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兒,別嚇唬他了,買賣就要公平交易,我們交易吧,說說你想要什麼吧?”墨羽淡淡的笑着,輕聲安撫着驚嚇的紫電狐。

“柔兒,別嚇唬他了,買賣就要公平交易,我們交易吧,說說你想要什麼吧?”墨羽淡淡的笑着,輕聲安撫着驚嚇的紫電狐。

紫電狐賊溜溜的眼睛仔細的打量着墨羽,最終再次沉穩了下來,他看的出墨羽並不是濫殺無辜之人,所以也並沒有像以往那樣獅子大開口的要價。

“我想要一株稀世藥材,但是我會告知你們想要的一切信息,絕對值得上那株稀世藥材。”紫電狐神色凝重的說道。

“你受傷了,難以治癒的內傷,只要你如實告知,沒有問題。”墨羽從神土中取出了一株千年寒靈芝,微笑着說道。然而這次玄炎竟是沒有說什麼,絲毫不心疼。

看着這株千年寒靈芝,紫電狐簡直想要一把搶過來,但強忍了這種衝動,道:“你說出想問的吧。”

“這次洗劫隱世村落的黑手到底誰?”墨羽說道。


“泣血天鳳族的鳳青炎,但真正的黑手卻是幽冥世界,風青炎只不過是一條走狗而已。”紫電狐隨口說了出來。

墨羽點了點頭繼續問出下一個問題,怎麼能夠尋找到揭穿風青炎的證據?

“你們只要進入到泣血天鳳族,必當有所收穫,鳳青炎會送你們線索的,因爲他會殺了你們,這是危機也是機會!”紫電狐慢悠悠的說着。

泣血天鳳族中鳳欣近來怎樣,有無生死危機?墨羽關心的問道。

“鳳欣失蹤了,我也不知所蹤,但可以肯定的是,鳳欣一定還在泣血天鳳族中,不然我不會不知道她的去向。”紫電狐很是自信的說着。

墨羽皺起了,鳳欣失蹤了,有些超出了他的意料,而如今並沒有離開泣血天鳳族,難道是被鳳青炎控制了,墨羽沉思着紫電狐的話。

墨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卻是一步踏出,在紫電狐驚訝的目光中,手掌搭在了紫電狐的肩膀上,渾厚的玄力貫徹在其身體內,洶涌澎湃,紫電狐體內的暗傷快速的痊癒着。

“你、你治好了我的暗傷,你們還想知道什麼,我都告訴你們。”紫電狐激動的說着,身體都在顫抖。

墨羽隨手將千年寒靈芝扔給了紫電狐,璀璨的笑着:“我們想知道,你能否爲我們保守祕密呢?哈哈哈……”墨羽暢笑着,幾人化爲光影疾馳而去。

“我會的,即便是死,我也會爲你們保守祕密的!”紫電狐看着遠去的墨羽,神情堅毅的說着。 亂獸城中,墨羽等人佇立於一處賭博場外,目光幽冷的看着人來人往的賭博場,任誰都是沒有想到,諸多稀世珍寶皆是隱藏在了賭場底下,若是讓那些賭徒知道了,必然要瘋狂。

“阻攔者,格殺勿論,不需要留下活口!”墨羽低沉的說着。

刷刷刷!

五道身影急掠進了人滿爲患的賭場中,滾滾玄力洶涌而出,將諸多的賭徒掀飛出數米,但卻是都沒有生命危險,只是一時間哀嚎、怒罵聲漫天響起。

墨羽並沒有理會這些,直接衝向了賭場中的深處,書名高壯的虎族出現,手持鬼頭大刀,呼嘯着斬向墨羽。

撲哧!

龍闕巨劍在空中留下道道殘影,與兩把鬼頭大刀碰撞,竟是沒有發出絲毫聲響,便是斬斷了鬼頭大刀,割裂了兩名虎族的頭顱,撲通一聲倒在地上,那一刻,墨羽揮刀的速度快過了聲速,墨羽消失不見後,斷刀方纔落地,發出噹啷的聲響!

