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銘和為首的那個黑衣人也是慢慢的進入了尾聲階段,兩個人都在醞釀著最後的大招。

李銘和為首的那個黑衣人也是慢慢的進入了尾聲階段,兩個人都在醞釀著最後的大招。

「天舞輪迴斬!」

「暗黑罡影劍!」

兩人近乎同時發出怒吼,刀光劍光交相輝映,幾秒鐘之後,一陣金屬碰撞的聲音,這中間還彭擦出一陣陣的火花。

不斷的爆炸聲從兩個人的身旁響起,劇烈的元力波動讓整個地面都已經是一片狼藉。

只聽到轟的兩聲,兩個人都是倒在了地上,雖然都還有意識,不過再讓他們發動一次進攻恐怕已經不太可能了。

為首的黑衣人雖然躺在地上,不過很快跟著他們的四個黑衣人已經來到了這個黑衣人的身邊。

「三號!」

「你們幾個,現在給我把這兩個人殺了,奪取他們手上的儲物戒指!」

「是!」

四個人緩緩的站了起來,從他們的眼神中看不到任何的表情,就跟被人控制了一般。

李銘和高震相距不遠,他們互相對看了一眼之後,高震的臉上掛著感激道:「李銘,今天多謝你了。」

「師兄,咱們雖然平時有些競爭,不過現在是一致對外,沒有必要這麼客氣。」

「你這小子,怎麼一點都不緊張啊?」

「緊張什麼?難不成他們有人,我就沒有人了么?」

李銘有些得意的說道,不過他卻有些鬱悶,之前在外面碰到的那個叫做葉川的小子,到底死哪裡去了?這麼關鍵的時刻,他應該出現了啊。

「李銘,你小子還有後手?」高震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李銘,李銘的性格他太了解了,一直都是大大咧咧的,現在突然說他有後手,還真是有些讓人不太適應。

不如不要遇到你 ,實力看上去是不錯。

但是僅僅幾個回合之後就被之前的黑衣人給砍瓜切菜一般的給解決了。

四個黑衣人開始向著李銘和高震走去,就在他們距離兩人還有不到十米左右的距離的時候,一道龐大的劍氣直接在他們的前面劃過,讓他們不得不後退幾步。

劍氣劃過地面,一陣塵煙濺起,等到塵埃慢慢下落的時候,此刻的葉川已經是一身白衣站在了李銘和高震的前面。

「師弟,你這是什麼後手啊?這小傢伙看上去還這麼年輕……」高震有些鬱悶的看著葉川,這個小子看上去也就最多二十歲的樣子。

這些黑衣人雖然實力並不是非常的強,但是至少也達到了地武境以上吧?

「這小子是我之前遇到的,說是叫葉川,據說是去參加咱們宗門的百宗盛宴的,實力應該在地武境三重到四重之間吧……」

李銘沉聲道,一旁的高震點點頭,要是有個地武境三重和四重還有點機會,不過看樣子機會也不是很大。


另一邊,葉川冷笑道:「你們陰武宗真是膽大包天啊,竟然光天化日之下攻擊雲月城!」

四個黑衣人明顯一怔,然後紛紛看向了為首的黑衣人,黑衣人眼神緩緩的坐了起來,眼神鋒利的看著葉川。

「桀桀,竟然看出了我們的身份,那今天就更不能放你們走了!殺了這個小子和他身後的人……」

為首的黑衣人非但沒有否認,而且還光明正大的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高震的眼神中充滿了震驚,他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被陰武宗的人盯上了。

怪不得剛才他剛才說自己是天武宗的人,這些人根本無動於衷,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搶奪金角疾風豹的靈獸蛋。

這種靈獸蛋實際上就等於是培養了一個天武境後期的靈獸,陰武宗的人最喜歡的就是利用靈獸攻擊,當然這種代價也是非常的大的。

陰武宗沒有正經的經濟來源,他們很多時候通過的方法就是搶奪。

這一次他們來到雲月城,就是聽說了雲月城的銀月商行舉辦的拍賣會。

為什麼要來到這邊?因為銀月商行的大小姐在雲月城,這一次的拍賣會應該不會令人失望。

最終他們看上了靈獸蛋,所以才有了眼前的一幕。

「殺!」四個黑衣人同時聽令,朝著葉川的方向攻擊過來。

「游雲斬!」

葉川根本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用自己的最強一擊迎敵,他知道如果再低調,恐怕一會連自己低調的機會都沒有了。

