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比賽結束後,一場關於LPL新晉結束的選拔,在隔壁的電競場館悄然舉行,

本週比賽結束後,一場關於LPL新晉結束的選拔,在隔壁的電競場館悄然舉行,

最後的決賽,五名解說將要決出最後一個名額,三女兩男,其中一位女生長相甜美可愛,褐色秀髮格外吸引眼球,美麗之中透露着害羞,大大的眼睛有着一絲緊張,

從LSPL解說到LPL解說,究竟能不能留下來,就看這場自己的發揮了,

她微微呼出一口氣,心中想起了那個平靜淡然的影子,微微一笑,充滿自信,

“第零零三號,喻小欣,請準備,”目標編號014 笑容甜美可愛,表情輕鬆自然,行爲落落大方,

評委橘子姐對小欣的表現非常滿意,在打分項目上給了五星的最高分,她一手拖着下巴,一邊微笑着打量着小欣:“我們瞭解到你之前是當紅遊戲美女主播,爲什麼在事業上升期的時候,要選擇解說這個行業呢,”

“要知道,我們解說呢……”橘子姐調侃着,“可是最吃力不討好的職業喲,”

小欣微微一笑,準備說出一套早已經準備好的發言,無非就是對解說行業的熱愛,對遊戲的鐘情,可是這些話還沒出口,小欣就停住了,

難道真的是自己的初衷嗎,自己從主播轉行解說,真的是因爲對遊戲的熱愛嗎,

看着前面幾名選手也是這樣說的話,小欣覺得……她應該說實話,至少是真心話,

“小欣,”橘子姐見她沒有回答,提醒着,“爲什麼要選擇解說這個行業呢,”

“因爲就薪資來說的話,你做主播的時候賺的可比解說多了不止十倍,”橘子姐依然在調侃着說,

喻小欣緩緩擡起頭來,笑了笑,那烏黑的大眼睛裏閃動的是一個清瘦,淡然又陽光的身影,

“我選擇解說這個行業,是因爲……一個人,”

“一個人,”橘子姐一愣,

“是的,一名選手,”小欣笑着說,“當初我從主播轉行解說,就是因爲他,因爲他成爲了一名職業選手,”

橘子姐眼中閃動着興奮的光芒,繼續深挖:“那你的意思是這個人當初是在打LSPL,所以你就成爲了LSPL的解說,”

“是的,”

“現在他已經打上來LPL了,所以你也要想辦法晉升到LPL嗎,”

“是這樣的,”小欣面色微紅,

“我明白了,”橘子姐輕聲一笑,“冒昧的問一句,如果他打不上來LPL,而你獲得了晉升LPL的機會的話,你會怎麼樣選擇,”

小欣深深呼出一口氣:“我會繼續留在LSPL,”

她緩緩的說着,聲音如鈴鐺版動聽,但是卻有着不容置疑的能量,

我會一直陪着他,

這是小欣沒有說出來的內心話,但是已經夠了,

橘子姐轉動着手中的鉛筆,目光帶着欣賞看着小欣,

每個女生都渴望擁有這份最純真的感動,橘子姐也不例外,在某一瞬間,橘子姐甚至還有點羨慕小欣,

是的,羨慕,

小欣回答完畢後獲得了全場的最高分評委都對小欣的表現非常滿意,但是另外四名同樣是有利的競爭者,

橘子姐幽幽的說:“雖然他們回答的都很好,綜合素質也不差,但是我卻沒有看到一個讓我心動的點,”

“什麼,”

其他評委不解的說,

“真,”

“真,”

“沒錯,在喻小欣的身上,我看到的真誠,沒有說自己的理想與空話,說實話那些在我看來都是虛的,只有你自己內心裏想的纔是真的,”

橘子姐微微一笑:“我比較中意喻小欣留下來,”

後場內,喻小欣和其他四人都在緊張的等待着最後的結果,

當橘子姐當衆宣佈喻小欣最後留下來時,後者睜大了眼睛,彷彿不敢相信一樣,

因爲在當初的選拔中,她的現場發揮和比試明顯的要落後其他幾人,沒行到最後居然選中的是她,

“恭喜你,”

橘子姐友善的着伸出手來,喻小欣呆呆的與她握手,

“以後就是同事了喲,多多關照,”

“謝謝橘子姐,”小欣臉上出現了一抹微醺,

“哈哈,”橘子姐大方的一笑,她忽然湊近了喻小欣,“如果可以的話,我能夠知道你心中的那個人是誰嗎,在LPL的哪個戰隊,”

