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關婷婷不安的說道。

“是誰、、、”關婷婷不安的說道。

“婷婷、、婷、、、、”韋莉莉痛苦的擡頭叫道。

“韋、、莉莉、、你怎麼會、、、佟一菲、、還不快把這隻狗給我抱開、、離莉莉遠一點、、、”關婷婷破口大罵道。

佟一菲嚇得連忙將狗抱到了一邊、、關婷婷則急忙將韋莉莉抱在了懷裏、、

“韋莉莉、、莉莉、、你怎麼會、、怎麼會變成這副樣子了啊、、?”關婷婷滿臉焦急的問道。

“婷婷、、我、、中了蜘蛛的毒、、、連、、、內丹、、也沒有了、、恐怕、、快要不行了、、我、、拼盡了最後、、、的、、、一點點、、、法力、、、來、、見你、、最後一面、、、我、、、”韋莉莉痛苦的說道,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不、、、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會不行了的呢、、、不會的、、你不會有事的、、莉莉、、到底是誰、、是誰把你害成這幅樣子的、、、?”關婷婷的淚水瞬間便留了下來,腦海中不停的回想起了曾經和韋莉莉、林曉茜、何夢怡四個在一起的美好大學時光、心中一痛、

到現在,何夢怡失去了記憶、林曉茜也死了成了鬼仙、、如今連韋莉莉也要去了嗎、、不、、她的好朋友、她的好姐妹、、最後居然都一個接一個的離開了她、離開了人間、、這讓她如何承受、、、

“莉莉、、、、”關婷婷緊緊抱住了韋莉莉的身體痛哭起來。

“是、、、、我在妖界的朋友黑guafu蜘蛛精、、是她、、、把我害成了、、、這樣、、、我、、恐怕是、、快要不行了、、婷婷、、你要記住了、、、一定要、、一定要爲我報仇、、、我、、快死了、、、曉茜、、、我來找你了、、、、”韋莉莉氣若游絲的說道,她緊緊握住了關婷婷的手,雙眼望着天空瞪得老大老大的、、、、

“不、、莉莉、、你不會死的、、你不會死的、、、你醒一醒啊、、別睡過去、、我馬上想辦法救你、、、莉莉、、、”

看着韋莉莉慢慢閉上雙眼睡了過去、、不再有動靜了、關婷婷更是急了、、她連忙用力的搖晃起了韋莉莉的身體、、奈何韋莉莉就是一動也不動、渾身軟綿綿的倒在了關婷婷的懷裏、、、

“莉莉、、、、莉莉、、、、”傷心欲絕的關婷婷抱着韋莉莉漸漸冰冷的身體痛哭不已、、心中恨極了害死莉莉的那隻蜘蛛精、、、

不一會兒、、韋莉莉的身體便漸漸消失了、、顯現出了狐狸的真身、、一旁的佟一菲嚇得大叫一聲、、狐狸、、狐狸、、、

關婷婷呆呆的站了起來、、

“陳司機、、、馬上用我的名義在市裏的陵園買一塊最好的墓地、、我要最好的、、莉莉、、我要爲你風光大葬、、至於你的仇、、放心、我一定會報的、、、”關婷婷雙眼犀利的說道,她小心的抱起了已經死去的狐狸屍體、、不、、、是她的好友韋莉莉的屍體、、、

“是、、、”陳司機說完便出去了。

“表姐、、你要給這隻死狐狸買公墓風光大葬嗎、、?”佟一菲小心的說道。

“不許你這樣說韋莉莉、、她雖然是狐狸精、、可是卻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她從來都沒有害過任何一個人、要比某一些說一套做一套的人要好的太多了、、、她更是我大學時代的同學以及好姐妹、我們住在同一個宿舍、、一起哭一起笑、、、”說到這裏,關婷婷不由得再次傷心起來。

曾經的四個好姐妹、、如今、、、失憶的失憶、、死的死的、、再也沒有往來了、、

人間的一處住宅區裏、、阿仔帶着何夢怡、以及一雙兒女正在所經營的奶茶店裏忙碌着、、搬到這個城市已經有二年了、、爲了能讓兒女上更好的學校、他們不惜下血本搬到了這個大城市裏來住、同時把奶茶店也開到了這裏來、、一家人打算在這裏落葉生根了、、

就在這時、、遠處、一陣哀樂傳來、、一隻送葬隊伍浩浩蕩蕩的走了過來、、引來了周圍人們的圍觀、、、阿仔和何夢怡夫婦也看了過去、、

“唉、、那不是關家的送葬隊伍嗎、、關家誰死了嗎、、?”

