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等功績,莫說封王拜候,哪怕是成為皇親國戚,當一朝宰相國師,都不為過了!

有這等功績,莫說封王拜候,哪怕是成為皇親國戚,當一朝宰相國師,都不為過了!

「這下你滿意了!?」

此刻,九王爺黑著臉,對著李瀟傳音,語氣十分不善。

「我又沒讓你說出來,是你自己說的。」 龍組之最強戰力 李瀟笑道,坐在席位上,很淡定。

然而,此刻在場之人,誰都無法忽視李瀟的存在了。

一個能造就聖人的少年,其價值無法估量!

哪怕是之前反對的左相,此刻也笑著臉,沖著李瀟拱手,道:「小友,之前是本座不知,小友莫見怪。」

「哈哈哈,我帝國有此等人才,遲早能成皇朝!」

「恭喜皇主,喜得此天驕!」

……

一時間,一群人對李瀟的態度大為轉變,有幾個大臣,更是心裡捉摸著,是不是該拉攏一下李瀟。

「小友,我見你氣質不凡,英俊瀟洒,怕是有女友了吧?」左相突然問道,更是端著酒杯,走到了李瀟身前,敬了李瀟一杯酒。

「這……何意?」李瀟愕然,怎麼說著說著,就說起女友這事了。

「是這樣的,我家中有一女,國色天香,正待嫁人之年,不如……」左相笑道,其意思相當的明顯,這是要將自己的女兒嫁給李瀟啊!

「草!老狐狸!之前還反對李瀟封王拜候,現在卻第一個送女兒!」九王爺的臉當即黑了下來。

同時,妖妖眨巴著眼睛,嘴角露出一絲深意的笑容,輕輕的看了一眼李瀟。

逐漸成為神豪 「有殺氣!」李瀟心中一緊,剎那間就感覺到妖妖那眼神與笑容中隱藏的殺氣。

李瀟心想,要是他敢答應左相這門婚事,恐怕是要被妖妖被揍死了吧……

第四章!求推薦!順便本玄尊有話要說:本皇從不裝逼,奈何有人非要幫我裝逼,我的親舅舅,你對我可真好啊^_^

(本章完) 這日子沒法過了!

系統是適宜的冒出來:【宿主別怕,你有錢,你可以包養格爾的。】

我哪有錢?

我沒錢!

【不!你有錢!】

路瑾翻出自己空蕩蕩的腰包,證明自己真的比乞丐還窮。

想要她幫格爾還債,別想了。

辣雞統卡機了兩秒鐘,又說:【原主有錢,很多。】

路瑾:「……」

……

路瑾在原主宮殿外的那顆大樹下,挖出一個大箱子后,才明白辣雞統說的「很多」,是有多多。

打開箱子,裡面全部都是地契,借契……

路瑾大致算了一下,就這麼一箱,抵得上整個王宮二十年的用度。

所以,原主到底是怎麼存這麼多錢的?

她又把原主記憶又扒拉了一遍,什麼也沒有!

「統子,你確定這些東西是原主的?」別是哪位隱藏大佬埋得。

【絕對是白雪的!我保證!】

「……」這樣我就放心了。

路瑾拖著一個大箱子回了府,這邊,就有人稟報給了格爾。

「我知道了。」他又說,「若是蓓斯殿下來找夫人,記得及時通報我。」

「是。」

俊美男人細細擦拭著手中的小珠子。

指甲蓋大小的珠子在他的兩指間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倒映在他湛藍色的瞳孔里,映照著他眼底的黑沉越來越濃。

路瑾現在一夜暴富,不僅替格爾還了債,還順便把自己的住處大改造了一番。

「白雪,今晚海宴會,我能有機會邀請你一起去參加嗎?」

「不……我不會拒絕你的,親愛的格爾。」一個「不」字剛說出口,就被系統咆哮著改了回去。

【宿主,你還想不想漲好感度了?】

「想啊!」不是為了漲好感度,她這會兒怎麼可能還會在這心平氣和的跟格爾聊天。

就一問一答,也叫聊天?

你怕不是對聊天有什麼誤解!

【好感度已經90,你現在順著他,說不定指不定什麼時候好感度就滿了。】

「才90啊!」格爾最近怎麼回事?她對他這麼好,怎麼就不漲好感度呢?

系統忍不住吐槽:【你哪裡對人家好了?】成親這麼長時間,人家連新房的門檻都沒摸著。

「我都幫他還債了!對他還不好嗎?」

【……】

系統氣得掉線。

海宴會一年一度,在浩瀚的大海邊舉行。

一是敬奉神明,二是祈禱大海能保佑他們。

年輕漂亮的小姑娘們,穿著花裙子,手拉手在海邊載歌載舞。

路瑾坐在木板凳上,抖著腿,嗑著瓜子。

「白雪,你想去跳舞嗎?」

不想!

路瑾扭頭瞥了格爾一眼,「你覺得我像是會跳舞的人嗎?」

「……」格爾湛藍色的眸子暗淡了些。

路瑾轉過頭,繼續欣賞姑娘們的舞姿。

格爾飛斜了她一眼,眼底滿是複雜。

白雪公主雖然沒有女兒般的白皙皮膚,性子冷淡,話不多。

但是那些淑女們會的東西,她都不差。

尤其是白雪公主的舞,非常棒。

她——不是白雪。

之前他就有這樣的懷疑,但是心中又不敢肯定。 妖妖神色倒是很平靜,眨巴著美眸,啥話都沒說,就是輕飄飄的看了一眼李瀟而已。

李瀟則是如臨大敵,急忙對著左相說道:「這事不急,全靠緣分。」

「也好,那就找個時間,與我家閨女見個面,或許緣分就到了。」左相笑道。

說罷,左相轉身,便準備回到自己的席位上。

但是,他沒走幾步,突然又停了下來,轉身問道:「那個……小友,你何時再渡劫啊?」

「靠!老東西!想和我搶!?」九王爺一聽到這話,心裡當即急了起來。

他可是很清楚李瀟的天劫有多麼猛,最為重要的是,每次天劫過後,都有造化!

