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思璇嚇得花容失色,急忙尖叫提醒。

李思璇嚇得花容失色,急忙尖叫提醒。

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他又甜又暖 邋遢老頭的拳頭距離楊漠只有短短的一公分。

「給我去死!」

邋遢老頭的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好像看見楊漠被他一拳擊殺的慘狀。

然而。

下一秒。

邋遢老頭的笑容突然一僵。

就在他的拳頭距離楊漠面門不足一毫米的時候,邋遢老頭的拳法再也無法向前。

哪怕一絲一毫,都不行!

楊漠牢牢地抓住邋遢老頭的手腕。

「三招已過,該我出手了。」

楊漠冷漠的聲音驟然響起。

接著,一拳轟向邋遢老頭的胸口。

拳頭強悍無比,竟然直接穿透對方胸口,在邋遢老頭的身上留下一個血淋淋的大窟窿。

「好……強!」

邋遢老頭說完,瞪著眼睛,身體便直挺挺倒了下去。

同一秒。

五大高手瞪大眼睛,全都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到了。

「對方可是半步通靈境的強者,竟然被一招秒殺了?」

「他是修武練氣境後期的武者嗎?什麼時候,修武練氣境後期的武者變得如此厲害了?「

「這……傢伙……究竟是什麼怪物?」

他們本以為已經足夠重視這小子,沒想到,還是低估了他。

「你們還是一起上吧,省得浪費時間。」

楊漠提起鴻蒙劍,指向身前剩下的五名高手。

這五名高手,臉色都非常難看。

對於這些強者,被一個修武練氣境後期的武者輕視,絕對是奇恥大辱。

「一起上!」

他們也管不了這麼多,五個高手同一時間使用絕技,打算一招將楊漠抹殺。

「這就對了!」

楊漠站在原地,面對五大高手的齊攻,臉上沒有半點懼色。

「靈雎,你能借我多少力量?」

「這得看你能承受多少了。」

靈雎邊說著,邊將靈氣注入楊漠體內。

儘管修為只是修武練氣境後期,但楊漠修鍊了《五行煉體訣》,身體的強度是普通修武練氣境武者的一百倍。

所以,楊漠吸收了靈雎大量的靈氣,並不擔心爆體而亡。

反而。

楊漠感覺渾身充滿力量,戰鬥力節節攀升,足以碾壓普通的修武通靈境前期高手。

「你現在可以爆發出十虎之力,秒殺他們,足夠了!」靈雎自信滿滿。

「大佛手!」

「萬象拳!」

「霹靂神腿!」

「乾坤魔爪!」

「八荒掌!」

五大高手,五種絕技,分別從東南西北和上面五個方向,向楊漠碾壓而來。

「死!」

楊漠完全處於他們的包圍中,根本不可能閃躲。

楊漠也不需要閃躲。

名門椒妻 「《劍訣》,第一式,利劍無影!」

做首富從撿寶箱開始 楊漠揮舞著手中的鴻蒙劍,向著五個方向斬了出去。

一種無法言喻的死亡氣息,瞬間將五大高手籠罩。

「不好!」

最厲害的青衫老頭,率先感覺到危險,滿臉凝重,作出了最佳的防禦狀態。

只是,就在此時,一道劍氣,彷彿一道閃電,直接劃破虛空,狠狠向他的頭頂劈下。

唰!

青山老頭根本無法抵擋,整個人狠狠一顫,前胸留下一道又長又深的血痕。

他的身體,更是像斷了線的風箏,狠狠地砸到了一棵松樹上,摔落下去。

而松樹,在巨大的衝擊力下,竟然攔腰折斷。

一招!

最強的青衫老頭便失去所有的戰鬥力,但總算還剩下半條命。

其他四大高手就沒有這麼好命。

鴻蒙劍一劍揮出,四大高手根本沒有反抗的機會,直接被劈成灰燼,消失在虛空中。

不愧是八大神器之一,威力實在太恐怖了。

即便是楊漠,內心深處也是無比震撼。

極品寵妃太妖豔 「楊小子,本座之前說過了,這不過是開始,等你找到鴻蒙劍的真身,本座才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劈天破地。」靈雎得意地笑道。

