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飛點了點頭,自己這次來也正是來着貓女陪着自己一起去東海市的,畢竟自己一個不知道路,還是有個東海市的老客戶帶着自己去比較方便,不然自己到時候到了那裏,兩眼一抹黑,白家在哪裏自己都不知道,更別說找到到底是誰在背後陰自己了。

林飛點了點頭,自己這次來也正是來着貓女陪着自己一起去東海市的,畢竟自己一個不知道路,還是有個東海市的老客戶帶着自己去比較方便,不然自己到時候到了那裏,兩眼一抹黑,白家在哪裏自己都不知道,更別說找到到底是誰在背後陰自己了。

兩人很快就收拾好了東西,因爲東海市距離南林市並不是很遠,坐車也就只需兩三個小時就能夠到了,畢竟是相鄰的城市。

東海市,正如其名,靠近東海,三面環水,經濟水平也要比南林市這個內地要發達得多,林飛在路上叫了一輛出租車,出租車司機一聽是去這麼遠的地方,頓時就熱情了起來,這可是個大單啊,這一趟幹好了,可是能頂的上還幾天的了。


兩人上了車之後,林飛看到貓女做到了後面,本來想要坐副駕駛的他突然就改變主意,畢竟這一路上這麼無聊,貓女這個大美女自己可不能浪費了,不貪不是暴殄天物嘛。

貓女的眼神一直就在林飛的身上,自然是注意到了本來是想要坐在前面的林飛突然看了一眼自己,就直接坐到後面來了,她的臉頰頓時就紅了起來,以爲林飛是有什麼齷齪的想法對自己。

林飛可不知道自己一個動作竟然引起了貓女這麼多的遐想,他此時正在考慮着自己到了東海市要怎麼調查。

畢竟東海市不比南林市,在南林市,林飛還能夠請冷家幫自己調查,但是到了東海市,自己人生地不熟的,誰也不認識。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東海市,下了車,林飛對這裏的第一印象就是,這裏比南林市好很多,果然是國際化的大都市,路上的各種行人中,外國人十分的常見,甚至這裏的人好像已經習慣了有外國人了,對這些老外也都是見怪不怪的樣子,單憑這一點就能夠看出來一個城市的開放程度。


林飛拉着貓女進了一家高檔的咖啡館,畢竟兩人坐了兩個小時的車了,要在這裏稍微休息一下,然後再決定下一步的去留。

兩人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後,服務員就很快走了過來,這個咖啡廳是那種比較高檔的,所以服務員的穿着也十分的正式,並且行爲十分的得體。

林飛點了點頭,大的消費場所就不是那種小的地方能夠比擬的,就好比自己之前去的那個咖啡店,還碰到有耍流氓的人,但是這種情況在東海市的市區之內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畢竟這可是一個國際化的大都市。

市民的一言一行都是要影響整個城市在世界上的聲譽的,所以就單單論治安還有文化素質方面,東海市做的要比南林市好得多,這差距一下子也就看出來了。

林飛將自己的身體靠在沙發上看着外面人來人往的人羣,然後眉頭一皺,自己要怎麼才能夠調查處那個隱藏在暗處,想要對付自己的白家人呢?

貓女向着林飛這邊看了過來,然後咬了咬牙說道:“我有個辦法,組織裏現在好不知道我行動失敗了,不如我先回去一趟去探探口風,說不定能查出來點什麼東西。”

林飛立馬就阻止了貓女的這個想法,實在是太危險了:“不可以,我們已經將你的父母從東海市接到了南林市,這點可能已經讓殺手組織起疑心了,你要是這時候在回去,他們一定會對你嚴加盤查的,到時候會得不償失的。”

貓女也點了點頭,他剛纔確實沒有想這麼多,只是想要幫林飛分擔一些負擔,纔會想到這個不成熟的的建議。

林飛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咱們只能夠從白家入手,畢竟現在的線索也只有白家。”