“什麼人膽敢闖我萬寶賭場,拿命來!”數名獸族怒吼着衝了上來,滾滾風壓襲向墨羽等人。

“呵呵,果真是萬寶之地,我是前來接受那些寶貝的!”墨羽冷然的笑着,浩瀚如海的威勢擴散而出,瞬間湮沒了這些獸族。

嘭嘭嘭!

還未交手,幾名獸族便是連同手中刀刃化爲了齏粉,鬼魅的消散在虛空,墨羽隔空轟開一扇門戶,直接沒入其中,如同一尊殺神,凡是阻擋墨羽腳步的,全部在浩瀚的威勢下,化爲了齏粉!

“鳳青炎,我來成全你,若是鳳欣受到一絲傷害,我定讓你生不如死!”墨羽森冷邪魅的自喃着。

萬寶賭場的底下一共十層,每一層都是如同迷宮一般,曲曲折折,並且佈滿了大量的殺手在這裏看守,一層比一層的厲害。

墨羽等人在第八層時,浩瀚的威勢已經無法在所向匹敵了,只能震退對手,墨羽並沒有絲毫的猶豫,這個地方如同一處魔窟,隨時隨地都有着致命的危險發生,墨羽要趕在鳳青炎得到消息之前,得到想要得到東西!

第九層,墨羽等人終於是遇見了可以匹敵的對手,三名麻衣老者氣勢洶洶的撲向墨羽,雄厚的玄力,讓慕容皓辰四人蹬蹬的後退出數步。

墨羽巍然而立,爲幾人擋下了那股威勢,三名麻衣老者皆是離神二重期的高手,三人合一將墨羽團團圍住。

“這三名老者好厲害,墨羽大哥會不會有危險呢?”凌萱焦急的說道。

“三人又如何,實力仍舊在離神二重期,同級之內,再多的人,也不會是墨羽的對手!”一切似乎是驗證了青荒的話。


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唯我不敗、唯我不滅的氣勢瀰漫在墨羽身軀上,讓三名麻衣老者壓力頓時倍增,彷彿面對着一尊神靈!

“就叫做天軒步好了。”墨羽低喃着,一步踏出,快若閃電的與三名老者交戰在一起,每一次都是墨羽主動硬憾,而三名老者卻是攻擊不到墨羽,只能被動的防禦,這是墨羽在無盡夢境內從墨天軒身上學來的,如同一條游龍,穿梭在三人中間。

噗噗噗!

墨羽縱身旋轉,龍闕巨劍帶起赤紅的光華斬落了三名老者的頭顱,所向披靡之勢,三名老者根本無法抵抗!

墨羽手持龍闕巨劍斬碎了通往第九層的門戶,轟然間一股恐怖的威能衝出,即便是墨羽都是倒退了半步,凌萱等人被墨羽虎仔身後,並沒有受到這股威能的衝擊。

“離神四重期,要消耗些許時間了,你們退後。”墨羽低沉的說着,面色並無絲毫變化,雙眸古井無波,仿若在眼前的只是一個普通人,無敵的氣概貫穿着墨羽的信念。

刷!

墨羽直接衝了上去,龍闕巨劍大開大合,兇悍之極,但卻是找找兇險,鎖定了而這名紅衣男子的周身要害。

紅衣男子身法靈巧,並未與墨羽硬拼,依仗着身法,數次欺近了墨羽,危險重重,這名紅衣男子絕對是泣血天鳳族的強者,外人看守着最後一層,鳳青炎絕對放心不下。

“你若是現在退走,大人會放過你的,否則,你只有死路一條!”紅衣男子冷漠的開口說道。

“我輩自有無敵之志,誰能奈我何,今日死的將是你!”墨羽淡然的說着,越戰越狂,大開大合之勢,仿若一頭人形荒古蠻獸皇,龍闕巨劍數次震退了紅衣男子陰毒的攻擊。

墨羽眼眸綻放着狂野的光芒,一步踏出,龍闕巨劍直接飛了出去,攜卷着嗚咽的風浪,爆刺向退後的紅衣男子。

紅衣男子眼神在這一刻凝視到了極點,手持一柄黑色長劍,運轉全身的力量,一劍斬出,險些將黑色劍刃崩碎了,終是將疾馳而來的龍闕巨劍格擋了開來,虎口被震裂,右臂**的低垂着。

刷!

