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牧只覺得自己體內的力量猶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一般,他此時只想跟梅仙大戰一番。

李牧只覺得自己體內的力量猶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一般,他此時只想跟梅仙大戰一番。

他沒有繼續跑了,筆直的立着,等着梅仙過來。

梅仙身上48+的精神已經被吸納走了,此時身體有些疲軟,精神略微有些許的疲憊。

“臭小子,今天老孃不把你殺了老孃就不是梅仙,居然敢耍這種下三濫的手段,真是小人。”梅仙氣得如同火山噴發一樣。

李牧唸了個火咒,這次火跟之前的火焰大不一樣了,因爲剛纔他吸收了一些梅仙的精神與力量,所以,他的身上的屬性光球已經是橙紅色的,而梅仙身上的屬性火焰是青色,此時,他們兩人的實力已經完全發生了實質性的變化。

他的火咒所衍生出來的火焰是三昧真火。

梅仙看到火過來,即刻將自己凍成寒冰,火焰的精靈在她身邊饒了兩圈,把她外層的一點寒冰融化,卻並沒有將她怎麼樣。

李牧不解,這梅仙身上的寒冰是什麼材質的,怎麼這麼厲害,真的讓人意想不到,它居然能夠抵抗得住他的三昧真火。

這三昧真火可不是別的普通的火焰,而是三清之一的太上老君煉製的真火,可以燒死神仙,別提一個元嬰級別的妖怪了。

如果不是樹妖的屬性值數分析錯誤就是她身上的那些玄冰有問題。

“李兄,小心一點。”常舟農道。

“系統,分析寒冰。” 億萬首席太霸道

還好,關鍵時候,系統這傢伙沒有出現什麼錯誤,要是關鍵時候她敢跑路的話,李牧打算讓她永久沉睡,作爲對她的最大的包袱。

“邪梅幽冰,和邪梅鬼火是雙胞胎,共存於梅仙母親的棺木之中。”

李牧無語,這梅仙的母親到底適合神仙或者是何怪物,怎麼死後跟別人那麼不一樣,不僅有鬼火,還有什麼幽冰。

到底爲什麼會出現這多的好東西?

李牧有問了兩句系統,但是,系統根本就沒有鳥他,他覺得受到了極大的漠視。

這幽冰他沒辦法搞定,趕緊來到常舟農身邊,道:“常師兄,梅仙身上有邪梅幽冰,我搞不定,你來吧。”

“李兄,我打架的時候看不清楚了,這地方實在太黑了。”常舟農說道。


“常師兄,你不用擔心,我幫你照着。”說罷,李牧兩手燃起了橙紅色的火焰。

“恭喜李兄,又突破了。”常舟農真誠的讚美。

“多謝。”

“呵呵,不錯啊李牧,你確實讓我非常的驚豔,我記住你了,居然知道我這叫邪梅幽冰,看來過來之前做好了功課了。”梅仙說道。

“那是,可是要過來跟梅仙姑娘打架。”李牧話音落下,只聽得梅仙發出一聲聽上去非常疼痛的慘叫。

李牧驚住了,他好像只看到常舟農拔出龍雀刀,然後雙手握住,直接砍過去,龍雀一下,梅仙身上的邪梅幽冰直接就碎了,非但如此,李牧看到梅仙身上的各項值數往下削減,應該是受傷了。

李牧看到邪梅幽冰的屬性光球從梅仙身上彈了下來,他趕緊上前去拾撿。

“技能,+邪梅幽冰。”

一股幽冷從腳底生氣,李牧覺得幽冰在身體內遊走,不停的遊走,大概這股子幽冰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地方座位停留的地方,就像小白龍,它把它的指甲蓋作爲它的停留的地方,它盡情的裝扮自己,成了一顆星星。

“哎!”常舟農一聲痛苦的聲音襲來。

李牧趕緊道:“對不起常師兄。”說完他趕緊將手裏的火焰重新點燃,此時火焰不再是正宗的橙紅色,而是一種橙色紅色以及邪梅幽冰的冰藍色。

“臭小子,你居然偷走了老孃的邪梅幽冰,快把老孃的幽冰還回來!”梅仙道。

李牧趕緊開始逃跑,一邊跑一邊道:‘你不要追我,小心我把你身上的力量全部吸收。’

李牧這話還是有用,梅仙立刻不敢再造作了。

她從原來的跑着追趕李牧道逐漸漫步走。

“臭小子,我不追你了,你到底怎樣才能將幽冰還給我?”梅仙問。

常舟農在黑暗裏站着,手裏立刻燃起了青色的蓮花,他鬆了一口氣,因爲李牧不好好的幫他照明,他的頭已經磕了幾個大包了。 “梅仙姑娘,想要邪梅幽冰也可以,只要你用邪梅鬼火交換就可以了。”李牧直奔主題,反正他過來的目的就是爲了鬼火的。

