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振回頭看着我說,“我只演偶像劇,獨角戲那種,天生麗質難自棄!我這不研究辦法,你要知道跟這東西打交道相當於地府走一遭,說不行就掛了!再說了,大師出手要講究天時地利人和,你見過大師上來就幹架的嗎?”

李振回頭看着我說,“我只演偶像劇,獨角戲那種,天生麗質難自棄!我這不研究辦法,你要知道跟這東西打交道相當於地府走一遭,說不行就掛了!再說了,大師出手要講究天時地利人和,你見過大師上來就幹架的嗎?”

一聽這胖子這個時候還在裝逼,我有種強烈的想要罵街的抽動,橫不得上前直接抽這死胖子。要不是現在都等着他發揮,我早開火噴了。

鐵衣估計也扛不住這傢伙的絮叨了,繼續着我的問題,“李道長,是不是尋到辦法了,看這樣子,當務之急便是將那孩子和這東西分開,你看這針咽惡鬼身子已經探入小女孩大半了,若是全進去的話,身魂皆失,我們便沒有辦法了,孩子也會成爲一具行屍走獸!”

一聽鐵衣的話,我當時就急了。

六子則在旁邊一臉天真的看着我們,“你們在說什麼啊,這裏真有鬼?我怎麼看不到啊”。這傢伙的話直接將他替代我成爲了冷場王,完全被忽視。誰知,這傢伙見沒人搭理他,便拿起剛剛英子母親坐過的小凳子徑直坐在了上邊,完全一副打醬油的形象。

李振則突然冒出來一句“其實,我有點不好意思說,麻痹的,師傅那本捉猛鬼的書沒帶,這本看了看,是講看風水選墓地的。

你們也知道,這種生猛角色遇見一次相當於買彩票中百萬大獎的概率,所以我也沒有專門研究過,加上最近忙着研究新菜式,已經學會的也有點模糊了……。”

這死胖子還沒有說完話,我便脫下鞋子丟了過去,實在受不了了,原來這傢伙裝半天逼,竟然在翻看着一本跟眼前沒有一毛錢關係的風水堪輿之書。

誰知道,我的鞋子即將砸在李振後腦勺的時候,這傢伙竟然像是背後長着眼睛一般,兩個指頭生生夾住,我有點小驚歎之餘,開口罵道:“這時候裝逼,不裝會死啊?浪費時間。”

而那六子則在旁邊拍馬屁的說道:“師兄,好身手,夾的漂亮!”

死胖子完全忽視一旁怒目相視的我,甩了甩頭,說道:“小意思,小意思!”

“我擦,既然知道拿錯書了,那你半天看個毛啊!”我終於憋不住開始發飆,武鬥估計勝算不高,我先文鬥表達我的憤怒,這死胖子簡直是在浪費生命的節奏。

胖子慢條斯理的說,“我這不看看筆記,一會誰掛在這裏了,選墓地的時候也好有個準備。我這是爲了咱們大家好!”

我受不了了,橫不得立即上去咬着胖子一口,縱然滿嘴是油,脂肪含量高我也不管不顧了,就在鐵衣死死拉着我的時候,這死胖子有說了一句話:“

不過,我剛剛倒是有些想法了,不行先試試再說。”

聽見這死胖子接了這麼一句,我便打算一會再咬!

就在我剛剛起了點信心的時候,這俯身小女孩身上的東西似乎動了一動,這身體也清晰了一點。好像那個大腦袋的位置稍稍發生了側偏,我頓時感覺這東西死死的盯着我,不知道是傢伙看上我了,還是我此刻心理原因作祟,總之令人膽寒。

剛纔一直不曾說話的,鐵衣則開口說道,我剛剛一直在觀察,“一定是針咽餓鬼,肚大喉細,咽如針孔,遇飲食不能下嚥,飢火中燒,痛苦不堪。看着架勢,應該是很厲害的角色。我估摸着,今天辛虧我們來的及時,或許能夠救下這個孩子,若是再晚一些,這東西完全控制了孩子,這裏的人一個都活不下來!”

鐵衣此話一出,我的第一想法就是跑,趕緊跑,能跑多遠跑多遠!我深刻的記着祖宗的話,打之前先嚇,嚇不住就跑,可是兩條腿不爭氣的動不了,真有種想哭的衝動。這樣遇鬼的頻率,這將會是怎樣悲催的人生!

