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楠不知道這人,但楊瑾知道,背景也稍微了解過一些,為此讓林楠過來一趟,哪怕是拒絕也要婉拒,不能輕易得罪這種地頭蛇。

林楠不知道這人,但楊瑾知道,背景也稍微了解過一些,為此讓林楠過來一趟,哪怕是拒絕也要婉拒,不能輕易得罪這種地頭蛇。

林楠眉頭微皺,他不懼這種人,但也不想惹麻煩,既然楊瑾有些應付不過來,他這個甩手掌柜自然要親自出馬了。

不多時,林楠來到公司,在一樓的會議室內見到了幾人,以中年男子金大中為首,大腹便便的模樣,油頭滿面的,在他身後還站在四名大漢,一個個黑衣加墨鏡,如同保鏢一樣。

看到林楠,金大中面上頗為客氣。

「果然是年輕有為,鄙人金大中,富農公司負責人,今日前來多有打擾了。」金大中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感覺,虛以為蛇。

「金先生客氣了,但說無妨,開門見山的好。」林楠淡淡開口說道,這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善類,在來的路上楊瑾已然將這金大中的一些簡單資料發給了林楠,絕對不是什麼好鳥。

金大中見林楠這般態度,心中有些微怒,他來找林楠,也是想要試試,不想真的用其它手段,否則真若是出事也是大麻煩,能讓林楠認清兩者的差距就行。

「年輕人說話就是沉不住氣!」金大中淡淡點點頭,隨即直接從口袋內取出一張支票遞了過來。

「這是五千萬的支票,你這公司我要了。」金大中開口說道,以他的身份和做事風格,也不喜歡這般對一個小農民虛以為蛇,他今日前來的目的就是為了這件事,要買林楠的公司,更確切的說是為了佔據林楠的鳳凰牌產品。

雖然看似這五千萬不少,換做其他人肯定會大為心動,但和林楠的鳳凰牌黃瓜和西紅柿相比,遠遠不夠。

看著這張支票,林楠根本不為所動,在來的路上他就猜到這些人的打算,甚至看都沒有多看兩眼,直接搖頭。

「抱歉,公司不賣!」林楠淡淡說道。

一語出,林楠能明顯感覺到金大中身上傳來的冷意,目光也變得有些陰冷,他身後的四名保鏢感覺到老闆的冷意,也一個個眼神不善的盯著林楠,大有隨時準備出手的意思,要教訓一下這個不知死活的小農民。

「年輕人,生意可不是那麼好做的,一不小心整出個什麼意外,輕者丟失一切,重則還要坐牢的。」金大中悠悠然說道,這是赤裸裸的威脅。

林楠盯著金大中,若是之前的他或許會選擇忍讓,但現在不可能。

「既然是被整的,那就說明是另有人搞鬼,一旦捅破了,坐牢的可不是我!」林楠淡淡說道,不卑不亢,爭鋒相對。

金大中眼神更冷了,雖然知道這個小農民可能不識好歹,但沒想到這麼冥頑不靈,他金大中這些年來在這雙流鄉附近,誰人不知誰人不懼?開出五千萬的巨資林楠竟然直接拒絕,完全一點面子都不給。

少卿之後,金大中臉上帶著笑意,不過完全是冷笑,熟悉他的人肯定都知道,這是他心底動怒的前奏。

「好,終究是太年輕啊,還是需要多磨礪磨礪才行!」金大中冷笑了一聲。

「你可以打聽打聽我金大中,我想要的,在這雙流鄉還真沒有什麼得不到的,這五千萬三天內你考慮好了依然算數,什麼時候想好,什麼時候找我,真若是超過三天,到時候可能就不是五千萬,有可能就是五千塊了。」

說完,金大中直接帶著人離開了,林楠看著幾人離去的方向,眉頭微皺。

顯然,這些人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作為這一代的地頭蛇,既然說出來了,林楠就不得不謹慎一些。

