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惜依然在辦公室當中,這裡就像是她第二個家一般,甚至,她住在辦公室的日子更多。

林惜依然在辦公室當中,這裡就像是她第二個家一般,甚至,她住在辦公室的日子更多。

她把桌上的文案都輕輕合上,公司中的一些瑣事已經處理乾淨了,身為華夏國第一集團勢力的總裁,她並沒有將所有的事情都交由手下去干。

桌上的飯菜早已冰涼,她倒了一杯熱水,也沒準備將晚飯到夜宵吃,看著那星光點點,彷彿星光的另外一側,就有一個清秀的身影在那裡經歷一些更為奇幻的事情。

「三年了呢,瘋子,我用事業麻痹自己,但是每當看見星光,卻還是忍不住想起你和我分開的那一幕,你說過你會回來的,不是么?」

林惜喃喃道,而那星空依舊燦爛,並未理會她,她失落的搖搖頭:「若是那星空真有回應了,那還真是奇了怪了呢,這三年不是都這樣過來了嗎!」

她將水杯遞到嘴邊,剛要喝上一口,卻是感覺到胃病疼痛異常,『啪』的一聲,杯子都打碎在地面,她捂著胃病痛的蹲在了牆面上。

胃病顯然又複發了,這已經是最近一個禮拜的第五次強烈額胃痛,三天前,她甚至在辦公室當中胃病痙攣痛至暈厥,不過運氣好的是,那一次並沒有人發覺,否則的話,她早就被送去醫院療養了。

「現在是關鍵時刻,教廷那邊還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我不能倒下!」

忙完了公司,她還要忙著對付西方教廷,此刻,她蹲在牆壁邊上,胃部的痙攣疼痛使得她額頭滿是汗水,臉色蒼白,她微微的移動,藥片就放在掛在椅子上的包包裡面。

一步,兩步……胃部痙攣的愈加厲害起來,她清楚這是什麼情況,三天前,就是這樣劇痛之下,她才熬不住昏厥的,這一次,她真怕被靈兒看見,以靈兒的性子,是絕對會將她送去醫院治療的。

而她深刻知道自己的胃病由來已久,雖然不至於是胃癌的情況,但是也並非一時半會可以治好的,而且醫生早已勸林惜不要太過勞碌,否則的話,病情加劇,很有可能會發生癌變。

靠著頑強的意志力,林惜將包里的藥片拿了出來,蹲在地上,便是將藥片吞入喉中,這藥片是治療胃痛的止疼片,藥性極強,沒過多久,林惜胃病的疼痛便緩解了下來,她這才倒了杯水吞了下去,舒服不少。

坐在椅子上面,林惜照著鏡子,看著裡面那張蒼白的面孔也是暗道:「靈兒也說的沒錯,我的命是許楓救的,就算是為了她,我也要將身體調養好,要是他回來了,看見我這般模樣,恐怕會心疼死的!」

「不過,我這段時間無論怎樣都得抗住,否則的話,教廷就真的會將東方修真者趕盡殺絕的!」

她搖搖頭。

「怎麼又開始痛了!」

她沒想到的是,胃藥的效果已經壓制不住胃痛了,連續的痙攣使得她身子痛的發顫,頭痛欲裂,這是猶如要死一般的感覺。

「這就是要死了么?以前看見報紙上,那些加班的白領女孩因為胃病痛死,還覺得不可思議,看來這事兒要在自己身上發生了呢!」

她覺得自己就要痛死了:「瘋子,要是你回來之後,看見我的墳墓,你會流淚嗎?不過,這都是我自找的,我太想你了,若是不讓自己成為一個工作狂,我根本就沒法停住想你!」

「還好爸媽都去環遊世界了,媽媽苦了一輩子,爸爸總算是沒讓她失望!」

林惜的臉上居然浮現出痛苦的笑容。

噗!

胃痛加劇,一口殷紅的血漬吐了出來!