我一會看看身後的門,一會看看眼前的鬼,腦子裏都是孩子父親的白髮和母親的眼淚,三重壓力之下讓我周身難受,備受煎熬。

“六子你去隔壁把我的包拿過來,準備開工,看着玩意已經時間不斷了,拖下去,怕這孩子就沒命了!”李振一邊說着話,一邊將牀板搬起,架在了椅子之上,看樣子應該是準備做個臨時的祭壇一樣。

麻痹的,這道士捉鬼竟然什麼傢俱都沒帶都敢來裝逼,我對這傢伙已經不抱有任何希望幻想了。六子唉了一聲便推門出去了,其實,我也想跟着跑出去,有多遠跑多遠,可看着交流裏蜷縮的那個女孩,又想幫他,猶豫之間六子便出去關上了門。

就在我們和那隻鬼僵持的時候,六子終於回來了,看見李振的包,我靠純皮限量版的奢侈品,心想着,這傢伙還真是會享受生活的人啊,這麼拽的包裏,我看見李振拿出了什麼血包,驢蹄子、銅錢劍、招魂靈、符紙、誅殺筆等亂七八糟的東西倒了一堆。

同時,包子也從廚房捧着一堆生鮮菜果放在門口,向着屋子裏看了看,喊了一聲“哎呀媽呀!”之後便跑的不見蹤跡!

隨着三支點燃的香,冒出的嫋嫋煙霧,這胖子大喊一聲:“我靠,這祭壇太低,嚴重影響發揮,小崔兄弟,六子你們兩把牀板擡起來,臨時當個桌子腿,一會兒功夫就行”,我雖然對這廝安排給我的任務十分不滿,但實在是事發緊急,我也懶得爭辯,我和六子並行而去,分別擡起桌子的兩側,做了兩個人力桌子腿。

因爲緊緊靠着祭臺,可以很清晰的聽到李振嘴裏唸叨的話,“三茅真君在上,天地玄宗——萬氣本根——惟法無疆——證吾神通三界內外——覆映吾身急急如律令”。這個時候,我看到了我有生以來最爲神奇的一幕!當時也不知是眼睛上抹了嬰兒淚的緣故,還是這玩意就實實在在的存在。從房間內的天花板上竟然突然出現了許多道幡徐徐落下!整個空間瀰漫着金色的光芒,這架勢十分氣派,像是神仙下凡的感覺。

“落幡神咒!”鐵衣驚呼一聲,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看鐵衣的樣子應該是很拽的功夫,我剛剛加速的心跳也慢慢恢復正常了。

此刻,在落幡神咒的施展過程中,鐵衣則拔出腰間的青銅承影,一直護身在我周圍。還別說這影子衛士還真是非常靠譜,有鐵衣在我旁邊,心裏頓時踏實了很多,加之李振使出的什麼勞什子神咒看起來也很拽,估計處理起這鬼東西來想必也不會爲難了。

因爲心裏的緊張感減退了不少,我才靜下心來仔細的看着眼前這玩意兒,這東西隱約有些人的輪廓之外,顯然不具備很明顯的特徵。

灰濛濛的俯在小女孩身上,兩隻似乎沒有瞳仁的眼眶緊緊盯着我們,小姑娘背後露出的應該是這東西的一部分,四肢顯然已然進入體內,呲牙咧嘴的樣子幾乎癲狂,我下意識的騰出一隻手抓住了鐵衣的衣襟,順手擦了擦手心裏的汗。

就算我對這方面的知識面比較狹窄,我也明白這不是尋常的陰魂怨魄,顯然不那麼容易對付,看見這詭異的一幕,那慢慢蠕動的身體,我從心底打顫。這麼活色生香的畫面,對我而言實在太具有震撼力了,而旁邊那個叫六子的小道士,顯然看不到眼前發生的一切,一邊撐着祭臺,一邊打着哈欠,只是在這東西發出聲響的時候四處打量一下,似乎能聽到這東西口涎滴落的聲音,靜謐的氣氛下,將這份恐懼以平方的算法擴散開來。

我分析了一下當下的形勢,作爲一名陽世陰差來說,見義勇爲,見鬼救人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作爲一名旁觀者來說,面對如此畫面,想起孩子的父母形容,我更是要出一份力。可我目前渣到家的戰鬥力,盲目的衝動卻也是無濟於事的,何況這裏有號稱廚道雙馨的死胖子坐鎮,我在這裏基本就是個佔地方的效用,我對着鐵衣說:“鐵衣,要不咱們還是先撤去外邊等吧,這地方空間這麼小,李道長這眼看就要工作了,咱們別影響他發揮!”

