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辰想到這裏,眼神變了,如果拂逆了師祖,那麼一切,都會煙消雲散,在師祖面前,什麼心思都會無所遁形。

林辰想到這裏,眼神變了,如果拂逆了師祖,那麼一切,都會煙消雲散,在師祖面前,什麼心思都會無所遁形。

“弟子參見師祖!”林辰又再次叫了一聲。

“你很好,我很驚歎你的天資,小小年紀,就有如此不凡的修爲,小小年紀,就可以召喚來血泣天劫,小小年紀,就可以如此驚才絕豔!”

蒼昊一連說了三個小小年紀,的確,林辰的年齡。在蒼昊面前,的確,只是小小年紀。

林辰沉默不語,恭敬得站在一旁,聽着蒼昊的話語,因爲林辰,真的找不到什麼話語來插話,索性,那就不說,聽着便是。

“但是,師祖好好問你,你和神族可有關係!”蒼昊話峯一轉,直接轉身,看着林辰,眼神之中,緊緊的鎖定心神,直接就這樣,毫不掩飾!只要林辰心裏稍有變化,蒼昊就會知道,蒼昊受不了刺激……


如果林辰真是神族之人,林辰走不出,這陣壇。

陣壇之外,空寂在等候,焦急之色掛在臉上,林辰進入陣壇之中,不外乎兩個結果,一個死,一個生。

空寂,不能拂逆蒼昊!

這是永遠改變不了的事實,甚至,整個龍形大陸都拂逆不了蒼昊的意志。

蒼昊,是這裏的主宰,是這片天地的最強意志。

林辰擡起頭,安靜的看着蒼昊,雖然不明白蒼昊的氣勢爲什麼一下變成了一把鐮刀,隨時都可能收走林辰的命。雖然不明白蒼昊爲什麼會在意神族。

林辰不去相太多的雖然不明白,但想到神族,林辰心裏的怒火,就不可遏制,那是從血脈裏迸發出來的,那是從骨子裏帶出來的恨意。

因爲林辰,不是神族,而是弒神一族。

林辰有些遲疑,自己到底要不要說出自己的種族,因爲,林辰從蒼昊的眼神之中,得到了一個信息,蒼昊,和神族有關係。

所以說,林辰不自主的把蒼昊,想成了神族的人。

"稟告師祖,我的確和神族有關係!"林辰心裏有了決斷,索性,那就說出來感了。

在蒼昊面前,林辰沒有反抗的餘地,縱然死,也要承認自己弒神一族的關係。

“真有關係,你是神族之人?”蒼昊氣勢一下全部變得凌厲起來,氣勢完全鎖定了林辰……

林辰只覺得自己被一片天地壓住了,連生起反抗的意志都不能夠。

“確有關係,而且是不死不休的關係,我乃弒神血族,怎能是卑鄙的神族!”

林辰的這句話,直接是吼出來的,因爲他知道,蒼昊要動手了,所以催動所有的靈力,吼出連這句話,林辰有些不甘,不甘就這樣死亡,因爲不甘,所以這句話才說的如此的有氣勢。

林辰說完,在驚天的氣勢之下,噴出一口鮮血,茫然的閉上了眼前……

閉上眼睛,等待蒼昊得怒火,卑鄙的神族,是罵神族,是沒有能報仇的無奈,更是對蒼昊的無力。

林辰想到了好多人,記憶在腦海裏回放,姬羽,下官姬,王大錘,自己未曾謀面的父母,還有自己一路走來所認識的朋友。

苦澀。

下一刻,蒼昊的所有氣勢消失了,蒼昊有些茫然的看着地上閉起眼睛的林辰!有些不能相信,更多的是,想要林辰更加準確的回答。

“林辰!你到底是什麼種族!”蒼昊咆哮一聲……

“我乃弒神血族,要殺便殺!”


蒼昊眼中的茫然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興奮,是激動,更是震撼。

蒼昊一把扶起了地上的林辰。

“起來吧,孩子,我們不是敵人,我們不是敵人!”

剛纔的蒼昊,卻是已經下了要殺林辰得念頭,是林辰的不甘一吼,弱化了蒼昊的念頭,最後,林辰的堅定回答,徹底打消了殺人的念頭。

差點,因爲心中的執念,錯殺了林辰。

林辰被扶起來,有些茫然,看着蒼昊,等待一個解釋,此時無聲勝有聲。

蒼昊自然明白,要給林辰一個解釋,甚至,是一個讓林辰明白一切的機會。

蒼昊緩緩的背過了林辰,回憶起腦海裏得那份沉睡了千年的記憶。

“我和神族也有關係,血仇關係,和你一般,不死不休!”