貓女點了點頭,然後兩人將咖啡喝完之後就直接向着白家走了過去,兩人打的到的地方正是東海市的市中心地區,這裏是四大家族的地盤,四大家族的莊園都建在中心的商務區裏面,可見四大家族是多麼的有錢與任性了,將自己家的莊園建在中心商務區裏。

要知道這在南林市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即使有錢如王家,也不敢將自己的王家莊園建在中心商務區裏,畢竟這也太燒了,那中心商務區裏的低價,一年沒有個幾十億絕對建不起莊園的。

而且中心商務區的地皮,如果是用來建造商業店鋪的話,一年的受益也要有好幾百億,南林市的家族還沒這麼有錢。

很快林飛就走到了白家大院的門口,看到白家大院那高聳入雲的大公司,還有白家大院裏面的個個別墅,亭臺樓閣,即使只是在外面看一眼,林飛就知道,這裏一定建造的比冷家的大院好上不少。

白家大院門口的守衛,林飛看了一眼,就知道都不是普通人,只見他們的太陽穴都高高的鼓起,身材都身份的矯健,一看就是經常練,很有可能就是部隊上退伍下來的優質兵。

甚至其中一個保安頭頭,林飛甚至在她的身上感受到了不弱的靈力波動,沒想到這白家就連看大門的護衛都是修煉者,而且他的修爲還不低,竟然有着練氣六層的境界。

隨後林飛又感覺到了一陣神識的掃描在自己的身上掃過,隨後就感覺到自己背後竟然已經流出了一陣的冷汗。

因爲剛纔的那道神識掃描實在是太強大了,讓林飛有着一股子老鼠見了貓的感覺,他馬上就想到了,估計對面是個築基期的高手,看來外面的傳言並不假,東海市的四大家族都有着築基期的修士坐鎮。

好在這個靈識並沒有對林飛多加註意,一閃而過,這才讓林飛鬆了一口氣,不然自己要是被白家給認出來,鐵定是逃不出東海市了。


畢竟東海市是四大家族的地盤,自己進來了在想要逃出去簡直就是異想天開。

就在這時,林飛的眼神被一個穿着時尚的衣服的女郎吸引住了,只見她腳下踩着一個深紅色的高跟鞋,下身穿着一個緊身的皮褲,上身穿着一個露着肚臍的襯衫,身材十分的火辣,臉蛋也是一個極品。

只見她在白家大院的門口停了下來,然後幾個保安如臨大敵一般的站在他的面前攔住了她的去路。

女子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開口罵了起來,“白楓你個王八蛋,欺騙了老孃份感情就給我玩失蹤,今天你要是再不出來,我就在你們白家大院前面不走了。”

保安都是一臉的無奈,奈何這個小姐的身份也不小,雖然不是東海市的四大家最,但也是二線家族中排行靠前的家族。

四大家族雖然勢大,但是想要再東海市站穩腳尖,緊靠着自己一家的力量時不夠的,必須要有着擁護自己的勢力,也就是靠着這些二線或者三線的家族,成爲自己大家族的附庸。

這個女子所在的家族,也是二線家族中的一個大家族,所以即使是白家也要給個三分的薄面,所以女子纔敢這麼大膽的直接在白家大院的門口開罵。

女子罵了一會好像是罵累了,就直接一下子蹲在了白家大院的門口哭了起來,看的一羣保安直接蒙圈了,就連那個本來在保安室打坐的那個修煉值保安頭頭,也停止了打坐,有些頭痛的看着這個女子。

女子口中的白楓就是白家的一個少爺,而且還是嫡系的少爺,這個少爺天資很高,所以白家十分的寵溺,所以慣得作風不是很好,現在就惹出了麻煩了,把人家二線家族的小公主給睡了,又不想要負責任。 保安也那這個姑娘沒有辦法,畢竟人家一個大家的小姐,即使是白家的人也都躲着不出來,自己這些個小保安也只能裝作沒有看到就好了。

