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當歸,這個藥膳烏雞湯是給你補身子的。”

“是當歸,這個藥膳烏雞湯是給你補身子的。”

南意棠容易貧血,胃又不好,秦北穆找了廚師,讓注意着給南意棠的飲食搭配,慢慢的把身體補好了。

南意棠吃的不多,撐不住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還支撐着自己痠軟的身體起來上班,高師傅見了她連連蹙眉:“現在連小的東西你都搬不了了,真的是虛透了,你說你一個年輕人怎麼能虛成這樣?”

南意棠訕訕的笑,這還真是沒法解釋,好聲好氣的順便跟高師傅把明天的假請了。

秦越的生日會在盛世華庭舉辦,請了不少人,秦越原本人緣就好,廣交朋友,又喜歡熱鬧,基本上能聊得來的都請了過來,再加上秦越雖然是秦家的旁支,但好歹也是跟秦北穆沾親帶故的,家裏的勢力也是很可觀的。

攀權富貴的人不少,世家也願意給他面子,再加上秦北穆也要來,多少人都巴望着能借着這個機會跟秦北穆見見面,聊聊生意,求一個合作的機會。

南意棠這是第一次跟秦北穆一起共同出席一場宴會,對她而言意義重大,這是她在南家出事之後崛起的一個契機,她要讓所有人都看到南家大小姐沒有廢掉,南家也不是毫無希望。

“喜歡嗎?”秦北穆看着鏡子裏的南意棠,嘴角帶着一抹笑意,看來是對自己的作品很滿意。

南意棠這道淺紫色的禮服很夢幻,裙子上墜着珍珠,既不會顯得太寒酸,又不會太惹眼。

她的皮膚本來就白,和這套衣服很相稱,纖腰的輪廓因爲白色的腰帶而顯現出來,只是簡單的裝飾就很顯高貴。

“喜歡。”

我的尤物老闆娘 ,這期間改了很多次,最後纔出了這麼一件的。”

南意棠不知道,原來秦北穆從當初答應要帶她出席秦越的生日會就已經開始在着手準備這些她自己壓根都沒想到的東西了,秦北穆費了這麼多心思,就是想要她體面的出現在這個宴會上。

南意棠搞不懂秦北穆對自己現在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思,或許睡的久了也有那麼一點點感情,又或者是把她當成南秋怡這樣,這一切他沒能夠爲南秋怡做的事情,現在在她的身上做了。

“南小姐今天一定是宴會上最美的主角。”

“來,把這個帶上。”

秦北穆的助理拿了一個大首飾盒過來,一打開南意棠就被裏面的紫水晶震驚了一下。

這種純度的紫水晶她二十歲的生日的時候,父親送過她一枚紫水晶的戒指,價值百萬。

而秦北穆拿給她的是一整套,從價值到手鍊到項鍊,還有王冠都是鑲嵌着紫水晶的,價值連城。

“都給我嗎?”

“是,送給你的。”秦北穆拿着王冠,給南意棠帶上,並不重,但南意棠卻擔心的不行。

這鉑金、鑽石還有紫水晶的王冠萬一摔了,她可心疼。

秦北穆是真的大方,這麼貴的首飾眼睛都不眨一下就送給她了,南意棠也不拒絕,她以後要做的很多事情都需要錢,這些東西留着,日後說不定還能應急呢。

南意棠的目的就是爲了成爲主角,這套價值連城的首飾,和這套衣服完全襯托出了她容貌的出衆之處,在她和秦北穆出現在宴會的時候,南意棠感覺到了所有人都停了下來看向他們這裏。

南意棠挽着秦北穆的手,和秦北穆相視一笑的時候顯得尤其的親暱,她看到那些人驚豔的目光,還有訝異的抽氣聲,那些人壓低了聲音竊竊私語,目光卻不肯從她的身上移開,不管是因爲她本身,而是因爲她跟秦北穆的關係,這一刻,她都是贏家。

秦北穆要來是已知的,但是秦北穆要帶着南意棠一起卻是大家都不知道的,但是南意棠像個公主一樣出現在這裏,奪取了所有人的關注,她的美貌再一次的抨擊人的心絃,而她跟秦北穆如此和諧的關係更激起了千層浪。

南家都落敗了,南意棠這身裝備自然不可能是別人給的,秦北穆若是對南意棠不上心,怎麼會給她這些,又怎麼會在看她的時候那麼溫柔。

秦越被南意棠這一笑晃了眼,愣了一下才走上去招呼他們;“你們總算是來了,打扮的這樣隆重,倒顯得我這個壽星太磕磣了。”