這個時候,跑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辦法,以我目前的戰鬥力,基本算是被秒殺的那一類。然而,我們不動,這東西也不動,我暗暗打算用讀魂術探測下這東西到底有何打算,如果是算計着攻擊我的話,我就立馬跑路,天王老子也別想阻止我奔跑的心。

這個時候,李振長吁一口氣,看這樣子,應該是尋獲到了什麼辦法,看他將手裏的書小心翼翼的收好,然後放回布袋子裏,塞進衣服裏面,我的心稍稍放鬆了一些。

看着胖子李振的背影我趕緊問道,“怎麼樣,李道長尋到辦法沒有了,咱們現在應該怎麼做,你說進來這麼長時間了,啥都沒看,這畫面是不是太水了,不知道的以爲咱們是打醬油的,明明是主角好不好!”我股噴出我的抱怨。

李振回頭看着我說,“我只演偶像劇,獨角戲那種,天生麗質難自棄!我這不研究辦法,你要知道跟這東西打交道相當於地府走一遭,說不行就掛了!再說了,大師出手要講究天時地利人和,你見過大師上來就幹架的嗎?”

一聽這胖子這個時候還在裝逼,我有種強烈的想要罵街的抽動,橫不得上前直接抽這死胖子。要不是現在都等着他發揮,我早開火噴了。

鐵衣估計也扛不住這傢伙的絮叨了,繼續着我的問題,“李道長,是不是尋到辦法了,看這樣子,當務之急便是將那孩子和這東西分開,你看這針咽惡鬼身子已經探入小女孩大半了,若是全進去的話,身魂皆失,我們便沒有辦法了,孩子也會成爲一具行屍走獸!”

一聽鐵衣的話,我當時就急了。

六子則在旁邊一臉天真的看着我們,“你們在說什麼啊,這裏真有鬼?我怎麼看不到啊”。這傢伙的話直接將他替代我成爲了冷場王,完全被忽視。誰知,這傢伙見沒人搭理他,便拿起剛剛英子母親坐過的小凳子徑直坐在了上邊,完全一副打醬油的形象。

李振則突然冒出來一句“其實,我有點不好意思說,麻痹的,師傅那本捉猛鬼的書沒帶,這本看了看,是講看風水選墓地的。

你們也知道,這種生猛角色遇見一次相當於買彩票中百萬大獎的概率,所以我也沒有專門研究過,加上最近忙着研究新菜式,已經學會的也有點模糊了……。”

這死胖子還沒有說完話,我便脫下鞋子丟了過去,實在受不了了,原來這傢伙裝半天逼,竟然在翻看着一本跟眼前沒有一毛錢關係的風水堪輿之書。

誰知道,我的鞋子即將砸在李振後腦勺的時候,這傢伙竟然像是背後長着眼睛一般,兩個指頭生生夾住,我有點小驚歎之餘,開口罵道:“這時候裝逼,不裝會死啊?浪費時間。”

而那六子則在旁邊拍馬屁的說道:“師兄,好身手,夾的漂亮!”

死胖子完全忽視一旁怒目相視的我,甩了甩頭,說道:“小意思,小意思!”

“我擦,既然知道拿錯書了,那你半天看個毛啊!”我終於憋不住開始發飆,武鬥估計勝算不高,我先文鬥表達我的憤怒,這死胖子簡直是在浪費生命的節奏。

胖子慢條斯理的說,“我這不看看筆記,一會誰掛在這裏了,選墓地的時候也好有個準備。我這是爲了咱們大家好!”

我受不了了,橫不得立即上去咬着胖子一口,縱然滿嘴是油,脂肪含量高我也不管不顧了,就在鐵衣死死拉着我的時候,這死胖子有說了一句話:“

不過,我剛剛倒是有些想法了,不行先試試再說。”

聽見這死胖子接了這麼一句,我便打算一會再咬!