左相這明擺著是要跟他搶造化了啊!

「這個我也不清楚。」李瀟搖頭道:「還是那句話,看緣分吧。」

「小友天資出眾,這等境界便能引來天劫,著實厲害。」左相很真誠的誇讚道,但又露出一副擔憂之色,道:「但是天劫之威,非同兒戲,小友下次若是渡劫,可叫我一聲,我左相必定赴湯蹈火,誓死都要幫你渡過天劫!」

左相這話剛說完,現場便炸開了鍋。

只見朝中大臣,下到王臣,上到侯爵,紛紛開口,表示願意幫李瀟渡劫!

就連鎮國府的幾位將軍,也是欲言又止,似乎也想要幫李瀟渡劫。

若非穆羽太古板,不曾開口,這幾個將軍,恐怕早就上去和李瀟碰杯喝酒,拉攏關係了。

「行唄,下次渡劫,我會通知你們的。」李瀟笑道,心裡則嘀咕了一聲:「呵,沒幾把刷子,也敢幫我渡劫?到時候大概不會被天劫劈死一大片……」

「臭小子!我可警告你,你的天劫要是敢讓別人幫你渡,我就和你絕交!你也休想進入鎮國府的大門!」九王爺急了,連聲傳音。

「放心,我的天劫只留給你。」李瀟笑著傳音道:「現在知道我的天劫有多麼受人歡迎了吧。」

「平亂王候,今後有天劫……可否……」

就在此刻,蒼穹氏也給李瀟傳音了,語氣很客氣,態度也很好。

「這是自然,以後本玄尊的天劫,有你一份。」李瀟笑道。

「如此甚好。」蒼穹氏看似很滿意,道:「你和妖妖的事,本皇會放在心上的,一定幫你多多撮合,替你在老將軍面前多說幾句好話。」

李瀟聞言,嘿嘿一笑,卻沒有繼續傳音。

只因,就在此刻,穆羽給他傳音了。

穆羽很古板,自然不可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要求幫李瀟渡劫。

但暗中傳音,穆羽自然是不能落下。

「穆羽大將軍,今後我若是渡天劫,肯定第一個叫你。」李瀟笑著回應道,但隨即露出一副為難之色。

兩人便面上都很平靜,但穆羽此刻心裡卻緊張了起來,急忙問道:「有難處嗎?」

「是這樣的,我是八玄宗的弟子,我家宗主花久留和鎮國府好像有些誤會……」李瀟輕語:「宗主不讓我和鎮國府的人有來往。」

這話一出,穆羽神色當即一變,似乎是急了起來。

只見他豁然起身,身上一身殺伐之氣爆發,全場瞬間安靜了下來。

「諸位,想必你們也聽說過我女兒穆婉蓉之事。」穆羽沉聲道:「我以年老,曾經也做錯過一些事情,尤其是對我女兒的事,近年來也是反省過,深感愧疚。」

「這……老爺子難道想通了?」九王爺神色一凝,又看向李瀟,當即就懷疑李瀟和穆羽在暗中傳音過了!

若不然,以自家老爺子的性格,豈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來認錯!

「本座今日便宣布一件事,我同意婉蓉與花久留之事,即刻起,我鎮國府隨時歡迎花久留到來!」穆羽說道,神色很嚴肅。

「老將軍這是怎麼了?」

「當初穆婉蓉和花久留的事,可是鬧得帝國滿城風雨,老將軍可是一百個不同意,更是將穆婉蓉軟禁了好多年呢,怎麼突然想開了?」

……

眾人疑惑不已,都是知道穆羽的性格,一般情況下,怎麼可能退縮呢。

「小友,你看這樣子如何?」

此刻,穆羽坐會了席位上,神色不動,卻暗自對李瀟傳音道。

「我想宗主會很高興,肯定會不計前嫌的。」李瀟傳音道:「如此,今後我渡天劫,必定叫上老將軍。」

「多謝多謝。」穆羽笑道。

然而,有人在討好李瀟,也有人對李瀟不感冒,更是對李瀟充滿了惡意。

比如說,景王府!

「空有身份,沒有實力,封王拜候,怕是不夠啊。」景王爺突然開口,道:「這是一個實力為尊的世界,沒實力,就沒有一切。」

「沒錯,景王爺說的對。」

「我贊同。」

……

當即,景王爺一脈的人站了出來,紛紛表示支持景王爺。

而以景王爺的身份,他開口了,自然沒幾個人敢多說。

哪怕是想要反對,也不敢當著景王爺的面說出來。

「哦?景王爺所謂的實力是什麼?」李瀟輕語,喝了一口酒,淡淡的說道:「我不過十七八歲,境界自然不能與老一輩的人相比,景王爺若是拿我與前輩們相比,我自然是不如呢。」

「呵,在年輕一輩中,你怕也是不行。」景王爺輕蔑道:「在場之人,年青一代,你的境界算是最低的了吧?」

這話一出,眾人這才反應過來。

今日,前來參加宴會的年輕人不少,但境界都在法相境二重以上。

就連徐如林和楚項,如今都是法相二重了,比李瀟這個做老大的還要高出一個小境界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