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耳聞。”

“有點耳聞。”

葉一凡點頭。

齊國柱人稱齊老,在本市威望很高,屬於泰山北斗級人物。

據說天海市很多的名人,都是這個齊國柱的學生,不僅如此,此人的威望帶來的聲譽,也是極爲響亮,很多從官從商的名人,也都以自己是齊老的學生爲榮…… “聽說過就好,這齊國柱雖然已經年老退休,但其身份地位以及影響力,在天海市也可以說是泰山北斗級,去了那裏,你要收斂點,千萬不要再惹麻煩了。”

孟瑤溫柔的看了看葉一凡。


就連葉一凡也沒有想到,惹出了這麼大的麻煩,孟瑤居然都沒有生氣。

女人一旦動起了真感情,果然難以想象。

“好吧,這一次是我有點衝動,才惹下這一身的麻煩,我聽你的。”

葉一凡點頭,也不好辜負了孟瑤的一片苦心。

“你知道就好,你自己逞英雄,維護你小姨子,這本沒錯。”

孟瑤說道“可你是代表着我們萌萌噠化妝品集團去的,你的這些魯莽行爲,甚至連累了公司。”

“實在不好意思,給你造成麻煩。”

葉一凡點頭。

“我也不是完全爲了你,畢竟這件事也牽連到了我的公司,以及我個人,現在事關重大,我實在是沒了辦法,不得已纔去求見齊老。”

孟瑤言道“不過好在,多年前,我也曾經是他的學生,多少有點關係,這纔有機會見到齊老。”

“你也是這齊國柱的學生??”

葉一凡皺眉。

“是也不是……”

孟瑤看了看葉一凡,微笑道“齊老在天海市名望很大,很多人在外面自稱是齊老的學生,加上一些私下的利益來往,久而久之就可以以假亂真。”

“呵呵……原來如此。”

葉一凡笑道“我就奇怪了,這個人怎麼會有這麼多學生,而且一個個都是名人。”

孟瑤微笑,走到葉一凡的身邊,幫着葉一凡整理了一下衣領,溫柔萬千,說道“記住了,到了那裏,一切聽我的,答應我。”

“好。”


看着夢瑤如此,葉一凡點了點頭。

從未見過,孟瑤如此溫柔的女人一面,以前只覺得這是一位骨子裏都妖嬈的女人,沒想到這女人也可以給人這般溫柔體貼的感覺。

拋開這些不提,這件事畢竟是孟瑤好心在幫着他葉一凡。

這一點,葉一凡還是領情的。

兩人一起走出了辦公室,直奔公司外面。

銷售部,一羣人默默的低頭工作。

直到見孟瑤和葉一凡離開,這纔有人擡起頭來,說道“看來事情很大啊,孟總都不得不親戚出馬了。”

“是啊,葉一凡也太沖動了,這件事給公司也會帶來影響的。”

“林建龍可是美爾雅公司的老總啊,葉一凡怎麼就敢出手這麼狠,都打成植物人了。”

“這一次,如果解決不好,別說是他葉一凡倒黴,只怕我們公司也會跟着遭罪,相對的,我們這些底層員工,也會被連累的。”

員工們議論紛紛。

李欣怡則是呆呆的看着銷售部的門口。

這一次,她心裏真的很擔心葉一凡,畢竟這件事因她而起,很想追出去問問,可是她也沒有能力幫忙。

“李欣怡,沒事的。”


背後傳來安慰的聲音。

李欣怡回頭看去,是張玉香。

“張姐……”


“你不用說什麼,這件事我明白。”

張玉香看了看李欣怡,苦笑道“當年我也遇到過類似的情況,有些男人,表面上紳士,內心裏很邪惡,你當時的境遇,我完全能理解。”

“只是……”

“只是沒想到,葉一凡會這麼衝動……”

聽了張玉香的話,李欣怡連連點頭,感覺好似找到了知己,說道“張姐,你說我現在該怎麼辦?”

