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點了點頭,伸出雙手,嘴裡輕輕念動咒語,身前閃現出一道光藍光暈,在他的指引下,那層光暈漸漸包裹住了木白的身子。

格林點了點頭,伸出雙手,嘴裡輕輕念動咒語,身前閃現出一道光藍光暈,在他的指引下,那層光暈漸漸包裹住了木白的身子。

天才寶寶上陣:腹黑總裁乖乖聽話 ,名為恢復神術。

木白身子微震,只覺一股柔和的力量湧入自己的四肢百骸間,就如沐浴著三月陽光般溫暖,不一會兒會恢復了一些體能,精力充沛。

「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離開了。」格林說道。

「你去吧。」寒煙點了點頭。


格林便轉身離開了這裡。

……

當晚,木白和寒煙一起用過晚餐,寒煙給他安排的一間房間,木白便準備睡覺了。

躺在香軟的大床上,這是木白有生以來享受過的最高等的待遇,心裡一陣感嘆,和帝國公主是朋友,換做以前的自己,恐怕想都不敢想吧。

「我的主人……」

「來吧……」

「我在這裡等你很久了……」

半夜時分。

木白睡的迷迷糊糊之際,忽然,一道虛無飄渺的聲音就似在他心裡響起似的,在不停地呼喚著他。

「什麼人?」

木白當時就被驚醒過來,安靜的房間里,四處一片漆黑,他念力融合入床邊的一盞魔法燈內,頓時打開了魔法燈。

如白晝般的燈光照亮了整個房間以後,可木白連鬼影都沒見到。 「那奇怪的聲音是怎麼回事?難道是瑞安導師在跟我說話嗎?」木白心裡暗自嘀咕道。他可以肯定,剛才自己所聽到的聲音是絕對真實的。

「瑞安導師。」木白用念力對空間戒指內的瑞安呼喚道。

「孩子,這麼晚了不睡覺,叫我什麼?」瑞安懶洋洋的問道。

木白猶豫了一會兒說道:「剛才……我聽到有人的叫聲,是……是你在說話嗎?」

「人的叫聲?你確定你沒有聽錯?」瑞安聲音古怪的問道。

「我肯定。」木白道。

「那就奇怪了。」瑞安很是不解。

就在此時,那來此心底的呼喚聲再次傳來。

木白臉色一變,突然間,他感覺自己身體的血液就像是沸騰了一樣,在體內快速流動著。

那呼喚的聲音越來越密集,漸漸地,聽到耳里就如千萬隻蜜蜂在飛舞一樣。

「啊——」木白忍不住發出一陣痛苦的叫喊,用雙手捂住雙耳,可那莫名的呼喚聲依然存在。

「你……你這是怎麼了?」瑞安感應到木白的變化以後,震驚的問道。

「是他!是他在呼喚我!」木白艱難的說道。

「他到底是誰?」瑞安急忙問道,心裡震驚無比。如果真的有人在暗中對木白傳音的話,以自己的精神之力還感應不到的話,那只有一種可能,對方的實力至少超越過自己一個境界,這是什麼概念?難道皇宮中還隱藏著一位十二星神級的高手嗎?

「我……我要去找他!」木白說著,快速穿好衣服,便朝別墅外狂跑而去。

……

天龍宮殿, 大玄後

宮殿前,是一片數千平米的廣場,廣場地面是用最堅固的花崗岩鋪墊而成,哪怕是五星級武師的鬥氣,也無法擊穿這種岩石。

夜已經很深了,皇宮內太多數人都以進入了甜美的夢鄉之中,只有執勤的士兵還在巡邏。

木白就似發瘋了一般,不顧一切,直朝天龍宮殿的發向狂奔而來。 「站住,快給我站住!」一些巡邏的士兵見到木白的身影時,吃驚不小,連忙喝令他停下身子,可木白全然當作沒聽見,依然在奮力奔行著。

一時間,木白在皇宮裡引起了不小的動靜,二百多名士兵緊緊追趕在他身後,可這些普通士兵的速度根本就不能和木白相比,很快就被木白遠遠拋在了身後。

「你這是要去哪兒?」瑞安有些弄不清楚木白突然間怎麼會變成這樣,吃驚的問道。

木白沒有回答。

當他來到來到天龍宮殿前的廣場上時,忽然停住了腳步。

他眼眸深處的目光,悄然掩蓋上一層青藍光澤,目光死死盯在著廣場中央,一柄將近三米長的巨刀身上。

那巨刀彎如半月,刀身就似墨汁一般漆黑,有一半刀身插入了地面,刀身上面雕刻著一道古樸紋飾,那紋飾就像是一條翱翔九天的『龍』,鋒利的刀刃在清冷的月光折射下,閃爍出一道攝人寒光。巨刀的刀柄,呈彎曲型,亦有一片片漆黑龍鱗,後面有一個小金環。