“原來你們過來就是爲了想要拿邪梅鬼火的,想要鬼火也可以,只是我沒有拿到它,那鬼火經歷上千年的時間,早就有自己的靈識了,我可以帶你們過去,你把邪梅幽冰還給我?”梅仙好聲好氣地跟他商量。

李牧有點不想把邪梅幽冰給她,他還沒有把它捂熱就給人了,不怎麼舒服。

“好,我答應你。”李牧還是妥協了。

爲了讓宗瑤能夠醒過來,就算邪梅幽冰沒有暖熱,他也要忍痛割愛。

“好,這可是你說的。”梅仙領着他們朝裏面走去。

常舟農往李牧身邊靠靠,捅了捅他手臂,小聲地說道:“不錯不錯,李兄,我真是佩服你。”

李牧衝他露出一口的白牙。

三人朝裏走了進去,李牧能夠感覺到裏面愈發的寒冷起來,他是一個元嬰級別的修士,這樣的環境都讓他覺得寒冷,可是他看到走在前頭的梅仙竟是泰然處之,他有些驚駭。

他們兩個人的修爲等級其實差不多,實際上,她可能還比他稍微得低那麼一點,她沒感覺到冷是怎麼回事?

“常師兄,你覺得冷嗎?”李牧碰了碰身邊的常舟農。

常舟農搖搖頭,道:“ 無良房東俏房客 ,所以感覺不到寒冷吧。”


李牧無語,能不總是提到修爲等級的問題嗎?

無時無刻不在提醒他是元嬰級別的修士。

這山洞是大葫蘆形狀的,葫蘆口很窄,到了葫蘆肚子的時候,就變得開闊起來。

“撲咚”一聲響起,李牧下了一條。

一道幽藍色的火焰突然跳出來,將寬闊的地方全部照耀得特別明亮,李牧能夠將四周的一切看得仔仔細細,甚至因爲這特別的光芒,有些跟顏色相似的屬性小光球都看不太清楚了。

這讓李牧特別鬱悶。

詭異的聲音響起,是嬰兒的聲音,聽着很尖細,如同鬼魅一般。

“那就是你們要找的邪梅鬼火。”梅仙說道。

李牧看到邪梅鬼火之下有一個看起來非常寶貴的棺木,李牧看到那棺木,忽然有種想要將那棺木帶走的念頭,實在太珍貴了,歷史上傳說中的秦始皇的棺木也不過如此了,棺木周身鑲嵌着很多各種各樣顏色的寶石,還有孔雀鳳凰之類珍貴鳥雀的羽毛。

鬼火的光芒照射出來,那些寶石在光裏光芒萬丈,李牧知道一些現代非常珍貴的寶石,比如黑歐泊,鎂塔菲石,紅綠柱石,最牛叉的亞歷山大石,坦桑石,雖然那些寶石他只在圖片中見過,但是當他看到棺木上的那些寶石的時候,就好像看到了現代那些在圖片在只可意會不可褻瀆的寶石。

“梅仙,你又來了,這次居然還找了幫手,還是挺聰明,我以爲你又要跟以前一樣單槍匹馬,不錯,這次帶來的兩個娃娃的修爲都比較好,嘖嘖,居然還有大乘級別的修爲,你真是讓我刮目相看。”邪梅鬼火說道。

“你別以爲你是我母親肉身腐爛造出來的鬼火我就會放過你了,記住了,我一定要讓你跪地叫姐姐!”梅仙道。

李牧越發覺得身上寒冷起來,他的身上的邪魅誘惑開始不安的竄動起來,他感覺得到它的害怕。


它們不是梅仙母親的肉身所化出來的跟邪梅鬼火是雙胞胎嗎,爲什麼它會害怕成這樣?

他悄悄來到梅仙身邊,梅仙身上的一個屬性小光球跑到他的手邊,他擡手輕輕一碰,將那屬性光球吸納了。

力量+2

梅仙非常敏感地轉身,瞪了瞪他,小聲喝道:“臭小子,你想死嗎?不是說不吸納了嗎?爲什麼有吸納老孃的?”