「這兩天讓公司的人都小心一些,這些人可能要搞鬼了!」 婚心萌動 來到隔壁楊瑾的辦公室,林楠開口對他說道,他不怕這些人對付自己,但卻擔心有其它的歪招搞事情。

楊瑾聽到先前發生的事情,眉宇中的擔憂之意更甚了。

他就是擔心出現這種事,不曾想還是出現了,既然這些人開口說了出來,那肯定不會善了,而且極可能就在這一兩天內下手了。

「我會通知讓所有人都小心一些,你自己也要小心一些,這些人只怕會找上你,你才是他們的目標!」楊瑾開口提醒了一句,對這件事很是擔心。

隨即,楊瑾直接給所有人發了個消息,提醒所有人最近幾天額外注意,尤其是各個門店的銷售人員,更是不能大意,楊瑾估計他們極有可能會從銷售上做手段。

各位小夥伴們,麻煩幫忙投下咪咕杯超級大仙農的選票,免費的,有興趣的幫幫忙謝謝! 楊瑾暗中囑咐員工注意,更是讓楊老二劉桂蘭不間斷的巡視各個門店,村裡林楠也對林忠進行囑託,要嚴加小心,暫時雖然有著二十多畝的種植規模,但卻沒有安保防護,除去三座大棚一般人進不去,周圍其它的菜地,並沒有任何的限制,真若是有人想搗鬼,也很容易。

二人暗自布置,不過金大中的手段可不是他們這種人所能輕易擋住的。

轎車上,金大中抽著雪茄,嘴角帶著冷意,林楠絲毫不給面子,讓他很不高興。

「既然這小子冥頑不靈,剩下的就交給你們看著辦了。」金大中對身邊的手下說道。

「老闆放心,我們能搞定這小子!」一人聽后,信誓旦旦的說道,隨即立刻做出了安排,準備對林楠以及他的大仙農公司下手。

這一切,林楠二人雖然心中早有猜測,但有些東西就是防不勝防。

一連兩天,沒有絲毫的問題,林楠整日都在地里晃悠著,楊瑾坐鎮公司,楊老二和劉桂蘭再加上楊胖子三人輪流檢查各個門店,防止一切意外的發生,不過卻沒有絲毫的動靜,楊老二等人甚至心裡都暗自懷疑是不是多想了。

然而就在第三日,突然間出事了,隔壁的謝鄉派出所接到報警,有人中毒身亡,而且赫然是吃了鳳凰牌黃瓜之後中毒死亡的,而後第一時間派出所民警出動,直接查封謝鄉的大仙農公司的直營店,並且將店裡兩名銷售員帶走,連帶著正在店裡進行檢查的劉桂蘭也一併帶走。

這個消息一出,瞬間讓整個謝鄉沸騰,不到兩個小時,在有心人的推波助瀾之下,方圓數十里範圍內都傳開了,而且傳的有模有樣,人證物證俱全,派出所現場查獲了幾根大仙農公司的鳳凰牌黃瓜,疑似有毒,而且就是在謝鄉集市上的大仙農公司直營店購買的。

「不得了,俺就說這黃瓜和西紅柿可能不是啥好東西,現在好了吧,果然有大問題,都出人命了。」

「這大仙農公司也太黑了,竟然干這事,種出來的東西有毒啊!」

「警察呢,殺人償命,趕緊將這種黑心公司查封,都關起來!」

一時間,謠言四起直接針對大仙農公司的,甚至還有直接針對林楠本人的,都是最不利的言論,被有些人刻意傳播。

「應該不會啊,俺也經常吃,從來沒有任何問題。」

「就是啊,前幾天俺家娃還在說縣城現在也在賣了,都賣的特別好,不應該有毒的。」

自然,謠言四起,有人胡亂造謠,但也有人不信,畢竟這種鳳凰牌黃瓜和西紅柿不是一兩天在出售了,很多人都吃了一兩個月了,真若是有毒他們早就中毒了。

「唉,人心難測啊,說不得以前沒有,現在就有了呢,你們都要小心了,真若是中毒慘死,就倒大霉了!」剛有人冒頭懷疑,想要給鳳凰牌黃瓜西紅柿抱不平,立刻就有人危言聳聽。

「哼,依俺看說不得他們得了黑心老闆的收買也說不定。」

……

一時間,短短几個小時,消息傳遍各地,各個門店瞬間遭到莫大的打擊,突然間變得門可羅雀,哪怕是有些人不相信有毒,但也持以謹慎態度,不敢再購買,還有一些則跟隨輿論對大仙農公司一起指責起來,大罵黑心。

