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明堂抿唇,「歡歡突破這麼快,不會有什麼影響吧?萬一心魔,這可就糟了!」

月明堂抿唇,「歡歡突破這麼快,不會有什麼影響吧?萬一心魔,這可就糟了!」

「三叔放心,歡歡很好。不過,這隻老虎可就不一定了。」

月明堂一頓。順著墨九卿的視線看去,修無起正被月千歡一腳踹飛。

實力全開,威壓彪起來。但那又怎麼樣?

修無起衝過來。兇猛獸性的眼神,鋒利的利爪,蘊含雷霆萬鈞的飛腿。

落在月千歡眼底,速度都慢的出奇。

爪子還在慢騰騰的落下。月千歡抬腿一腳踹出。

「咔擦!」

修無起腰間傳出一聲脆響。

嗷的慘叫一聲,倒飛出去。砸進戰魂兵馬里,壓碎好幾個士兵。

「嗷,痛!QAQ」

「徒弟。」月千歡走到修無起面前。

面對自家徒弟可憐巴巴的表情,月千歡微笑捅刀。「不是我說,徒弟你真是太弱雞了!」 修無起徹底趴下了。被月千歡揍得爬不起來。

讓妖藤凌雲把修無起拖一邊去。免得戰魂無眼,最後給修無起捅刀子偷襲。

抬頭看向月明堂,月千歡眉眼彎彎。「三叔,要來切磋一把嗎!」

「好啊。」

月明堂飛到半空中。

如今他修為突破七階武王。和月千歡相差甚遠,但只是切磋。可不是修無起這樣的下場。

於是很快,修無起再次扎心了。

焉巴巴的趴在地上,修無起無語哽咽。「為什麼師父跟他打,就這麼溫柔!」

「因為那是三叔。」

「可我還是師父的徒弟啊!」

「徒弟算什麼?」

「你!」修無起氣鼓鼓扭頭。一看是墨九卿,瞬間焉了。

墨九卿似笑非笑掃了他兩眼,開口:「知道你師父有多厲害了嗎?」

「知道。」

「那就好好修鍊,別丟你師父的臉。」

修無起正要回答,又被墨九卿打斷。 季先生,吃完請負責 墨九卿邪笑冷戾,「試探的心思最好斷了,否則。歡歡不殺徒弟,但我可不會手下留情。」

「……」

修無起默默的打了個寒顫。

他聽明白了墨九卿的意思。墨九卿是在警告他!

不管他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戰場令的作用。他衝過來,試探月千歡是藏著小心思的。

畢竟,月千歡和雲夜他們是朋友。又有月明堂這個三叔。

種種跡象。修無起定然會懷疑月千歡的真正實力!

妄想一戰試探出深淺。卻不料,被暴揍一頓。

而月千歡也看出了修無起的心思。不然,也不會下手那麼狠了。

司空喧是把全程看的清清楚楚。他默默的躲在戰場核心之外,搖頭給修無起點了兩根蠟燭!

月姐姐是可以試探的嗎?

就算實力比你弱。也能分分鐘玩死你。月姐姐就是這麼可怕!

月千歡和月明堂雖然是友好溫和的切磋。但也是動了真刀子的!

只不過,從昔日月明堂教導月千歡。而變成了月千歡教導月明堂。

一戰方休。月明堂緊握劍柄,氣息有些絮亂。他抬頭看向月千歡,滿意點頭。「歡兒進步很大,三叔老了。」

「三叔一點也不老。三叔的進步也很快啊!不多時,就能突破武聖了。」

「沒那麼簡單。」

月明堂搖搖頭。

他是以無情劍入道,天生的劍體。可如今,月明堂的心情漸漸波動起伏。

隱約有些失去了無情劍道的水準。鳳九黎已經警告過他。 重生之創業時代 若不是此番知道古戰場能看到月千歡,月明堂恐怕就是去閉關了。

月千歡低頭,「戰魂消失了。」

廝殺了足足有一整天的戰魂,隨著霧氣消散。也漸漸散開。

他們的身影漸漸朦朧,虛化直至消失不見。這座大地也恢復了死寂的平和。

只余空氣中殘留的武力波動,和鮮血味證實了先前發生過什麼。

月千歡又看向戰場令。顏色消散淡去,敵對的標記抹掉了。

戰少,你媳婦又爬牆了 眾人這才聚攏。而修無起看見司空喧跟他同盟的標記時,有些崩潰。

因為司空喧嘚瑟的炫耀了一番。「還好我躲得遠,不然就跟你一樣。」

「閉嘴!」 眼見天色近黃昏,黑夜即將來臨。

月千歡開口:「三叔,徒弟。你們過來時,有看到城鎮之類的嗎?」

「沒有。」

月明堂搖頭,「所過之處,荒蕪死寂。如同沙漠戈壁。」

「實際上,是鳥不拉屎,鬼都見不到一個!」修無起捂著臉,齜牙咧嘴的吐槽。

聞言,月千歡和墨九卿對視一眼。齊齊皺眉。

難道,古戰場全是這樣荒蕪死寂的地方?

