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辰沒有說話,眼睛眯起,眸子裏閃爍出一股子寒芒。 見林辰不說話,光頭佬冷笑。

“……”林辰沒有說話,眼睛眯起,眸子裏閃爍出一股子寒芒。 見林辰不說話,光頭佬冷笑。

“小子,其實你也不用怕,其實,我倒是可以放你離開,而且,不追究你擅闖我白家,只要你,把你的身法武技交出來就行!”

果然,光頭佬對林辰的身法起了大興趣。

換做平時,不管林辰出於什麼原因,擅闖白家,絕對不可饒恕,必死無疑,但是,光頭佬看出林辰身懷極品的身法,心中不由的生出了覬覦之心。

如此一來,卻是暫時放下追究。

對於林辰,他更想得到這極品的身法。

“不行啊三長老,這小子是殺死白華宇還有嵩山老人的兇手,不能放他離開!”身後的白皙李一聽光頭佬要放了林辰,頓時不幹了。

捱了林辰一掌,白皙李懷恨在心,恨不得生吞了林辰。

就這麼放了,他絕對會憋屈死的!

“閉嘴!”三長老厲喝,回頭,狠狠的瞪了白皙李一眼。

三長老心裏這會還惱火那。

這小子,自作聰明,把對手都引到家裏來了,結果還被人大殺四方,這要是傳出去,他白家的臉面豈不是丟到姥姥家了。

幸好這林辰身懷極品身法,否則的話,林辰這事解決,第一個收拾的就是他。

被三長老怒瞪,白皙李心中頓時慌得一批,再也不敢亂開口。

“小子,考慮的怎麼樣?”

三長老掉頭看向林辰。

與此同時,遠處那三個先天高手,也帶着人朝着林辰走來。

明顯要給林辰造成壓力。

對此,林辰真的有些動搖了。

對方四個先天高手,而他帶着林鈺彤,在照顧林鈺彤的同時,還要對付四個高手,幾乎沒有取勝的希望,甚至於連逃走的希望都渺茫。

然而,妥協之心才生出來,立刻卻被他掐滅了。

他堂堂萬古仙尊,豈可放下身份,去跟一羣先天高手妥協。

最主要的是,哪怕是他妥協了,選擇將身法傳授給白家,但白家人也未必能放過他,在這個爾虞我詐的世界,輕易相信誰都不行。

當即,林辰冷然一笑。

“你們不就是想要得到我的身法嘛,好,我答應你,但是,你們喲先讓我和我妹妹安全離開,在這裏,我信不過你們。”

爲今之計,只能緩兵了。

“哈哈,你當我們是三歲小娃娃嘛!”這時,那三個先天強者中的一個,有點鬥雞眼的男人,衝着林辰冷笑道:“小子,你現在沒有資格跟我們談條件,要麼立刻把你的身法武技說出來,要麼,你和這丫頭,誰也別想離開。不衝別的,就衝你殺我白家子弟,擅闖我白家祖宅,這兩項,我們殺你,理所應當!”

“沒錯,小子,別跟我們耍心眼,快說!”

“小子,我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別逼我們動手!”

先天高手們立刻擡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態勢。

林辰冷眼一掃,隨後,低頭看着林鈺彤道:“鈺彤,怕死嘛?”

林鈺彤倔強的搖了搖頭,眼中閃爍着熒光道:“鈺彤的這條命,要是沒有哥哥,早就已經死了,能跟哥哥死在一塊,鈺彤願意!”

“好,那咱們兄妹便同生共死吧!”林辰笑了。

擡頭看向三長老,還有那周圍虎視眈眈的白家人,林辰隨即縱聲大笑。

“哈哈,好既如此,那我林辰真的就沒什麼好怕的了,來吧,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吧,我林辰要是皺一下眉頭,就算我輸!”

“小子你找死!”



三長老臉色瞬間青了。

他自問已經給足了林辰機會了,接過竟然還不知道進退,真是找死無疑。


“好,既然你不想說,那就不用說了,待我將你擒下,自會讓你說的!”

三長老臉上露出獰色,繼而,立刻展開進攻。

肥大的身軀猛地一震,便如一隻老母雞一般,直撲林辰。

“四象拳!”

林辰不等三長老靠近,隔空先是一拳轟擊而出。

四象虛影立刻化形而出,張牙舞爪的攻向三長老。

“咦!”三長老乍一見四象拳虎豹虛影,不由的大爲驚奇啊,不過畢竟是先天高手,很輕快便發現林辰的四象虛影攻擊力有限。

攻擊個後天巔峯的修行者尚可,對付先天高手,根本沒傷害。


“哼,臭小子花樣還不少,可惜,不過是花拳繡腿!”