說道這個,喻小欣的臉色更加紅了,神情尷尬無比,不過更顯甜美可愛,

看她這個樣子,橘子姐也不好再繼續逗了,輕聲一笑:“沒關係,以後你就是LPL的解說之一了,可以經常看到他,”

“我說的是現場喲,”

直到橘子姐走後,小欣的臉上仍然是紅紅的,右手輕撫臉頰,紅的發燙,

她真的是有點害羞,不敢相信當時自己怎麼就說了出來,

其實以橘子姐的能力要找到那個人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再加上之前在LSPL裏小欣與哪位選手的關係最好,現在又打上了LPL,

這樣一猜就能猜的出來,可以想到,若是有心人抓住這個點的話,恐怕第二天整個LPL都會流傳着這樣一個感人的故事,

喻小欣搖搖頭,暫時拋開了這個想法,她面色微紅,笑了笑,腦海中的那個身影越來越深刻,

等着我,我會在賽場上一直陪着你,

此時,G?D電子競技俱樂部,基地,訓練室,

林天玩着遊戲,忽然打了了一個哈欠,他呢喃一聲:誰在念叨我,

“天哥,天哥,動啊,你動啊,我擦,”

旁邊傳來一個尖銳的聲音,朝陽懊惱的道:“你是卡了嗎,剛纔怎麼不動啊,”

林天略顯尷尬,只好說道:“哦,卡了,”

畫面已黑,他淡然的打開商城挑選裝備,

“天哥,以後不跟你雙排了,你這太坑了,用凱南輔助不說,這都死了多少次了,”檸檬無奈的說,

林天白了他一眼,不再說話,看着自己已經0-4的戰績,也實在是不好再說些什麼,

“天哥就喜歡搞些黑科技,很讓人無語啊,”

“戰鬥,懂不懂,”林天不耐煩的說,

“凱南輔助也是戰術,”

“是的,”

“信你纔有鬼,”

這把毫無意外的被虐的很慘,朝陽和檸檬兩人罵罵咧咧的自己雙排去了,不再跟林天一起,

後者苦笑一聲,不過暫時沒玩遊戲,而是打開遊戲錄像,仔細的研究凱南這個英雄,昨天的版本更新,對劍姬,凱南,慎,船長都是有些改動,改版後的凱南似乎控制和傷害能夠打的更加足一些,

林天心中一動,試起了凱南輔助,不過可惜的是用凱南打輔助,需要很好的陣容配合,否則就是雞肋,

自己又試了幾把,在筆記本上詳細的記錄着凱南打輔助的各項注意條件和套路方法,

在G?D戰隊瘋狂撈分的這兩週裏,他們的排名已經逐漸與第九名拉開,如果保持這個戰績的話,夏季賽很有可能打進季後賽,

而且G? 護花高手在都市 贈你一場空歡喜 D戰隊與前一名的差距也不大,聯賽後期如果能夠再加把勁衝的話,應該會有不錯的成績,

但就是在這個隊伍衝分的緊要關頭,G?D戰隊裏的矛盾,逐漸激化了,

小七坐在休息室裏,面對着曹波和喬木兩人的勸說,心中仍然是不服氣,目光有點陰沉,

“哎,我也知道你爲戰隊付出了很多,但是現在林天的上場明顯要比你上場的時候好很多,”

“俱樂部是以成績和實力說話的,究竟誰上場也是看狀態,現在你的狀態的確讓俱樂部很不放心啊,”

他們兩人輪番說着,小七的臉色仍然是沒有好過,

“我只是想證明,我並不比林天差,”

小七淡淡的說,

喬木微微皺眉:“戰隊裏不是讓誰證明誰強的地方,”

“而是要看一個團隊,一個整體,你打了三年的職業比賽,難道這個道理都不懂嗎,”

“正因爲我懂,所以我更加知道,隊伍的磨合到底多麼的重要,我能證明我在場上比林天的作用更大,”

