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漸漸走到九年前,九年前G386出世了,目睹G386這種毒品的危害之後,心底善良的華墨決心研製出G386的解藥。

時間漸漸走到九年前,九年前G386出世了,目睹G386這種毒品的危害之後,心底善良的華墨決心研製出G386的解藥。

無意中得知華墨的想法和決心之後,華太北將他趕出了家門。

華墨被趕出家門之後,才十幾歲的華墨差點淪落為乞丐,直到兩年後,他遇見了冷玉的父母。

在冷玉父母的幫助下,失魂落魄的華墨重新振作了起來,踏入了校園。

也是在那一年,他認識了冷玉。

那些突然消失的同學 如此,時間又過去了一年,時間來到了六年前。

六年前,高中畢業的前夕,華太北無意中找到了華墨,見華墨完好無損,華太北便認為他還在研製G386的解藥,於是就將華墨帶回了家中關了起來。

華墨被帶回家中之後,華太北對他經行了慘無人道的拷打,希望他銷毀G386的解藥配方。

但華墨卻撒謊說自己已經沒有在研製G386的解藥了,事實這個時候G386的解藥已經被研製出了一半。

要知道,華墨從小生長在一個大毒梟的家庭,對於毒品的性質了如指掌,所以憑著自己的才智華墨硬生生的將G386解藥的研製進程進行到了一半!

一切起源一個謊言,華墨宣稱自己當年想要研製G386的解藥只不過是自己的氣話而已,他並沒有研製G386解藥的能力。

於是華太北信了,畢竟九年前華墨才多大?才十多歲而已,十多歲的孩子能幹什麼?於是華太北信了,認為華墨的確沒有研製G386解藥的能力。

但就在這個檔口,冷玉的父母,身為教師的他們發表了一篇文章,論毒品的危害。

這篇文章只是在普通的闡述毒品對於人類的危害而已,滿大街都是這種文章,但冷玉父母的這篇文章卻引起了華太北的注意!

華太北通過調查,發現冷玉的父母曾經幫助過華墨,於是一個誤會便產生了!

華太北懷疑冷玉的父母在研製G386的解藥!

G386那是什麼?那是華太北的根!

研製G386解藥?這是華太北萬萬不被容允許的!G386是他毒品帝國縱橫黑暗世界的底牌,底牌被人破解了,華太北還有什麼用?沒什麼用的他一個普通人將一無所有。

所以,哪怕沒有找到絲毫證據,華太北也依然決心殺了冷玉的父母,抹除一切有可能的威脅!

於是,車禍發生了,冷玉的父母當場死亡,冷玉癱瘓在床,得知這個消息華太北終於心安了,至於癱瘓的冷玉? 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 他沒在乎過,畢竟或許在他眼裡,一個癱瘓了的普通人對他而言或許構不成什麼威脅。

然而,得知這一切,華墨卻如遭雷擊,認為是自己害死了冷玉的父母,自責不已。

他花了一年的時間將冷玉喚醒,隨後悄然離去。

再見面時,華墨已經墮落到整天只知道玩女人。

事實,瞳子上次的調查結果有很大一部分是正確的。

那個直接害死冷玉父母的司機的確是那個欠了一屁股債的賭鬼,而不是原不同,也不是黑暗世界的其它殺手。

六年前所有的賄賂資金流向確實指向了華墨,但卻華太北的故意這麼做的!

他,陷害了自己的兒子!

華墨雖然清楚自己是無辜的,但他沒有解釋,因為,他想死!

想死在冷玉的手中

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解脫自己。

說到這裡,原不同就住口了,但他還有一些話沒說。

當華墨知道自己母親的遭遇后。

華墨已經對這個世界絕望了,正是因為這份絕望,才使得他墮落!

從原不同口中得知事情的真相之後,冷玉安靜了下來。

但下一秒他卻憤怒的衝到了原不同的面前,一拳轟出!

「這些都不是你放走華太北的理由!」

嘭!

突然遭受冷玉一擊重拳的原不同直接飛了出去,狠狠地砸到了牆壁上!

「咳咳!」

從廢墟之中爬出來的原不同輕咳了一兩聲。

「我從來沒有放走過華太北!」

原不同大吼道,他猛地從地上彈起,一拳砸在了冷玉的臉上!

嘭!

冷玉結結實實承受了原不同的這一拳,但這一次,在他那強大的意志壓制之下,他的身子並沒有倒飛出去,且一動都沒有動過!

鮮血從嘴角緩緩滑落..

「你在當我是傻子嗎!?」

冷玉猛地側過頭來盯著原不同,就在不久前,原不同從他的手下救走了華太北,還說自己從來沒有放走過華太北?

搞笑!

如狼一般的眼神帶著獵食者的氣息從冷玉身上散發了出來,此刻,冷玉的瞳孔已經越來越紅了!

「既然你不肯說你為什麼要救下華太北!那!你! 司大少的嬌蠻未婚妻 就!去!死!吧!」

超常態開啟!身體的潛能一瞬間全部爆發!

這一瞬間,冷玉的心臟跳動頻率達到極限!血液在他的體內急速竄流,體表皮膚被體內高溫烤的通紅!