三長老心中冷笑,二話不說,翻手對着四象獸就是一拳。

拳上立刻生有蓬勃勁力!

轟!

伴隨着一聲巨響,三長老一拳,毫無懸念的破開了林辰的四象拳。

果然四象拳現在已經不足以對方先天高手了。

不過事情還遠遠沒到不可逆的地步,林辰還有一個傍身絕技那,這一招施展出來,足可以讓他斬殺面前的這個先天四品的三長老。

問題在於,他得有兵器才行。

林辰眼見着三長老一拳破開自己的四象拳攻擊,也不遲疑,立刻展開身法,抱着林鈺彤急忙朝後飛掠,跟三長老拉開了一箭之地。

與此同時,閃身之間,落到了一個白家護衛身邊。

那護衛站在外圍警戒,完全沒有料到林辰會突然折殺到他的身邊,以至於林辰忽然出現在他的面前,他直接懵逼了,忘記了反應。

“把刀給我。”

林辰纔不會管他是否發傻,反手扣住對方手腕,輕輕一扭,對方的是便直接脫臼,手中的腰刀拿捏不住,順勢脫手。

林辰手疾眼快的一把接過腰刀,跟着一腳將護衛踹飛了出去。

“小子,給我倒!”

這時三長老也殺到了,縱身一拳朝着林辰面部砸來。

拳風霍霍,勁力激盪。

這一拳要是捱上,林辰就算是不死,也得重傷。

“天樞劍!”

林辰立刻振臂,以刀代劍,一刀果斷斬下。

嗡嗡嗡!

緊跟着,就聽一聲轟鳴,一道刀氣,自刀身炸裂。

銀白色的刀芒呼嘯着,直接劈在了三長老的拳頭上!

轟!

下一秒,伴隨着一聲巨響,三長老衣衫鼓盪,整個人飛身倒退。

先天四品的拳勁,竟然直接被林辰一刀轟的直接炸裂。

“嘶~”

而與此同時,周圍立刻響起了一片吸氣之聲。 另外的三個先天高手臉色大變。

“老三,你沒事吧!”

“老三,可好!”

“老三,到底怎麼回事?”

這三個長老眼見着三長老竟然被林辰一刀逼退,皆是震驚不小。

畢竟,三長老的實力可是後天四品,是白家一衆長老之中,最強的,實力也僅次於家主,還有幾個閉關不出的太上長老之下。

而林辰,從氣息上判斷,也就是個後天六品上。

一個後天六品,竟然可以將先天四品逼退,開什麼玩笑。

那鬥雞眼的男人,臉色一沉,開口道:“老三,沒必要對這個小子留手,只要不打死,留下一口氣,咱們就有辦法讓他開口!”

鬥雞眼男覺得三長老並未用全力,有意放水了。

其實不只是鬥雞眼,其他兩個老傢伙也是這麼想的。

再說三長老,被林辰一刀震退,雖然沒受傷,但是因爲破了拳勁,以至於周身靈力有些虛浮,渾身上下的氣勁也不穩,吹動的衣衫飄忽忽的。

不過,這模樣倒是有些嚇人,感覺跟天外飛仙似得。

而此時,三長老聽着鬥雞眼的話,臉上沒啥表情,但心裏則是另一番。

心裏震驚的程度,絲毫不比鬥雞眼他們差。

心裏罵道,老子特麼哪有放水,你那隻眼睛看見老子放水了。

老子剛纔那一拳,可是奔着打殘他去的。

鬥雞眼覺得三長老是放水,然而只有三長老知道,他這一拳用上的可是他本身的七層力道,根本就沒有放水,他則是實打實的被林辰逼退的。

當然了,這種話三長老是不會說的,因爲丟人。

將心思重新放在林辰身上,

盯着林辰,心道,這小子剛纔那一刀到底怎麼回事,怎麼會如此霸道。

還好他剛纔用上了七層力道,否則的話,真有可能會被林辰一刀給劈了。

三長老一雙眸子裏,微微有精芒泛起。

震驚過後,他現在對林辰,越發的好奇了。

看來這小子,身上還有很多祕密,剛纔那一刀,沒準又是一個高級的武技那。

轟!

下一秒,三長老不再私藏,瞬間將自己的修爲提升極致,十成功力全部爆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