「滋滋!」

劍尖劃破地面的聲音顯得是那麼的低沉而有力,一道藍色的光影,隨著葉川出劍的軌跡擴散而去,四個黑衣人同時躍起。

躲過了葉川一擊之後,四個人又一次的撲了上來。

高震心頭非常的焦急道:「這幾個人的實力各個都應該在地武境巔峰境界,距離天武境也只有一步之遙,而這個葉川……」

顯然不用說,現在的高震很是不看好葉川,畢竟葉川參加百宗盛宴,而且是從一般的小宗門出來的,水準自然就應該在地武境三重和四重之間。

他們以前也是當過特使的,自然對於這些宗門所謂的人才的實力是了解的非常清楚的。

「哎,現在只能是死馬當活馬醫了,你說你一個城主,竟然連幾個手下都沒有,師兄,我都佩服你了!」李銘雖然感覺有些絕望,不過他的心態倒是挺好。

高震也是嘆了一口氣道:「這個小子好像還挺有錢的,之前在拍賣會我還調查過他,不過除了名字其他的一無所獲。」

李銘點點頭道:「這個我倒是不知道,不過我知道的是,這小子說話算話,能夠在這麼危機的時刻站出來,就這份膽氣已經讓我敬佩了,要是過了這一劫的話,我就和這個小子拜個把子又如何?」

高震仰頭一笑道:「如若真的逃過此劫,你我他三人一同拜個把子。」

遠處,四道黑色劍芒同時向著葉川四個不同的方向疾馳而來,葉川的眼神看著四把劍,他在不斷的計算著逃出的軌跡。

「就是現在……」葉川使用瞬息鬼步,一個閃身已經是逃離了…[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本章共2頁當前是第1頁1 在雲兒銀錘落下的瞬間,原本有些呆滯的衆人立馬醒悟起來。看着臺上嫵媚誘人的紅衣雲兒,在看着樓上包間裏那些財大氣粗的神祕人物,不少人眼中的通紅快速退下,漸漸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他們臉色黯然,暗暗搖了搖頭。這玄級初期的武技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擁有的,就算是有那個財力拍下來恐怕也沒有命來相享受,所以他們只能觀望着這場曠世奇拍。


對於拍賣玄級初期的武技,一號包家裏的女子此時也是緊緊皺起眉頭,她之前得到的消息說只是黃級巔峯的武技罷了。別看黃級巔峯與玄級初期武技似乎只是相差了一點,實則不然,二者可以說是天差地別。

黃級巔峯的武技雖然在這附近也很稀少,但是就算是二流的勢力恐怕也至少有着一部。但是玄級的武技卻是隻有幾個一流勢力纔有的武技,若是被某一個二流勢力得到這部武技可能原本的平衡就要打破了。

當然黃級巔峯武技與玄級初期武技價格也是懸殊,她帶的金幣就連之前的覺魂丹都沒有拍下來,更不要說這更珍貴的武技了。一時間俏臉着急,有些坐立不安。

“一百零一萬”

雖然價格高昂,更是需要實力來享受這部武技。但是玄級初期的武技的誘惑力卻不是一般的大,大廳之中一個矮胖的中年男子顫巍巍的報出了這個數字。

這個數字一出拍賣場瞬間安靜下里,此時就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到。無數道的目光此時都是投射到那胖子身上,在這個各種目光交叉中,中年胖子頓時臉色慘白,兩眼畏懼不斷擦着額頭滾滾下來的汗珠。

望着這似乎冷場的局面和胖子有些驚喜的神色,臺上的雲兒卻是臉色有些難看起來。半晌之後,出於職業需要她才臉色一轉,有些生硬的說道:


“這位先生出價一百零一萬,若是無人叫價那麼這部百年難得一遇的玄級初期的武技就歸這位先生了。”

劍入天荒 ,雲兒臉色頓時很難看。將嫵媚動人的臉龐重新移回到大廳裏,向着衆人再次拋着媚眼。

“既然無人叫價,那麼今天壓軸的重寶可就被人輕易拍走了哦。”

說着不忘朝着前排幾個油光滿面大腹便便的肥豬暗暗示意,本來看到無人叫價玄級初期的武技就要歸於自己的矮胖子頓時面色一變,果然如此輕易就將壓軸品搶走,那麼他們幾個爲何不自己擁有呢?