就在我剛剛起了點信心的時候,這俯身小女孩身上的東西似乎動了一動,這身體也清晰了一點。好像那個大腦袋的位置稍稍發生了側偏,我頓時感覺這東西死死的盯着我,不知道是傢伙看上我了,還是我此刻心理原因作祟,總之令人膽寒。

剛纔一直不曾說話的,鐵衣則開口說道,我剛剛一直在觀察,“一定是針咽餓鬼,肚大喉細,咽如針孔,遇飲食不能下嚥,飢火中燒,痛苦不堪。看着架勢,應該是很厲害的角色。我估摸着,今天辛虧我們來的及時,或許能夠救下這個孩子,若是再晚一些,這東西完全控制了孩子,這裏的人一個都活不下來!”

鐵衣此話一出,我的第一想法就是跑,趕緊跑,能跑多遠跑多遠!我深刻的記着祖宗的話,打之前先嚇,嚇不住就跑,可是兩條腿不爭氣的動不了,真有種想哭的衝動。這樣遇鬼的頻率,這將會是怎樣悲催的人生!

我一會看看身後的門,一會看看眼前的鬼,腦子裏都是孩子父親的白髮和母親的眼淚,三重壓力之下讓我周身難受,備受煎熬。

“六子你去隔壁把我的包拿過來,準備開工,看着玩意已經時間不斷了,拖下去,怕這孩子就沒命了!”李振一邊說着話,一邊將牀板搬起,架在了椅子之上,看樣子應該是準備做個臨時的祭壇一樣。

麻痹的,這道士捉鬼竟然什麼傢俱都沒帶都敢來裝逼,我對這傢伙已經不抱有任何希望幻想了。六子唉了一聲便推門出去了,其實,我也想跟着跑出去,有多遠跑多遠,可看着交流裏蜷縮的那個女孩,又想幫他,猶豫之間六子便出去關上了門。

就在我們和那隻鬼僵持的時候,六子終於回來了,看見李振的包,我靠純皮限量版的奢侈品,心想着,這傢伙還真是會享受生活的人啊,這麼拽的包裏,我看見李振拿出了什麼血包,驢蹄子、銅錢劍、招魂靈、符紙、誅殺筆等亂七八糟的東西倒了一堆。

同時,包子也從廚房捧着一堆生鮮菜果放在門口,向着屋子裏看了看,喊了一聲“哎呀媽呀!”之後便跑的不見蹤跡!

隨着三支點燃的香,冒出的嫋嫋煙霧,這胖子大喊一聲:“我靠,這祭壇太低,嚴重影響發揮,小崔兄弟,六子你們兩把牀板擡起來,臨時當個桌子腿,一會兒功夫就行”,我雖然對這廝安排給我的任務十分不滿,但實在是事發緊急,我也懶得爭辯,我和六子並行而去,分別擡起桌子的兩側,做了兩個人力桌子腿。

因爲緊緊靠着祭臺,可以很清晰的聽到李振嘴裏唸叨的話,“三茅真君在上,天地玄宗——萬氣本根——惟法無疆——證吾神通三界內外——覆映吾身急急如律令”。這個時候,我看到了我有生以來最爲神奇的一幕!當時也不知是眼睛上抹了嬰兒淚的緣故,還是這玩意就實實在在的存在。從房間內的天花板上竟然突然出現了許多道幡徐徐落下!整個空間瀰漫着金色的光芒,這架勢十分氣派,像是神仙下凡的感覺。

“落幡神咒!”鐵衣驚呼一聲,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看鐵衣的樣子應該是很拽的功夫,我剛剛加速的心跳也慢慢恢復正常了。

此刻,在落幡神咒的施展過程中,鐵衣則拔出腰間的青銅承影,一直護身在我周圍。還別說這影子衛士還真是非常靠譜,有鐵衣在我旁邊,心裏頓時踏實了很多,加之李振使出的什麼勞什子神咒看起來也很拽,估計處理起這鬼東西來想必也不會爲難了。

因爲心裏的緊張感減退了不少,我才靜下心來仔細的看着眼前這玩意兒,這東西隱約有些人的輪廓之外,顯然不具備很明顯的特徵。

灰濛濛的俯在小女孩身上,兩隻似乎沒有瞳仁的眼眶緊緊盯着我們,小姑娘背後露出的應該是這東西的一部分,四肢顯然已然進入體內,呲牙咧嘴的樣子幾乎癲狂,我下意識的騰出一隻手抓住了鐵衣的衣襟,順手擦了擦手心裏的汗。

