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不時的因為看到一些不尋常的靈藥而駐足,讓走在前面的趙磊好幾次後頭不見楚澤人影,焦急的來回好找,最後硬是強拉著楚澤離開。

時不時的因為看到一些不尋常的靈藥而駐足,讓走在前面的趙磊好幾次後頭不見楚澤人影,焦急的來回好找,最後硬是強拉著楚澤離開。

最後,兩人的步伐,終於是在一條垂直街道前停下,徑直看去,便會瞧見街道的盡頭有一座座氣勢恢弘的樓閣,據趙磊描述,那裡應該算是交易廣場中頗為高級的地方,而在那裡面,儲備著整個青嵐城最豐富的靈藥,是交換靈藥的絕佳地方。

「楚澤,你先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去去就來…」趙磊目光在四處掃了掃,對著一旁仍舊是一臉好奇的楚澤提醒了一聲,然後便是轉身竄進人群之中,眨眼間就消失不見了。

穿梭在人群中,趙磊隨手在一個小店中買了兩個斗笠,然後回到楚澤站立的地方,將其中一個丟給楚澤,兩人戴上,順著人流走進大街,順著街道轉了兩圈,最後在閣樓前的一扇黑色的大門前停了下來。

「楚澤你自己先進去看看,我去買點東西,回頭我們在這裡碰面。」

趙磊眼皮一跳,連忙開口,也不等楚澤回話,立刻快跑幾步,鑽入熱鬧的交易廣場人流中,不見了。

望著趙磊那遠去的身影,楚澤也只得隨意逛逛,目光不斷在沿途街道周圍的攤位上掃視著,倒是發現了不少能夠補充靈力的靈藥,不過那價格卻是貴得離譜,雖說他如今有著不菲的身家,但是,也不願意被人狠宰。

當然,他也不著急,這裡的攤位如此之多,貨比三家不至吃大虧的道理,他還是知道的。

此類廣場交易會中,三教九流的人都有,而其中的一些販賣的東西,來源也是各種原因,由於很多人擔心出售東西會引來一些麻煩,故而,一些地下交易所,便是應此而生。

楚澤在也看到很多攤上有擺放不少二二品等靈藥,不過,輕易在大庭廣眾之下露財,實力不夠的話,可是極容易招人眼饞,運氣好的僅僅是被劫去了財物,若是不慎遇上一個心狠手辣的就很有可能會白白的送掉小命,所以很多人都會選擇一個更為安全的地方交易。

而楚澤面前的這個大閣樓,則正是交易坊市之中的一個葯坊,在這裡,不管你的東西來歷有多麼的不明,都是能夠順利的脫手,並且價格也不會比外面低多少。

在黑色的大門外,陸陸續續的有著一些人出入,不過這些人的頭上,都是如同楚澤一般,戴著一頂黑色的斗笠,讓得人無法看清面目。

看來應該是處於安全考慮,能做到這麼一致,想必這些人都是神秘老道的內行人。楚澤轉念一想,這回胖子倒是想得周到的嘛。

心中輕吐了一口氣,楚澤壓下緊張,然後從容的走進大門。隨著腳步踏進那大門,一股陰暗便是籠罩而來,讓得人周身都有些發冷。

在大門后,有著一條長長的通道,楚澤跟著人流沿著通道走去,隨著不斷的深入,視線也是逐漸的明亮了起來。

旋即,視線之處,便是出現了一個佔地面積極為廣闊的大廳,在大廳中,有著眾多的櫃檯,櫃檯之中,擺滿著琳琅滿目的物品。

靈藥,武器,武學……

放眼望去,各式物品充斥眼帘,光是粗略的從那成色便是看得出來,這些東西,可都不是什麼普通東西。

大廳的上方鑲嵌著雲晶石,照得整個賣場光亮異常。每個櫃檯前人流頗為不少,店員也都是極為忙碌,所以沒什麼人會注意或招呼剛進來的楚澤。

這大廳中,也是有著不少人,不過所有人都是帶著斗笠,讓得人無法認清對方的面貌,與外面的坊會相比,這葯坊的確是要更加的保密,而相對來說,這裡的大部分東西,都是有些見不得光,但也正因為如此,品質反而比起外面的要更好一些。