木白一步一步,步伐沉穩地走到巨刀之下,目光片刻不離刀身。

此時,大約有四百名手拿鐵槍的士兵趕了過來,他們手中舉著火把,將木白包圍在中央,所有人都很奇怪的望著木白,不知道他想要什麼。

「威爾斯團長大人來了!」士兵中傳來一聲驚呼。

只見一名穿著白銀甲胄,身後背著一柄重劍的中年緩緩走到人群最前方。

這中年五官分明,鼻樑高挺,下巴蓄著一撮濃密的黑鬍鬚,身上隱隱散發出一種黃沙戰場上的殺伐氣息,一看就知道是身經百戰的老將了。

天龍帝國,軍官一共有六級軍銜,最低的是隊長,統領十人,往上是營長,統領一百人,團長統領一千人,師團長統領一萬人,軍團長統領十萬人,軍銜最高的是元帥。

威爾斯望著木白,眉頭微凝,沉聲喝問道:「小子,你是什麼人?是怎麼混進皇宮的,快點給我老實交代出來,不然老子現在就砍了你!」 木白沒有回頭,體內的血液在此時已經沸騰到了頂點,就似要從皮膚上噴發出來一樣。

「刀,它是我的刀!」木白喃喃說道。望著身前這柄巨刀,他心裡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見到它就像是見到了自己失散了多年的朋友,那種感覺非常熟悉。

「嗯?」威爾斯見木白對自己的話充耳未聞,臉色頓時冷了下來,哐當一聲利響,他緩緩拔出了身後的重劍。

「老子最後一次警告你,小子,再不交代清楚身份,就算是你是皇族,老子照樣砍了你!」威爾斯冷冷說道。

就在這時,木白做出了一個令所有人大吃一驚的舉動。

只見他緩緩伸出雙手,幾乎是踮起了腳尖,用力握住了那巨刀的刀柄。

「啊!這小子一定是個瘋子!」

「斬龍刀已經在這裡放了四千年,曾經有兩位武帝都沒有這個力量拔出此刀,甚至連撥動它都不行,他也想試試嗎?」

那名士兵見了,紛紛驚訝的說道。

「鏘!」地一聲利響。

突然, 冰晶之界

所有人都看得十分清楚,木白手中的那個動作雖然很微小,但是斬龍刀確實是在他手中鬆動了!

「什麼!」威爾斯臉色瞬間變了三變,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他實在不敢相信,一個十幾歲的少年,竟然能能力拔動此刀,那可是連十星武帝都不能辦到的啊!

「喝!」

木白猛然一聲咆吼,一股異常強大的氣息從他體內爆發而來,只見他的身子瞬間被一層青色光芒包裹,那光芒看上去就如同一條長龍幻影,傲然不可一世!

那些士兵感受到木白身上散發出的恐怖氣息,身子不自由主的哆嗦起來,差點兒就快癱軟在了地上。

「轟隆!」

一剎那!

斬龍刀上爆發出一道衝天紅光,就似要將這天捅破一樣,血紅刀光渲染著整個皇城的天際。

那舉世無雙的刀身,一寸寸地,被木白從地面上拔了出來。 「啊!」

在木白那一聲震徹天地的爆吼聲中,斬龍刀被他鏗然拔出,他雙手高高舉起那巨大的刀身,直指蒼天,他身上散發出的威凜氣勢,就如戰神一般,令天地為之失色。

「啊!拔出來了!他將斬龍刀拔出來了!」

「天啊!這怎麼可能!這個小子怎麼可能有力量拔出斬龍刀?」

那幾百名士兵望著木白的身影,頓時齊聲驚呼,臉色驚變,內心驚駭,亦伴隨著無比激動之情。

「不!我一定是在做夢,這不可能是真的!」威爾斯狠狠抽了自己一個耳光,望著那輕狂的少年身影,一時如木偶般呆立在了原地。

在斬龍刀被木白拔出地面的那一刻,以木白為中心,整個地面頓時猛烈震動起來,就似發生了九級地震一樣,四周建築在不停搖晃,廣場地面轟然龜裂出無數裂痕,幾乎整個皇城的人都被從睡夢中驚醒,能感受到一股強烈的震感。