墨羽速度達到了極致,鬼魅的接近了紅衣男子,雙手抓住紅衣男子的右臂,猛然用力,硬生生的將其撕裂了下來,鮮血稀稀拉拉的落了一地,紅衣男子異常痛苦的哀嚎着,雙眸猩紅,怨毒的看着墨羽,左臂化爲了鳳臂,無堅不摧的鳳爪抓向墨羽的咽喉,想要將其捏爆。

啪!

墨羽左手抓住了紅衣男子的手腕,掄起右掌,一個巴掌扇了過去,紅衣男子一口鮮血噴出,數顆槽牙都是吐了出來,尖銳的下吧都是被拍裂。

墨羽再次生生撕扯下紅衣男子的左臂,紅衣男子來不急痛叫,頭顱便是被墨羽抓着,怒拍在地面上,一個半米深的坑洞出現,紅衣男子的頭顱被生生按進了地下,身體劇烈的掙扎着。

被撕扯下的雙臂,在此時竟是快速的生長了出來,如玉般光滑,充斥着新生的力量,墨羽眼瞳緊縮,眼神越加的凌厲與猙獰。

轟!

紅衣男子突然身體一顫,化爲一隻數丈大的火鳳凰,震顫着雙翅,不斷的拍擊在地面上,想要掙脫墨羽的束縛。

墨羽右臂猛然一顫,一股龍威瀰漫而出,生生的壓制下了泣血天鳳的威勢,墨羽右膝壓制在火鳳凰的後背上,擡起纏繞着蒼雷之龍的右拳,狠戾的轟擊在紅衣男子的頭顱上,每一次轟擊,都將其透露震下去數寸。

轟隆隆!

紅衣男子終於恐懼了,開始拼命了,瘋狂的震動着雙翅,拍擊在地面上,一道道巨大的裂痕出現,大地崩塌,紅衣男子的頭顱微微露出,眼眸猩紅的瞪着墨羽,

“給我老實一點!”墨羽怒吼着,十條蒼雷之龍纏繞着墨羽的拳頭與手臂,勢大力沉的轟擊在紅衣男子的太陽穴,再次將其頭顱打入了地下。

墨羽一拳的力量足以崩裂萬丈山峯,而紅衣男子竟是生生承受了下來,讓墨羽的眸光越加凌厲,下手一次勝過一次,當第一百拳落下之時,紅衣男子終於不再掙扎了,身軀一動不動的癱軟在地,這次是真的老實了,毫無生機可言……

紅衣男子身體上散發出微弱的紫光,一個殘破到了極點的紫光球從其身體內浮現出,啪的一聲碎裂了。

“這是萬劫紫海晶,這可是絕世珍寶,竟然出現在了這傢伙身上,怪不得能夠抵擋住你的狂暴攻擊!”玄炎出現,撿起破碎的紫海晶碎塊,驚訝的說着。

“看來鳳青炎爲了那些至寶,付出了不少呢,洗劫隱世村落,真是越加的好奇了呢。”墨羽站起身來,活動着手腕,淡然的笑着。

墨羽推開了寶藏的大門,呂柔幾人緊跟了進來,瞬間全都面漏驚駭之色,呆呆的佇立在了原地,就連玄炎都是嘴角抽搐了起來。

“鳳青炎要崩潰了,呵呵。”墨羽冷然的笑着,斬道的他對於這些已經不再大喜大悲。 這的確是一個讓人崩潰的寶庫,雖然物品極爲的稀少,只有十件,但若是拿出去,絕對能夠讓整個獸域都沸騰起來!

千年烈炎果、萬年逝川藤、十萬年九鶴蓮、五靈骨、天悠砂、七星血、九霄闢神丹、青璃赤火丹、雪蓮玉蟾丸、還有半塊玉佩,玉佩上刻畫着半條龍身,滄桑古樸的氣息讓人心速急跳。

這些藥材動輒便是以千年、萬年、甚至十萬年來論,而那些罕見的神物,則更是舉世難求幾件,三枚丹藥絕對爲極品丹藥,若是吞嚥下去,能夠撐爆墨羽的身軀!

