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難以估量的一代武學奇才!

是難以估量的一代武學奇才!

rì已昏黃,照到了端坐不動的屈戎玉身上,由於屈戎玉膚質如玉般晶瑩無瑕

,能夠反shè光線,一時竟似極了莊嚴聖潔的白玉觀音像!

君棄劍心頭一震 ̄世上怎能有這等人物?

這胡來之極、卻又聰慧之極的姑娘,究竟是敵是友?

趕在rì落之前,君棄劍即將船泊到了入江口處、在參加『廬山集英會』之前

曾落腳的湖口鎮,一言不發,逕自上岸。

重生歸來:獨寵絕世醫妃 船一停下,屈戎玉即已收功,眼見君棄劍已離船了,急急趕到他身後跟著。

君棄劍隨意揀了一間客棧便即行入,屈戎玉卻未立即跟進。

由於在『廬山集英會』前,君棄劍與君聆詩、徐乞、皇甫望等便已在湖口鎮

滯留過一段時間,當時他又是奪◇的大熱門,可說一言一行都會引來許多人的注

意,這湖口鎮里上至官差、下至販夫,識得他的人著實已不在少數,這店小二此

時認出了君棄劍,即道:「君公子原來沒事!要住宿是么?」口氣不卑不亢。

若在會前,搶著免費供應君氏父子食宿的客棧實是所在多有,如今君棄劍已

在『廬山集英會』中落敗,聲勢也一落千丈,由區區一個店小二的口中便已聽得

出來。

君棄劍也不在意,道:「對,一間房。」

店小二未即應是,只把眼光在君棄劍身上打量了一遍又一遍。直到他幾乎快

把君棄劍身上衣服的破洞數量都給算出來了,才道:「要付店資才成。」

君棄劍一怔,他自然十分清楚,身上實是分文不明!便是原先有些碎怠,衣

物破爛如此,也早就給掉光了。

這客棧送往迎來,也不知接過多少客人,店小二早已練出了一雙觀心測意眼

,馬上便看出了君棄劍是拿不出怠兩的,便道:「看在君公子還有幾分聲名的面

子上,若是馬房、柴房,掌柜的或許能同意讓您免費住上一宿……您待要哪間?

權且說來,小的再問問掌柜的去。」客棧內寥寥無幾的客人也都投注著關切的目

光。

君棄劍呆然了 ̄他萬萬沒想到,這世道竟如此現實!也沒想到,一場『廬山

集英會』,可以將他捧成英雄、亦能摔成過街老鼠!

其實他自幼跟著君聆詩,什麼苦也吃過了,真要住馬房、柴房,也非什麼難

事,但那一雙雙等著看戲的眼光,又教他怎能真開口說要住馬房、柴房?

待要拂袖而去,豈不是等栽給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店小二了么?

況且,他的衣袍袖子早被神宮寺流風截斷、諸葛靜遺給他的那件鶴氅也已隨

風化成了片片布塊,君棄劍實無袖可拂!

君棄劍呆立不動,心中只感到悲切莫名 ̄我居然落魄一至如斯?

「我要上房。」屈戎玉步入客棧,昂然說道。 在劫難逃:豪門第一少夫人 跟著,將手上的布包遞給了君

棄劍。

屈戎玉那驚世駭俗的行為,早也已聲名遠播,況且她又生得『極為好認』,

她一現身、出聲,店小二原該要唯唯諾諾地照辦,但卻一時呆了。

客棧中人皆已呆了。

這也不奇,第一次見她而能不發愣之人,實是寥寥可數,屈戎玉早已習以為

常,當即喝道:「有沒有聽見!我說我要上房!」

小二給她一喝,渾身不自禁打了個顫,忙向樓上喊道:「一間上房!」跟著

站到了屈戎玉身旁,展臂道:「姑娘請!」

屈戎玉卻不搭理,直盯著君棄劍瞧。

君棄劍形如木人,提著屈戎玉所給的布包,站著,一動不動。

小二窘了,不知該不該收回手臂。

半晌後,屈戎玉才說道:「一間?」

此語似是自言自語,但卻見君棄劍身子一抖,搖了搖頭。

屈戎玉即轉向小二道:「我要兩間。」

小二連忙應是,朗聲向樓上吩咐後,再次展臂,改口道:「君公子請!屈姑

娘請!」

在上樓到進房的過程中,君棄劍腦中已是一片渾沌,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作些

什麼。

直到關上房門,發出了輕輕一聲『咚』,君棄劍身子一震,才回過神來,隨

即深深嘆了口氣,頹然坐在椅上。

他知道、很明顯的感受到,渾身的水靈氣息已讓他擁有了許多人苦練一生也

無法達到的修為境界,但是……仍然受辱於區區一個客棧小二……

錢瑩曾說:如果沒有相當程度的武藝,在江湖上,不管想作什麼都有所困難。故他也曾經以為,只要不斷的磨鏈、讓自己變強就夠了,可如今,事實卻又似

乎並非如此……

一切問題回到了原點 ̄為什麼要變強?

他曾經說服了南武林水幫聯盟,現在這件事成了他被水幫聯盟敵視的主要原

因;他曾經定計逼退吐番大軍,如今沒人會記得他有這等能耐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廬山集英會』!他自己一手促成的『廬山集英會』!

