起來很厲害的一招而已,實際上跟劈一樣平平無奇。

只是剛好嚇到了那個精神體,而小猴子趁著空檔抓了他就是了。

葉初道:「小猴子真能藏住嗎?外面可是來了兩伙很厲害的角色,有一夥光能量波動,都帶著銳利。」

小雪道:「應該沒問題的,那是芊芊親自給小猴子弄的,還不是怕它又被騙了。等回去給芊芊個大驚喜。」

葉初輕笑,這還真是大驚喜,次空間強者精神體,絕對了不得。

這時候小雪又擔心道:「你的身體沒事吧,傷才剛剛好,又是燒又是脫力的,別弄出什麼後遺症了。」

葉初搖頭:「只是單純的脫力了,上次就有過,沒大礙。」

相對來說葉初覺得自己也是慶幸,如果不是突然又頓悟一下,自己絕對要重傷,那個精神體剛剛是要發飆的。

很快葉初他們就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余根志道:「三位就是消滅那位精神體的人?」

小雪道:「恩,不過我們是高真請來的,所以算是她處理了。」

余根志道:「這個我知道,不過我希望三位跟我們走一趟。」

「哈?」葉初詫異道:「為什麼?我們又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余根志指著周圍的大火道:「剛剛的那一戰,你們燒了接近一半的學校,傷亡未知,所以必須先跟我們回去。」

傷亡未知?葉初懵逼了,也就是說他們可能誤殺很多人了。

餘溫歲月中有你 然後他突然想到了高健,這傢伙會不會被他給害死了?想到這裡葉初心裡就是一涼。

最後只能點頭道:「我們可以跟你走,但我想打個電話。」

葉初這麼配合余根志也是鬆了口氣,至於打電話,這種小事他怎麼可能會拒絕。也根本拒絕不了。

最後葉初讓小雪幫忙打通高健的電話。

接著又傳來高健顫抖的聲音:「葉,葉初嗎?」

葉初激動道:「你沒死?真的太好了。」

對面的高健又一次凌亂了,這是來自地獄的問候嗎? 金錢標看著眼前的幾個人,又看了看剛剛修好的審訊室大牆,最後嘆息道:「你們是來上癮了嗎?」

這個時候葉初他們依然被送到A區審訊室,金錢標看到葉初他們自然得親自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