“我的種族,蒼龍神族,乃是遠古種族中妖族的皇族血脈,幾千年前,神族突然降臨我們的族地,進攻我們,重傷了我蒼龍神族的九大長老,然後又以雷霆手段鎮壓我族,破碎我族的神星,封印我族所在的星空!”


"所以說,我蒼龍神族,和神族,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任何一個神族之人,都是我蒼昊的仇人!"

蒼昊,真是這片天地下,唯一一個沒有被封印的蒼龍一族的族人。

“師祖,我是弒神一族的唯一沒有被神族控制的人,我的存在,就是復仇!”林辰幾百年來,唯一一次沒有任何顧忌,承認了自己乃是弒神血族的族人……

“弒神一族,不是遠古第一血脈種族嗎?爲何會有復仇之說?”

“因爲我弒神一族,也被神族塌破,我是弒神之子,爲血族報仇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神族聯合其他五大種族,覆滅了我弒神一族!”

“那你可曾聽過妖族後來如何?”蒼昊有些激動,幾千年沒有走出這裏,不知道後來如何,但能想到的是,妖族一定會爲蒼龍神族討回公道,眼下又聽到六大種族的聯合攻伐弒神一族,讓蒼昊擔心起妖族的一切。

“具體情況我也不太瞭解,而這些信息,都是我父殘念告訴我的,不過,妖族應該和弒神血族聯合了。”林辰堅定的說道。

“想必如此,妖族和神族之間的戰鬥,估計也是舉步維艱!”蒼昊有些茫然,突然知道這些訊息,讓他有些悵然若失。

蒼龍神族被神族封印,丟失在了無限虛空,一切的一切,都在浮出水面。

陣壇之中,蒼昊和林辰說了好多好多,可讓外面的空寂就是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更加焦急,更加的慌亂和不措。

林辰和蒼昊,說了好多話,把心底的祕密,第一次完完整整的說了出來,心裏自然暢快無比,哪種憋了百年,千年的祕密,怎能不讓人糾結,難過。

林辰也通過蒼昊,知道了自己以前所不知道的事情,更明白了,這片星空,是被人封印的星空,這片天空裏的所有人,都是蒼龍神族的僕人。

蒼龍神族沒落之後,這些沒有壓迫的僕人,便活了下來,成爲這片星空下的修煉者,凡人。

更讓林辰驚訝的是,武風大陸,朱雀大陸,裂霜大陸,龍形大陸的由來。 和蒼昊的聊天,讓林辰真正見識到什麼纔是真正的高深境界,什麼纔是巔峯強者的風範。

“這片天空被人封印,是不是就意味着我們出不去這片天空!”林辰問道。

“未必,只要我們把封印重新破開,這片星空就不會在束縛我們,這片星空就不會讓我們如此被動,千年的守護,就是爲就有朝一日,我蒼龍一族的迴歸!”

“蒼龍一族在什麼地方?我們又該怎樣打破封印!”林辰接着問道,這些事情,他逗沒有接觸過,自然要問明白,問清楚。

知之爲知之,不知爲不知。

“蒼龍一族,就在腳下,龍形大陸,就是封印我族的地方,至於陣衍門,就是當初我建立保護陣法的一個勢力,我擔心封印之陣可能會被人破壞,所以纔有了陣衍門,陣衍門的存在,就是守護封印之陣,我的存在,就是守護和等待,等待你的歸來!”

“我的歸來?”

“對,就是你的歸來,因爲你是我族的天命之人!”蒼昊很平靜的說道,林辰沒有和神族有關係,所以,一些事情,也該讓林辰知道。

林辰聽了,更加的疑惑不解,蒼昊說的,讓他覺得越來越複雜,越來越深邃,讓人迷惑不解。

什麼天命之人,什麼歸來?一切的一切,又將暗示着什麼?又將引導林辰走向怎樣的命運。

“在神族將我蒼龍一族封印的時候,我們的老族長耗費萬年功力,最後還是不能改變被封印的命運,可封印之後,一切還是有機會的,而我族破封的機會,就是天命之人的出現,而你的出現,就是天命之人歸來。我們老族長動用血脈之力把天命之子出現拯救蒼龍一族的預言流傳了下來,所以我纔有這些動作,建立陣衍門,保護封印之陣,一切的一切,都是爲了在未來的某一天,讓我的守護得到實現,讓我族重現人間。”

蒼昊說的很激動,那種沉甸甸的責任,和林辰肩膀之上得血海深仇有着異曲同工之妙。

他們,都有共同的敵人:神族。

他們,都有共同的命運:封印。

他們,都有共同的使命:報仇。

他們,都有共同的信仰:自信。

“怎能確定我就是你們蒼龍一族的天命之人呢?”

