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風心中暗自想着。

林風心中暗自想着。

“你好,先生!”

見林風過來,一名工作人員面帶微笑的過來打招呼。

“歡迎先生光臨蘭博基尼展廳,你有什麼需要了解的,我可以爲您作答。”

“說說看!”

好像鄉下人進城的林風點點頭。

“好的先生,這次我們蘭博基尼公司推出的這一款跑車,是擁有比毒藥性能更加強悍的一款跑車,除了百公里加速有所提升外,平均最高時速也提升了20公里,達到374KM/H……”

“我們還升級了車體,出了鈦合金和炭纖維材料…而且本次這兩車全球只發行一輛,做到真正的獨一無二。”

在工作人員一陣的專業解說下,林風頻換的點頭,確實有點強。

“先生也可以選擇不同的車模,來搭配看看效果怎麼樣?”

啥?

選擇車模來看效果?

我咋第一次聽說呢。

我踏馬是鄉下人,你可別騙我!

“你是說那十個車模都可以輪換着來搭配一下?”

“是的,這是她們的工作,這款車售價大概在100到150元左右,所以我們必須要做到讓顧客從全方位瞭解他,從而有十分滿意的去擁有它。”

“嗯,服務很到位,不過還是算了,買跑車的不是富二代就是暴發戶,我還是更喜歡越野車一點。”

雖然林風很想一飽眼福,不過林風又沒打算買,還是不要折騰這些車模了。

“呃!”


工作人員被嚥了一下,你看樣子也就二十多歲,全身阿瑪尼,你跟我說你看不起富二代和爆發戶……

工作人員感覺自己受到了一萬點暴擊。

還好他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依然面帶微笑。

“那先生可以看一下其他的展臺,相信您一定能找到一款心儀的車子。”

能來這裏的都是非富即貴,他一個小小的工作人員可得罪不起。

“嘖嘖,第一次聽說有人看不起跑車而要去買越野車的。”

林風剛轉過身,準備去看看其他車子呢,後面傳來譏笑聲。 林風回頭望去,說話的是一個和自己差不多年齡的年輕男子。

“看什麼看,難道我說的不對?”

林風還沒有開口說話,年輕男子又說道。

“我有說看不起跑車了麼,難帶我喜歡越野車也不行!”

林風皺了皺眉頭,這人沒事想找茬啊!

“不喜歡跑車你來看什麼,我看你就是買不起來打醬油的吧!”

“來不來看是我的事,這展臺是你家開的,只能你一個人來看?還有我買不買的起和你有一毛錢關係嗎?”

林風見自己就發表一下自己的觀點,這也能招惹到你,心裏也不爽起來。

“老子就是看着不舒服怎……”

看見勢頭不對,年輕男子身邊一個人拉了他一下。

“葉少,少說兩句,能來這裏的都不是平常人。”

工作人員也上來對着林風賠笑道:“先生,別生氣,別打擾到您今天美妙的心情。”

“不爽?不爽你放在心裏!”

林風冷笑一聲。

這時季洲也辦好手續尋來,察覺到氣氛有點不對,季洲連忙說道:“林先生,我帶你去其他展臺看看吧!”

林風當然也不會和這個葉少一般見識,對季洲道了一聲好扭頭便離開。

葉少則是眯着眼睛看着林風的背影,臉上的表情隱晦。

季洲帶着林風相繼看了其他的展臺之後,林風發現十個車模不是蘭博基尼一家專屬,而是這些車企的標配,有的車企甚至更加喪心病狂的賠了二十個車模。

這哪是新車品鑑會,這就是司馬昭之心。

“林先生,看了這麼多有沒有心儀的?”

“季行長,你是說人還是說車?”

相處了半天,兩人關係也近了不少,偶爾也會開下玩笑。

“當然是說車了,不過你要是看上哪個車模了,連車帶人一起拿下也是沒問題的。”

“而且據小道消息說,這些車模可都是沒開封的,拿下就是一血啊!”

季洲臉色古怪的說道。

“說什麼呢季行長,你這可就有損你形象了!”


林風哈哈笑道。

“開玩笑的,下午的時候這些車企會舉辦一場拍賣會,到時候你要是有心儀的就可以在拍賣會上給定下來,然後接下來兩天就是這些車企安排的酒會什麼的了。”

“哦,後面還有兩天?”