誰知道這個女子好像是哭累了,然後就直接往白家大門裏面衝,這可嚇壞了幾個看門的,趕忙上前攔着,要不然這要是放進去了,白家少爺是不會原諒他們的。

“我說姑奶奶啊,您就別難爲我們了,我們只是個看門的啊。”保安頭頭哭喪着臉說道。

“你還知道你只是一個看門的啊,知道自己的身份還不趕緊給我滾蛋,要是再敢攔着我,小心我把你扔去喂狗。”那個小姐大聲呵斥道。

林飛在一邊看的津津有味的然後碰了碰身邊的貓女向她問道:“知道那個女子是誰嗎?”

貓女想了一會然後點了點頭說道:“知道的,應該是東海市柳家的掌上千金,名叫柳茹,是個十分潑辣的女子,好像是被白家的少爺白楓給玩弄了感情,在東海市的貴族圈子裏鬧得沸沸揚揚的。”

林飛點了點頭,感覺這倒是一個不弱的切入點,自己想要知道在白家中到底是誰想要對付自己,這個白楓就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通過白楓自己或許能夠了解一些事情的真想。

沉吟了一下,林飛直接走上前,來到了撒潑女子柳茹的面前,近距離觀看這個美女,林飛在心中感慨,這個白楓真的不是個東西啊,這種美女讓他給浪費了,真是暴殄天物啊。

看到自己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男子,柳茹趕忙擡頭看去,看了看林飛長得還算是一表人才,穿着打扮真麼的看上去也像是一個富家公子,柳茹才決定跟林飛說上兩句話,要知道在東海市,追求她柳茹的人可是能夠排好幾條街了,所以他認爲林飛也是自己的一個追去者之一,所以就準備拿着林飛演一場好戲,好給白楓看看。

他這是準備逼迫白楓出來見自己,要是白楓不出來她就給白楓戴綠帽子。

畢竟現在兩人還是男女朋友關係,並沒有對外宣稱解除,要是白楓放任自己不管的話,估計明天東海市的貴族圈子就會傳遍這件事情,到時候白楓肯定會臉上無光,所以柳茹認爲自己這個方法一定會將白楓給逼迫出來。

於是乎,柳茹看到林飛之後,就直接跑了過來,抱住了林飛,然後在他的耳邊悄悄的說道:“配合我好好的演一段戲,事後會有你的好處的。”

然後柳茹就直接抱住了林飛的脖子,林飛眉頭一皺,不知道這個小妞想要玩什麼花招,然後檢測了一下柳茹的修爲,發現她只要練氣二層的境界,於是也就放心了下來,直接暗中用自己的靈力將柳茹給弄暈,就扶着柳茹離開了柳家的大院門口。

他可不想跟着這個瘋女人配合演什麼戲,誰知道她發的哪門子瘋,到時候要是連累了自己,這樣就很容易暴露,於是林飛直接來了一個直接的,將柳茹直接打暈然後帶着貓女,三人很快就來到一個賓館開了一個房間。

白家大院門口,幾個保安親眼看到柳茹跑到一個男人的面前跟着那個男人走了,幾人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只要這個小姑奶奶走了就行,他們才懶得管是被什麼人帶走的呢,況且剛纔是柳茹自己撲上去的,幾人都看清楚了,雖然沒有看清林飛的長相,但是都知道是柳茹自願的,並沒有注意到其實是被林飛給強行帶走的。

林飛將柳茹帶到了賓館之後,將門鎖好,然後就在賓館裏面檢查了起來,因爲現在的很多賓館都有着隱形的攝像頭,所以林飛不得不仔細的檢查一下子,不然出了什麼披露自己會很麻煩,畢竟這個妹子是東海市的二線家族的柳家的人,要知道東海市的二線家族,絕對趕得上南林市的八大家族,甚至比之還要厲害上不少。

