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瑜說道。

東方瑜說道。

江沉的臉上,也露出如釋重負的神色。

這兩天的時間,也有不少人過來窺伺,卻始終不敢靠近。

諸神領域中來的神二代這件事,已經以一個不可思議的速度傳了出去……當然,這件事的影響,與某些人預想中的有所不同。

雖然也有不少人感到恐懼,感到了一種被神欺騙的憤怒,但是還有許多人,比如各大王朝中的天才,卻是一臉的興奮。

甚至不少天才已經動身進入諸神領域,要與神界的神二代一決高下!

我於人間已無敵,不與神鬥與誰鬥?

“你就是來自神界的沉大大?”

就在這時,一個清朗的聲音傳來:“諸天萬界第一世家,葉家葉斬煩有禮了。”

話音尚未落下,劍光便已破空而來,直指江沉。

…… 第一百零七章

江沉一閃身,輕描淡寫的躲過了這示威性的一劍。

他擡頭看去,就見到一個看似十八九歲的少年人,立在他身前十丈左右的位置。

正是諸天萬界第一世家葉家的第一天才,葉斬煩。

葉斬煩的相貌英武,身材挺拔,手中三尺青鋒散發着熠熠的劍華。

“錯。”

江沉搖了搖頭。

“不是你?”

葉斬煩微微的一怔,他的神色間多出了一抹失望:“都在傳那神界的神二代就在這裏,將一萬多武者掛在樹上,至今尚未離去……難道我還是來晚了?”


葉斬煩是專程來找沉大大的。

“我是沉大大無敵最英俊。”

江沉一字一頓,一本正經的說道。

葉斬煩:“……”

“神界的人都像你這般幼稚嗎?”

葉斬煩呆了片刻之後,才冷笑道:“亦或者,你根本就不是從神界來的,根本就是個冒牌貨?”

“可是我真的叫沉大大無敵最英俊啊。”

江沉一本正經的取出了自己的身份腰牌拿在手裏,朝着葉斬煩晃了晃。

‘沉大大無敵最英俊’幾個大字,顯得格外刺眼。

葉斬煩看了一眼他自己的身份牌,上面寫着‘第一世家葉斬煩’幾個字。顯然,葉家,諸天萬界第一世家,是他此生的榮耀。

“果然幼稚!”

葉斬煩冷笑,然後他手中的三尺青鋒直指江沉,道:“諸天萬界第一世家葉家大少,葉斬煩,向你挑戰!”

“沉大大,若是你能……媽蛋,這個名字真彆扭!”

沉大大……這根本就不是這貨的真名,沉大大也是一個臭屁自戀到極致的綽號而已!

再加上無敵最英俊這幾個字,簡直就是自戀到了極點。

“叫我沉大大無敵最英俊!”

江沉的脖子一揚,神色倨傲。

“英俊你個頭,看劍!”


本來,葉斬煩是一個驕傲,自負且略顯刻板的少年。

但是在江沉這一通胡攪蠻纏之下,他覺得再和這貨廢話下去,自己會先爆炸的。

乾脆,葉斬煩直接出手。

在諸神領域之中,葉斬煩只是煉氣十重境界,只能施展武技。

但煉氣十重之間,也是有差距的……葉斬煩,便是最爲頂尖的那一類,縱然是一些普通的神武境強者在這個境界中,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在同級之中,能與葉斬煩匹敵的,除了那些頂頂有名的巔峯強者之外,便是與他齊名的少年天才了。

若是葉斬煩不死,未來必然會立在萬界巔峯之上。



不過很可惜,無論是熊霸天還是慕傾雪,都沒有在五千年後聽過葉斬煩這三個字,這貨估計死的太慘,還沒成長爲一方強者,就無聲無息的死掉了。

“哼!說動手就動手,一點江湖規矩都不講……我看你不是第一世家,而是第一土匪窩的人!”

“極其缺乏教養!回頭得找個先生,好好教你什麼叫禮義廉恥了。”

江沉見到對方一劍刺來,他不慌不忙,腳下步伐一錯,瞬間朝着後方飄去。

江沉偷眼朝着其他地方看去,就見到熊霸天和徐小魚兩個,一邊一個護住東方瑜,大黑狗則是蹲坐在東方瑜的面前,一副忠心耿耿的樣子。

江沉這才放下心來。

“教你妹,看見!”