就算我對這方面的知識面比較狹窄,我也明白這不是尋常的陰魂怨魄,顯然不那麼容易對付,看見這詭異的一幕,那慢慢蠕動的身體,我從心底打顫。這麼活色生香的畫面,對我而言實在太具有震撼力了,而旁邊那個叫六子的小道士,顯然看不到眼前發生的一切,一邊撐着祭臺,一邊打着哈欠,只是在這東西發出聲響的時候四處打量一下,似乎能聽到這東西口涎滴落的聲音,靜謐的氣氛下,將這份恐懼以平方的算法擴散開來。

我分析了一下當下的形勢,作爲一名陽世陰差來說,見義勇爲,見鬼救人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作爲一名旁觀者來說,面對如此畫面,想起孩子的父母形容,我更是要出一份力。可我目前渣到家的戰鬥力,盲目的衝動卻也是無濟於事的,何況這裏有號稱廚道雙馨的死胖子坐鎮,我在這裏基本就是個佔地方的效用,我對着鐵衣說:“鐵衣,要不咱們還是先撤去外邊等吧,這地方空間這麼小,李道長這眼看就要工作了,咱們別影響他發揮!”

這個時候,跑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辦法,以我目前的戰鬥力,基本算是被秒殺的那一類。然而,我們不動,這東西也不動,我暗暗打算用讀魂術探測下這東西到底有何打算,如果是算計着攻擊我的話,我就立馬跑路,天王老子也別想阻止我奔跑的心。

這個時候,李振長吁一口氣,看這樣子,應該是尋獲到了什麼辦法,看他將手裏的書小心翼翼的收好,然後放回布袋子裏,塞進衣服裏面,我的心稍稍放鬆了一些。

看着胖子李振的背影我趕緊問道,“怎麼樣,李道長尋到辦法沒有了,咱們現在應該怎麼做,你說進來這麼長時間了,啥都沒看,這畫面是不是太水了,不知道的以爲咱們是打醬油的,明明是主角好不好!”我股噴出我的抱怨。

李振回頭看着我說,“我只演偶像劇,獨角戲那種,天生麗質難自棄!我這不研究辦法,你要知道跟這東西打交道相當於地府走一遭,說不行就掛了!再說了,大師出手要講究天時地利人和,你見過大師上來就幹架的嗎?”

一聽這胖子這個時候還在裝逼,我有種強烈的想要罵街的抽動,橫不得上前直接抽這死胖子。要不是現在都等着他發揮,我早開火噴了。

鐵衣估計也扛不住這傢伙的絮叨了,繼續着我的問題,“李道長,是不是尋到辦法了,看這樣子,當務之急便是將那孩子和這東西分開,你看這針咽惡鬼身子已經探入小女孩大半了,若是全進去的話,身魂皆失,我們便沒有辦法了,孩子也會成爲一具行屍走獸!”

一聽鐵衣的話,我當時就急了。

六子則在旁邊一臉天真的看着我們,“你們在說什麼啊,這裏真有鬼?我怎麼看不到啊”。這傢伙的話直接將他替代我成爲了冷場王,完全被忽視。誰知,這傢伙見沒人搭理他,便拿起剛剛英子母親坐過的小凳子徑直坐在了上邊,完全一副打醬油的形象。

李振則突然冒出來一句“其實,我有點不好意思說,麻痹的,師傅那本捉猛鬼的書沒帶,這本看了看,是講看風水選墓地的。

你們也知道,這種生猛角色遇見一次相當於買彩票中百萬大獎的概率,所以我也沒有專門研究過,加上最近忙着研究新菜式,已經學會的也有點模糊了……。”

這死胖子還沒有說完話,我便脫下鞋子丟了過去,實在受不了了,原來這傢伙裝半天逼,竟然在翻看着一本跟眼前沒有一毛錢關係的風水堪輿之書。

誰知道,我的鞋子即將砸在李振後腦勺的時候,這傢伙竟然像是背後長着眼睛一般,兩個指頭生生夾住,我有點小驚歎之餘,開口罵道:“這時候裝逼,不裝會死啊?浪費時間。”

而那六子則在旁邊拍馬屁的說道:“師兄,好身手,夾的漂亮!”