“生日快樂。”秦北穆拍了一下秦越的肩膀,他跟秦越算是遠親,但年紀相仿,關係還是不錯的;“你的生日禮物已經讓人送去你府上了。”

“那我可真的是很期待了,你們能來就很開心了,今天別拘束,帶着嫂子好好玩。”秦越朝南意棠也笑了一下:“嫂子今天打扮的跟仙女一樣,太好看了。”

“好看也不用一直盯着。”秦北穆摟着南意棠的腰,警告的瞥了秦越一眼。

“不會吧,連我的醋都吃,行行行,我現在不看了,我走了。”

秦越的客人太多了,顧不上他們,去招呼別人去了。


秦北穆攬着南意棠,帶着她去見了幾個世家的長輩,一一的去打招呼。

南意棠也基本上都認識,只是以往都是她父親領着,如今站在南意棠身邊,那些長輩探尋的目光就意味深長起來,都在猜想,秦北穆這是以什麼身份帶着她來拜見這些長輩的呢? 秦北穆的神色淡定,一直拉着南意棠的手,南意棠畢竟也是大家閨秀,一絲不怯場,硬是把這個氛圍略微尷尬的場子給撐下來了。

“北穆啊,你父母什麼時候回國?秦越的生日他們都沒有來。”

“他們去南極考察要半年的時間,應該要到過年的時候纔會回來了。秦越的生日他們寄了禮物回來,也給秦越打了電話。”

“你父母倒是極有情調的。”

秦北穆陪着他們說笑了一會兒,被幾個叔叔叫過去談事情,八成是生意場的事情,那些太太們都沒有跟着,南意棠自然也就留下來了。

那些太太們看着她微笑,目光裏藏着很多深意。

注視着她的目光一直沒有褪去,其中就有一個極爲熾熱的。

“南意棠這小妞,自從跟了秦北穆,越發有女人味了,你看她那笑起來的樣子。”慕容淳看着南意棠想入非非,舔了舔舌頭。

“得了吧,人才看不上你呢,你忘了當年你追了她那麼久南意棠是怎麼羞辱你的。”旁邊的一個公子哥嬉笑着說。

“還不止呢,南家出事的時候,南意棠在宴會上找秦北穆,求人的時候你騙她喝酒,可人都醉了你也沒壓住,還被人給教訓了一頓。你這還不死心呢?南意棠都跟了秦北穆了,你更沒有機會了。”

慕容淳聽着,臉色越發的難看:“你們給我閉嘴,誰再提那些事情,我就把你們的嘴給縫上。”

“哈哈哈,看吧,看吧,一說你就惱,既然註定不是你的了,還看什麼呢,來跟我們喝酒吧。”

慕容淳被拉着過去了,還有些不甘心的看了南意棠一眼,他對南意棠執念很深。

慕容容從小就不喜歡南意棠,但是他的目光從來都離不開,只要南意棠出現,他都忍不住想靠近。

但是南意棠太耀眼了,追她的名門公子很多,慕家雖然也不差,但也算不上是數一數二的。

慕容淳示好過好幾次,上學的時候經常去給她送東西,但是南意棠一次也沒有收過,每次都是冷淡的回覆:“對不起,我不想談戀愛,我們也不合適,請你把東西拿回去,也別再開找我了。”

可慕容淳不放棄,硬是追了好幾個月,還在南意棠的班級聚會上買通了她的同學策劃了一次告白,結果南意棠沒多給他一個眼神,直接走了,這讓慕容淳成了那一段時間的談資笑話。

慕容淳也是那個時候放棄了,知道南意棠看不上自己,南家的實力也在慕家之上,可心中的執念沒消過,只要是沒得到過的,總是念念不忘,更何況南意棠還是他情竇初開後第一個看上的女孩子。

南家出事的那段時間,他曾經威脅過南意棠,甚至在宴會上羞辱過她,只是南意棠依舊看不上他。

如今攀上了高枝了,人人都說他沒希望了,可是那心中的火越是該被撲滅就越是滅不了。

看到南意棠去洗手間,慕容淳竟然鬼使神差的跟了過去。

南意棠從洗手間出來的路上,跟慕容擎不期而遇,二人相視一眼,停住了腳步。

“好巧啊,慕總。”

“確實。”慕容淳看着南意棠,笑着說:“你今天很漂亮。”

“謝謝,我知道。”南意棠縷了一下自己的頭髮,說道:“今天是秦越的生日,秦先生送了他一份大禮,我今天,也想送你一份禮物。”

“南小姐你送我的禮物已經很貴重了。”

“不夠,那只是個開始,該屬於你的我會慢慢的交到你的手上去,也希望你可以記住對我的承諾。”

南意棠的聲音壓得很低,遠處看着就像是兩個人在談笑風生的聊天一樣。

“雖然充滿了風險,但我還是願意一試。”