而在她吐血的那一剎那,朝著這邊飛速趕來的許楓,卻是也感覺到心臟劇烈疼痛了一下,他猶如一道閃電在地面上掠過,街道兩旁,剛好有十幾個小混混打作一團,忽然那瞬間,他們都停了下來,甚至一個傢伙的刀就架在另一人的肩膀之上,差點就要砍下去:「怎麼回事啊?什麼情況啊,剛剛那是不是人啊!」

「好像是一道光線掃過一樣啊,是不是碰到鬼了啊,電視里說的鬼就是這麼快的速度啊!「

「哥幾個,你們還要不要打啊?」

「打啊,老子砍死你去!」

……

連續吐出兩口血漬,林惜已經感覺到身體內部的胃根本就不是她的,甚至想要一刀將胃部切掉,她彷彿看見了死亡,而此時,她的手機鈴聲響起,艱難的拿起手機,正是龍靈兒的聲音:「小林惜,我剛剛做了個噩夢,夢見你又在辦公室里加班,結果,我還夢見你被惡鬼吃掉了,我嚇得滿頭冷汗,你怎麼樣啊,身體有沒有不舒服,你是不是在家裡呢?小林惜,你別嚇我啊,你快說話啊!」

「沒,沒事啊,剛剛睡著被你吵醒了呢!」

「你怎麼了?怎麼聲音變成這樣了啊,是不是胃病又複發了?」

林惜實在是太痛,她手一抖,手機便是掉了下去,她想要撿起來,但是彎腰卻是使得她的胃部更痛,痛的甚至她的眼淚都擠出來了。

手機裡面依然傳來靈兒的急促聲:「小林惜,你怎麼不說話啊,你到底怎麼了,你要是出事兒了,我怎麼和許楓交代呢,你不是說這三年來,你的信念,就是許楓么?」

「許楓!」

林惜嘴裡艱難發出聲音,她的雙眼已經模糊,像是馬上就要昏迷了一般。

「對不起,先生,現在可不是本公司正常上班的時間,請您出去,還有您是怎麼進來的?大門已經鎖住了呢,呃,先生,先生,你人呢?」

公司當中,也是有幾名在加班的員工,他們都莫名其妙的看著一道身影出現在他們面前,然後下一刻,卻是消失不見。

「糟了,林董好像還在辦公室呢,我們去看看!」

……

啪!

林惜就要陷入昏迷狀態,雙眸已經很難睜開了,她捂著胃部,就坐在椅子上,而此時,她卻是根本聽不見辦公室的大門已經打開,然而,她卻是能夠模糊的看見,一道身影越走越近,一種再熟悉不過的男人氣息從她的鼻翼當中吸收進去。 「小林惜!」

許楓幾乎是瘋狂一般的低吼出來,他看著椅子上無比痛苦的林惜,眼淚也是從眼角溢出,他的右手之中閃現出紫色光芒,注入林惜體內,他眉頭一皺,心酸不已:「傻瓜,這三年來,你到底熬了多少個夜晚,你知不知道你這是胃癌的前兆,不過,你不會有事的,我也不會讓你有事的!」

林惜能夠清晰聽到許楓的聲音,但她並不覺得這就是真實的一切,她認為她此刻活在虛幻之中,而眼前的許楓,毫無疑問是迴光返照當中,上天給她的賜予!


她感覺到那紫光注入身體之後,胃部的疼痛已經好了不少,她看著眼前的許楓,輕聲說道:「這是夢嗎?許楓,這三年來,我都不知道做了多少個關於你的夢了,但是這一次好真實,沒有星光,沒有雲彩,你就在我的辦公室里,你依然和從前一樣,但是你的衣服好古怪呢!」

林惜的手臂伸了出去,許楓就站在她的面前,淚眼婆娑,哽咽的說不出話來,林惜想要摸下許楓,卻又是不敢:「不,我不要摸你,每次夢境當中,當我的手就擺放在你的臉頰上面的時候,夢就醒來了,自從你離開之後,我就害怕睡覺,我怕夢見你來了!」

「小林惜,這不是夢,我是許楓,是認識你多久,便是喜歡了你多久的瘋子!」

許楓哽咽道:「你摸摸我的臉,你打我,你罵我都行……」

許楓一把將林惜抱在懷中,就好像今生來世都不想將她放開一般,他發誓,在這一刻,他的腦海中再沒有其他繁雜,整個腦海當中,都是充斥著林惜的模樣!