而對於這些墨羽並不在意,撿起那半塊玉佩,墨羽神色凝重的仔細打量着,最終墨羽收起了半塊玉佩,而玄炎則是取走了青璃赤火丹,剩餘的八件稀世珍寶,被呂柔、凌萱四人一人兩件瓜分了,整個寶庫空蕩蕩了起來……

得到了滿意的東西,一行迅速地撤離了萬寶賭場,隱匿在了百萬荒蕪的大山中,在這期間,凌萱收到了白狐族的消息,村落搬遷,進入了下一處隱祕的地點隱居起來,正所謂狡兔有三窟,這種隱世村落自然知曉着數處隱祕的藏身之處。

墨羽一行人爲了躲避風波,同時間避過鳳青炎瘋狂的時刻,一個月一直都是靜靜的潛伏在荒山大澤之中,默默的苦修着。

玄炎化身出現,憑藉着無與倫比的豐富經驗與實力,爲衆人一一煉製着所得珍寶,每一件煉化成了數十份,讓衆人足以緩慢的吞食着這些天材地寶。

時間流失的速度讓人無奈,兩個月的時間過去了,一處絕峯之巔,墨羽五人佇立於山巔的邊緣,俯視着這片蒼涼的萬古大地,如海一般的霧氣懸浮於高空,狂風吹來,快速的移動着。

WWW●ⓣⓣⓚⓐⓝ●c o

兩個月的時間,衆人苦修外加吞食天材地寶,實力倍增,半步玄丹期的凌萱達到了八重脫凡期,這簡直就是夢幻般的晉級速度,要是讓外界知曉了,必然引發滔天駭浪。

而呂柔、青荒、慕容皓辰三人則是齊頭並進,彼此不分上下,都是達到了離神四重期,三個月的時間,跨越了脫凡巔峯的門檻,進入到離神期後,連續跳躍了四個小境界,驚世駭俗!

至於墨羽,進境卻並不是很大,剛剛達到了離神五重巔峯,但是精神境界卻是倍增,每日皆是盤坐在山巔之上,任憑風吹雨打,雷鳴電閃,不動如磐石,感受着十萬荒山大澤的荒涼氣息,大氣蓬勃,無窮無盡。

“呵呵,是時候離開這裏,前往泣血天鳳族了。”墨羽風輕雲淡的說着,呂柔四人靜立在墨羽身後,氣息纏繞在一起,互相映照着對方。

泣血天鳳族的宗族在天凰城,方圓百萬裏內被稱之爲鳳域,完全歸屬泣血天鳳族掌控,擁有着無法估測的底蘊。

墨羽手持着鳳欣留給自己的物件,一路暢行,直接進入了泣血天鳳族的內部地帶,這裏的玄力可謂濃厚到了極點,八重玄丹期的凌萱在這裏都是感到些許的呼吸停滯,墨羽幾人到時並沒有多麼大的影響,反而是享受的吸納着空氣中的濃郁玄力。

“族老,這就是手持鳳欣殿下信物的人類。”一名侍衛帶領着一位老者走來。

老者打量着墨羽幾人,確認了鳳欣的信物後,便是帶領着墨羽一行人向着一座宮殿走去,而千丈外,一座高閣中,一名青衣男子眼神冰冷的注視着墨羽一行人的背影。

墨羽心頭一跳,感受到了凌厲之極的氣機在注視自己,但卻是並有做出什麼反應,跟隨在老者身後慢慢行進着。

高閣中,青衣男子座于堅硬的赤金鳳椅上,纖細的手指有規律的敲打着扶手,發出鐺鐺的清脆聲響,男子刀削鬼斧的臉頰,鬢入發間,寒眸精光閃爍,輕薄的嘴脣冷酷的笑着。

總裁大人,小女不敢忽悠你 ,居然沒有噎死你們,命大是好事情,但老壽星吃砒霜,是自尋死路,你們居然敢來我泣血天鳳族,真是好膽,我就陪你們好好玩玩,讓你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鳳欣,這就是你寄託的希望麼,可惜了,他們太沉不住氣了,呵呵呵。”青衣男子冷冷的自喃着。