“不知道啊、、還有佟家的人在裏面呢、、這是怎麼回事啊、、?”

“是啊、、沒聽說過、關家和佟家、、出了什麼事呀、、”

“那不是關家大小姐嗎、、?”

“是啊、、、真是的、、關家誰死了啊、、?”路上的人們紛紛議論着、關婷婷冷冷的看着周圍的人們,沒有說什麼、而是面無表情的捧着韋莉莉骨灰盒走着、、

一旁的,何夢怡看着這一幕,只覺得頭疼欲裂、覺得很是心慌、、彷彿失去了什麼一樣、那種感覺、有心痛、有折磨、、彷彿從來沒有過、、就好像失去了親人一般、、

就連阿仔也感到了無比的難過、、奇怪、、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

還有那個關家大小姐、、怎麼看怎麼眼熟、、阿仔與何夢怡夫婦看着關婷婷都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彷彿在哪裏見過一樣、、、、 將小狐狸韋莉莉葬入了陵園的公墓裏、、所有的人都離開了、、只留下了關婷婷一個人、、她還在不停的對着墓碑說着悄悄話。

“莉莉啊、、你雖然是妖、、可是我把你像人一樣給葬了、、我不知道妖怪死了以後會不會也要去陰間報到、、但還是希望你可以見到曉茜、代我和曉茜問個好啊、、我很想她、、真的、、現在我、曉茜、你、何夢怡四個、、居然會演變成今天這樣的結局、、何夢怡早已經不記得我們了、、你和曉茜也不在人間了、、我連一個可以說知心話的人也沒有了、、往日的大學生活、、只能是個回憶了、、至於你的仇、你放心、我會請最好的法師殺了那隻蜘蛛精的、、、”關婷婷笑着說道,她轉過了身,突然一愣。

何夢怡、阿仔、以及兩個孩子正站在了她的面前,看着她、、

“夢怡、、、你、、、你們、、”關婷婷大吃一驚。

“我們是不是曾經認識啊、、告訴我、、?”何夢怡酸楚的問道。

“你剛纔說過的話、我們都已經聽見了呢、”阿仔笑着說道。

“呵呵、、夢怡、、阿仔、、你們真的都忘記了嗎、、?” 誘寵爲妃:邪君追妻萬萬次 關婷婷哭着說道。

果然,阿仔和何夢怡夫婦心中一愣、、他們之間果然彼此認識嗎、、難怪會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我們曾經在同一所大學上學、、還是同宿舍的、、我、你、以及小狐狸韋莉莉、還有林曉茜、我們四個、、還有當時阿仔也在呢、、、、、、”關婷婷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

何夢怡的腦海中不停地閃現出了過去的種種、、阿仔也想起了以往的種種、還有曾經的馬仲平、鄭麗佳、杜川、阿坤、、、一串串熟悉的名字以及熟悉的面孔再次出現了、、、、

“婷婷、、對不起、、對不起、、是我忘了、、”何夢怡上前一把抱住了關婷婷、、她還是想起來、、、一旁的阿仔難過的上前拍了拍關婷婷的肩膀、、、

地府世界、、、來自妖界的亡魂韋莉莉已經做過了筆錄、、並且和其他亡魂一起被安排住進了行政部所安排的房子、、、

“聽說、從妖界又新來了一個亡魂、、好像肉身是一隻狐狸、叫什麼來着、、叫韋莉莉、、”

“是啊、、最近妖界來的亡魂也真是不少啊、、”

“是啊、、噓、、還是別說了、、程法官說了、、這事要瞞着林小姐、因爲林小姐生前和這個小狐狸韋莉莉是好姐妹、、不能讓林小姐傷心難過的、、”

“你們幾個在說什麼呢、、可以再給我說一遍嗎、?”聽到這裏,那幾個地府警員不由愣住了、他們緩緩的轉過了頭、只見林曉茜正一身白大褂站在他們的後面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們呢。

大事不好啊、、、他們幾個警員一時間就慌了神了、、連忙站了起來、、

“林小姐、、您什麼時候、、在我們後邊的呀、、可嚇着我們了、、”

“是啊、、是啊、、”一時間,他們討好的說道。

“你們把剛纔說過的話、、給我再說一遍、、”林曉茜冷冷的說道。

“什麼話呀、、我們剛纔什麼話都沒說呀、、”

“是啊、、林小姐、、您聽錯了吧、、我們哪有說過什麼話呀、”