“能被星核認主的,就是天命之人,你是千年來唯一一個煉化星核的人,所以,你就是天命之人!”

“煉化星核又能做什麼?這片天地都是塌陷的,都是被人唾棄的,都是被人封印的!”

“煉化星核,就掌控了這片天地,所謂星核,就是星球的核心,每顆星球都有自己的星核,煉化星核,就等於煉化了星球,你不明白的是,你看不到星球吧!”

林辰點頭,林辰所看見的,都只是大陸,沒有星球,不止是林辰,在這片天地下,能見到星球的人,也就有蒼昊一個而已,而且還是這片天空未曾被封印的時候。

林辰知道了蒼昊的一切,也如同看到了和自己一路人的哪種悲涼,揹負血海深仇,揹負種族崛起的使命。

自己一個人,孤零零!漂泊浪蕩,流落修煉界,處處小心謹慎,爲的,就是有命去完成這一切。

“你煉化了星核,就註定你擁有了本命神星,你,將是我們蒼龍一族的下一任族長?”

“爲何?”

“因爲你所煉化的星核,就是我們蒼龍一族的神星:蒼龍星!只有族長,才能煉化星核。”

“可我不是蒼龍神族的人?不算你們的族人啊?”

“老族長既然預料到你是天命之人,那麼恐怕它也有打算,所以說,眼下,就是破解龍形大陸上的陣法,凝聚蒼龍星,迎接蒼龍一族的歸來,然後在打破封印,讓這天天空,呈現在世人的眼中。”

蒼昊越說越興奮,越說越激動,彷彿一切都將要發生一般。

“我怎麼覺得這些事情做起來都好睏難,我覺得,眼下還是提升我的實力纔是明智之舉,至於師祖所說的那些事情,都由師祖安排!”林辰淡淡說道,卸磨殺驢,把責任全部還給了蒼昊。

"你小子以後就留在龍形大陸,我會幫助你,讓你以最快的速度提升實力,憑藉你小子的妖孽資質,一定可以大發你光彩!"

蒼昊滿意的看着林辰。

“說起蒼龍星,我在告訴你,武風大陸,朱雀大陸,還有裂霜大陸,龍形大陸,四塊大陸碎片,就是蒼龍星的碎片,你已經煉化了星核,只要催動星核,就可以讓四塊大陸凝聚,變成蒼龍星!”

“眼下龍形大陸上的封印我蒼龍一族的封印還沒有解開,所以說蒼龍星也是被封禁的,只有解救出我蒼龍一族,才能凝聚蒼龍星,才能舉我蒼龍一族的所有力量,破解這片天地的封印!”

蒼昊還在滔滔不絕的說個不停,而林辰,都已經快聽了懷孕了。

苦逼的林辰,剛從裂霜大陸而來,就莫名其妙的進入了一個絕陣之中,非要煉化什麼狗屁星核,沒想到,一煉就煉了五十年之久。

你說,煉也就算了,一出來就被雷劈,而且一劈還兩次,莫名奇妙成了陣衍門的天命之人,更奇葩的是,剛纔還差點讓蒼昊給聶了。

真是狗血。

“師祖!我能不能去找個地方好好睡覺,都五十年沒有睡過覺了!”林辰如同一個孩紙,開始撒嬌。

因爲,他真的聽不下去了,滔滔不絕,如雷貫耳。

“好吧,你小子,千年來,只有你敢在我面前擺譜,其他人要是如此!老夫一掌下去,直接拍死,去休息吧,休息好了,我們在商議!”

“好嘞!”

林辰說完,直接飛奔出了陣壇。

在 林辰將要走出陣壇的時候, 陣壇的光暈,一下把猝不及防的林辰彈飛了。

林辰苦逼着臉,鼻子流血,如同寡婦一般看着後面的蒼昊。

蒼昊淡淡一笑,直接大袖一揮,解除了封禁。

林辰直接衝出陣壇,心裏怒罵着。

“這蒼老頭,故意整我的,我詛咒你陽痿,一世不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