看着小七自信的目光,喬木和曹波也是相視一眼,無奈的嘆口氣,

於情,他們的確是應該讓小七上場,畢竟他是跟隨G?D戰隊三年的老將,自身經驗也很豐富,

但是於理,戰隊的成績擺在那裏,平哥,靈樂相繼替補的時候,林天才是那個帶動節奏的人,現在要把林天換下來,

他們,真的有點做不到,目標編號014 喬木苦口婆心的勸着小七,承諾可以讓他打訓練賽,然後根據他和林天兩人的表現來決定首發,

但是小七依然是不同意,他堅信自己能夠做的比林天更好,訓練賽只是訓練賽,並不是真正的賽場,他極力要求能夠給他一個上場的機會,

曹波深深嘆口氣,暗道俱樂部的麻煩事已經夠多了,但是現在又來了這個,

“哎,行了,小七,你的想法我知道了,回去吧,我們會考慮的,”

小七向着曹波深深鞠躬,隨後出了休息室,

喬木微微皺眉:“經理,你不會是要真的……”

“不然能怎麼辦呢,”曹波嘆息一聲,“小七他在俱樂部待了三年啊,”

“但是此刻林天的作用比他明顯要大,林天在場上,G?D能夠打的更像一個團隊,”喬木據理力爭的說,

喬木也更加糾結了,曹波只是無奈的搖搖頭:“現在戰隊仍然處在保級的邊緣,新陣容的試煉已經進行了三週了,效果還不錯,但是仍然沒有衝到前五,”

“前五,”喬木沒好氣的說,“這三週隊伍的成績三勝三平,足足拿了九分,已經超過了同期的很多戰隊,況且這是一隻有三個新人的隊伍組合,他們的潛力足夠大,”

曹波搖搖頭:“你說的我都明白,但是……”

“俱樂部已經撐不起隊員之間再有矛盾了,三哥和冷酷靈樂他們的矛盾還沒有解決,現在再來一個小七和林天的,哎……”

“再看吧,我只是說會考慮小七的意見,不過如果到時候真的要有所犧牲才能夠避免隊員之間矛盾的話……”

曹波沒有把話說完,但是意思已經很明顯了,林天是新來的,自然是最先被犧牲的那個了,

喬木深深的嘆口氣,無奈的搖搖頭,

今天比賽歸來,林天幾個人的表情都不是很好,

第一局的失敗他們沒覺得什麼,但是第二局明明是在大優勢的情況下,下路居然出現了致命的失誤,

三哥衝動的衝塔殺人失敗,林天閃現控制,三哥卻轉身往回走,打團時候ADC十秒中,走位九秒輸出一秒,

林天的面色此刻罕見的陰沉,回來後放下包,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一言不發,

隊內,氣氛陰沉的嚇人,

失去了這關鍵的一戰,對他們衝擊季後賽的阻礙又大了一些,

餘冉有些生氣的說:“ADC的失誤很大,這兩把發揮的太差,”

三哥看了她一眼,揉揉額頭說:“我沒有輸出空間,隊內對我的保護力度不夠,”

“你的意思是輔助沒有保護好你,”喬木挑眉說道,

三哥這時沒有說話了,只是揉着額頭,餘冉道:“林天用的安妮,本就不是以保護爲主,打的是超強的控制傷害,”

“不是需要讓來保護你,身爲ADC,你要自己學會如何去尋找輸出環境,”

“難道我不會打ADC,”三哥的聲音有點冰冷,

“你……”餘冉面色有些憤怒,

眼看着就要吵起來,喬木趕緊上前說:“大家都少說兩句,今天大家打的的確不好,有是下路不再狀態,希望你們能夠檢討,”

說到下路,自然就是三哥和林天,

三哥面色淡然的揉着自己的額頭,而林天,此刻心中一股怒火無法發泄,

他很清楚,在今天的比賽中,三哥犯下的失誤在路人玩家眼中都是有些不可思議,一個經過職業賽場三年的老將,怎麼可能會犯這種失誤呢,

不是意識操作上的失誤,而是本身對遊戲的態度,

用一句到現在林天都很惱怒的一句話:他根本就沒有想到要贏,

只有這種解釋,才能說的清楚,

只有說三哥根本不想贏,才能把剛纔發生的一切都聯繫起來,

林天深深的呼出一口氣:“爲什麼,”

他看着三哥,看着這個他一直以來都輔助的ADC,

三哥目光微微動容,面對着林天的目光,此時他表現的像是什麼都不知道一樣,

“什麼爲什麼,你是問我爲什麼每次團戰都死的那麼快嗎,我已經說了,C位需要保護,我的ADC根本就沒有任何輸出空間,對面打野和上單全部往我臉上衝,即使我有閃現也無濟於事,”

他這樣解釋着,林天,無話可說,只是淡淡的看着他,

目光中的不解,像是在向三哥詢問,只是忽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