“是啊、、”

“哈哈哈哈、、很好、很好、、你們居然都不把我的話放在心上了、、居然都不把我放在眼裏了、、你們好大的狗膽啊、、”林曉茜怒聲道。

“不、、不是的、、我們哪敢不將您放在眼裏呢、、您誤會了、、實在是、、實在是、、”

“實在是什麼、、說、、、”

“是程法官怕您聽到了會難過、、所以、、、”

“說、、、、”林曉茜杏眼圓睜的說道。

“是妖界的狐狸精韋莉莉、、、她剛剛來地府報道了、、、”

“什麼、、你再說一遍、、、?”林曉茜愣住了、、、

“是真的、、妖界狐妖韋莉莉、剛剛慘死、死於蜘蛛洞中的蛛妖圍攻、、、、、、”聽說幾個警員詳細的說着事情的來龍去脈、林曉茜簡直是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實發生的了、、

不、、不、、怎麼可能呢、、莉莉怎麼會死呢、、、這怎麼可能呢、、、

一時間,林曉茜不由得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地府世界裏、、、林曉茜爆發出了淒厲恐怖的叫聲、、幾乎把整個地府都給震動了、、此時的林曉茜雙眼充血、、若不是心中那僅存的一點點理智告訴她要鎮定、、恐怕她早就率領所有警員、牛頭馬面殺到妖界去了、、

不過,林曉茜還是找到了韋莉莉被安排的住處、、她找了過去、、看到林曉茜來找自己了,韋莉莉喜出外望、、

“曉茜、、我來地府找你了、、”

“好了、、莉莉、、究竟是怎麼回事啊、、你怎麼會被那羣蜘蛛精給弄死了呢、、可惜了、、我們曾經的四個姐妹、、居然會變成這副樣子、、”

“如今、、我也死了、、我真擔心、、關婷婷她一個人、、”

“你放心吧、、我已經將何夢怡安排過去了、、關婷婷她不會是一個人了、、我們四個、、好歹有何夢怡呢、、”林曉茜笑道。

“何夢怡不是被抹去記憶了嗎、?”

“因爲你是妖、、曾經我考慮過、我不在人間、你也不在、、關婷婷沒有我們這些好姐妹會感到寂寞、所以我讓何夢怡恢復記憶、、、也是可以的、、”

“真的嗎、、那太好了、、”

“莉莉、、你就安心在地府待着吧、、需要什麼就只管開口、、我已經打過招呼了、、你也要隨時等着被安排投胎了哦、、”林曉茜笑眯眯的說道。

“恩、、我聽你的安排,不過、、我想投胎做人、、可以嗎、、?”

“莉莉、、這可由不得你憑空想想的喲、、不過、、你最好還是要服從安排才行啊、、這裏是地府、是陰間、是個由不得你們自己做主的地方呢、、”

“恩、、我明白了、、我會聽你的、、”韋莉莉點了點頭、她如今也已經是個亡魂了、生前再怎麼樣、死後也得歸冥界管轄、、

“至於害死你的那隻蜘蛛精、、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不會放過她的、、”林曉茜咬牙切齒的說道。

“恩、、”韋莉莉不好意思的說道。

“對了、你的內丹呢、、你怎麼會連自己的內丹也給逼出來了呢、要是你有內丹、怎麼說也是可以跑回自己的巢穴的呀、、再加上你們狐族長老的幫忙、、你應該可以化險爲夷的、也就不用來陰間報到了啊、、”林曉茜很是納悶的說道。

“曉茜、、你不知道、黑guafu蜘蛛的毒性、、它的毒性可以和響尾蛇有的一拼、、更何況還是那麼多的蜘蛛一起上的、、即便我有內丹在身、身重蛛毒、也會重傷的、、而且到時候還要勞煩我們族中的長老虛耗修爲來救治我、、那我情願死去、、我們狐族是情願自己身死也不願拖累整個族羣的、而且、我也想來看你了呢、”韋莉莉嘆息着說道。

“你胡鬧啊、、、”

“現在我的內丹應該是在那個凡人馬莉莉的身上了吧、、?”韋莉莉若有所思的說道。 “什麼、、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重生之粉妝玉琢 林曉茜一時間也納悶了起來,她還以爲自己聽錯了呢,便馬上想要確認一番。