“一百零二萬”

“一百零三萬”

······

望着緩緩攀升的價格,雲兒這才鬆了一口氣。紅脣一張一合見吐着芬蘭的香氣,臉上露出一抹淺淺的笑容。

“一百五十萬”

終於樓上三號包間喊出了一個價格,隨着這個價格的降落現場也瞬間被完全點爆。所有包間裏的人都是忍不住出手,片刻功夫叫價直接飆升到了三百萬。

“三百一十萬”

一號包間裏的女子喊出了淡淡的價格,二號包間隨後喊出了四百萬的高價,企圖直接嚇倒對方。只是還未等一號女子出出聲其餘包間的人快速將價格提升到了五百萬的高價。


“五百一十萬”

一號包間裏本來精緻臉蛋的少女此時也是憂慮重重,兩道柳葉眉微微蹙到了一塊,俏皮的大眼睛也是暗暗擔憂。價格飆升如此之快,今天她恐怕要無功而返了。

就在一號包間美女暗自揪心的時候,拍賣的價格不知何時已經高達了五百七十萬。望着這局面,一號包間裏的美麗女子頓時握着椅子扶手的嬌嫩柔滑之手,這個價格已經將她的希望徹底打破。

一號包間裏的美女沒了動靜,但是二號包間裏的老者卻是財力彷彿無限。之前花了六百一十萬拍賣到了覺魂丹,此時居然又再次叫出了讓衆人震驚的價格。

“六百萬”

又是六百萬,這老者到底有多少錢,之前與楚小白爭鋒相對時看似已經金幣不夠居然此時如此眼都不眨喊出讓人訝然的數字。聽到老者的叫價後,十號包間裏的楚小白麪色頓時難看,這老頭似乎剛纔擺了他一道。

“哼,本少爺出價六百一十萬,怎麼樣,老傢伙還跟不跟?”

楚小白再次出言挑釁道,老者頓時咬牙切齒,這一次他可是有備而來。覺魂丹與玄級初期的武技都是他必須無論如何都要拍下來的,容不得出現任何差錯。這一次事關重大,就算楚小白搗亂他也得咬牙拍下。

“六百二十萬”

聽到老者咬牙切齒的話後,楚小白卻是異常興奮,只聽他道:

“六百三十萬”

······

對於楚小白的做法,張天卻是滿頭黑線。這個楚小白整天神神怪怪,說話做事難以捉摸,更是喜歡激怒別人,說白了就是總愛沒事找事,作死的節奏。

最終玄級初期武技,在老者嘶啞憤怒的叫罵與楚小白的洋洋得意氣死人不償命的話中,以七百二十萬的天價被老者所拍到手。

雲兒臉上此時露出無比美麗的笑容,這一次的拍賣會可謂是圓滿落幕。望着神態各異的人後,張天將自己拍買到的青紅石交付金幣後隨着大廳衆人漸漸走出了拍賣行。

從拍賣場出來後,張天才發現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深夜,天上三輪彎彎的月亮散發出點點幽光。

參加拍賣會的衆人一出拍賣會便是轟然散開,這個時候是最易犯事的時候。張天由於之前拍賣會上那熟悉的聲音卻並沒有立即離去,隱藏在一旁後就等着餘下的人羣。

不多時,人羣漸漸走光。望着七八道身影鬼鬼祟祟,一臉謹慎的朝着不遠處的城外飛奔而去,張天沉吟起來。就在張天沉思的時候,一個瘦弱的黑衣人望着之前幾人離去的背影腳下輕點快速朝着同樣方向而去。

等了片刻張天發現再也沒有一個人出來,從隱匿之地慢慢走出後,望着前人離去的方向站在原地微微一思量後,腳底生煙也是快速朝着同樣方向飛奔而去。

就在張天出城後沒多久,前方不遠處就傳來了一陣針星力波動與喊殺的聲音。臉色微微一沉,身形急速暴射出去,不一會就發現了前方几十米處兩撥人馬大戰在一起。

就在其目光在場中掃描的時候,一聲刺痛的嬌聲下,一個一身青色衣裙的少女快速倒飛出去,披散的頭髮中露出了半張熟悉的俏臉。下一秒不遠處的一個少女手面容猙獰,手中一把橙色的大刀在月光下泛着陰森的光芒,朝着倒飛在地的面色蒼白目露畏懼的少女快速斬下。

“找死”

看到這個情況,張天頓時暴怒萬分,如同炸雷般的聲音響徹在交戰的圈子裏,所有人的攻擊都不由得一滯。 李銘和高震原本就是天武宗的師兄弟,現在大敵當前,這個時候他們同心協力也是應該的。

何況他們現在的戰鬥力已經迅速的減弱,幾乎沒有可能再一次的投入到戰鬥之中。

面對四個地武境的高手,葉川心中也是有些發憷,不過現在情況有了新的改變。

葉川刺殺為首的兩個黑衣人,讓另外的四個黑衣人非常的緊張,他們已經分開兩個人去保護那兩個天武境的高手。

而剩下的葉川只需要面對這兩個人就可以了。

一柄淡金色的長劍攥入葉川的手中,李銘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將自己手中的兵器給了葉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