“高風險纔有高收益,慕總選擇去做了一個有膽識的人,我自然也不會讓你失望的。”

南意棠和慕容擎在說話的這一幕幕被慕容淳盡收眼底,他簡直快要嫉妒爆炸了。

爲什麼南意棠對他愛答不理的,卻跟慕容擎那個傢伙可以聊的那麼開心,笑的那麼溫柔。


慕容擎不過是個私生子,是給他們家打工的,他纔是慕家真正的大少爺,是要繼承慕家的人,那個私生子有哪點能比得上他?讓南意棠如此刮目相看。

慕容淳看着那刺眼的笑容,捏緊了自己的手,憑什麼慕容擎可以,他不可以?

南意棠沒有跟慕容擎聊太久,說了再見之後就往宴會廳去,結果被從角落裏蹦出來的慕容淳嚇了一跳。

“南意棠!”

“你做什麼擋着我的路?”南意棠蹙了蹙眉頭,她跟慕容淳也是積怨已久,對他不勝其煩,根本一句話都不想多說。只想避開,但是偏偏她往哪裏走,慕容淳都要擋在她前頭。

“不許走。”

“你要幹什麼?”

“你爲什麼這麼討厭我?你剛剛還跟慕容擎那個私生子說的開心,看到我就這個表情?”

“我不想和你說話。”

“憑什麼,就因爲我喜歡你媽?南意棠,我告訴你,看得上你是我給你臉,你別以爲你傍上了秦北穆就有什麼了不起的,你不過是個賣身求榮的。”

慕容淳說着,就撲上來想摟南意棠,南意棠一把推開了,但是手卻被慕容淳緊緊的抓住了。

“裝什麼清高啊,陪誰不是睡?你找慕容擎不如來找我,我纔是慕家的正牌少爺,你陪我睡管用多了。”

“放開我,你這個垃圾。”

南意棠一臉厭惡的呵斥道;“我現在是秦北穆的女人,你敢動我,是嫌命太長了嗎?慕家爲什麼變成現在的樣子,慕容容的下場還不夠你警醒的嗎?”


慕容淳聽到妹妹的名字,愣了一下,目露兇光:“我妹妹的死果然跟你有關係?是你害死她的?”

“是你妹妹咎由自取。”

南意棠被慕容淳甩在牆上,被掐着脖子:“你再說一遍?我妹妹到底怎麼死的?她墜樓的時候你做了什麼?是不是你把她推下去的,你說啊。” 慕容淳是真的用了力的,南意棠被掐的無法呼吸,甚至連發出聲音收拾極爲艱難的。

“慕容淳,你妹妹的死是她咎由自取,你怪不了我。”

“你他媽的纔是咎由自取,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能在這裏弄死你?”

南意棠被捏的差點吐出去,趕緊扒着慕容淳的手:“慕容淳,你妹妹死了,你也不想活了嗎?殺了我,你下一秒就得被抓進去了,這麼年輕就不想活了?”

南意棠的聲音其實已經很微弱了,但是她確實是提醒到了慕容淳,他愣了一下,慢慢的鬆了手。

南意棠呼了一口氣,趁慕容淳還沒有反映過來的時候直接扇了他一巴掌,轉身就跑,被慕容淳一把抓住,南意棠的高跟鞋沒站穩,就跌在了地上。

“南意棠,你以爲這麼容易就能跑得掉嗎?”

“你想怎麼樣?”南意棠冷漠的看着眼前的這個人,即便現在她跌在地上,是處於弱勢的地位,可是南意棠身上的那種迫人的氣勢也是絲毫未減的。

“你把話說清楚?”


“怎麼? 總裁大人,寵妻至上 ?你想殺了我嗎?”南意棠冷笑了一下:“還是說,你始終對我念念不忘,口口聲聲的要爲自己的妹妹討回公道,實際上只是爲了睡我啊?”

慕容淳愣了一下,因爲被看穿而非常的羞惱,臉色都變了。

南意棠越發諷刺的笑着:“你的眼睛早就已經暴露了你一切的情緒了,你以爲我看不出來?慕容淳,上學的時候你追我,就是這樣的神情看我,這麼多年了,你還是一樣沒有任何長進。”

南意棠的話,字字句句都極盡諷刺,聽得慕容淳的手握的咯吱作響,咬牙切齒的朝南意棠衝了過去。

“你這個賤人,你以爲你有多冰清玉潔嗎?你憑什麼看不起我?憑什麼?”

慕容淳說着,扯着南意棠的衣服。

“放開我,放開我?”

“跟誰睡不是睡?你清高個屁,不過就是個妓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