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南在奢華的貴賓區喝茶,這是立於星空中的亭子,四面望去,就可以看到絢麗的星空,整個傳送基地都在腳下。

楚南在奢華的貴賓區喝茶,這是立於星空中的亭子,四面望去,就可以看到絢麗的星空,整個傳送基地都在腳下。

「聖子就是爽,都可以在南天門橫著走了,我們也跟著你沾光,享受享受。」許紅桃咯咯笑道。

「那是。」楚南笑了笑,目光悠遠,突然道:「青雲門叛亂后,不知道怎麼樣了?」

「其餘七門倒是插手了,但事實無法更改,青雲門已經改了門庭,奇怪的是,聖地似乎沒有派人來清理永夜會的勢力。」喬千雙道。

楚南點了點頭,看了三女一眼,道:「你們從天一神脈來青陽神脈,究竟是通過哪個勢力的傳送陣過來的?」

「蓮心宗。」這一次,葉晴如實回答了。

蓮心宗啊,楚南目光眯了眯,想起了在蓮心宗的聞人紅妝,她築了極致神基,現在實力不知道到哪個層次了。

「你的小情人聞人紅妝那可是眾星拱月,被整個蓮心宗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現在估計也到天神境巔峰了吧。」許紅桃看了楚南一眼,有些酸溜溜的道。

「喲,桃姐,我是我肚子里的蛔蟲啊,我想什麼你都知道。」楚南笑道。

「那自然,我有讀心術。」許紅桃咯咯笑道。

楚南哈哈一笑,正待調戲一下,那許必成出現在外頭,說是傳送陣已經可以使用。 ?葬月星海,傳說在很久以前,天靈星界還沒有界,三輪神月之上的月族在生命即將結束之際,就會來到這片星海,將自己埋葬。*隨*夢*小*說.lā

曾經有過傳說,說是有玄修在葬月星海尋找到了月族墓藏,但那也僅僅是傳說,真實有記載的卻是沒有。

此後葬月星海異獸層出不窮,獸之寶藏倒是出了不少,亦有許多玄修進入后再也沒有出來,也是留下了不少寶藏。

聖地在千年前開始掌控葬月星海,在那裡建立了基地,並讓葬月星海成為聖地的狩獵場。

葬月星海人~~來人往,除了聖地來歷練的外圍弟子與聖徒,還有不少其餘勢力的玄修。

原來,聖地為了創收,開放了葬月星海的外圍層,進入其中狩獵視進入不同的外圍區域需要上交數量不等的神雲晶。

此時,葬月星海的其中一個傳送陣亮起,楚南四人憑空出現在傳送陣中。

楚南並末穿聖子袍,但一行四人卻依然十分打眼,他們一男三女,男的高大英俊,女的氣質各異但卻都是禍水級別的美人,一出來就如同鶴立雞群,想不被關注都難。

「敢問大人來自青陽分部哪個聖窟?」基地一個負責的聖地外圍弟子走過來問道。

楚南沒有回答,只是晃了晃手裡的聖子令。

這外圍弟子神魂皆震,整個人都匍匐下來,顫聲道:「參見聖子大人。」

「免禮吧。」楚南嘴角掛著親切的微笑,他伸出手,親手將這外圍弟子拉了起來。

很快,一個肉球如同炮彈一般射來,這是一個肥胖的中年男子,他是整個葬月星海基地的主事人,實力亦是不凡,這樣的主事人一般是高級聖徒后無法成為聖子,通過一定的關係下放的,當這裡的主事人油水不是一般的豐厚。

「夏花花參見聖子大人。」夏花花更誇張,他跪下來與站起來幾乎是沒有任何區別的。

「夏長老不用多禮,找個地方,給本聖子講講葬月星海的情況。」楚南道。

夏花花滿臉諂媚的笑容,帶著楚南一行人來到基地大殿。

整個傳送基地的人,無論是其餘勢力的玄修還是聖地聖徒,都在興奮的議論。

「是聖地的聖子啊,果真是氣度不凡,若是能攀上點關係就好了。」

「別做夢了,除非你長得像這位聖子大人身後的三個女人一樣美麗還可能有機會。」

而這時,那被楚南拉起來的外圍弟子還在自顧自的激動,他可是被聖子扶了一把,這是多麼的幸運啊。

「喂,小八,你沒事吧。」一個基地的外圍弟子拉了拉這叫小八的弟子。

「聖子……聖子大人扶了我。」小八激動道。

「就算是這樣,用得著這樣嗎?」這弟子心裡是十分羨慕的,但嘴上卻道。

「那是聖子……」

「我知道是聖子大人,一層的聖子大人其實也有挺多的。」

「不是一層,是三層聖子山的聖子大人。」小八道。

三層?這弟子咕咚咽了一口口水,沒話說了,心中更是酸溜溜的。

對於他們這樣的基地外圍弟子來說,別說是一層聖子,就算是聖徒他們都得仰望,況且,那是三層聖子,他們做夢都夠不著的層次。

楚南一行四人被請入基地大殿最高等級的會客殿,原本這裡伺候的都是貌美如花的侍婢,但夏花花卻是極度精明,他可是看到楚南三個很是不凡的女子,便臨時將這些侍婢都換成了在這裡值守的聖徒。

