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發財一聽,頓時就不樂意了,居然還有對講機!被他們用對講機這樣一講,自己的潛入作戰還有個毛的優勢!

李發財一聽,頓時就不樂意了,居然還有對講機!被他們用對講機這樣一講,自己的潛入作戰還有個毛的優勢!

「好好好,可別怪我發財哥狠毒,都是你們逼我的!」李發財的眼中露出凶光,拿起平底鍋就是一頓猛砸。

巡邏的保鏢們蹲在地上仔細查看夥伴的傷勢,哪裡能想到這穿著他們制服的胖子會突然背後下黑手,就連話都來不及說一聲,當場被平底鍋打暈過去。

「哼!太弱了!」李發財搖搖頭,再次將這幾個保鏢拖進了草叢深處。

「好了,現在應該沒有問題了!」李發財抓起掉落在地的對講機,放在兜里。

這是李發財第一次嘗試潛入守衛森嚴的敵方大本營,雖然中途出了很多岔子,但不管怎麼樣,他也算是成功了一半。

換上敵方身上的這層皮的好處馬上就凸顯了出來,李發財挺著他的大肚子,大搖大擺的走在道路上,碰到攝像頭,還特地來個飛吻。

在前進的路上,李發財也是遇到了其他的巡邏人員,但是李發財始終保持著笑臉,也讓他們沒有起疑心。

「呼~總算是進來了!「

李發財推開別墅大門,涼爽的空調風吹得他一陣恍惚。

一樓這裡是個客廳,屋子裡面早就已經坐下了2個外國大漢正喝著啤酒,阿凡它很有錢,請來了各種國家的雇傭兵,所以什麼樣的皮膚都有,這也是李發財能夠混入進來的原因之一。

李發財依舊展現出他高超的演技,對著兩個外國大漢嗨了一聲,就直徑的朝著屋子裡走去。

大漢們看了一眼,看到他身穿保鏢制服,又將自己的目光投向了電視機。

就在李發財即將離開客廳的剎那,兩個外國大漢卻發現了些不對勁。

眼前這個胖子雖然身穿保鏢制服,可是自己已經在這裡工作很長時間了,卻從來沒有見過這個胖子啊!

「hi!you!Whoareyoufat?「

李發財暗道不好,這個時候把自己叫住,肯定沒有什麼好事。

李發財緩慢的轉過身來,擠出笑容,他的英語不好,所以也聽不懂對方說了些什麼,現在只好胡編亂造一通。

「啊…我,我阿里系他把,把他薩烏里!」李發財說出的話語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現在也只能硬著頭皮。

2個外國大漢眨眨眼睛,他們也不知道李發財說了什麼,但好在李發財黑頭髮黃皮膚,猜測著可能是個華夏人,其中一個老外會兩句中文。

「窩們似在穩你,你似水?」

李發財嘿嘿傻笑,他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回答,總不能說我是來暗殺你老闆的吧。

老外的疑惑更甚,雙方眼神交流了一下,拉開了距離,不知不覺中,一前一後,已經把李發財包圍其中。

「龐字,窩在穩你話,你咬似再不說,窩就殺了你。」

老外的手已經開始摸向自己腰間的槍袋。

而這時,李發財卻笑著開口了,「老外,就你這中文也敢來咱們華夏混,我看,你還是回家吃屎吧!」

本著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的精神,李發財拔出了腰間的平底鍋,肚子用力一彈,束縛住他的西裝外套徹底崩開。