死胖子完全忽視一旁怒目相視的我,甩了甩頭,說道:“小意思,小意思!”

“我擦,既然知道拿錯書了,那你半天看個毛啊!”我終於憋不住開始發飆,武鬥估計勝算不高,我先文鬥表達我的憤怒,這死胖子簡直是在浪費生命的節奏。

胖子慢條斯理的說,“我這不看看筆記,一會誰掛在這裏了,選墓地的時候也好有個準備。我這是爲了咱們大家好!”

我受不了了,橫不得立即上去咬着胖子一口,縱然滿嘴是油,脂肪含量高我也不管不顧了,就在鐵衣死死拉着我的時候,這死胖子有說了一句話:“

不過,我剛剛倒是有些想法了,不行先試試再說。”

聽見這死胖子接了這麼一句,我便打算一會再咬!

就在我剛剛起了點信心的時候,這俯身小女孩身上的東西似乎動了一動,這身體也清晰了一點。好像那個大腦袋的位置稍稍發生了側偏,我頓時感覺這東西死死的盯着我,不知道是傢伙看上我了,還是我此刻心理原因作祟,總之令人膽寒。

剛纔一直不曾說話的,鐵衣則開口說道,我剛剛一直在觀察,“一定是針咽餓鬼,肚大喉細,咽如針孔,遇飲食不能下嚥,飢火中燒,痛苦不堪。看着架勢,應該是很厲害的角色。我估摸着,今天辛虧我們來的及時,或許能夠救下這個孩子,若是再晚一些,這東西完全控制了孩子,這裏的人一個都活不下來!”

鐵衣此話一出,我的第一想法就是跑,趕緊跑,能跑多遠跑多遠!我深刻的記着祖宗的話,打之前先嚇,嚇不住就跑,可是兩條腿不爭氣的動不了,真有種想哭的衝動。這樣遇鬼的頻率,這將會是怎樣悲催的人生!

我一會看看身後的門,一會看看眼前的鬼,腦子裏都是孩子父親的白髮和母親的眼淚,三重壓力之下讓我周身難受,備受煎熬。

“六子你去隔壁把我的包拿過來,準備開工,看着玩意已經時間不斷了,拖下去,怕這孩子就沒命了!”李振一邊說着話,一邊將牀板搬起,架在了椅子之上,看樣子應該是準備做個臨時的祭壇一樣。

麻痹的,這道士捉鬼竟然什麼傢俱都沒帶都敢來裝逼,我對這傢伙已經不抱有任何希望幻想了。六子唉了一聲便推門出去了,其實,我也想跟着跑出去,有多遠跑多遠,可看着交流裏蜷縮的那個女孩,又想幫他,猶豫之間六子便出去關上了門。

就在我們和那隻鬼僵持的時候,六子終於回來了,看見李振的包,我靠純皮限量版的奢侈品,心想着,這傢伙還真是會享受生活的人啊,這麼拽的包裏,我看見李振拿出了什麼血包,驢蹄子、銅錢劍、招魂靈、符紙、誅殺筆等亂七八糟的東西倒了一堆。

同時,包子也從廚房捧着一堆生鮮菜果放在門口,向着屋子裏看了看,喊了一聲“哎呀媽呀!”之後便跑的不見蹤跡!

隨着三支點燃的香,冒出的嫋嫋煙霧,這胖子大喊一聲:“我靠,這祭壇太低,嚴重影響發揮,小崔兄弟,六子你們兩把牀板擡起來,臨時當個桌子腿,一會兒功夫就行”,我雖然對這廝安排給我的任務十分不滿,但實在是事發緊急,我也懶得爭辯,我和六子並行而去,分別擡起桌子的兩側,做了兩個人力桌子腿。

因爲緊緊靠着祭臺,可以很清晰的聽到李振嘴裏唸叨的話,“三茅真君在上,天地玄宗——萬氣本根——惟法無疆——證吾神通三界內外——覆映吾身急急如律令”。這個時候,我看到了我有生以來最爲神奇的一幕!當時也不知是眼睛上抹了嬰兒淚的緣故,還是這玩意就實實在在的存在。從房間內的天花板上竟然突然出現了許多道幡徐徐落下!整個空間瀰漫着金色的光芒,這架勢十分氣派,像是神仙下凡的感覺。