木白周圍的那群士兵,紛紛站立不穩,跌倒在地,只有實力比較強的威爾斯還能勉強站立住身子。

木白的空間戒指內,瑞安亦是震駭極了,他心裡很清楚,木白能夠拔出斬龍刀,這意味著什麼。

四千年前,那時候大陸並未被人類完全統治,其中有大半領土被獸人和魔獸佔領。人類和獸人、魔獸之間,經常發生大規模戰爭,那一個血腥動蕩的年代,只有強者才有資格生存下來,並受到萬人擁戴。天龍帝國在那時剛剛建立皇城不久,便遭受到了魔獸的大規模侵襲,魔獸的統領是一隻十二級黑翼巨龍,那幾乎是神級的力量。

這條黑龍是龍族上一代族長的二子之一,生性邪惡兇狠,在它出生的時候,龍族的巨龍們極力要求族長殺死這條黑龍,以免它給族人帶來災難,但是族長出於愛子之心,悄悄將這條黑龍送出龍族聖地,保住了它的性命。


黑龍成長的很快,成年的時候已經擁有非常強大恐怖的實力,它有很大的野心,希望能夠成為整個大陸的統治者。 天龍帝國的斗魂師英雄們,沒有一人是十二級黑龍的對手,帝國城池接連被黑龍帶領的魔獸大軍攻陷,魔獸在城池內瘋狂殘忍的吞食人類,魔獸大軍只用三天的時間就進攻到了皇城下。

皇城守軍根本就無法抵抗魔獸那如潮水般的瘋狂進攻,天龍帝國似乎隨時都可能滅亡,也就是在這生死存亡之際,帝國最後的英雄現身了。

沒有人能看清這名英雄的面貌,甚至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但是人們非常清楚的記得他手中當時所拿著的那柄巨刀。

英雄和黑龍的決戰場地,便是在皇宮上空。最後之戰,英雄用他的巨刀砍下了黑龍的頭顱。

殺死黑龍后,英雄便神秘的消失了,再也沒有人見過他的身影,只留在他斬殺黑龍的那柄巨刀永遠插在了廣場中心,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人有這個力量拔動此刀。後來人們為了紀念這一戰,便給巨刀起了一個名字,名為斬龍刀。

傳說中,黑龍死的時候,它的屍體躺在廣場中央,脖子上噴洒出的黑血,足足流了五天五夜才流干,黑龍的屍體在鮮血流乾的那一刻便離奇消失不見了。

……

地面的震動依然在繼續,反倒是越來越猛烈了,皇宮的建築都快承受不住這股壓力,似乎隨時都有崩塌的可能,整個皇宮都大亂了起來。

「我的天啊,這個孩子到底幹了什麼?」此時,一名穿著柔白法袍的年老魔法師,帶領一百多名魔法師手下匆忙趕到了廣場前。這些魔法師,每人都開啟了高級魔法盾,如此才勉強站穩在了地面上。而這名老年魔法師便是宮廷首席魔法導師,名為愛德華,擁有九星聖級的斗魂之力,是一名聖魔導師。


愛德華趕來不久,皇宮上空突然飛來兩道巨龍身影。

「吼吼——」巨龍的咆哮聲遠遠傳來。

不一會兒,只見奧萊斯和另外一名魁梧中年,乘坐著自己的巨龍,降臨到了廣場中心。

奧萊斯身邊的那名中年,金髮碧眼,輪廓如刀削般分明,右手握著一桿龍槍,氣勢凌人。 這名中年便是帝國大元帥,奧默爾。只見他提著龍槍,從那隻長著黃色鱗片的巨龍背上跳下身子,亦是一臉震驚的望了一眼木白,快步走到愛德華身前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愛德華苦笑一聲,搖了搖頭道:「這太令人難以置信了,這孩子真不簡單啊。」

奧萊斯此時也走到了奧默爾身邊,他望著木白滿臉震撼,一時覺得木白的樣子有幾分眼熟,自己好像在哪兒見過。他心裡原本那種在年輕人中的優越感,此時蕩然無存,身為天龍斗魂師學院實力最強大的天才學員,自己都不能做到拔出斬龍刀,而木白卻拔出來了,他頓時有種被木白打敗的感覺。

「吼——」

「吼——」

奧默爾和奧萊斯身後的那兩條巨龍,突然驚恐的低聲咆哮起來,好像是預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身子都在陣陣發抖。

而站在中央的木白,他那原本一片空白的大腦逐漸清醒過來,看清了周圍的情況以後,嚇了一跳,趕緊放下了手中的斬龍刀,愣愣望著場中的眾人,一時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

「不好!」安瑞忽然失聲大喊一句。

木白聽到瑞安的聲音,還沒來得及仔細詢問到底是什麼事讓他如此緊張。

只聽轟隆一聲巨大爆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