「看這兩個大漢的樣子,應該是已經對我出現了懷疑,不管了!先打了再說!」

猶自搖九鈴 李發財剛想動手,卻聽見對講機中傳來急切的呼救聲。

「快快快!全都搜尋起來!剛剛有個女飛賊潛入別墅,已經把咱們的監控室給毀了!快去保護老闆!」

「fuck!」兩個老外怒罵一聲,放棄圍攻李發財,眼前的胖子雖然可疑,但好歹也是穿著保鏢的制服,說不定是老闆剛剛招募進來的。

「嗨!龐字!你還在干參么,還不快和窩們一切過來,去造拿個蓋斯的女飛賊!」

李發財收起平底鍋,心底鬆了口氣,但同時他也十分好奇,那個女飛賊到底是誰? 李發財的臉上帶著笑臉,跟隨著兩個外國大漢,一起向著監控室的所在衝去。

別看李發財表面鎮定,其實他是真的心有餘悸,剛剛若是和這兩個大漢打了起來,鹿死誰手還真不好說。

自己這邊雖然是擁有大神系統的硬化能力,但這硬化能力也不是說完全無敵。

普通擊打和刀砍沒什麼問題,但要是碰見了槍擊,最多挨不過5顆子彈,李發財就算不死也會失去戰鬥能力。

而這兩個外國大漢身材彪悍,虎背熊腰的,身上的肌肉塊頭碩大,就算是近身戰起來,自己這邊也絕對討不到什麼好。

也多虧了兩個老外中文不好,如果他們能聽懂李發財剛剛說的那句話,就算不管老闆,也一定會弄死李發財。

「Fuck!這麗但低發生了什麼屎情!」兩個老外暴跳如雷,露出要殺人的神情。

李發財探著腦袋向里看去,也是忍不住心中吃驚。

監控室中有5個保鏢,原本應該生龍活虎的他們此刻已經倒在了地上。

每個人的頭上,都有一個拇指般大小的血洞,還在往外不斷冒著血,看上去都是一擊必命。

「卧槽!這也太狠了吧,看這樣子,那位美女不是個小偷,而是個殺手啊!」

「喂!龐子!你喝窩們一起來!窩們去傻了拿個女飛賊!」

李發財心裡想要拒絕,但轉念一想,其實這也是個好機會啊!

現在因為女飛賊的闖入,整個大別墅都已經亂了套,這兩個老外能對他起疑心,那麼其他的人同樣會啊!

到時候如果發現他不是阿凡它的保鏢,一定會被認為是女飛賊的同夥,那個時候可就麻煩了。

但只要跟著這兩個看上去傻兮兮的外國大漢,就沒有人會對他有所懷疑!

衡量了利與弊,李發財沒有猶豫的答應下來,表示願意和他們一起行動。

「好!窩們先去樓上看看,歪面的道路有其他活辦搜查,吖們就去樓上保護老闆!」

「保護老闆!那感情好啊!我最喜歡保護老闆了!」這樣的舉動正中李發財的下懷,只要見到了阿凡它,李發財就可以一槍送他上西天,所有問題都解決了。

阿凡它的別墅很大,樓層也很高,如果光靠腳走,那還不被累得半死,所以屋子裡面都是安裝了電梯。

「哎,有錢人的生活就是好,哪像我,坐個計程車還抵押瞭望遠鏡……」

站在電梯裡面,李發財開始想入非非,幻想著自己如果也有這麼多錢,那樣的生活該是多麼美好。

叮!

電梯速度很快,沒過上幾秒鐘,他們便是來到了別墅二樓。

電梯大門打開,首先迎接他們的就是一個煙霧彈!

白茫茫的煙霧瞬間釋放,擴散得到處都是,李發財不斷的咳嗽,他眯著眼睛,想要找到出路,避開煙霧。

他的雙手不停的上下摸索,但依然什麼都看不見,只能聽到老外一直帶F的咒罵聲。

忽然間,李發財卻停住了移動,因為他的雙手好像摸到了什麼東西。

「咦?奇怪了,我摸到的是什麼?怎麼還軟軟的,挺舒服的?這香味是怎麼回事?難道我……」

李發財努力睜開他的小眼睛,想要看清自己前方是個什麼東西。

可是等他看清楚的時候,他卻嚇了一跳。

「那個啥,美女這都是誤會,是誤會啊!」

萬萬沒有想到啊,他摸到的東西,竟然是那女飛賊的胸部!