“抱歉啊,我不是故意的。”李牧趕緊解釋道。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都是那屬性小光球調皮的跑到他這兒,他不是有意的。

“梅仙姑娘,我感覺我身體裏的邪梅幽冰害怕這鬼火,爲什麼啊?”李牧不解地問道。

“水與火能相容嗎?那是火,你身體的邪梅幽冰怎麼可能不怕。”梅仙道。

話音落下,一道火焰快速地飛了過來,梅仙嚇得立刻轉身,那貨就直直地朝李牧過去了,李牧連連後退,一直退到牆壁,一擡手,面前立刻生出來一度寒冰做成的牆壁。

李牧微微的鬆了一口氣,剛在的情況實在太緊急了,如果沒有他甜美的邪梅幽冰的話,他顧忌此刻已經燒成眨眨了。

常舟農雖然是大乘級別的修士,可以稱的上是半仙,但好像繆按對火焰的時候,火焰對她也絲毫的沒有留情,招招殺人,來的特別的劇烈。

而梅仙,則悠閒的站在一旁,像看戲一樣看着他們被圍攻,李牧雖然有點生氣,但是沒辦法,她是個女人,雖然是個悍婦,如果她出售一定能夠幫的了他們的,但是他還是沒有叫她過來幫助他們,就算他叫她過來幫忙,她也不一定過來幫忙,與其這樣,不如保留力氣對付這難纏的火焰。

幽冰滋滋啦啦,好像電鋸狂人在冰上工作一樣,可嚇人。

“常師兄,用你的龍雀刀,你的龍雀屬於火星?”李牧趕忙叫道。

雖然之前吸納了很多的屬性小光球了,他也就如元嬰的制高點即將突破,但是,沒有一點稱手的兵器也是夠傷心的。

他忽然有點羨慕常舟農,他有他的龍雀刀,真好。

常舟農聽到之後,趕緊將他手裏的龍雀刀朝空中拋過去,龍雀刀發出一聲尖利的聲音,然後偶直接朝火焰飛去,火焰似乎對龍雀感興趣,繞着龍雀轉圈。

李牧趕緊將他面前的火焰分支用邪魅幽冰包裹住,他往邪梅幽冰裏注入10 的力量,火焰就被凍結在寒冰裏了,漂浮在半空中。

李牧徹底鬆了一口氣。

剛想要走上前看看寒冰裏的火焰,梅仙婀娜的身子比他快一步來到寒冰的面前,直接將寒冰抱在懷裏,李牧目瞪口呆,道:“你想幹什麼?”

“這是我的!”梅仙陰冷地說道。

李牧無語,這女人還真是善變,之前他們可說的好好的,他們負責幫她逮住邪梅鬼火,用他的邪梅幽冰跟她換鬼火,考慮到這都是她母親的東西,佔爲己有好像不太尊重她,沒想到這女人直接上手了。

李牧並沒有上前阻止,沒什麼好阻止的,只要她能夠讓鬼火安靜溫順下來,不失爲也是一件定好的事情。 到時候他們跟她解釋一下,只要一些露水給宗瑤,保證宗瑤能夠醒來就可以了。

“啊!”梅仙一聲淒厲的叫聲響起。

李牧嚇一跳。

他趕緊看,只看得寒冰裏的火焰非常暴力的朝外伸出火焰,火焰直接燒到梅仙的手臂了,她本來就是美化樹妖,屬於木,最怕火,她跟火可以算的上是天敵,她容不下火焰。

“呵呵,自不量力,還想要約束我,梅妖你不行,我勸你少動什麼心思,你不行的。”嬰兒尖刻的聲音嘲諷說道。

梅仙一把將手裏的寒冰扔到了地上,寒冰裏的火焰有恢復了原裝。

李牧上前來,將地上的寒冰從地上撿了起來。

梅仙黑色的額樹幹上冒着拜拜的厭惡,她一遍捶着手臂一遍問道:‘你……不燙嗎?’

李牧旋轉了一圈寒冰,搖頭道:‘我沒事啊,我很好。’

梅仙被氣的幾乎瘋了。

正在追趕龍雀的火焰不再繼續朝火焰追過去,轉頭將火焰對準李牧,李牧趕緊鬆開他手中的冰塊,手中衍生出一把冰劍。

他只要用冰劍對準火焰的時候,並冰劍就開始彎曲,好像特別的抗拒他用它對付火焰。

“你怎麼回事啊,你是不是水啊,這世上沒有被火嚇死的寒冰啊!”李牧真的特別像讓它爭口氣,不要這麼慫,他都沒有那麼慫,它不要害怕。

但還是不行,邪梅幽冰實在太慫了,李牧怎麼勸說它都沒有任何的作用,他就是不願意跟火焰正面相碰,只一味地躲避。

李牧也不再多說什麼,都說道這個份上了,他只能自己上了。

“劍來!”他大喝一聲,手裏出來一把並肩,這病不是邪梅幽冰,那傢伙太慫了,實在叫人無語。


李牧使出全部的力量一劍下去,鋪天蓋地的風雪從他的劍裏出去,劍瞬間成了一個瘋狂的大出口,好像給這個山洞帶來了冬天,還不是那種普通的冬天。


火焰在風雪裏根本不帶任何害怕的樣子,反而特別的開心,甚至能看到它 誇張的廢物,惹人心煩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