沒有旁人招呼,楚澤倒也樂得清靜,他隨意的走在這坊會之中,目光不斷的在周圍那些櫃檯上掃過,雖說這裡有著不少的靈藥,不過大多數都是二品以下,算不得有多稀罕。

隨著時間推移,楚澤倒是見到了不少二品靈藥也,但卻還沒見到一株三品靈藥,好在他也並不著急,這交易量頗大,三品靈藥雖說稀罕,但也沒到絕跡的地步。

搖了搖頭,楚澤目光繼續移動,不過當他把外圍櫃檯上的所有東西看完之後,卻是有些失望的抿了抿嘴,雖說後來發現了一些三品藥材,不過那對現在的楚澤,卻沒多大的用處。

抱著這般想法,楚澤逐漸的深入到了坊會深處,然後,他的腳步也是突然停下,目光不經意地掃了眼身側的透明櫃檯,此刻,在那石台上,正擺放著諸多琳琅滿目的物品,當楚澤視線移到一隻敞開的玉盒上時,卻是驟然一頓。

此刻,楚澤的目光便是凝聚在那櫃檯展示區最旁邊玉盒內的土黃色物體之上。

黃連參,二品靈藥。

「咳…麻煩幫我將這東西取出來一下。」

緩緩的收回有些貪婪與興奮的目光,楚澤抬起頭,對著一名走過來的男店員微笑道。

被叫住的青年店員,斜瞟了一眼衣著普通的楚澤,再看了一眼他所要求的物品,在發現只是一株二品的黃連參后,頓時有些不耐煩的撇了撇嘴,臉色僵硬的從櫃檯中取出楚澤所要之物:「黃連參,二品靈藥,三十塊下品靈石。」

楚澤沒有在乎店員的那副狗眼看人低的態度,僅僅是在心中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隨手接過這塊被認為是二品靈藥的黃連參,旋即用指甲悄悄的在上面,輕輕的劃了划,略微泛黃的表面翻開小許,竟然是露出了一點猶如鮮血般的殷紅之色。

目光望著那抹難以看見的殷紅,楚澤眼角微微抽搐,旋即不著痕迹的摸了摸鼻子,深嗅了一口手指上的那股有些血腥的奇異味道,頓時,眼眸深處,忍不住的跳起了一抹異彩。

「果然是它,赤連參!」 「果然是它,赤連參!」

赤連參,一種極為罕見的三品靈藥,這種靈藥一般與黃連參相伴生成長,不過數量極其稀少,其外貌,而且幾乎與赤連參完全相同,若是對其不熟悉之人,定然難以將兩者分辯而出,先前在初見此物時,楚澤也幾乎是以為這是一種普通的二品靈藥。

黃連參,這從某種程度上說,是一種專門醫治身體內的瘀傷,而且,最讓人驚詫的是,同形不同質的赤連參,則是可以洗髓伐骨,並且能將人體內的雜質剔除。

當然,赤連參這種靈藥比較稀少,若是公開出賣的話,必然會賣出天價,甚至很多大勢力都會出錢收購。

當然,對於目前的楚澤而言,一時之間自然不可能煉就這種老辣的眼光,這看辨識天材地寶的一些經驗,源於丹塵子灌輸在他的腦海中煉丹傳承,經過這段時間的消化,楚澤如今的雖說尚未能煉製丹藥,但是那種識別靈藥本事絕對不會差到哪裡去。

所以,碰到這被誤認為是二品靈藥的赤連參,倒是讓楚澤略微的鬆了一口氣,手掌剛欲將那靈藥放進玉盒之內保存,不過,就在楚澤低頭的那一瞬,他的眼角餘光,頓在了櫃檯上一本有些歲月的灰色的書籍之上。

楚澤的目光在書籍之上匆匆一瞥便是收回,旋即便是看了一眼旁邊的不少的靈藥,用手指了指那周圍的靈藥價格。

「青靈草多少錢?」

聞言,那店員見到楚澤還想要購買東西,又看了看楚澤的指點植物,頓時沒了多大的興趣,聲音不咸不淡的道:「四十塊下品靈石。」

「貴了點吧?」楚澤挑了挑眉,道。

那店員只是抬頭看了楚澤一眼,神情更是顯得不耐煩了,不再多說,這樣的服務態度,看得楚澤有些無語,這些店員,竟然這麼有個性?難道不知道顧客就是他們的衣食父母嗎?