“是啊,你想想能來這裏的肯定都是對車感興趣的,就算這次沒買成,但是你們還是這些車企的潛在客戶啊,所以他們肯定會讓你們玩的盡興,而且能來這裏的都不是一般人,大家肯定都想借着這個機會互相認識一下的,到時候萬一有生意上合作的機會呢。”

林風聽到這裏恍然大悟,怪不得這些車企的新車品鑑會能辦起來,按林風的想法,賣車的到處都有,這些有錢人爲什麼會有時間來這裏呢。

原來還有這一層用意。

“走,我們現在先去吃飯,吃完飯我們去溜達溜達,說出來也不怕林先生笑話,五星級酒店我還是第一次住呢!”

季洲笑着說道。

“嗯!”

我不會笑話你,因爲我也是第一次住五星級酒店。

中午吃飯的時候,林風第一次體驗到什麼叫五星級酒店。

吃飯的餐廳都有三個,無論是粵菜還是淮揚菜,又或者是法式大餐應有盡有。

甚至在路上,林風還遇見了三個裝修各異的酒吧。

住宿的房間林風沒有去看,因爲吃過午飯,他就被季洲拉着到外面轉悠去了。

不過林風倒是抽空查了一下這個酒店的房間價格。

總統套房一晚上的房費是兩角錢。

還好,還在林風的接受範圍之內。

也就是現在物價貶值了,要是放在以前,一晚上20萬的住宿費,就是把林風賣了,他也住不起。

溜達到下午兩點鐘,季洲和林風來到非索特銀河大酒店的29層,這兩天28層29層都被這些車企給包下來了。

所以28層是展覽車子的,29層這些車企給佈置成了一個酒會現場和拍賣場。

林風到的時候,拍賣會現場也在陸陸續續的來人,二人選擇一個比較前排的位置坐了下來。

下午三點中,拍賣會準時開始。

拍賣會場佈置的和其他拍賣會差不多,唯一的不同可能就是拍賣會臺上擺放着一併排十輛按照一定比例的縮小的十家車企的汽車了。

主持人簡單的開場白之後,便直接進入正題。

“今天的一號拍品是帕加尼集團的新車,因爲肯定有第一次來參加我們拍賣會的先生女士,我在這裏簡單的解釋一下,我們今天的新車都沒有命名,都是按照編號來拍賣的,只有當買家拍下來之後,買家來給這兩車確定名字。”

“所以您今天如果拍下這輛車,您不光是得到這兩車,還等於得到一次冠名權。”

“而且您拍下來的這輛車,還可以按照您的要求,免費改裝一次,所以您的車子將會是全球獨一無二的車子。”

“下面請工作人員在詳細的介紹一下本次的一號拍品!”


在工作人員詳細的介紹完之後,拍賣舉牌便正式開始了。


參加拍賣會的人都會按照身份登記領一個舉價牌,上面有號,沒喊一次價就要舉起手中的牌子,會有專門的人記錄,這樣就防止了一些人亂喊價。

帕加尼是一輛跑車,不在林風的考慮範圍之內,林風打算最後就算不買越野車,也會買一個轎車,跑車除了裝逼以外,對他來說沒有太大的作用。

不過林風不喜歡,自然有其他人喜歡,在激烈的氛圍中,這款帕加尼跑車最終以108元的價格被人買下。

“現在拍賣二號拍品,二號拍品是蘭博基尼公司的新車,起拍價是100元,下面請工作人員介紹一下。”

“哼,看看,這就是某些人看不起的跑車!我看不是看不起,買不起纔是真的。”

林風座位不遠處,一道聲音清晰的傳入林風的耳中。

林風往旁邊一看,果然是早上遇見的那個葉二貨。

“我買的起買不起管你什麼事啊,你是不是天天閒的,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林風本來不想和這個二貨說話,但是這二貨一而再的挑釁是幾個意思。

“當然不管我的事,但是我就是看不慣某些人在我面前裝逼。”

“我就在你面前裝逼怎麼了,有本事你自己買去,我懷疑你是不是蘭博基尼請的託呢,一天給你幾毫錢啊,你這麼敬業。”

“你….本少爺需要去給你當託,行,今天本少爺就讓你看看什麼叫有錢人。”

葉少說着舉起了手中的牌子。

“110元!”

“2號買家出價110元,還有沒有更高的價格了?”

主持人見工作人員還沒有介紹完車子就有人喊價,頓時心裏也是一高興。 “112元!”

此時也有其他人看上這輛車的報出了價格。

“120元!”

葉少爲了打林風的臉,直接又報出一個價格。

“125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