剛剛,君棄劍甚至有點衝動,想一掌將那店小二斃了!

此時,有人將門打開了。

君棄劍扭頭望去,進來的人是屈戎玉。

未待君棄劍出聲逐客,屈戎玉逕已說道:「如果我是你,剛剛我就直接把那

小二給宰了!」

君棄劍微微一怔,搖頭道:「殺人也要有個理由,他剛剛一點也沒說錯、作

錯,殺了他,只顯得我更理屈了。」

屈戎玉冷哼一聲,道:「兵家殺人,無需理由!」

君棄劍仍然搖頭 ̄他知道自己是兵家,但頂多是半個兵家。

他是一個有『人xìng』、有『道德禁區』的兵家,不可能因此殺人。

屈戎玉知道這是君棄劍的原則所在,便道:「你可以不吃不喝,也餓不死,

但我可不行。我已經要了些飯菜、也要了善釀,等等你喝酒、陪我吃個飯,就當

還我一條命,行吧?」

君棄劍點了點頭。

屈戎玉又道:「那,你在『回夢汲元陣』中一睡二十天、跟著又趕了六天的

路,先去洗個澡吧。那布包里,是我剛剛買的衣服。」

君棄劍再次點頭,提起布包,便拉開了房門。

「喂!我還有第二個要求!」屈戎玉喊了一聲,見君棄劍回頭了,便道:「

你不要再開左襟了。就當是還我彈了那一首『聽屈戎玉彈琴』吧!」

自寒星死後,君棄劍一直都是衣開左衽……

君棄劍雖然早就知道、此時才真正肯定:在廬山上,他對列成子使出『抽刀

斷水水更流』一擊失利後,那首自山下傳來、倒彈倒唱的『聽蜀僧彈琴』,確

然是屈戎玉所奏的。

這一條,的確也算得是人情。於是,君棄劍再次頷道,便走了。

屈戎玉獨個兒坐在房裡,不久,即響起了敲門聲。

屈戎玉知道該是小二送上了酒菜,即道:「進來!」

小二開了門,將酒菜置桌後,即笑臉盈盈地問道:「屈姑娘還有什麼需要,

可以讓小的效勞?」

這明擺了是小二見屈戎玉美貌,想獻殷勤來的。屈戎玉厭煩的瞥了那小二一

眼,才知道即是方才給君棄劍難看的那人,腦中念頭一閃,隨即面露微笑,道:

「你過來些。」

血凰重生:豪門腹黑小姐 小二見說,滿臉堆歡地靠上兩步。

屈戎玉高舉右手,衣袖滑下、露出了潔白細緻的小臂,看得小二一時傻眼,

屈戎玉則將纖指在小二臉頰上滑過、一路向下撫過了小二的下巴、頸子,小二隻

感到渾身酥麻,直比躺在金塊堆里睡覺還要舒服!

屈戎玉一手摸到了小二的心窩,小二已忍之不住,幾乎就要伸手去碰觸屈戎

玉的手臂,屈戎玉見狀,指尖微一使力,將小二推退了數尺,攏下衣袖,嬌笑道

:「別噎著了。先出去吧。」

這句話狻有誘意,聽在小二耳里,彷似要他等夜深再來,一時笑得合不攏嘴

,連道:「是!是!我先出去!」

待得房門一關,屈戎玉臉上的嬌笑隨即化為冷笑。

「你眉宇之間顯有殺氣。」忽然有個音調持平、不高不低、也無抑揚頓挫的

聲音出現在屈戎玉身後:「不怕讓君棄劍看出來了?」

屈戎玉猛然回頭,只見一名身著黑sè短衣、蓄著半長不短散發披肩、面貌極

其平凡、再怎麼看還是只有平凡、再怎麼認也會記不起來的『中庸人』,不知何

時,竟已無聲無息的站在自己背後。

屈戎玉心頭一驚,立即起身退步離開『中庸人』數尺。

『中庸人』見了屈戎玉的反應,面上表情殊無變化,仍自cāo著他那一口發音

極其正確、但又讓人聽了極不舒服的聲音道:「我還道屈戎玉是當今天下第一奇

女,原來也會害怕?」

屈戎玉聞言,隨即露出微笑,道:「人之會所以害怕,是因為無知,我既然

不曉得你是什麼人,也就是對你無知,若怕,也在情理之中。」

中庸人道:「兵家原來也講『情理』?」

屈戎玉道:「豈不聞『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兵家乃萬人敵,但能敵

萬人者,非獨一人,乃兵家驅千人敵之也!既需驅人,人自有人xìng,如何能夠不

怕?」

中庸人聽了,發出笑聲,但唇齒不張、臉上肌肉不動,道:「你這說法,竟

與當年的『天棄鬼才』如出一轍!」

十五年前,雲南王稀羅△麾下有號稱『雲南三將』的三位好手,其中的『雲

南第一強者』,名為巴奇。

稀羅△曾告訴巴奇一段話,這段話此時幾乎已成佚語,屈兵專是少數知道的

人之一,他也教給了自己極其疼愛的孫女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