「那這本書籍?」楚澤指著略微陳舊的書籍,似是隨意的問道。

「兩百塊下品靈石。」那店員再次撇了撇楚澤所指點之物,淡淡的道。

「這東西看起來這麼破舊不堪,竟然要這~么貴?」楚澤眉頭一皺,特意強調道。

「這是一個傢伙從靈藥師那裡換來的,一本記錄了靈藥種類的書籍,要不是那小子走投無路,怎麼會放在我這裡拍賣。」店員懶洋洋的道:「要買就買,不買也不勉強。」

楚澤再度無語,本還想趁此淘點寶貝,沒想到這些賣家個個奸詐如鼠。

在櫃檯前呆了一會,楚澤只得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磨了不少嘴皮子,想到赤連參,怎麼地也是大賺的。

「黃連參,青靈草,再加上這本書,兩百五十靈石,要不要?」男店員哼哼出價道。

「才便宜了這麼點靈石啊,哎,好吧!」楚澤略顯無奈的將所有的靈石從口袋中掏出。

「看不出來,倒是蠻豪爽。」用手掂了掂袋子靈石的分量,男店員的聲音中,這才多出了一分驚喜,有些討好的笑道。

楚澤白了他一眼,也懶得跟他客氣,將他手中的古籍以及那青靈草快速的放入口袋。

接下來的時間,楚澤將這坊會逛了個遍,雖然這一路上看到了不少二品的靈藥,但是卻不是目前最為需要的。

楚澤出了那葯坊,先是在龐大的交易廣場中逛了幾圈,然後在偏僻無人注意的地方,方才迅速的丟到斗笠,一溜煙的便是對著街道一頭竄去。

越靠近廣場中央位置,反而還漸漸顯得寬敞起來,能夠在這中央位置佔下地方的勢力,在整個青嵐城都有不小的名氣。

這一路走來,楚澤倒是見到一些一件因為價格不合而大打出手的情況,最終結果便是賣家的東西被買家直接搶奪而走,但卻沒人多說什麼,為了一個不相識的勢力得罪另外的勢力,顯然不是明智的做法。

穿過眾多人群后,楚澤也是回到了先前與趙磊約好的地方,視線之中,楚澤看到趙磊正在那邊上的地攤上與那老闆在講價,而後目光一凝,楚澤卻是發現了在趙磊的身後,有著幾道身影盤桓在其附近。

那目光之中顯然是有著不懷好意,楚澤微微的掃視那周圍幾人,目光頓時一凜,他發現這一伙人,有著兩人的實力達到了玄靈境後期,其餘幾人的氣息也不弱。

看來這些傢伙倒是有備而來,仔細觀察會發現這些人的衣服上的胸口處,都是繪製著一個小小的『鷹鷲』圖文,看上去應該是屬於一個勢力。

趙磊剛轉過身來,發現眼前有著數道身影將其圍攏在一起,見到這一幕,趙磊也是知道,即將要發生什麼。

「嘿,朋友,借點靈石用。」一名身著灰衣的青年,望著眼前即將到手的肥肉,笑眯眯的道。

「你們想光天化日之下搶劫嗎!」趙磊忍不住的發怒,雙掌緊握。

「答對了!」那灰衣青年大笑道,他身後的那些同伴也是鬨笑出聲,他們顯然是將此當成了正當的樂趣。

「我知道你是青嵐宗的弟子。」灰衣青年嘲諷一笑,道:「想必你也知道,在這裡即便取人性命也不會有人管的。」

「所以,你識相的話,還是乖乖的把靈石交出來吧,別讓我動手,我這個人下手一向是不知輕重的。」灰衣青年張嘴一笑,一口參差黃牙,噁心又令人心中發寒。

「你!」

「你想要動手試試?玄靈境後期,跟我一樣,要不看看我們誰厲害點?」那灰衣青年瞥了趙磊一眼,森森一笑,笑容有些戲謔。

趙磊見到那灰衣青年看自己如同盯著獵物的目光,心頭便是一涼,雖然同為玄靈境後期,但後者的氣勢,卻是比他要明顯強橫上一些,而且這傢伙身後的那些同伴,也有好幾個的氣息都不比他弱,他當然明白即使和這灰衣青年打成平手,他們也必然不會空手而回。

趙磊目光閃爍著,片刻后,緊握的手掌,終於是緩緩的鬆開,他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鬥不過這一伙人,現在只能自認倒霉了,權當是破財免災吧。

