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道。

有人說道。

「你們想多了。別忘了,陸南天已經是霸武門內門弟子,只要他在,陸家的地位只會繼續上升!否則,陸家家主和陸家老祖怎麼可能正面剛蘇玄,而且絲毫面子沒給?」

「若是……一個月後陸南天也死了呢?」

「開什麼玩笑?」

「就是,那王宇天才是天才,強也真強,但剛才的戰力展現的也很清楚,能戰勝陸風,純屬僥倖。一是陸風輕敵,二是蠢。若是換做陸南天的話,就是蠢,憑藉護體罡氣和絕對力量也能碾壓,他沒任何機會!唉,可惜了,天才,都是驕傲的……」

「不錯。所以,很多天才都夭折。」

……

陸南天生日宴會的風波,在當天便在凌雲市傳開。

三中王宇,一時之間成為無數人茶餘飯後談論的對象。

而一個月後,陸南天和王宇的生死決鬥,更是成為無數人關注的焦點。

……

「儲物戒?」

紀玲瓏很快便追上了王宇,當將獎勵交給王宇的時候,王宇微微皺眉道。

「嗯。滴血,同時融入你的念力便能祭煉成功。雖然是最低級的儲物戒,但也是價值連城……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你應該懂,你戴上后以後就要小心點。」

「嗯。」

王宇應了一聲,很是隨意地結果,裝進了口袋。

「不祭煉?」

「回頭再弄。」王宇說道。

紀玲瓏看著淡定的王宇,目光若有所思,這小子太淡定了的,儲物戒啊,別說對王宇,就是陸南天這樣出身的天才弟子,都是珍貴至極的寶貝,能夠獲得肯定會激動異常,但王宇卻毫無反應。

「接下來一個月的時間,修練場隨時為你開放。我可以做你的陪練,需要的時候就說!」

「好。」

王宇應道。

紀玲瓏沒再多說,跟百里晴雪和孫穎點了點頭便直接離開。

她沒去訓罵王宇魯莽衝動,連陸南天都簽訂生死決鬥的契約,說那些已經沒有意義,重要是如何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內,讓王宇的實力做到最大的提升。

這到是關鍵。

……

半個小時后。

三人已經從陸家山莊到了市區內。

「我回家。」

百里晴雪說道。

「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回?或者,你住校先?」王宇凝視著百里晴雪問道。

「不用,我自己回就好。」百里晴雪說道。

有些事情,她必須回去解決。

她不怪王宇強勢霸道懟她爺爺和百里家,但她終究是百里家的人,百里家也始終將她當成最大的希望在培養。所以,她必須回去。

「不行。」

「啊?王宇,我只是回去處理下,沒別的意思……」

「明天你再回去處理不遲。現在跟我和小姨回家。」

「王宇……」

「聽話。」王宇捏著百里晴雪的臉。

孫穎一副被狗糧刺激到的模樣,扭頭不看。

「我真不怪你,我擔心我爸被控制著……」百里晴雪說道。

「明天,隨便你怎麼做。今天不行!」

王宇霸道強勢,不容置疑,也沒說原因。

前世,今晚便是百里晴雪凋零的時間。

雖然現在,蝴蝶的翅膀已經因他而出現了改變,雖然此刻他已經成功將百里晴雪帶出了陸家……

但玄而又玄的命運,王宇不敢肯定還會不會有意外。

至少在明天到來之前,他絕不能讓百里晴雪離開他的視線。 陸家,陸風死不瞑目。

陸南天在陸家老祖和莫元兩大高手的帶領下直接進入了陸家老祖閉關之處。

儘管陸風有絕對的信心碾壓王宇,但王宇展現出的驚人天賦,一個月後會有怎樣的表現,莫元和陸家老祖都無法肯定,所以,他們要在一個月的時間內,極盡全力讓陸南天突破壁障。

只要踏入B級,那便萬無一失!

……

凌雲市武者圈子更是有不少人坐莊,開設出賭局。

王宇獲勝的賠率很高。

儘管王宇的天賦潛力已經取代陸南天,成為凌雲市百年不遇的天才,但對一個月後的生死對決,卻是幾乎沒人看好。

C級後期,而且曾經的第一天才,陸南天的絕對實力絕不是陸風能比的。

也絕不是王宇的肉身力量能抗衡的。

何況,陸風的死,在很多人看來就是因為輕敵和蠢的代價?