“你留在這裏好好工作就行,不需要想太多。”

張玉香看了看李欣怡,想到了曾經葉一凡對她的叮囑。

“可是我不放心。”

李欣怡焦急道。

“葉一凡爲了你,才惹下這麼**煩,現在只怕整個天海市都在注意這件事。”

張玉香看着李欣怡言道“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你我能夠涉足的了,你如果不想繼續給葉一凡造成麻煩,那你應該做的就是老老實實在公司上班,再也不能給讓葉一凡操心了。”

另一頭。

徐志宇的辦公室。

徐志宇找來祕書,言道“沒想到葉一凡會把林建龍給廢掉了,當真是狠辣,本來這件事,足以讓葉一凡不能翻身。”

“可現在孟瑤帶着葉一凡去找齊老。”

“以齊老再天海市的影響力,如果他願意出手,這件事是可以解決的,不能讓這件事發生!”

祕書聞言,問道“徐總,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怎麼辦?”

徐志宇看了看祕書,略微沉思,說道“去給我盯住了那邊的動靜,一有消息,立刻向我彙報。”

“是,我這就去。”

祕書點頭,快速的離開了辦公室。

徐志宇的臉上,則是變得陰沉,一想到葉一凡對林建龍出手的畫面,直到現在,徐志宇依舊心有餘悸。

“葉一凡,沒想到你會這麼猛,幸好也是林建龍做了出頭鳥,否則這件事極有可能落在我的頭上的。”

“你葉一凡的存在,對於我而言,已經不僅僅是個威脅,而是一顆定時**!”

默默的說了幾句,徐志宇撥打了電話給父親徐金貴“爸,孟瑤那個女人不僅沒有責罰葉一凡,而且還在爲葉一凡尋找出路,帶着葉一凡去拜訪齊老了。”

“哦?竟有這等事?”

電話裏,徐金貴沉默了一下,說道“呵呵……這女人一旦喜歡上一個男人,當真是可以義無反顧呢。”

“爸,你的意思是,孟瑤已經愛上了葉一凡?”

徐志宇皺眉道。

“如果不是這樣,孟瑤爲什麼每次都偏袒沒葉一凡,甚至這麼大的事情,她依舊還在幫着葉一凡?”

電話裏,徐金貴好似看透了一切,言道“憑我大半輩子的經驗來看,這個孟瑤已經深深愛上那個男人了,否則沒辦法解釋這些事情。”

“原來如此,原來孟瑤早就被愛情衝昏了頭腦!”

徐志宇聽後連連點頭,問道“爸,那我們下一步,應該怎麼做?”

“怎麼做?”

徐金貴冷笑,說道“當然是不能讓齊老出手幫葉一凡了。”

“爸,你有安排了嗎?”

徐志宇問道。

“這個你放心好了,我等下會準備一些禮物送給齊老,另外我會將葉一凡準備找齊老解圍的消息,通知林建龍的弟弟林建山,再者,我會通過我的人脈和影響力給天海市商業聯盟施加壓力。”

徐金貴笑道“如此三管齊下,齊老會權衡利弊關係的。”

…… “這一招真是太絕了,如此三管齊下,就算是齊老也會覺得壓力巨大,不敢輕舉妄動的。”

徐志宇對着電話,大笑道“而且齊老是個愛面子的人,他做事之前,一定會權衡事情的利弊關係。”

“沒錯。”

徐金貴笑道“你就等着瞧吧,這件事會越來越有意思的。”

“我明白了爸,有了您這一手安排,我就徹底放心了。”

徐志宇興高采烈的掛了電話,靠在椅子上,點燃了一根菸。

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一個菸圈。

“葉一凡,這一次你還不死定了?”

“有本事,你把齊老也揍一頓?”

“哈哈哈……”

……

齊山。

這是位於天海市郊區的一座山,整座山以齊國柱的齊字命名,可見齊老的威望。

齊山的山頂,有一座豪華的別墅,這位天海市的元老級人物,就住在這裏。

對外美其名曰:閒雲野鶴,看破紅塵。

齊老給人一種一副隱居深山,不問世事的感覺。

可實際上,明白人都知道,這是齊老的一種手段,住在深山,只是一種另類的行爲,其目的不是爲了隱居,相反,反而會讓人覺得齊老更加的高大上形象。

要不然,那麼多名人冒充是齊老的學生,齊老都能默認?

齊老,看似不問世事,實則,沽名釣譽罷了。

否則也不會有那麼人,來趙齊老攀關係,甚至進行利益往來。

此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