而且,免得萬一拖到等下楚澤過來也被他們一起搶,那不是跟他一起遭罪嘛。

「你們青嵐宗出來的,果然都是一些窩囊廢啊,哈哈哈……」

灰衣青年見到趙磊打算放棄抵抗,滿意的大笑了起來,嘴角噙著嘲諷之色昭然若揭。

「你有種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趙磊剛打算將身上的靈石袋子丟給他們,聽到他們嘲諷的話語,身體一頓,猛地抬頭對著那為首的灰衣青年,絲毫不畏懼,咬著牙,冷聲道。

「呦,看來你倒是還有點骨氣。」灰衣青年見狀,卻是嗤笑一聲,雙掌一握,便是有著淡淡的靈力升騰起來。

「喂,你們幾個光天化日的打劫,不怕被雷劈啊!」

而就在趙磊即將被這幾人圍攻的時候,一道有些懶散的聲音,陡然響起,而後幾人便是見到楚澤慢悠悠的走了過來。

「小澤?」

趙磊見到楚澤,先是條件反射般的一喜,轉念心中也擔憂起來,這真是越擔心什麼,什麼偏要發生,當即便是急忙對著楚澤使著眼色,讓他趕緊離開。

「怎麼了?」然而楚澤彷彿並未看見趙磊的眼色,反而是一笑,走了過來。

「噓,又來一隻小肥羊啊,今天還真是運氣好。」

那灰衣青年那種不懷好意的目光上下打量著楚澤,然後視線便是落向楚澤的背包上,想來必定有不少的靈藥,眼睛頓時一亮:「這小子倒是蠻有錢啊,看來今天兄弟們是要發了!」

「搶我?」楚澤看了這幾人一眼,微笑道。

「喂,那個小子,你既然來了,你就乖乖的把身上的靈石,還有那口袋裡的東西都交出來吧。」那灰衣青年招了招手,笑道。

「你確定,要打劫我?」楚澤皺了皺眉,道。

「小子,少唧唧歪歪廢話多,快點把東西交出來,別耽擱我們的時間。」

楚澤捎了捎頭,從懷中掏出一顆靈石,然後走向那灰衣青年。

「你小子是找死吧,是身上的靈石全部交出來,你聽不懂人話嗎?」那灰衣青年皺了皺眉頭,咬牙恨恨道。

「還真是沒種的垃圾。」

而在灰衣青年喋喋不休間,楚澤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將那靈石遞了過去。

灰衣青年一手拍掉楚澤手中的靈石,而另外一隻手則是陡然伸出,剛欲對著楚澤臉頰拍去,不過就在他手掌即將拍向那楚澤臉龐的時候,少年那原本噙著笑意的黑眸,卻是瞬間冷冽。

手掌飛速探出,帶起刁鑽而狠辣的弧度,直接將後者的手一掌拍開,灰衣青年表情瞬間扭曲,正痛的要抱手,但手還沒來得及夠上,楚澤便是是在青年驚異的目光中,對著他的臉頰狠狠的扇去。

顧小姐,餘生請多關照 啪!

一聲清脆的聲音,驟然響起,響亮的掌聲,讓得周圍眾人都是安靜了下來,而後便是見到,那灰衣青年被扇倒在地,臉頰之上,五指的手印,清晰可見。

楚澤轉回頭,臉龐上的再次露出笑容,分外燦爛。

「你能把剛才的話再說一次?在我看來,你離『人』還需要再進化一次!」 第五十四章靈鷲修鍊館!

一道道目光錯愕地望著那被楚澤一巴掌扇飛的青年,一時間周圍原本喧鬧的攤位,也是陷入了短暫的寂靜,那青年的幾個同夥更是滿臉的震驚之色,他們無論如何都未曾想到,自己擁有玄靈境後期的老大,此刻竟然被一個無名小輩一巴掌給拍的狼狽倒地。

周圍不少人都是一臉的錯愕,甚至連那些圍觀的人,也是帶著深深震撼的目光,投向了楚澤。

「嘶……」

這一次,不少人都是吸了一口冷氣,驚異於這個少年在這樣的年紀就有這般的實力,一旁的趙磊同樣是因為楚澤的這番舉動愣了下來,同時還有不少其他的被他們敲詐的少數人。

「徐楓!」

那周圍其他幾個弟子,見到那直接被楚澤措手不及一巴掌扇回去的徐楓,面色都是劇變了下來。

望著此刻那狼狽的徐楓,從他還一臉獃滯的神情,看出他顯然還沒有回過神來。見此情形,周圍某些人心中都不知怎麼,居然是湧上一股快感,這個傢伙這次可算是踢到鐵板了,平時那可是囂張的沒邊了……