不僅僅如此,在謝鄉這裡出現問題的同時,另一個門店也被爆出有人吃了黃瓜中毒的事情,然後緊接著派出的人立刻出動,將兩名店員抓走,店面查封。

這個消息一出,更是直接將這個風波推上了最高峰,原本還有些支持大仙農公司的人這一刻也老實的閉嘴了,事實擺在這裡呢。

雙流鄉政府之中,關悅第一時間得到這個消息,是從隔壁鄉鎮傳來的,要求查封大仙農公司,以及停止一切銷售行為,請雙流鄉給予配合。

當聽到這個消息后,關悅臉色微變,何曾想到這種事情,林楠的東西有毒?

不過第一時間,她就反應過來,這其中肯定是有什麼問題,以她對林楠的了解,不可能存在這種問題,而且她每日也都在吃林楠的東西,怎麼可能有毒?

真若是有毒的話,肯定不是這一兩個了。

猶豫了一下,關悅沒有給林楠打電話,以現在的情況給林楠打電話,反倒是有些不合規矩了,不過還是給徐曉雯打去電話,此刻徐曉雯正好休息在家,根本不曾關注到外面的情形,當聽到這個消息后,整個人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

「絕不可能,我天天吃呢。」徐曉雯也是第一感覺不相信,但事實擺在眼前,接連兩起中毒案,更涉及到一條人命,關悅也沒有辦法,只能協助先查封大仙農公司,在問題沒有查清楚之前,肯定要有所動作。

「你聯繫林楠看看情況,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助的,這件事真若是查不清,林楠麻煩就大了!」關悅很清楚這件事的嚴重性,希望徐曉雯能夠幫忙一些,畢竟徐家的力量在這雙流鄉之中,要比她這位鄉長更管用。

當即,徐曉雯趕緊出門,開著一輛跑車狂奔,直奔林楠的公司而去。

與此同時,公司小樓內,林楠等人都聚集在這裡,在出事的第一時間他們就得到了消息,然而還沒等做出回應,就已然出了第二家門店的事情,到現在他們完全處於被動之中,被輿論完全碾壓。

說產品有毒,在場之人都清楚,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但就是出了這麼一件事。

很顯然,這是金大中搞出來的,應了他那句話,是會坐牢的!

「該死,我去找那貨,弄死他!」楊胖子了解了前因後果之後,怒聲說道,嚷嚷著要去拚命了,這麼一搞他們公司完了,林楠更是可能坐牢。

「坐好,現在最重要的是查清楚到底怎麼出的問題,咱們的產品肯定是沒問題的,但中毒的人是怎麼回事?」林楠沉聲,充滿了不解,這幾日他們可謂是很小心了,正常而言他們根本沒有機會下手的。

聽到這話,眾人都在沉思,田二叔也坐在這裡,他是負責配送的司機,能非常肯定產品從裝車到卸車到門店,沒有人靠近,也沒有任何動手腳的可能,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在門店暗中動了手腳了,亦或者是本身就是自導自演的一幕。 易陽的想法就是這幫人瘋了,台下那麼多歌壇前輩,怎麼輪也輪不到他吧。

「沒開玩笑,說實話,很多人因為某些原因,臨時上台的事不會答應的,所以我想到了你,你的現場我在網上聽過,很不錯,也是看看你能不能幫忙,不能也沒關係,我們在想辦法。」

鶴鳴怕易陽為難,後面趕緊跟了一句。

易陽真挺為難,他不是怕唱歌,酒吧天天都是現場,不也挺好的嗎,主要是他唱夠了,不想唱了,重來一回,他想體驗的都是沒有經歷過的東西。

不過想了一下,鶴鳴都開口了,拒絕也不好,要是這人說話比較強勢也就算了,還偏偏把自己放在了低位上,弄的易陽到不好拒絕了。

「那行吧,不過我就帶著吉他清唱好了。」

鶴鳴和工作人員現在不管怎麼唱,有人唱就行,趕緊把易陽的吉他準備好,讓他先去調試。

周子怡看易陽半天沒回來,有點兒擔心,本來想出去看看,就有工作人員來說了情況,這才把心放下來。

「好,下面我們將宣布3015年度音樂大賞最佳創作人,請看大屏幕。」

隨著頒獎嘉賓的話,大屏幕上開始了介紹。

「他以瀟洒的心態面對一切,一首凡人歌道盡人事天命,他面對生活,積極向上,恭喜發財火爆大江南北,他對愛情忠貞不渝,他的歌里寫出了自己對愛情的定義,3015年歌曲大賞最佳創作人易陽,恭喜易陽。」