……

王宇和孫穎的住所。

「呼……」

盤膝而坐的王宇長長吁了口氣,緩緩睜開眼睛,兩道璀璨的晶芒一閃而逝。

「八九玄功竟然是真的,這是長生之法,不死神功。」

王宇雙眸之中閃耀著一絲掩飾不住的震驚和喜悅。

這是超越他認知的功法,什麼天地玄黃,甚至他仙尊認知中的神級功法,都無法跟八九玄功相提並論。

他堂堂仙尊,憑藉他的悟性、見識,本以為輕鬆便能領悟掌控,畢竟,一法通萬法通,但讓他沒想到的是,整整一晚上的時間,他竟是只領悟了一點皮毛。

玄而又玄的道則,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

他領悟到的表面上的七十二招便是他現在能修鍊的極限,但這七十二招融入八九玄功的奧義后,雖然依舊是後天和先天兩種境界的功法,但品級卻是超越天地玄黃的級別劃分,就是神跡功法也無法與其媲美。

「這種感覺……真爽……」

王宇心情愉悅至極,目光看著在沙發床上縮在被窩裡睡著的兩張俏臉,心情更好。

一如此刻傾灑到屋中的明媚陽光。

命運已經改變!

「起床了美女。」

王宇喊了聲。

孫穎和百里晴雪這才悠悠醒來,睡眼朦朧地看向精神奕奕的王宇。

第一次,

三人一起睡,

兩女顯然輾轉難眠了大半夜,好不容易才睡著的,顯然還沒睡夠……

「你不會一夜沒睡吧?」

百里晴雪看著打地鋪的王宇,問道。

「像我這樣勤奮的人,睡覺太奢侈了。早上好,晴雪!」

「……我可以回家了嗎?」

「可以!你當我綁架你?」

「難道不是?」百里晴雪撇嘴道。

臉色微紅。

豈止是綁架?

若是沒用孫穎在的話,百里晴雪甚至懷疑被爺爺氣到的王宇可能有不可說的目的……

生米煮成熟飯什麼的。

其實,孫穎也奇怪。

昨晚王宇真的不正常,不但不讓百里晴雪回家,還必須一直讓她在眼前,這還不算,三人一起吃飯後,回到住處,他更是在整個屋子裡布下了他所謂的「陣法」,還到處懸挂著玉牌……

兩人甚至懷疑王宇殺了陸風後過度緊張驚恐造成的,但他實在又沒驚恐的樣子。

「好吧。來,滴血祭煉,好了你就可以回家了。」

王宇直接抓住百里晴雪的手,將儲物戒給戴在了百里晴雪的無名指上。

孫穎都一愣。

「我不能要。」百里晴雪驚慌道,說著就要摘下來。這麼貴重的東西,王宇竟然要給她,實在超出她的預料,而她斷然不能接受的。

「我有更好的,小姨經常跟我在一起,暫時也用不到。」王宇說道。

百里晴雪一臉愕然。

「不信?」

王宇手中銀色光芒一閃白堊虎皮包便出現,再一閃便是一堆的靈肉!

「看到了嗎?」

王宇再揮手東西又詭異消失,而他右手大拇指上隱匿的扳指儲物戒也浮現了出來。

「看到了……但我不要。」百里晴雪依舊拒絕。

「分那麼清幹什麼?」王宇皺眉道。

「我不是那意思。」

「你不要可以扔了。」王宇瞪著百里晴雪說道,旋即看向孫穎:「小姨,我睡會兒。你先去學校吧,這段時間還是住學校。我晚點再去。」

說完,王宇便直接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百里晴雪卻是愣在原地。

「晴雪,小宇給你,你就要了吧。那麼見外幹什麼?」

「我不是見外,你們都沒什麼修鍊資源,我比你們好多了。儲物戒這麼貴重,換成修鍊資源,提升實力才是關鍵。一個月後還要跟陸南天生死決鬥,我……不想他出事。」

「他不會有事。你拿著就是了。」孫穎說道。

「好吧。」

……

自這一天起,除了吃飯的時間,王宇會出現在校園食堂,跟孫穎、百里晴雪一起用餐外,便很少有人能看到他。而且,即便是在食堂用餐的時候,他的模樣也像是沉浸在思索之中,經常會走神,忘記吃食。

八九玄功!

白天,他躲在住處或者宿舍,除了修鍊大五行術外,幾乎都是沉浸在八九玄功的參悟和修鍊中。晚上,每到子時,他便會悄悄地到天才班的修練場,進入百倍重力場中修鍊,但修鍊的依舊是八九玄功……

修鍊到早上六點,就會悄悄進入孫穎的宿舍,洗個澡,鑽進被窩,摟著柔如無骨、香噴噴的小姨睡上一會兒。

本來七點便能準時起床的孫穎,變成了每天都是七點半才起。

一開始幾天每次都是紅著臉。

生怕王宇會「衝動」。

但後來她又很鬱悶,嚴重懷疑王宇抱著她跟抱著枕頭的感覺應該差不多,分明就是將她當抱枕……

分分鐘就能沉沉睡去。

若非是為了每天能看到百里晴雪幾眼,王宇恐怕飯都不會去吃,但即便是到了食堂,吃飯的時候,百里晴雪在他的面前,他會時不時神遊天外。

兩女都發現,王宇最愛的不是她們。

是,

修鍊!

那才是他的真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