“凡人馬莉莉啊、、就是那個蜘蛛精的徒弟呢、、我的內丹已經被那隻蜘蛛精打入馬莉莉的體內了、、”韋莉莉奇怪的再說了一次。

“馬莉莉、、好耳熟的名字啊、、我好像在哪裏聽過似的、、”林曉茜不由得回想起來、、呵呵、奈何、、她每天都要記的鬼犯名字實在是太多了、實在是有些想不起來了呢、、

“林姐、、您忘了、、就是那個馬仲平的大女兒馬莉莉啊、上次被您用剔魂刀刺成重傷的那一個呀、、那個不自量力、不知所謂、想要在咱們地府改朝換代的那一個呀、、”一旁的小廝提醒道。

“什麼、、、馬仲平的女兒、、、”韋莉莉當初就愣住了。

“對呀、、是馬仲平的女兒馬莉莉、我差一點就忘記了呢、、上一次被我用剔魂刀給刺傷的那一個、好像應該是功力全失了纔對啊、、要是這一回她又擁有了妖精的內丹、、說不定功力就已經恢復了呢、、哈哈哈、、太好了、、終於可以好好的會一會她了呢、、上回看她受了重傷功力全失的樣子、就不想因爲落得個恃強凌弱的名聲才放她走的、、沒想到她是蜘蛛精的徒弟呀、、還已一轉身就奪走了你的內丹、、哈哈哈、、”林曉茜突然間笑了起來。

“什麼、、那個馬莉莉、、是馬仲平的女兒、、、這怎麼可能呢、、天哪、、馬仲平居然也有女兒、我們怎麼都不知道啊、、?”韋莉莉滿臉質疑的問道。

“是的、、馬仲平他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叫馬莉莉、、在練吸魂大法的就是她了、人間有不少的魂魄都是被她所吸食的、她還口出狂言、一直都想要大鬧地府救出她的父親馬仲平呢、、地府裏都知道這件事情的、、後來因爲鄧佳那個死丫頭的關係、我上去會了一會她、、她就被我用剔魂刀給刺中、受了重傷、、、、、、、我只是沒有想到、她會是蜘蛛精的徒弟、、有意思啊、、太有意思了、而馬仲平的小女兒叫呂芳、、她們姐妹兩個是同父不同母的、不過卻是兩種不同的性格呢、、但我都不喜歡、、、”

“就是、、林姐、、鄧佳那個死丫頭居然敢拉您下水、她居然還敢害您、、真是該死、、不過看在吳部長的面子上、您不得不放過了她、、”一旁的小廝冷冷的說道。

“、、、、、、”韋莉莉嚥了一口口水。

“閉嘴、、你插什麼嘴啊、、呵呵、、那丫頭、、還真以爲我看不出來她是在利用我嗎、、我只不過是看在馬莉莉是馬仲平的女兒的份上、、忍不住纔上去會會她的而已、、她還真的以爲她自已有能耐似的呢、、莉莉、、你就先好好的住着吧、、”林曉茜說着便笑着離開了。

只留下了韋莉莉獨自的在房間裏、她無聊的看看電視、、、看看報紙、、

陽間世界——韋莉莉的頭七過了、、關婷婷就把何夢怡、阿仔一家人全部都接到了她自己的家裏面來住了、、反正她家的房子房間多、平時也就她和父親外加上幾個保姆也蠻冷清的、、再說了要是表妹一走那就更加的冷清了、、

“婷婷啊、、如今莉莉的頭七也已經過了、、你真的打算要給莉莉報仇嗎、、?”阿仔擔心的問道。

“是啊、、你剛纔也說了、莉莉是被一隻蜘蛛精給害死的、、依我們幾個人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打得過那隻蜘蛛精的啊、、”何夢怡也擔心的說道。

“如今莉莉也不在了、、她應該是到了陰間了吧、、”

“什麼、、婷婷、、你想幹什麼、可別瞞着我們啊、、”何夢怡和阿仔嚇了一跳,生怕她要做出什麼傻事。

“我的意思是要把曉茜給找上來、、商量着怎麼給莉莉報仇的事情、、”關婷婷邪邪的說道。

“什麼、、要找曉茜上來、、、”何夢怡和阿仔更是滿臉不可思議的說道、、他們徹底的驚呆了、、回想起了林曉茜、、他們的內心裏面就五味雜陳、有着說不出的感覺啊、、

腦海中也不時的回想起了過去的事情、、過去的種種、、一時間竟讓他們有了一絲期待見到曉茜的心情、、

“曉茜、、她沒有投胎去嗎、、?”他們二人紛紛疑惑的問道。

“哈哈哈、、當然沒有了、你們難道忘記了、、曉茜的表哥杜川了嗎、?”