東海市的二線家族雖然沒有築基期的修士坐鎮,但是也有着練氣十一二層的修士坐鎮,都是距離築基期一線之隔的家族,比之南林市只有練氣十層的家族中要強大了不少,畢竟東海市是南林市的十倍大小,即使大部分的資源都被四大家族給分配了,但是剩下的資源也比之南林市要多好幾倍了。

這就是兩個城市之間的巨大差距,資源也就決定了格局,這也是爲什麼東海市的家族都不會把南林市的家族放在眼中的原因,在東海市,即使是南林王家來這裏也要夾着尾巴做人,不然在這裏惹了事情,可是會牽扯到背後的家族的,王家在這裏有太多惹不起的家族了。

林飛用自己的靈力將柳茹給喚醒,柳茹醒來的第一眼就看到林飛正在不懷好意的看着自己,於是立馬大叫了起來。

趕忙開啓了自己的靈力,將屋內的聲音都隔絕了,林飛的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這簡直就是給自己找事啊,於是一巴掌直接打在了柳茹的臉上然後說道:“給我老實點,不然有你好看的。”

被林飛打了一巴掌,柳茹有些懵逼的看着林飛,然後有些害怕的說道:“你們是誰,我可是東海市柳家的小姐,你要是敢傷害我,一定會遭到柳家的追殺的,你是絕對逃不出去的,你識相的還是趕緊把我給放了,我可以既往不咎。”

林飛臉上露出了不耐煩的表情,然後對柳茹說道:“我問你什麼你就回答什麼,知道了嗎?”

柳茹知道自己現在必須要順從林飛,看林飛聽到柳家的時候根本就面不改色,再看林飛的長相和穿着,柳茹猜測林飛可能是那個大家族的子弟,可能根本就不不害怕柳家,但是東海市比柳家厲害的幾個家族自己都清楚得很啊,還沒有見過林飛這號人呢。

“我問你,你和白楓到底是什麼關係?”

柳茹眼睛轉了轉,然後如實回答到:“我是他的女朋友,但是最近我們鬧矛盾了。”

林飛點了點頭,然後又問道:“他最近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舉動,或者是說一些不正常的舉動?” 柳茹聽到林飛這麼問之後,臉上露出了一絲不經意的緊張之情,被林飛清晰的捕捉到了。

“你到底是誰,爲什麼會打聽這些事情,你要知道,不管是我們柳家還是白家,都是這裏的大家族,不是你能夠惹得起的,我勸你還是儘早把我放了,不然你的下場一定會十分的慘的。”

柳茹驚恐的看着林飛,她現在已經將林飛當成了某個家族派出的殺手了,打聽白楓的事情就是想要對白楓動手,要知道,對方如果連白家都敢動的話,那麼也一定不會放過自己,極有可能就是四大家族內部的鬥爭。

自己這個二線家族的柳家的千金小姐,十分有可能就成爲四家鬥爭中的犧牲品,於是柳茹頓時就害怕驚慌了起來,只見她的頭上流下了細微的汗珠,就連呼吸都變的沉重了起來。

林飛有些不耐煩的看着這個女子然後說道:“你是不是沒有聽懂我說的話,我是讓你回答我的問題,不是讓你對我進行提問的,你明白嗎?要是再答非所問,就不要怪我用出一些手段對付你了。”

林飛現在可沒有時間跟這個柳茹浪費時間,他的時間十分的緊迫,自己小命危在旦夕,自然什麼事情都敢做了,管你是什麼家族的小姐呢,只要惹到我了,就一定不會給你好臉色。

柳茹看着林飛沒有耐性了,他真的害怕林飛對自己做出什麼事情,於是趕忙回答道:“最近白楓確實很不正常,自從那天他的手下帶來了一個消息之後,他就一直愁眉苦臉的,還有一次我們約會,他接了一個電話就拋下我自己一個人離開了,我本來還以爲他是跟別的小姑娘出去約了於是就派着人跟着他,派出去的人回來後,告訴我,白楓那天竟然是去了東海市的一個祕密場所,那裏正是東海市的曉組織的隱藏地點。”