墨羽等人進入到了宮殿內的密室後,老者便是開啓了一個結界,將外界完全的隔絕了,即便是青衣男子都是無法再探測到。

“你們太沖動了,現在來此地,等弱勢尋死,幫助不了鳳欣,反而搭進了你們的性命。”老者名曰鳳陵道,乃是支持鳳欣一派的長老,有些不滿的說道。

原本鳳欣一脈的人想要將墨羽等人作爲最深的一張底牌,知道最爲關鍵的時刻在打出來,打暗中的叛徒一個措手不及,但是如今墨羽等人提前來此,瞬間便是暴漏了身份。

“前輩無需生氣,我們敢明目張膽的來此,便是有着支撐我們的底蘊,無需擔憂。”墨羽淡淡的笑着說道。

鳳陵道輕輕的縷着鬍鬚,佈滿褶皺的臉龐上凝重的沉思着,最終長嘆了一口氣,道:“我知道,你們擁有神兵榜上的極兵,但是你們也莫要小瞧那種叛徒,他的底蘊很難揣測,說定也有着極兵,一旦開戰,泣血天鳳族必將毀於一旦,此事莫要着急。”

墨羽點了點頭便是明白,然後問老者可否知曉暗中叛徒的一些信息,然而鳳陵道卻是絲毫不知,只知族中高層出現了叛徒,鳳欣回到族中後,只知對自己的派系說出了這個消息,並沒有將其公之於衆。

一切都還處在暗中交鋒,而所有人都沒有懷疑鳳青炎,因爲鳳欣與鳳青炎可謂青梅竹馬,自小一起長大,兩人天資卓越,千年來無人可比肩,是泣血天鳳族的兩大閃耀明珠,也是所有人看好的絕世情侶。

兩人的關係一直非常的近,但卻是始終隔着一層窗花紙,未曾破開,所以並沒有確定真正的關係,這也是衆多族人迫切期待着的,但鳳青炎卻是有些等不及了,自從與幽冥接觸的第一次開始,他便是嚐到了甜頭,從此越發的深陷其中。

鳳欣雖然對鳳青炎曾有過質疑,但卻找不到絲毫的證據,而且兩人從小一起長大,更是讓鳳欣發自內心的不希望找到絲毫的證據,內心一直處於矛盾中。

墨羽淡淡的笑着,並沒有說出此人便是鳳青炎,即便是說出來鳳陵道也絕對不會相信,墨羽越發堅定了心中的念頭,紫電狐曾經說過,喜愛那個要尋到證據,必須要前往泣血天鳳族,然而一旦進入,必將被無限的殺機籠罩,但也唯有如此,方纔能夠尋到想要的!

“前輩,揪出暗中背叛者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好了,現在幽冥已經開始復甦了,還請前輩與貴族族長協商出手之事。”墨羽抱拳說道。

鳳陵道微微點着頭,對於幽冥的事情,他所知亦是甚多,深知幽冥的可怕之處,道:“這個你放心好了,幽冥復甦關係着整個神武大陸的安危存亡,我們會盡快與另外三大霸族協商,重整獸域,必將給予幽冥迎頭痛擊!”

“如此再好不過了,關於鳳欣,外界傳聞她失蹤了,不知是真是假?”墨羽疑惑的問道。


“唉,消息封鎖的如此嚴密,最終還是走漏了。沒錯,鳳欣卻是不見了,我們搜遍了百萬裏內,都是沒有發現蹤跡,甚至動用了她的魂牌,也只能確認她還活着。”鳳陵道凝重的說着。

隨後鳳陵道與墨羽等人閒聊了一會,表示離開了宮殿,讓墨羽等人居住在此,除非自己前來,否則儘量開啓結界,不要輕易的在鳳族中走動,以免引來暗中殺機。 鳳陵道走後,墨羽幾人坐在宮殿商量着接下來的事情,根本未將鳳陵道的話放在心上,他們來這裏便是要揭穿鳳青炎的,自然是無懼危險。

青荒釋放出了蛇族禁術,千條青蛇分散開在泣血天鳳族中,而這些青蛇一條條的演化成了不同的東西,有的會了青草,有的化爲了石子等等,生機完全隱匿,能夠探查到經過的一切。

然而,這個禁術也有自己的弱點,那就是毫無攻擊性,而起存在時間很短,對施術着有着一定的反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