一種原始本能正在悄悄覺醒!

那是戰鬥和殺戮!

此刻,冷玉的眼神已經是一片血紅!

猶如,惡鬼!猶如,惡魔!

見到這一幕,原不同開始心生警惕,他的實力要比冷玉強,光從體型就能看出來,一個體型高達到二十六米!一個體型才十八米而已!

但此刻,原不同卻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氣息在向著他悄悄逼近!

「動了!」

進入超常態后的冷玉瞬間動了,猶如瞬移一般,一下子就饒到了原不同的背後,高高躍起!

「好快!」

原不同的心念完全沒辦法捕捉到冷玉的攻擊動作!

於此同時,冷玉瞄準了原不同那巨大的後腦勺,一拳轟出!

就這剎那間,原不同猛地向前一縱!

嘭!

冷玉這一拳打在了空氣上,但依然引發了音爆!

唰!

冷玉再動,他的速度達到了一個極限,只見他在空氣中留下一串殘影,模糊一片!

「喝!」

原不同一聲大喝!

這一次,他抓住了冷玉的攻擊路線,迎著冷玉的拳頭一拳轟出!

嘭嘭嘭!

眨眼間

兩人在這寬廣潔白的安全屋中交手次數達到了數百次!

音爆之後的氣浪震落一地灰塵!

兩人的速度都非常之快!

幾乎完全看不見人影!

但,到底是進入超常態爆發身體全部潛能后的冷玉更勝一籌!

總裁的懶妻 此時,冷玉數以百計的拳頭已經全部落在了原不同的身上,將原不同那龐大的身軀打的凹陷了進去!而冷玉卻沒有受到過一次攻擊!一次都沒有!

嘭!

又一次交手過後,冷玉一擊鞭腿便將原不同抽飛!狠狠地砸進了地底!

「原不同!我知道你心中有苦衷!所以我不想殺你!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說出你的理由!否則!這裡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冷玉冰冷的說道,要不是因為心感聽到了原不同的心聲,他早下死手了!

身為覺醒者,生命力極其驚人,特別是原不同,他已經超越普通人極限二十多倍,所以,儘管身體受到了冷玉幾百次重擊,肌肉都被打凹陷了進去,但卻依然沒死。

此時,冷玉的身體已經一片通紅!

肌肉猶如經過高溫灼燒的烙鐵一般,一片橘紅!

隱隱可見,冷玉的身上有絲絲蒸汽冒出,那是空氣中的水分子和人體中的水分因為高溫蒸發而形成的水蒸汽!

此外,他開啟超常態后和原不同都屬於超越普通人極限二十多倍的存在。

因此神經反應能力極為變態!

一秒鐘時間,幾乎可以當作一分鐘來使用!

所以,雖然他兩人的戰鬥總時長不過一分種,但依然經過了數以千計的攻防交換,眼下,已經到了分出勝負的邊緣!

「咳咳!」

原不同從地底爬了出來,要不是他的基礎實力擺在哪裡,恐怕挨不過冷玉的一輪攻擊!

「理由?理由很簡單…因為我不想華太北死的那麼輕鬆!」

說完這句話后,原不同動了,他的身體急速縮小,但右手拳頭卻在不斷膨脹變大!

見到這一幕,冷玉突然心生警覺!

「大王拳!」

原不同怒目圓睜,一聲爆喝!已經恢復正常人體型的他,右手拳頭卻極度誇張地膨脹到了直徑約四十多米左右!

這一瞬間!

整個安全屋都快塞不下他的拳頭了! 「大王拳!」

巨大的拳頭充斥著整個安全屋,冷玉已經看見原不同的臉了!

整個安全屋已經容不下這兩位巨人的戰鬥了!

咔咔咔!

原不同一拳轟出,鋼筋水泥猶如紙糊!原不同的巨拳猶如超大形推土機,一拳之下!橫推四方!

而在磅礴的攻勢之下!冷玉瞳孔瞬間放大!

「速度太快了!來不及了!」

嘭!

巨大的拳頭下,冷玉避無可避,被直接擊中!

一瞬間!

冷玉被打飛安全屋外,嵌入地下泥土三四十米!

與此同時

整個安全屋被原不同一拳搗毀!頂層的天花碎裂開來,地下二三層直接鏈接在了一起!

時間微微回溯,地下二層,瞳子張開五指正對著入口處那三百多私人護衛隊。

見到這一幕,私人護衛隊對長軍裝男一聲令下,三百多護衛隊便持槍齊齊瞄準了瞳子,扣動了扳機!

「射擊!」

噠噠噠!

槍口火焰噴射,高溫藍焰絢麗奪目!猶如世界上最美的花朵綻開!

「無知!」

面對這一幕,瞳子眼中銀光跳動,下一秒,一道能量屏障便直接浮現在她了的身前!

隨後,便輕而易舉地擋住了所有的子彈!

「哼!死去吧!無知者!」

瞳子一聲清冷地哼道,那些嵌入能量屏障裡面的所有子彈便調轉碼頭,對準了那三百多位私人護衛隊!

見到這一幕,軍裝男頭皮發麻,其餘人盡皆膽寒!

啾啾啾!

下一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