葉斬煩開始抓狂了,出手之間也愈發凌厲。


“葉斬煩,你可要想清楚了,敗於我手會是什麼樣的後果!”

江沉再度躲過葉斬煩一劍,然後大聲的喝道。

“我不會敗!”

葉斬煩連續刺出三劍,每一劍都迸射出三尺長的劍芒,已經無限接近神通了。

江沉哈哈大笑,手中紙傘一轉,一道火焰神鳥一般的刀氣就衝了出去。

“神通!!!”

葉斬煩的神色凝重,他原本有些躁動的心緒,瞬間沉穩下來。

“果然,傳聞不假,你可以在這裏施展神通……但是你現在的修爲,依舊是煉氣十重……啊!!!”

葉斬煩看着那越來越近的火焰神鳥,不躲不閃,一劍就劈了過去。

怎奈他的劍剛剛碰觸到江沉的刀光,整個人就慘叫一聲,被震飛了出去……

兩者的真氣,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葉斬煩修煉的也是神級功法,但是如何能與神帝級的《造化·逆神篇》相提並論!

更何況,江沉的修爲不是煉氣十重,而是煉氣三十四重!

就算是比之靈海境武者的真氣,恐怕也要強了一大截。

江沉與葉斬煩,根本就不是同級較量……江沉也沒有和他公平一戰的打算,他江大紈絝可沒有什麼所謂的武道之心,見獵心喜,誓與絕世天才公平一戰的愛好。

他只是一個小紈絝,喜歡仗勢欺人,習慣欺軟怕硬。

遇到比自己弱的,他哪裏會讓着對方,不把對方欺負死,他還是江沉嗎?

於是,江沉展開畢方翼,身體急速向前,以傘爲刀,一刀一刀的朝着葉斬煩劈了過去。

葉斬煩也只能狼狽格擋,口中不斷的噴出鮮血,哪裏還有先前那意氣風發,要挑戰神二代的天才之相。

“你你你,你有本事別施展神通!”

葉斬煩大叫。

“施展神通就是我的本事!”

江沉冷笑:“有本事你也使用神通!”

“卑鄙!”

葉斬煩大罵!

“小爺我就是卑鄙,有本事你來咬我啊……能咬到我,也算是你的本事!”

江沉大笑。

嗡——

但就在這個時候,葉斬煩的身上猛的爆發出一道青色光幕,江沉一傘劈在那青色光幕之上,瞬間受到反震,整個人朝着後方倒飛出去。

“防禦符籙?還是神級的?”

江沉遭到反震,真氣有些紊亂,他有些驚疑不定的看着此刻的葉斬煩。

那青色的光幕,漸漸的化作一道光焰,籠罩在葉斬煩的身上,葉斬煩的胸膛狠狠的起伏了一下,將那即將暴走的真氣壓制下去,然後說道:“這道神級防禦符籙,也是我的本事,有本事你也來咬我啊。”

成親后王爺暴富了 ,葉斬煩沒有任何愧疚,反而多了幾分報復的快感。若是在其他時候與同級青年一戰,他絕對不會如此。

若是他爹葉英在這裏,一定會倍感欣慰……斬煩,終於長大了!

“我爲啥要咬你,你幾天沒洗澡了。”

江沉扛着紙傘,一臉嫌棄。

“你!”

葉斬煩不知道該如何接話了。

“施展神級符籙是你的本事,諸神領域的規則允許,我幹嘛要咬你呢。”

江沉嘻嘻一笑,他的手一翻, 余痴 ……統統都是這幾天他從這裏的武者身上得來的。

特別是那位北月狼王的弟子,身上帶了足足十八道天階神通符籙,這可是北月狼王給他的底牌,結果還未等施展,就統統便宜了江沉。

“你有符籙,巧了,我也有符籙……雖然不如你的神級防禦符籙,但小爺我從來都是以數量取勝的。”

江沉哈哈大笑,他直接將那十八道天階神通符籙丟了出去。

十八道堪比神武境強者全力一擊的天階大神通,天狼嘯月!

“混蛋!!!”

葉斬煩尖叫一聲,掉頭就跑。

見過欺負人的,沒見過這麼欺負人的!

…… 第一百零八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