女飛賊戴著面具,看不清她的臉龐,但這個時候就算用腳想都知道,對方該是多麼的生氣。

「你,去死吧!」女飛賊的聲音就像是寒冰一樣的冰涼,她身上散發出的殺氣使得李發財一時之間竟然忘記了思考!

女飛賊手上的槍械舉起,對上了李發財的額頭。

「不不不!美女,這都是誤會,真的都是誤會,我……」

李發財的聲音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卻是一聲清脆的槍聲。

被硬化過的皮膚硬抗下了子彈,使得李發財沒被打個頭破血流,但就算是如此,李發財依然是頭暈目眩,難忍劇痛。

在慘叫聲中,他肥大的身軀倒在了地上,抱頭打滾。

女飛賊有些吃驚,這麼近的距離吃了她一顆槍子居然還沒死,這個胖子運氣也太好了吧!但她不信這個邪,舉起手中的槍械準備再補上一槍。

「女飛賊!fuckyou!去屎!」

雇傭兵不愧是雇傭兵,這戰鬥的經驗超出常人太多,只是聽到了槍聲響起,馬上就能夠找准方向。

兩個外國大漢如狼一般向前撲來,猙獰著臉,舉起拳頭就向著女飛賊打去。

「該死!」

面對攻擊女飛賊也不能無動於衷,只好放棄地上的胖子,改為和外國大漢戰鬥。

砰砰砰!

槍聲接連響起,但由於煙霧還未散開,使得她瞄準的准心出現了偏差,沒能擊中外國大漢。

兩個外國大漢哈哈大笑,其中一人將她手中槍械打掉,另外一人給了她肚子一拳,兩人一前一後,鎖住她的脖子,抓住她的雙手,立刻就將女飛賊控制起來。

外國大漢的眼中出現了淫蕩之色,厲聲笑道,「哈哈哈!神么飛賊,補也就似一個瞅女人,還感在煙霧中凱槍,尼震以為尼是槍神嗎!」

「聚然感來殺窩們老闆,反正都試屎路一條,不如先讓窩們爽爽,華夏的女人最優味道了!」

「啊!放開我!放開我!你們這些臭蟲!」女飛賊拚死掙扎,可是女人的力量又怎麼比得過男人?更何況還是兩個男人。

「媽的,頭痛死了!」李發財躺在地上歇了一會,才感覺那種劇痛的感覺逐漸消失,頭腦恢復了清明。

等到他睜開眼睛的時候,居然看到那兩個外國大漢要對美女飛賊做出一些齷齪的事情!

「天吶!這還得了!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居然敢在我們華夏的地方,對我們華夏的美女做出這種事情!你們太不把我發財哥放在眼裡了!」

李發財紅著雙眼咆哮,抽出腰間的平底鍋,肥大的身軀離地而起,一鍋敲在了其中一個大漢的臉上!

「美女莫要驚慌,我李發財來了!」 李發財的這把平底鍋多次立功,自從來到這阿凡它的別墅之後,凡是碰到敵人,皆是平底鍋一出,直接放倒一大片,如果一鍋不行,那就兩鍋!

這一次,平底鍋也同樣沒有讓他失望,抓住女飛賊雙手的那個外國大漢毫無防備,露出滿臉淫蕩的笑容。

黑壓壓的平底鍋呼嘯而來,砸在了他的臉上,這一鍋之力夾雜了李發財的憤怒,力量十足,他只覺得自己頭暈目眩,身體都是站不穩定,摔倒在了地上。

「趁你有病,要你老命!」李發財一擊得手,再次兇狠出擊,手中的平底鍋從天而降,擊打在了對方的腦門之上。

李發財雖然心中生氣,但並沒有被憤怒沖昏了頭腦,他知道自己的戰鬥能力實在是太弱了,打打那些沒有練過的小混混還可以,但如果和經過訓練的外國雇傭兵作戰,就他這兩把刷子也會很是吃力。

而且對方有兩人,硬化能力擋刀不擋槍,要是真被兩人圍攻,自己這邊的勝算也可以說是非常之小。

「打打打!打死你個龜兒子!居然敢在你發財哥面前做這些事情,給我死去吧!」

李發財的平底鍋毫無間斷的落下,在短短几秒鐘時間之內,他居然拍下十幾鍋!