聖徒在葬月星海基地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此時也就配在楚南面前做個端茶送水的,並且以此為榮耀,為了爭得這機會,這裡的聖徒都差點要動手了。

楚南並無意在這裡多呆,他只是詢問了葬月星海的完整地圖然後旁敲側擊了玉芙蓉在葬月星海的洞府所在,然後就決定動身。

不過在離開之前,楚南拿出一瓶丹藥,對夏花花道:「夏長老,辛苦你們了,這是一瓶上品洗脈丹,一共六粒,你分發與幾位,希望能給你們帶來一些幫助。」

夏花花嘴上說使不得,但眉角的欣喜卻是藏也藏不住,而且他的手也不自覺的接了下來。

洗脈丹,這是當初楚南在聖輝城與丹魔決勝的丹藥,經過他改進之後,對於太神境以下的玄修都具有十分強大的功效,它能擴寬玄脈,沖刷玄脈中的雜質,令得玄脈中的神力更加精純。

要知道,任何作用於玄脈的藥物靈寶,都是價值連城的。

而洗脈丹當世只有楚南能煉,改進版的洗脈丹甚至能稱之為神葯了。

當然,對於楚南來說,洗脈丹成功率還算不錯,需要的材料也並不算稀奇,他送出去一點不心疼,權當刷崇拜值與打廣告了。

一行人恭送楚南一行人離開后,夏花花緊握住裝著洗脈丹的玉瓶,而進來端茶倒水的四名聖徒也緊盯著這玉瓶。

夏花花輕咳一聲,打開玉瓶蓋,頓時,丹雲升騰而起,凝成人體丹脈的異像,異香陣陣,甚至引得四周被馴服的神獸都躁動起來。

「夏長老,聖子大人說是分配於我們幾位的。」其中一位聖徒眼睛都紅了,若不是拿著玉瓶的是夏長老,恐怕都要暴起搶奪了。

其餘三位聖徒亦是附合,眼瞅著有不少人被吸引了過來,他們著急啊。

夏花花蓋上瓶蓋,異像消失,他心中湧起強烈的要將六粒洗脈丹都佔為己有的念頭,但是想起楚南臨走前那警告的目光,他瞪眼道:「急什麼,怕本長老會貪污你們的嗎?」

四位聖徒連說不敢,心裡當然是這麼想的,就看夏長老這眼神,就知道他多麼不情願了。

夏花花不舍的分出四粒洗脈丹,給四位聖徒一人一粒,而他作為長老,自然是獨佔兩粒了,想必楚南給六粒也是想要這麼分配的。

四位聖徒拿到洗脈丹,欣喜若狂,心中自是感念楚南的恩情。

而楚南只因為一次招待就送出六粒洗脈丹的事情瞬間就傳遍了整個葬月星海基地,在這裡值守的聖徒們都捶胸頓足,有幾個本來有機會,但是心態高傲不願做伺候人的事的聖徒更是像死了爹媽一樣,悔得腸子都青了。

楚南的名聲在葬月星海基地是徹底傳了開來,而他從一個伴聖者直接被一具聖尊欽點進入三層聖子山,並且讓三層聖子山巔峰聖子之一的雲無敵吃了大虧的消息也蔓延了開來,這種猛料直接點燃了無數玄修的熱情,到處都在熱烈的談論,至於這種猛料是怎麼傳出來的,誰也不知道。

