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資料上顯示,華俄邊境地帶因為人流量來往頻繁,且人員身份複雜,這塊區域很亂。各種小勢力層出不窮,但能夠控制一座礦山,並且通過擄劫外國友人做勞工這等手段的勢力,是華俄邊境最大的的一個勢力。

根據資料上顯示,華俄邊境地帶因為人流量來往頻繁,且人員身份複雜,這塊區域很亂。各種小勢力層出不窮,但能夠控制一座礦山,並且通過擄劫外國友人做勞工這等手段的勢力,是華俄邊境最大的的一個勢力。

勢力頭目是俄國黑手黨的一個小頭目,名叫瓦西里。

瓦西里的組織在華俄邊境最近的一個小城鎮阿爾卡達克內,控制著阿爾卡達克內黑的白的近半產業,阿爾卡達克內的俄國人幾乎一半都是俄國黑手黨外圍成員,瓦西里更是當地名符其實的土皇帝。

瓦西里的黑手黨成員滲透進了阿爾卡達克內的政府中,阿爾卡達克的政府不僅對瓦西里沒有半點遏製作用,反而成了瓦西裏手中掩飾自己罪行的工具。

可以說,阿爾卡達克近半政府成員都被瓦西里利用恐嚇威脅以及利誘等等手段收服,為其所用。

而這座黑礦山安西路出產的礦石佔據了阿爾卡達克近三分之一的收入,距離阿爾卡達克只有十幾公里之遠。如果,要潛入安西路,便需要小心謹慎,拯救了華志之後,必須快速離開俄國境內,否則一旦被安西路內的黑手黨成員攔截,給了阿爾卡達克內瓦西里喘息的時間,華俄邊境或許便是華新,華志的埋骨之地。

「華醫生,怎麼樣,做吧。」

韓唯摩拳擦掌,渾身血液沸騰不息。

華新古怪的看了眼韓唯,這韓唯還真是好戰份子。

他似乎很期待這次的俄國黑手黨之行。

「你和他們有仇?」華新好奇問道。

「交過幾次手,吃了點虧。」韓唯舔著殷紅的雙唇,如同盯著獵物的眼睛王蛇一一般。

「難怪。」

華新翻了翻白眼。

他知道韓唯過去從事的乃是諜戰工作,深入他國境內做事,他有著豐富的經驗,虛心求教道:「我們需要做些什麼準備工作。」

「槍支彈藥,好的戰士。」

韓唯眼中閃過一絲忌憚:「俄國黑手黨就是一群瘋子,在全世界上都是出了名的。殺人對他們來說,根本不算個事,人人都手持槍械,一定要小心。」

華新眉頭緊皺,聽韓唯這麼一說,他也不敢小覷俄國黑手黨了。

「我明白。」

「至於槍械?」華新想知道韓唯需要些什麼。

「我有自己的裝備。」韓唯道:「你還是讓自己的人準備好裝備吧。」

「什麼時候出發?」韓唯興奮道:「我好去見自己的老朋友。」

「你先準備好,我們立刻就去內蒙。」華新沉思道:「越快越好,在俄國黑手黨手中多待上一分鐘便多一份危險。」

「這點我同意。」

韓唯道:「我拿了東西,再來這裡找你。」

「OK。」

華新望著韓唯揮手離去。

沉思著該叫什麼人同他一起去俄國境內。

趙剛的勢力?李青的兄弟?