“沒有啊、、後來和馬仲平一起死了的那個、、”

“曉茜的前世本來就是地府的鬼仙、、而她的表哥杜川如今更是地府的法官程濤、、你們覺得曉茜她可能會去投胎嗎、、”關婷婷笑了起來。

“什麼、、、杜川成了陰間的法官、、名字還叫程濤了、、”何夢怡和阿仔更是驚愕了。

說罷、、關婷婷便連忙吩咐下人去準備東西了、、往事具備、就欠東風了、、

時間終於到了午夜十二點,安頓好所有人和孩子睡下以後、、關婷婷、何夢怡和阿仔三個人就來到了院子裏、、關婷婷點燃了一根香、擺出了供品、供果、、對着地面三叩九拜起來、、、

就在這時,一陣陰冷的風吹來了、、讓三人直打哆嗦、、

“婷婷、、別叫了、、我本來就是要上來找你的啊、、”林曉茜盤着高傲的公主頭、一身黑色連衣裙、外傳白大褂、、佩戴者工作牌、腳穿黑色高跟鞋、、火急火燎的出現了、、身後還跟着幾個紙人、、

“曉茜、、、”關婷婷一看見林曉茜來了、連忙迎了上去、、

“曉、、曉茜、、、”何夢怡和阿仔也顫顫巍巍的說道、只見他們滿臉驚訝地走了上去、臉上有着難以掩飾的喜悅、、

“婷婷、、你那麼急幹什麼呀、、我這不是來了嘛、、”林曉茜有些生氣的說道。

“可是、、、莉莉她、、、莉莉她死的好慘啊、、”關婷婷說罷、便哭了起來。

“好了好了、、我都已經知道了、、你們都先下去吧、、”林曉茜淡淡的衝那幾個紙人說道、那幾個紙人點了點頭便轉身消失了、、

“曉茜、、、是你嗎、、、?”何夢怡和阿仔很是驚訝的問道。

“怎麼、、我不像嗎、、好了、、先不說我的事情了、、莉莉在陰間很好、、我已經和她見過面了呢、、婷婷、、這次的事情你們誰都不要管、、我自己心裏有數、會來處理的、、如今那個蜘蛛精將莉莉給害死了、、而莉莉的內丹又被蜘蛛精的徒弟馬莉莉給奪走了、、那個馬莉莉就是馬仲平的大女兒、、之前我把她搞成了重傷、、沒想到她居然會獲得了莉莉的內丹、、功力大增、、我正有心要去重新會一會她呢、你們就不用瞎操心了、、、”

“什麼、、、馬仲平的女兒、、、、”一時間,把個三個人都給驚到了、、

“對、、所以你們都不用管了、、我自己會去處理的、、懂了嗎、、各位、、?”林曉茜笑眯眯的說道。

“林小姐、、您又要闖禍了嗎、、這次可絕對不能自作主張了啊、、要是再像上次那樣、、、”林曉茜的助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

“閉嘴、、你怎麼上來了、、不是讓你在工作室裏面呆着的嗎、、?”林曉茜不由怒道。

“是、、屬下也是爲了您好啊、、才自作紙張上來的、、”

“上次是因爲鄧佳那個死丫頭搞的鬼、、才害得我差一點就闖了大禍、、如今我不過是想要再和那個小丫頭切磋一下而已、、這又不算犯法、、再說了那個丫頭本來就是想大鬧地府的、、我如今去找她、、也不算什麼的、、放心、、我有分寸的、、”林曉茜淡淡的說道。

在場的三個人更是呆呆的看着這一幕、、畢竟誰都沒有想到那個姓馬的居然會有女兒、、一時間,他們也只好聽從林曉茜的話了、、 很快,林曉茜就在人間和關婷婷三個人好好地吃了一頓、便急着返回地府了、、

在蛛蛛的盤絲洞裏,馬莉莉休養了幾天便離開了、、

這幾天,溫蘭很是心神不寧、因爲回到家中已經有好幾天,可是她總髮覺有些不對勁的樣子、、有時候她甚至可以看見她的家中盡然爬滿了蜈蚣、、讓她幾次差點嚇得大叫起來呢、、

這一天她剛進家門、、只見她的繼母和她的兒子正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電視屏幕上一片雪花、可是那兩個人卻看的津津有味、、、

溫蘭倒吸了一口冷氣、、緩緩走了過去、、

她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會有那麼多的蜈蚣、、難道是她因爲養蠱蟲的緣故、而被反噬了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