“落幡神咒!”鐵衣驚呼一聲,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看鐵衣的樣子應該是很拽的功夫,我剛剛加速的心跳也慢慢恢復正常了。

此刻,在落幡神咒的施展過程中,鐵衣則拔出腰間的青銅承影,一直護身在我周圍。還別說這影子衛士還真是非常靠譜,有鐵衣在我旁邊,心裏頓時踏實了很多,加之李振使出的什麼勞什子神咒看起來也很拽,估計處理起這鬼東西來想必也不會爲難了。

因爲心裏的緊張感減退了不少,我才靜下心來仔細的看着眼前這玩意兒,這東西隱約有些人的輪廓之外,顯然不具備很明顯的特徵。

灰濛濛的俯在小女孩身上,兩隻似乎沒有瞳仁的眼眶緊緊盯着我們,小姑娘背後露出的應該是這東西的一部分,四肢顯然已然進入體內,呲牙咧嘴的樣子幾乎癲狂,我下意識的騰出一隻手抓住了鐵衣的衣襟,順手擦了擦手心裏的汗。

就算我對這方面的知識面比較狹窄,我也明白這不是尋常的陰魂怨魄,顯然不那麼容易對付,看見這詭異的一幕,那慢慢蠕動的身體,我從心底打顫。這麼活色生香的畫面,對我而言實在太具有震撼力了,而旁邊那個叫六子的小道士,顯然看不到眼前發生的一切,一邊撐着祭臺,一邊打着哈欠,只是在這東西發出聲響的時候四處打量一下,似乎能聽到這東西口涎滴落的聲音,靜謐的氣氛下,將這份恐懼以平方的算法擴散開來。

我分析了一下當下的形勢,作爲一名陽世陰差來說,見義勇爲,見鬼救人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作爲一名旁觀者來說,面對如此畫面,想起孩子的父母形容,我更是要出一份力。可我目前渣到家的戰鬥力,盲目的衝動卻也是無濟於事的,何況這裏有號稱廚道雙馨的死胖子坐鎮,我在這裏基本就是個佔地方的效用,我對着鐵衣說:“鐵衣,要不咱們還是先撤去外邊等吧,這地方空間這麼小,李道長這眼看就要工作了,咱們別影響他發揮!”

這個時候,跑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辦法,以我目前的戰鬥力,基本算是被秒殺的那一類。然而,我們不動,這東西也不動,我暗暗打算用讀魂術探測下這東西到底有何打算,如果是算計着攻擊我的話,我就立馬跑路,天王老子也別想阻止我奔跑的心。 第771章

墨綵衣呆坐在房間中,華晨風離開后,她的情緒明顯鬆弛了一點,揉了揉根本不痛的眉心,墨綵衣低著頭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誰,確切的說是她所有的記憶都沒有了,她現在知道的關於自己的所有事情,都是剛才的白衣男子華晨風告訴他的……

她不記得多少年前,自己睜開眼睛,第一個看到的男子就是華晨風……

華晨風告訴她,她叫墨綵衣,她的家族被一個叫做墨湮的人滅族了,華晨風在墨湮的手下,好不容易救了她回來……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分明華晨風告訴她,墨湮是她的仇人,是害的她失憶,害的她家破人亡的仇人,可是每次聽到墨湮的名字,她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不是恨,連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

可是不得不說的是,即便她對華晨風喜歡不起來,還是不討厭他說起墨湮的事情,哪怕華晨風說的,都是墨湮的不好……

墨綵衣不明白自己這種感覺是怎麼回事,曾經這種感覺困擾的她十分不舒服,她便告訴了華晨風,可是華晨風非常的生氣,甚至許久都不再說起墨湮的事情……

後來華晨風給她吃了許多的丹藥,她分明不認識那些丹藥,卻一眼知道那些丹藥是做什麼的,她沒有抗拒的服下了!因為她知道那些丹藥對自己沒用,具體她為什麼會知道,她也不清楚,而從那之後,她的情緒完全收斂,再也沒有問去過華晨風任何的事情……