他們在華夏境內,或許仗著兄弟眾多,能夠揚武揚威一番,但是去了俄國,遭遇到了俄國境內的黑手黨成員,立刻便跪了。

「胭脂紅。」

華新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了這麼一個名字。

他年前送她們去國外訓練的時候,也未曾想這麼快便會用到她們。

當他從玫瑰的口中知道,她們的心性已經徹底改變,心中有著嗜血的渴望,喜歡殺戮,不能如同正常人一般生活時,別看她們是一群女人,但是論心狠手辣,千萬不能小看。

華新與胭脂紅小隊,一直是單對單聯繫。

玫瑰是胭脂紅小隊的隊長,只有她與華新單獨聯繫,才有效用。

孔家演武堂覆滅后,胭脂紅小隊成員大部分都已經離開了京城,唯有少許沒有參加孔家演武堂一役的幾名小隊成員沒有離開京城,而是逗留在華新的別墅內充當起了女傭,實則是保鏢。

韓唯離開片刻后,華新便通過特殊的手段通知了遠在其他身份或者說是國外的玫瑰。讓她立刻回國,有事要做,帶好小隊的裝備。

玫瑰是黃強所擒獲的***中最早的一批女子。

其他女人都被黃強玩死了,至於她抱著復仇的慾望,堅持了下來。

但是,她的心性也徹底變了。

變的嗜血而嗜殺,仇視社會。

如果不做殺手來緩解心頭的嗜血嗜殺慾望,便會成為連環殺手。

玫瑰這樣對華新說的,華新便把她們一群人送到了國外。

至於她們在國外受到了何種殘酷的訓練以及搏殺,就連他也不知道。

華新離開京城之極,通知了李青,務必要在他離開的這段時間內保證別墅內的人的安全,務必。

華新既然這麼說了,李青也知道。

華新或許要去俄國了,以華新與孔家的恩怨。

華新擔心別墅內的人也是正常的,李青欣然答應,並且立了軍立狀。

他敢把別墅交給李青,也是知道京城蔣家的人也在別墅周圍保護蔣莉,才敢離開京城。

因為韓唯攜帶裝備的原因,兩人並未通過航空通道直接抵達內蒙。而是兩人輪流駕車,直接前往內蒙。雖然耽誤了些許時間,但是能把裝備帶到內蒙,甚至是越過邊境,耽誤點時間,便是值得的。

韓唯駕著一輛悍馬,抵達華新的別墅。

兩人旋即便揚長而去,至於韓唯所攜帶的裝備,華新一直很好奇。

不知道,被他視為夥伴的裝備究竟是什麼東東。

悍馬車內,一共有三個大箱子。

華新好奇的看著三個大箱子,問道:「裡面什麼東西?」

韓唯見華新一臉好奇,沖著華新驕傲的咧了咧嘴,打開看看。

第一個箱子之中是擦拭著黑中透著光亮的MP5經典槍款,以及MP5K微沖。第二個箱子之中是點40S口徑的USP銀色的不鏽鋼套配上黑色槍聲以及USP45手槍,還有多柄烏黑色的鈦合金似匕首。而第三個箱子之中卻是AS5012.77MM口徑半自動狙擊步槍,專為米國特種部隊設計的,服役於米國海軍海豹部隊提供的反器材/遠程狙擊步槍。

韓唯看著華新驚訝的表情,驕傲道:「漂亮吧。」

(本章完) 第1175章

「呃……」

華新抱著苗雙雙出現在了家門口,卻看見了蘇凝嫣和穆慕兩人,有些錯愕。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華新愣愣的看著蘇凝嫣和穆慕兩人!

「哼!」

「你當然不想看見我們了!」

「你倒是過的逍遙滋潤,大白天的就干不要臉的事情|!卻不知道把別人給害慘了!」穆慕見到華新抱著其他漂亮的女人,就一陣生氣,撇了一眼華新懷裡面的苗雙雙,一陣冷哼!

「老公!」

「她們是什麼人!」

苗雙雙已經同華新已經有了關係,此刻看見其他的女人過來找華新,而且還是這麼漂亮的兩個女人,同為女人,苗雙雙第一時間就感覺到了穆慕語氣不正常,看華新的眼神,明顯充滿了恨意,那是一個女人愛一個男人的恨意1

「呃……「

華新抱著苗雙雙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畢竟,她和蘇凝嫣嫣和穆慕都有過那麼一層關係!