沒有人知道許楓有多麼的想念林惜,這也是灰袍老者讓他去另外一個世界,被他斷然拒絕的原因,經歷一番風雨,許楓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他不過就是想要和愛的人平平淡淡的生活在一起罷了,再無其他。

「瘋子!」

林惜摸著許楓的臉,他的鼻子,他的眼睛,他的嘴巴,甚至那稀疏的小鬍渣,她沒想到居然會這般真實,而此時,許楓卻是說道:「小林惜,三年,我回來了!」

「這不是夢嗎?」

「不是!我發誓,這不是夢……」

許楓還沒有說完,林惜便是吻住了他的嘴唇,許楓也是激烈的回應著,兩人似乎就要徹底融化在彼此的溫唇之中。

「林董,有突發事情,有個陌生的男人不知道怎麼闖進來了,那傢伙不會就是教廷的人吧,要真是那樣林董你可小心啦?」

幾個員工沖了進來。

然而,眼前許楓和林惜接吻的一幕,卻是讓他們有些不知所措,他們彼此交換眼神,像是在說道:「剛剛那男人不是眼前這個嘛,這傢伙難道是林董的男人?本來還以為林董是出了名的鐵娘子呢,連華夏國第二集團的總裁求婚都拒絕,卻是沒想到……」

「擦,咱哥幾個趕緊出去吧,要是被林董怪罪下來可不好!」

……

十五分鐘后,一串手機鈴聲響起,第一個電話,兩人都沒有理會,直到第三個電話,兩人才依依不捨的唇分。

林惜將手機從地上撿起來,小聲的說了一句:「是靈兒呢!」

她接過電話,靈兒的聲音已經激動起來:「小林惜,我現在就在你家門口呢,你人呢,到底怎麼了,是不是胃痛了?」

「沒,沒呢……」

林惜還沒說完,許楓便是將手機拿了過來,直接說道:「靈兒妹紙,你的好姐妹現在在我手上呢,想要贖她的話,嘿嘿……」

那邊龍靈兒目瞪口呆:「什麼?小林惜被綁架了?天啊,你要多少贖金啊,我給你啊,我們龍家有的是錢,你別亂來呢,不,這聲音,怎麼聽著這麼耳熟啊!」

「你別把靈兒嚇壞了,剛剛她才被噩夢驚醒!」


「我這不是不想她打擾我們嘛!」

許楓壞壞一笑,和林惜在一起,他彷彿又回到了少年時代。

林惜白了他一眼,接過電話,靈兒那邊說道:「綁匪,你快說話啊,你要多少錢,你說啊,一個億夠不夠啊,只要你不要亂來!」

「靈兒,想不到我的身價已經這麼高了,一個億呢!」

「嗯?小林惜,你怎麼樣啊,綁匪有沒有欺負你啊,我說剛剛你的聲音怎麼那麼奇怪,原來是被綁架了!」

「你最近看多了港匪片啊,哪來那麼多綁匪,更何況,他們敢綁架我嗎,要知道,我身邊的保鏢可是強悍的很的,剛剛那是許楓的聲音,嗯,他回來了!」

「什麼?那是許楓?他居然回來了?」

龍靈兒的聲音都有些顫抖起來,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不過,她知道林惜是絕對不會騙她的,也是說道:「小林惜,那傢伙一回來就騙我,我們應該怎麼懲罰他啊!」

許楓看見林惜正不懷好意的看著自己,也是說道:「你們要怎麼懲罰啊?不會想要將我先奸后殺,拋屍山野吧!」

「你想得美,我有些餓了,你帶我們去吃宵夜!」

林惜說道,許楓有些失望的點點頭,只是吃宵夜嗎!