說罷,柳茹好像擔心林飛不知道什麼是曉組織,還對林飛解釋了一下,“曉組織就是一個殺手組織,聽說給他們錢他們就給你殺人,他麼什麼人都敢殺,只要給的錢到位,就算是四大家族的族長他們都敢刺殺,就連四大家族都不會輕易招惹他們。”

林飛點了點頭,很滿意柳茹的回答,自己這下子是知道到底是誰花了幾個億來懸賞自己的人頭了,就是這個白家的少爺白楓啊,雖然林飛不知道 這個少爺到底是爲什麼想要殺自己,到底是私仇還是受人指使的,林飛就不得而知了,但是他已經確定了想要殺害自己的就是這個白家的白楓了,自己現在有了目標,再查下去也就容易了很多了。

隨後林飛又向柳茹瞭解了一些白楓這個人,知道是一個十足的富二代,從來都是沒心沒肺的,整日花天酒地,跟着自己的一羣狐朋狗友在外面廝混,很少能有事情能夠讓他這個樣子,就連自己這個貌美如花的柳家女朋友的不理會了,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對他衝擊或者影響力十分大的事情。

就在林飛思索之間,在白家的一個隱藏的據點之中,這裏在東海市的郊區,雖然是郊區,但是卻也依舊十分的繁華,如果是南林市,到了郊區幾乎就是城鄉結合部了,但是東海市不是這樣東海市的郊區,比之南林市的市區雖然還差一點,但是也大差不差了。


相信在經過幾年的發展,這裏一定發展的比南林市的市區還要好,畢竟東海市這些年來在四大家族的經營下,變得越來越現代化越來越國際化,很多的公司都來東海市建立總部,於是東海市整個的GDP是逐年在升高的階段。

這個勢頭只要持續個一兩年,說不定到時候南林市就會被東海市吞併了,這也是爲什麼東海市的家族都瞧不起南林市的原因了,因爲在南林市是坐吃山空,但是 在東海市確實一直在進步。

“我把知道的都告訴你了,可以放了我嗎?我保證出去絕對不會亂說的。”柳茹有些哀求的看着林飛,水汪汪的眼睛中都要流下淚水來了。

林飛呵呵一笑,然後看着柳茹的眼睛說道:“你覺得我很傻嗎?”

柳茹趕忙搖頭,然後林飛又對她說道:“你覺得是死人可信還是活人更可信一點?”

“死人,啊不,是活人,活人更加的可信。”李茹知道自己說錯話了,於是趕忙說道。

“哈哈,當然是死人更可信了,所以爲了我們的安全,你還是去。”說罷,林飛就拿起了自己的手掌,向着柳茹的腦袋上拍了過去,這一巴掌下來,肯定能夠讓柳茹的**迸裂,柳茹嚇得啊的一聲閉上了眼睛。

但是預料之中的疼痛並沒有傳來,她趕忙睜開眼睛,然後就看到自己的頭上正套着一個頭套。

此時林飛的聲音傳來:“帶着她,咱們一起回南林市,畢竟她是白楓的女友,說不定能夠派上用場。”

“但是他是柳家的人,柳家畢竟還是東海市的一個大家族,咱們這麼做會不會惹來什麼麻煩。”貓女的聲音傳來。

“不用擔心,你把這裏處理好,他們一時半會查不到是咱們做的,這段時間先提升實力,等到實力上來了,自然就不畏懼這些家族了。”柳茹雖然帶着頭套,但是兩人的聲音他還是能夠清晰的聽到的,林飛的計劃她是聽得清清楚楚,聽到林飛要把自己帶到南林市,柳茹頓時 就急了。

“你們要帶我去哪裏啊,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我一定不會將你們的事情說出去的,我發誓,要是我說出去,我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柳茹驚恐的聲音傳來,林飛只是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然後找了一個抹布,直接塞到了柳茹的嘴裏,說道:“我們只是帶你去南林市旅遊區,你放心好了,不會傷害你的。”