蘇凝嫣和穆慕兩人聽見苗雙雙叫華新老公,蘇凝嫣還好,還保持著冷靜,但是穆慕卻不像蘇凝嫣那麼沉的住氣,立刻就哼了一聲,瞪了苗雙雙一眼,但是卻也很期待華新究竟怎麼回答苗雙雙這個問題,自己究竟是華新的什麼人,不僅穆慕關注這個問題,就連蘇凝嫣也同樣豎起了自己的耳朵,很想知道華新怎麼回答這個問題,自己究竟是華新的什麼人!

「嘿嘿!」

華新愣了半響之後,嘴角一勾!

「她們啊……」

華新故意掉起了胃口,看著蘇凝嫣和穆慕兩人。

同時觀察著蘇凝嫣和穆慕兩人的神情變化!

雖然蘇凝嫣表現的很冷靜,什麼情緒都看不出來似的,但是華新能夠明顯的看出蘇凝嫣也很是關注這個問題,至於穆慕更是期待了似的,華新見到兩人這個神情,心裡哪裡不知道怎麼回事,嘴角一翹,笑道「她們是我華新的女人!」

「什麼?」

苗雙雙聞言,頓時就大驚,生氣的道,一臉不依不饒。

「不行!」

「你是我苗雙雙的男人,怎麼能是其他女人的男人呢,不行!」

苗雙雙撒嬌的說道!

身為苗家的女人,認定了一個男人,就是一輩子的事情,自然不允許自己的男人同再喜歡其他的女人,和其他的女人有什麼關係,苗家的女人一般都會對自己認定的男人中下情蠱,就是防止這種情況的發生,好控制!

「我不幹!」

「華新是我老公,你們不許搶我的老公!」

苗雙雙一把就抱住了華新的脖頸說道!

「我不允許我老公還有其他的女人!」

苗雙雙斬釘截鐵的說道:「不允許!」

……

「哼!」

穆慕聽見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心裡一暖!

但是,苗雙雙這個女人,這個時候卻還是霸佔華新,還說只能有她一個女人,穆慕頓時就生氣了!

蘇凝嫣雖然沒有表現出什麼太多的情緒,但是聽見華新說自己是他的女人,心裡也是一暖,彷彿放下了一大塊石頭似的。一想到在京城的時候,華新就已經同自己和韓馨一起那啥了,那個時候蘇凝嫣就已經知道了華新的脾性,雖然抗拒過,最後還不是無濟於事,蘇凝嫣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面對自己和華新的關係,但是華新一句自己是他的女人,心裡還是很高興的,只是華新身邊這麼多的女人,讓蘇凝嫣頓時也不知道怎麼辦了!

「哎!」

苗雙雙心裡嘆息了一聲!

「別鬧!」

華新旋即放下了苗雙雙!

「不幹嘛!」

「老公,你不能亂來!」

苗雙雙撒嬌的說道!

「你是我的女人,她們也是我的女人!|」

華新斬釘截鐵的說道,充滿了霸氣!

「既然是我華新的女人,那就應該和平相處!」

華新霸氣的說道!

畢竟,修真界之中強者擁有太多的女人!

「哼!」

苗雙雙聞言,臉色頓時就黑了下來!

「我不理你了!」

苗雙雙氣呼呼的說道,旋即就衝進了屋子裡面獨自生自己的氣去了!

「你們怎麼找到了這裡?」

「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么?」

華新有些詫異的看向蘇凝嫣和穆慕兩人!

「哼!」

「有人被你害慘了!」

「你卻躲在家裡風流快活,大白天的就干不要臉的事情,你心裡還記得什麼事情么?」穆慕情緒很不好,不由陰陽怪氣的說道!

「呃……」

「什麼人被我害慘了?」

華新完全不知道情況,也看出了穆慕的情緒,不由看向蘇凝嫣說道!

「凝嫣,怎麼了?」

華新不由看向了情緒更好的蘇凝嫣!

「林瀟瀟出事情了!「

「被寧家的人重傷了,現在癱瘓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