雖然一招制敵,但楊漠終究只是修武練氣境後期,身體強度有限。

在承受巨大靈氣的衝擊下,楊漠也是大汗淋漓,有些虛脫。

所以。

楊漠沒有理會靈雎,徑直走向青山老頭,打算斬草除根。

「求求你,別殺我,放過我……」

青衫老頭一個勁地哀求。

楊漠不為所動,舉起了鴻蒙劍。

而就在他準備劈下去時,耳邊忽然傳來靈雎的聲音。

「等等!」

「怎麼了?」

靈雎沉吟道:「這傢伙身上有靈晶!」

「靈晶?」

楊漠瞳孔一縮,有些激動。

靈晶,是靈氣與礦石結合后的產物,可以用來淬鍊武器,提高武器的品級。

根據礦石種類的不同,靈晶可以分為彩色靈晶、白靈晶、黑靈晶等等。

又以靈氣純度的不同,靈晶也可以分為下品靈晶、中品靈晶、上品靈晶、極品靈晶和純度最高的水靈晶。

「這傢伙身上的靈晶是下品藍靈晶,要拿來淬鍊劍體,可以修補萬分之一的損傷。」靈雎繼續道。

「只是萬分之一嗎?」楊漠有些失望。

「你別看不上!縱然只能修補萬分之一,威力也能比現在提高一倍。」 楊漠舉起鴻蒙劍,向著青衫老頭劈了下去。

「不要殺我!」

就在青衫老頭以為自己死定了,哪想楊漠的劍鋒突然在他的頭頂停住了。

感受到冰冷森森的劍鋒,青衫老頭的汗水,滾滾直下,整個後背完全被汗水打濕,面色煞白如紙。

「求你放過我,你要什麼,我都答應。」

儘管他已經活了九十九歲,但他仍然不想死。

他還想繼續活著哪怕像狗一樣活著。

楊漠看到青衫老頭匍匐在他面前,嘴角又向上翹了一分。

如果不是為了靈晶,這個老頭早已化為灰燼了。

「既然這樣,那你把靈晶交出來吧!」

「靈……靈晶?」

聽到楊漠的話,青衫老頭渾身一顫,抬起頭,眼神里充滿了驚訝和恐懼。

「需要我再說一遍嗎?」楊漠神色一冷。

「不……不需要!」

青衫老頭根本不敢有絲毫保留,立刻將身上的靈晶摸出來,放在楊漠跟前。

「楊……楊少,我身上就這些了。」

青衫老頭聲音發顫,整個人瑟瑟發抖,雙手不住地抖動。

「哎!其實,我真的不想殺人,但,你們為什麼偏偏要來找死呢?」

楊漠長嘆一聲,滿臉無奈地收起地上的靈晶。

青衫老頭渾身顫抖,連忙辯解道:「楊……楊少,我以後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好吧!看在這些靈晶的份上,我給你一個活命機會。」

青衫老頭聽得雙眼一亮,心裡頓時燃起了希望。

只是,下一秒。

這份希望,就被楊漠給澆滅了。

「給你一分鐘,自廢修為,我便饒你不死!」楊漠命令。

作為修武者,一旦自廢修為,無疑坐以待斃!

畢竟,像青衫老頭這樣的修武通靈境高手,在修鍊的過程中,不知結下多少死仇。

要是他的仇人知道他沒了修為,到時候的結局,恐怕比死還要慘。

「楊少,能不能繞過我這一次,我願意為你鞍前馬後,做牛做馬!」青衫老頭乞求。

楊漠不為所動:「還有三十秒!」

「楊漠,你真要將事情做絕嗎?要是你一意孤行,我只好自爆,與你同歸於盡!」青衫老頭內心一橫,威脅道。

「嗯,剛好一分鐘!既然你不肯自廢修為,那我只好送你一程!」

說罷,楊漠根本不給青衫老頭任何機會,揮起鴻蒙劍,一劍劈了過去。

嘭!

沒有任何懸念。

青衫老頭便化作一團灰燼,消失在虛無中。

……

楊漠幹掉青衫老頭,這片樹林終於安靜了。

楊漠並沒有立刻離開,而是駐足原地,望著手裡的鴻蒙劍,沉吟不語。

「怎麼了?」靈雎好奇地問道。

楊漠道:「鴻蒙劍雖好,但實在太扎眼,恐怕以後無論走在哪裡,都要成為焦點。」

「有舍必有得,誰讓本座牛逼了!」靈雎幸災樂禍地笑了笑,接著又道,「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