月明堂忽然開口:「歡兒,鳳大人和琴尊也來了。」

「師尊!琴尊?那又是誰?」

「鳳大人的好友。」

「琴尊卿風雅?」月明堂和墨九卿同時開口。

但眾人齊齊看向墨九卿。因為月明堂可不知,琴尊的名字。

不過墨九卿是魔帝,知道琴尊理所應當。

月千歡好奇問:「琴尊卿風雅,那是誰?」

「歡歡,若說鳳九黎是正道之首。鳳尊出劍,天下俯首。那麼卿風雅,就是琴音起,定八方。」

「很厲害?」

墨九卿鳳眸微眯。「我曾和他交戰過。」

月千歡頓時好奇中憑添幾分揶揄。不僅她,大家都很是好奇。

誰贏了?

墨九卿勾唇,邪佞霸道一笑。「當然是我贏了。武元界正道之中,除了那些避世不出的老怪物,只有鳳九黎能與我一戰,難分勝負。」

「厲害!棒棒得。」月千歡挑眉誇讚。

眾人中,唯有修無起沉默了。

他慘白著臉,茫然無措的呆愣在原地。

墨九卿居然和鳳九黎一樣的實力!那他豈不是,也是高階世界的至尊強者!

修無起想哭。

他是多麼愚蠢,才和墨九卿對著干!

但是!他還是不肯叫師爹!就是不叫!

月千歡環手抱胸,摸摸下巴。「既然師尊他們也來了,都在古戰場。隨時都會碰見的!」

「就是不知,碰見時。是敵對還是盟友。」

「盟友結盟,敵對一戰便是!沒問題!」月千歡有些興奮,「我還沒和師尊動過手呢!」

墨九卿聞言有些吃味。

他看著激動,興沖沖的月千歡。幽幽開口:「歡歡,跟我切磋不一樣嗎?」

「當然不一樣。你和師尊,不一樣的。」

聽見月千歡這麼說,墨九卿頓時勾唇,心情大好。

見兩人深情凝望彼此。漸漸的,空氣中飄著一股甜膩,虐狗的味道。

司空喧被虐習慣了。所以面無表情的開口打破氛圍,「月姐姐,我們不去找雲夜他們嗎?」

「當然要去!」

「那月姐姐可以用捲軸找一找。」

「捲軸?」經司空喧這麼一提醒。月千歡才想到月家捲軸。

但她還不清楚,月家捲軸的使用方法。

司空喧說:「月姐姐,只要拿出捲軸。對著這漫天星辰,就能辨別方位。而捲軸上,也會浮現地圖。」

隨著司空喧開口,捲軸在月千歡面前打開。

羊皮卷質地的捲軸上,一座星圖漸漸對應頭頂的星空進行調整核對。

再然後,星圖消失。換而言之,顯現出一張清晰的地圖。

眾人見此,紛紛錯愕震驚!

月明堂:「這真的是古戰場的地圖?」

「照著地圖走一走就知道了。」 月千歡指尖點在地圖上,標記城鎮的位置。

地圖上,對此的標記是紅來鎮。

除了它,還有大大小小十座城鎮。錯亂不齊的坐落在古戰場上。

距離他們最近的,就是紅來鎮。所以大家打算先去紅來鎮瞧瞧。看看情況,才知道古戰場中是怎麼回事。

至於月千歡手中有這個能出現古戰場地圖的捲軸,所有人都就沒有問。

修無起有心想問,但被墨九卿一瞥,立馬安靜如雞。

打不過,他乖乖待著還不行嗎?

……

一路飛了兩個時辰。

月千歡他們才看到這個離他們最近的紅來鎮。

遠遠的,看見紅來鎮中燈火通明。街道上,熱鬧的人**錯行走。

月千歡他們落在紅來鎮門口。見著不遠處熱鬧的集市,耳邊聽著繁華嘈雜的喧嘩聲。有種回到了妖界城市的感覺。

但這裡,是古戰場。

「這些人都是活人嗎?」司空喧開口。

「嘶嘶~」殷余冒出頭來,「主人,裡面有活人。但更多的是死人!」

「死人?」

殷余點點蛇頭。它纏繞在月千歡指尖,探頭盯著紅來鎮里。

殷余接著說:「那些人就是戰魂!」

「什麼?」

「師父,它又是誰啊?它怎麼能確定,這些是戰魂。我們白天見到的那些鬼兵?」

修無起直勾勾盯著殷余。

殷余小小的蛇頭一看他。修無起瞬間毛骨悚然,本能的感到恐懼和懼怕。

這是什麼種族?

他可是八階妖王!

一條才出生不久的蛇,居然能讓他本能的感到害怕! 情陷豪門,老婆你最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