隨著介紹結束,大家鼓掌歡迎,不過不同的是,別人都是座位上起來的,易陽是從後台上來的。

「易陽,你有什麼想要說的?」

「我……」

「易陽我們愛你。」

順著聲音,易陽竟然看到了有舉著自己燈牌的粉絲。

「我也愛你們么么噠。」

「哈哈哈,易陽的粉絲福利啊,下面我們請易陽發表感言。」

「首先我要感謝一個人,如果沒有他就沒有今天的我,正因為他的努力,他的勤奮,他的天賦,他那麼英俊還那麼有才華,我非常感謝他,感謝他。」

大家聽著雲里霧裡的,也不知道易陽感謝的誰,倒是周子怡一下就懂了,沒忍住笑了出來。

「沒錯,我要感謝的就是我自己,我這麼帥還這麼努力還有才華,想一想還真有點兒害羞呢。」

萬萬沒想到,竟然是個反轉局,得,又免費聽了一段兒脫口秀。

「好,感謝易陽相當精彩的感言,接下來易陽也要給我們帶來一首古風歌曲,吉他彈唱,我個人很好奇古風歌曲是什麼感覺的,歡迎易陽帶來歌曲青花瓷。」

青花瓷可以說是古風裡的巔峰作品之一,甚至可以說是王者也不為過,易陽想了好幾首,還是選擇了這首。

隨著吉他音響起,周圍屏幕淡下來,大屏幕上青花瓷旋轉,別說,這麼短時間能弄到這樣相當可以了。

「素胚勾勒出青花筆鋒濃轉淡

瓶身描繪的牡丹一如你初妝

冉冉檀香透過窗心事我瞭然

宣紙上走筆至此擱一半」

易陽張嘴唱的時候,台下就驚了,易陽其實沒有了解,這個世界古風歌曲還停留在詩詞改編上,所以可以說他這是真正意義上第一首古風歌曲。

如果他知道,肯定不會唱,出頭鳥他真的不想當啊。

「釉色渲染仕女圖韻味被私藏

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縷飄散

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炊煙裊裊升起隔江千萬里

在瓶底書漢隸仿前朝的飄逸

就當我為遇見你伏筆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撈起暈開了結局

如傳世的青花瓷自顧自美麗

你眼帶笑意

色白花青的錦鯉躍然於碗底

臨摹宋體落款時卻惦記著你

你隱藏在窯燒里千年的秘密

極細膩猶如繡花針落地

簾外芭蕉惹驟雨門環惹銅綠

而我路過那江南小鎮惹了你

在潑墨山水畫里

你從墨色深處被隱去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炊煙裊裊升起隔江千萬里

在瓶底書漢隸仿前朝的飄逸

就當我為遇見你伏筆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撈起暈開了結局

如傳世的青花瓷自顧自美麗

你眼帶笑意」

一首終了,台下的人甚至忘了鼓掌,不知道是誰第一個反應了過來,瞬間掌聲連城一片。

在座的都是音樂界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們完全沉浸在了這首歌里,雖然沒有歌詞,但是每一句他們都聽清了,而且畫面一躍就在眼前。

雖然對這首歌算不算古風還有疑惑,因為裡面很多白話,以前的認知就是古風都走古韻,古文,這一首歌他們不知道怎麼歸類,但是不可否認,這絕對是一首難得的好歌。

易陽下台回到了座位,路過哪裡的時候明顯打招呼的人有所增多,這些歌手有的發展到了一個瓶頸,說白了,靠著老作品養著自己,他們比新人更希望有所突破。

「這首歌什麼時候寫的,太美了。」

「很早了,以後這麼美的你會……」

「聽到更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