華晨風告訴她,他是自己的師兄,是自己的未婚夫,是自己的夫君,可是她卻十分的排斥華晨風,她知道夫妻的含義是什麼,所以她很抗拒華晨風的碰觸和溫柔……

好在,華晨風並沒有為難她,她知道屋子內外,都有人每天每時每刻的監視著她,開始她很不舒服,可是當習慣了以後,也就釋然了……

因為,她知道自己如今沒有實力,無法走遠,更不可能走出這片雪原,無論她心裡有多少的不甘願,有多少的不甘心,都無法離開這個雪原,這裡就是囚禁她的牢籠,她就算再不舒服,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已經是這籠中鳥了……

墨綵衣看著窗外,再次發獃了起來……

*

冥界

一座冰寒至極的地牢裡面,一個黑衣男子被無數鐵鏈鎖著,散亂的頭髮看不清楚他的容貌,但是他身上無與倫比的強悍氣息,卻是讓人不敢忽視他的存在……

在地牢的上方,一個房間中,存在一個古老的八角陣法,每個角都有一個白髮黑衣的老者,手裡拿著一個漆黑的痰盂,裡面冒著黑色的氣體,不斷的湧入陣法中,而八個老者口中還默念著不知名的咒語……

顯然,這個陣法就是為了下面的男子而設的,因為隨著八個老者的咒語和黑氣湧入陣法,似的下面地牢內的寒氣越發的加重,儘管如此,下面的男子也是哼都沒有哼一聲,他身上的氣息跟四周的寒氣不斷的對持著…… 第772章

讓他雖然不舒服,卻也不難受……

「哈哈哈,墨湮,別以為你的靈魂歸位了,你就能逃走!如今的冥王是我,整個冥界也是我的,只要你不出現,所有人都會以為你已經魂飛魄散了!這樣,就再也沒有人知道你的存在了,啊哈哈哈哈哈哈……」這時,一個身穿血衣的俊美男子,忽然出現在地牢邊,看著中間的黑衣墨湮道。

「呵……就憑你?也想做冥王?真是天真,你什麼時候聽說一個叛徒敗類,能夠成王的?今天的我,就是明天的你,好好享受你還活著的時光吧!」墨湮低著頭,冷冷的說道。

「墨湮,你有什麼資格說我是叛徒?都是你的錯,如果當初你不為了那個女人,丟下冥界一走了之,我會背叛你嗎?你身為冥王卻為了一個女人,丟下整個冥界不顧,當魔界攻打冥界,跟千萬冥界子民對抗魔族的是我,不是你墨湮!你不但娶一個人族為妻,甚至為了那個女人肉身被毀,靈魂被封,你的一抹靈魂逃回冥界療傷,怪只能怪你運氣不好,你如果找其餘三個傢伙,以著他們對你的衷心,自然會想辦法為你療傷,可是你偏偏先來找了我!為什麼?為什麼我好不容易帶著大家打退了魔族,成為了暫時代替你的冥王,為什麼你卻在這個時候,在我只做了一天冥王的時候回來了呢?我才剛剛當上冥王,哪怕是暫時的,但我也是冥王,而你為什麼要回來?你是冥王之軀,靈魂不死不滅,即便不回冥界,你也早晚會恢復過來的!哈哈哈哈,可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冥界無門你走進來,既然如此,我又怎麼能讓你破壞我的好事?哪怕我殺不死你,只要我永遠囚禁著你,冥界的王就永遠是我!沒人知道你墨湮在那裡,也沒有會永遠等待你,只要再過幾千年你依舊無法出現,到時候我就找個機會,宣布你已經魂飛魄散,只要用整個冥界子民都承認了我是冥王,到時候我自有辦法殺了你……」紅衣男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瘋狂的說道。

「呵呵……冥風,你想多了!」墨湮冷笑道。

「哈哈哈哈……墨湮,我知道你想什麼?你以為你的靈魂全部歸位,自己又是不死不滅之魂,我就無法殺了你是嗎?我不怕告訴你,當初我可以把你的一抹靈魂囚禁在此處,你以為是我一個人做的?哈哈哈……我告訴你,並不是,那你想知道是誰幫我的?又為什麼要幫我的嗎?」溟風眼神嗜血的盯著中間的墨湮道。

「你的話以為我會信?這麼多年,你說出的話,你自己恐怕都記不住吧!別再用你那些齷蹉的計量了,對我沒用!」墨湮冷笑一聲道。

「哈哈哈……我知道我說什麼你都不信,不過,那是因為以前我不想告訴你任何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