“嗚嗚嗚”柳茹被這髒抹布捂住了嘴,嗚嗚個不停。林飛最後沒有辦法了,直接一個手刀將她打暈過去,這個世界纔算是清淨了下來。 很快,林飛就帶着貓女壓着被帶上頭套的柳茹來到了南林市,兩人直接花錢在汽車店裏買了一輛車,正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林飛直接拿出了五十萬,黑車的一切手續老闆就都幫着林飛辦好了。

開着車到了冷家之後,林飛讓貓女回去了,柳茹則是被自己帶回了房間之中,然後林飛就直接來到了冷若塵的房間裏,冷若塵看到林飛來了之後,忙問林飛今天去哪裏了,林飛將自己的行程告訴了她之後,然後就說出了自己的請求,自己想要冷家的一些祕法。

“若塵,我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林飛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畢竟自己這個請求有些過分了,自己一個外人想要冷家珍藏的祕法,那簡直就是不給冷家面子啊,畢竟祕法是一個家族成立的根本。

正是因爲有了這些祕法,才能夠在南林市立足的,就像南林市的王家,家裏就有很多的祕法,同段位的王家的子弟因爲學過祕法,所以戰鬥力比之其他的散修或者小家族都要強大不少。

冷家作爲南林市的一個大家族,這種祕法自然是有的,但是也不可能給林飛看的。

冷若塵的臉上果然露出了爲難的表情,然後看着林飛說道:“你知道的,要是我掌管這些東西的話,我一定會給你的,但是這些東西都是家族裏的長老會保管,我沒有權利調用的,這樣吧,你跟着我去一趟長老會吧,說不定他們會給你看的,不過一切還是未知。”

林飛點了點頭知道現在只能這樣自己了,畢竟自己想要獲得好的術法,現在最好的方法就是從冷家要了,但是至於冷家會不會給自己,林飛自己也沒有底氣,畢竟自己雖然跟冷家的關係十分的好,但是也只是跟冷家的一部分的人關係不錯,還有一部分人其實是十分的排斥自己的。

畢竟林飛來到後,沒少給冷家惹麻煩,這部分的人的利益受到了損失,於是就對林飛這個外人十分的不感冒,不過有冷若塵這個派系的支持者林飛,他們也做不了什麼,但是冷家祕技這件事情,不是冷若塵能夠決定的,必須要經過長老會的同意才行。

兩人結伴來到了冷家的長老會,冷家長老會建的十分的有氣勢,最中間有着一個噴泉,這裏的裝潢十分的有西方的感覺,一看就是極其的威嚴,建造的就像是西方的教堂一樣的氣勢恢宏,林飛在裏面感覺自己在這個雕像面前變成了一個螞蟻一樣的弱小。

“我們進去吧,冷若塵看了一眼林飛,然後兩人就結伴走了進去。”

今天的長老會十分的安靜因爲大部分的長老都在地下的密室中守護者冷老太太進行突破,冷老太的突破也進行到了關鍵時刻,門口守護的只有一個穿着白袍的老頭,看到冷若塵走了過來之後,就直接對着冷若塵鞠了一躬,然後說道:“大小姐,您來了啊。”

冷若塵向她回了一個禮,然後就問道:“今天怎麼這麼少的人啊,其他的長老們呢?”

那個乾瘦的長老搖了搖頭沒有說什麼,然後就看到林飛,眉頭皺了起來,對冷若塵說道:“小姐,您不應該帶外人來咱們的長老會的,這不符合禮節。”

冷若塵開口說道:“放心好了,林飛是自己人,沒有事情的。”

但是這個長老好像對林飛十分的仇視,陰沉的看了一眼林飛,然後對林飛說道:“請你出去,我們這裏不歡迎你這種人。”

“這位長老,你說什麼話呢,林飛使我們冷家的貴客,你怎麼能這麼跟冷家的貴客說話?”

冷若塵頓時就急了,不知道這個長老在說些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