外國大漢心中憋屈啊,自己常年出入最危險的地方,什麼樣的人沒戰鬥過,今天居然在陰溝裡翻船,最為可惡的是自己都沒出手,就已經被打得鼻青臉腫。

「Fuck!者屎什麼情況?」鎖住女飛賊喉嚨的大漢反應了過來,心中暴怒,連忙將女飛賊扔開,來幫助自己的同伴。

「龐子,你早屎!」

在咆哮聲中,充滿力量的拳頭朝著李發財打來。

地上的那個大漢已經停止了掙扎,估計是被李發財打暈了過去,失去了戰鬥能力。

見好就收,細水長流!李發財嘿嘿一笑,舉起手中的平底鍋就往前面擋。

咚~

拳頭碰撞在了平底鍋上,發出敲鐘一般的聲音,還有餘音回蕩。

「啊啊!痛屎窩了!要殺了你!」外國大漢的殺氣瞬間就釋放了出來,他的表情猙獰,像是要生吞活剝了李發財!

這股殺氣濃烈至極,想必只有上過戰場殺戮無數之人,才可能積累這麼濃烈的殺氣!

李發財被殺氣所震懾,臉色發白,口乾舌燥,他原本只是一個普通人,是因為得到了大神系統,才擁有了超乎常人的力量,可是不管怎麼樣,李發財的戰鬥經驗太少了!

心理能夠承受的壓力也不夠多,這也是為什麼,每一次碰見能夠釋放殺氣之人,李發財就會渾身發抖,嚇的大腦不能運轉的原因所在。

但李發財之所以會被方木看重,招募進萬神機構,不僅僅是因為他的能力,更是因為看出了他的品性。

李發財的本質不壞,甚至可以說很是善良,這一點,從他為了拯救阿月和邪教主教拚命就可以看出。

害怕是每一個人都會出現的一種情緒,而英雄和普通人的差別就在於,當別人需要你的時候,你能不能夠挺身而出。

李發財身後的女飛賊躺在地上沒有動靜,雖然看不到她的臉,但很有可能是暈了過去。

如果現在自己逃跑了,女飛賊會有什麼樣的下場用腳趾去想都知道,李發財想起了阿月臨死前解脫的神情,心中陣痛,如刀劈劍刺,自己沒有救得了阿月,沒有救得了父母,難道現在又要灰頭土臉的逃跑嗎?

「不!我李發財絕對不會再讓任何人受到傷害!要死的應該是你!」

李發財嘶吼著,揚起手中的平底鍋向著外國大漢拍去,外國大漢眼露凶光,從腰間拔出手槍!

砰!

子彈飛射而出,激起火花,李發財那隻拿著平底鍋的手在發抖,他竟然用平底鍋接下了這顆子彈!

「Fuck!」外國大漢怒罵一聲,抬手間又要扣動扳機。

李發財哪裡能夠再給他開槍的機會,手中的平底鍋被他當作飛刀扔出,砸在了外國大漢拿槍的手上。

大漢吃痛,下意識的放開了手槍,李發財抓住機會,快速近身,要和這大漢來一場近身搏鬥!

李發財身體雖然肥胖,但由於大神系統加點的原因,拼起命來速度倒也不是太慢。

一拳!一腿!從來沒經過戰鬥訓練的李發財施展出的攻擊幾乎沒有擊中外國大漢,全都被他閃避開來。

外國大漢的臉上露出愉悅的笑容,就好像發現了玩具,「哈哈哈!龐子,很好,你顆簽完不要屎得太快,拿樣就沒有意希了!」

大漢的身體微微一側,李發財的含怒攻擊再次落空,槍械掉落,可他還有鋒利的軍用匕首當作武器。

軍用武器被他拿出,握在手中,挑釁般的對著李發財揮了揮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