情至深人孤獨 小林惜,到時候地點直接告訴我呢,先掛了哈,拜拜!」

龍靈兒掛了電話。

……

兩人走出辦公室,幾個議論紛紛的員工有些目瞪口呆,一個某部長級別的傢伙說道:「林董,您這麼晚要出去啊,外面可不安全!」

「他不會讓我不安全的!」

林惜根本沒有絲毫忌諱,手一直挽著許楓,此刻看上去哪裡有半點總裁的模樣,整個就像是許楓身邊的小女人。

「呃,林董玩的愉快啊!」

幾個員工看著兩人離去的身影,也都是一陣羨慕。

「你現在可是華夏國第一集團的老總,剛剛那樣可是有損你在集團中的形象呢!」

許楓說道。

「怎麼會,難道要我和你偷偷的在一起么?那可不是我的性格,他們看見了也好,省的每天早上,辦公室外擺的鮮花都可以去開一家花店了!」

「小林惜,你這是在刺激我要開一個花店,每天送花給你才能彌補這三年來的過錯嗎?」

「開家花店,對林氏集團當中持有最重股份的你來說,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吧?」

林惜說道。

「我對開公司可沒有半點興趣,小林惜,別以為這樣就可以給我下套呢!」

「許楓,要不是你,我們林氏集團早就沒了,而且,我是你的女人,以後你總不會讓我去拋頭露面吧,還有我發現我的胃又開始疼起來了!」

「你這是一定要我當小白臉啊?」

許楓不由笑道:「你的胃,現在比正常人的胃還要好上不少,真以為我那麼好騙呢,不過,你說的倒也是,我以後是斷然不會讓你拋頭露面了,我要將你帶回異界,我們會永遠生活在一起!」


「另外一個世界么?」

「嗯,那裡有著地球上不一樣的精彩,你一定會喜歡那兒的!」

「若是我不喜歡呢?」

「我便送你回來,你去哪裡,我也去哪裡!」

許楓笑道。

林惜點點頭,緊緊握著許楓的手:「瘋子,我這輩子都不想鬆開你了,這三年來,今晚是我唯一覺得身心放鬆的一次!」

「嗯,前面有吃宵夜的地方,我知道你一天沒吃東西了!」

許楓說道。

前面是家燒烤排擋,就在街角邊上,燒烤的老闆是個花甲老人,佝僂著的身子在燈光照耀下一雙眼睛卻是異常有神,燒烤的動作也是麻利的很,佝僂老人看了許楓一眼:「小夥子要烤點什麼,老漢我來這裡可是賣了十年的燒烤了,不好吃,不要錢!」

邊上有著幾張圓桌子,凌晨兩點左右,這裡還有兩桌人,這邊燒烤的生意的確不錯。

逍遙房東 老闆,再來兩箱冰啤酒,實在是過癮啊!」

「馬上!」

許楓看見這攤子上只有老人一人負責,連拿啤酒這等重活都被他攬在身上,要知道兩箱啤酒可不輕。

「外面沒有啤酒了,老漢去裡面拿去,等會兒啊!」

「嗯,老闆,快點呢!」

那桌上的一個打著赤膊的傢伙說道。

等到老人進去之後,這桌上的人卻是集體站了起來,他們彼此交換眼神,來到燒烤架台邊上,那個赤膊佬橫眼瞪了許楓和林惜,輕聲喝道:「少惹事!」


另外一邊桌上的人雖然知道他們想要幹什麼,但也都在各吃各的,不敢多言。

他們都知道眼前的這些人都是這條街道的小霸王,平日里干多了偷雞摸狗的勾當,這一次顯然就是想要偷走烤架台邊上的錢箱。

很快一人指著邊上的錢箱激動,他將箱子打開,裡面都是十塊,二十,乃至於一百的鈔票。

「那老頭兒要出來了,趕緊全部裝走!」

赤膊佬說道。

林惜看了一眼許楓,後者也是遞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畢竟,這些傢伙要想在許楓面前成功偷雞摸狗,恐怕不太容易。

「老大,這是怎麼回事啊,我怎麼拿不走那些錢啊!」

幾個傢伙將那些錢塞進口袋,卻是發現口袋當中的錢卻是會莫名其妙的回到錢箱當中,這等怪異的事情,使得這些傢伙都感覺錢箱裡面有鬼了! 「怎麼可能,一群白痴,錢都拿不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