如此輕鬆地打敗了一位玄靈境後期的人,這少年可真不是僅僅的不弱而已,而是相當的厲害了,甚至是有些恐怖了……

「敢偷襲我,看我今天不廢了你!!」

那灰衣青年終於是回過神來,臉頰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讓得他身體都是顫抖了起來,他抬起頭來,那目光死死地絞在楚澤身上,那般模樣,哪還有先前半點的欺負趙磊的八面威風。

「想要搶我的東西,總歸是要付出一些代價。」楚澤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

「你們幾個給我圍上去,今天我要把他給宰了。」

徐楓顯然是憤怒到了極點,對著旁邊的同夥,大喝道。

「小子,今天休想走著離開!」,幾人一邊喊著,一邊發動攻勢沖向楚澤。

砰砰砰!

雖然佔據人數優勢,但那幾人明顯實力不及楚澤,混戰之間,幾個回合下來,就潰不形。隨著楚澤最後一掌拍出,幾人紛紛倒飛而出。

楚澤一甩衣袖,看來這幾個也就領頭的有幾分本事。

見到同來的幾名夥伴被那楚澤瞬間便是擊潰,「你竟然敢對我動手,找死!」徐楓緩緩的站起身來,抬起頭,目光陰冷的盯著楚澤,來自周圍看客的各種目光,彷彿刀一般的割在他心間,踐踏著他心中的高傲,令得他嘴角都有些抽搐,眼瞳之中,一抹猙獰在堆積起來。

楚澤望著徐楓這幅模樣,眉頭微微一皺,這些年的沉穩磨礪,也不是沒被嚇過,這些人還真當自己是可以隨便想捏就捏的軟柿子呢!

「我要宰了你!」

猙獰之色,陡然自徐楓臉龐上浮現出來,只見得靈力猛的自其雙臂之上升騰而起,腳掌重重一跺,直接是對著楚澤疾沖而去,在其後方,另有兩名青年一左一右迅速跟上,那行動間,竟是頗有默契。

場中發生的一幕,令得周圍也是傳出一些嘩然聲,顯然是沒想到徐楓三人竟然會如此的乾脆,毫不猶豫的採取三人聯手出擊的方式,這些人的實力本就不弱,而且,他們也清楚能夠讓一向高傲的他們聯起手來對付眼前的這個少年,可想而知少年的實力引起了他們的忌憚。

三人若是分開,很容易被楚澤擊潰,可若是合力攻擊,可是極具攻擊力的。

此刻,三道人影夾雜著雄渾靈力,猶如餓狼撲食般,掠過半空,兇悍的狂暴靈力,源源不斷噴勃而出,並在他們一致的配合下,狠狠的對著楚澤周身籠罩而去。

這徐楓等人雖然嘴上各種不屑,但這一出手便是毫不留情,顯然是把楚澤當做了強有力的對手,畢竟不論如何,剛才能夠將玄靈境後期的徐楓一耳光扇飛,雖說有後者措手不及的原因,但是,這也不能掩飾後者的實力絕對不會差到哪裡去。

徐楓自己也清楚,楚澤這般的速度,即便是他們所在的修鍊館,有這般的實力也不超過三人。

徐楓實力是此次幾人之中最強的,已經晉入玄靈境後期較長時間,因此他的攻勢也是最為凌厲,靈力包裹雙掌,掌風如刀,決然地對著楚澤怒劈而去。

不過在其掌風即將劈中楚澤時,後者步伐卻是輕飄飄的橫移半步,楚澤的身形貼著徐楓錯過,那清秀的臉龐上,兩道眉毛輕輕一撇,身形立刻猶如出鞘利劍,那原本柔和的臉龐,瞬間變得冷冽,攻擊性極足。

黑帝總裁的妖孽嬌妻 他並沒有直接對著徐楓出手,而是在錯過的霎那,直奔落後徐楓一步的兩個青年而去,幽黑色的靈力在其指尖纏繞,雙手上的指尖帶著一股猶如金槍般的鋒銳,徑直對著後方的一名青年怒刺而去,靈力涌動間,隱隱有著尖銳的風聲響起。

那青年見到楚澤指風直逼自己,眼神也是一變,猛的化掌為拳,雄渾靈力爆發而出:「靈岩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