而這時,楚南一行人已經直接傳送到了葬月星海最深處的傳送陣。

這最深處的傳送陣空無一人,這裡已經屬於極度危險的地方,而且有資格傳送過來的人一年也難得有一次。

據說,玉芙蓉在葬月星海的洞府,就在這一片區域。

「楚南,你當真要先去尋那玉芙蓉的洞府?」喬千雙問。

「當然,既然我得到了這洞府令牌,就證明有緣。」楚南一邊說著一邊打量著四周的空間。

「玉芙蓉是九層聖子,她若真出關了,你可吃不了兜著走了。」喬千雙道,她並不想楚南去冒這種風險,九層聖子閉死關,一出關就是太神境強者啊,多少個楚南聯手也活不下來。

「在取捨之間,我選擇取,一個九層聖子的洞府,即使並非主洞府也絕對值得冒這險。」楚南很堅決的道。

見楚南如此說,三女也沒有再多勸,的確,巨大的風險通常也意味著巨大的收益,就比如她們堅持要去探彼岸花空間,這風險比起楚南探芙蓉洞府的風險只多不少。

踏出傳送陣,四人就直接置身於無盡星空之中。

這裡的星空並不純粹,到處是黑灰色的煙氣以及懸浮的亂石,遠處傳來陣陣令人心驚的吼叫聲。

就算楚南不去玉芙蓉的洞府,也需要穿過這一片寬廣的星域,才能出葬月星海。

楚南拿出玉芙蓉洞府的令牌,感應了一下,隱隱從深處有呼應的波動傳來,便領著三女朝著波動傳來的方向射去。

一隻雙頭蛇形異獸正在一塊巨大的隕石上吞食著它剛剛捕到的獵物,突然,它其中一個腦袋警覺的抬起,另一個腦袋依然在大口進食。

突然間,陣法光芒暴閃,直接籠罩住這雙頭異蛇。

楚南顯出身形,催動著紅藍兩桿天陣之旗。

與此同時,陣中燃起熊熊銀焰。

那雙頭異蛇狂暴亂竄,雙頭中有恐怖的能量傾泄,相融之後變得極其恐怖。

陣法之中如同末日,但陣法之外,卻是一片安靜。

在這樣對於太神境以下玄修都具有致命威脅的地方來說,打鬥的波動很有可能會引來更加強大的掠食者。

楚南以兩桿陣旗布陣,更以喬千雙三女為陣眼,直接對那雙頭異蛇進行絞殺,務必在最短的時間內將之滅殺。

僅僅十幾息的時間,這雙頭異蛇兩個蛇頭被斬下,身體被銀焰烤焦,了無生機了。

「楚南,我知道陣法師為什麼這麼吃香了,像這樣的效率,誰不哭著喊著與你合作啊。」喬千雙道。

「是啊,楚南,姐姐現在都崇拜死你了。」許紅桃對楚南拋了一個媚眼。

「楚南,我也想學陣法。」葉晴對楚南道。(未完待續。) ?對於葉晴所說要學陣法之事,楚南直接當耳邊風了,陣法哪是這麼好學的,他自出現在這世界時就開始與陣法打交道,又得到了天陣派傳承,加上逆天的悟性才有如今的成就。{隨夢щsuimеng][lā

四人一路過去,小心翼翼,看到大群異獸就繞行,若是準備擊殺就是快准狠,收穫也是不少。

三天之後,四人從一堆混亂的隕石間冒出了頭,但臉色卻極其難看。

「玉芙蓉的洞府應該就在前面,但這一群萬餘只三色噬靈鳥卻盤踞於此,要想悄無聲息的潛過去,怕是無法辦到。」楚南皺眉沉聲道,他在聖子令里見過三色噬靈鳥的描述,這種星空之鳥一隻好對付,{也僅僅是天神境初期或中期的實力,但當一群百餘只在一起時,天神境後期修士都會被啄食,千隻一起,天神境巔峰修士不一定能逃得了,萬隻一起,半步太神境強者都有可能隕落。

「那怎麼辦?有沒有辦法將它們引開?」葉晴道。

「三色噬靈鳥智商很高的,它們內部分工明確,即使有什麼異動,也只是負責查探的部份三色噬靈鳥出動。」許紅桃道,她對三色噬靈鳥似乎很了解。

一時間,四人都有些束手無策。

難道就要在這裡止步?楚南心中很是不甘,都到了門口,卻難以踏入臨門這一腳。

一定會有辦法的!

楚南遠遠盯著這一群三色噬靈鳥觀察,似乎想要看出花來。

這一看又是七天七夜,喬千雙三女陪著楚南,沒有異議。

終於,楚南從雕像般的狀態中復活了,他剛一動,三雙美眸就望了過來。

「怎麼樣?」喬千雙問。

「它們很可怕。」楚南道。

三女齊齊翻了一個白眼,這就是觀察了七天七夜得出的結果?

「它們盤遺踞於此,應該跟玉芙蓉的洞府有關。」楚南接著道。

「還有什麼,就不可以一次性說完嗎?」葉晴沒好氣道。

「沒了。」楚南聳聳肩膀。

三女殺人般的看著楚南,就沒了?

「別這麼含情脈脈的看著我,我有點吃不消啊。」楚南抱著雙臂道。

「那你到底還探不探,不探的話我們就直接穿過葬月星海去尋彼岸花空間了。」喬千雙嗔道。

「探,不就是一群雜毛鳥嗎?看我來個驅虎吞狼。」楚南嘿嘿笑道。

「驅虎吞狼,你該不會是想將之前看到的那頭星空巨鱷引來吧。」許紅桃心中一動,驚聲道,之前他們只是遠遠的感覺到一絲氣息,就顫慄不已,那頭星空巨鱷,已經接近真正的太神境強者了,身上有了強大的超脫規則的氣息,這樣的存在,誰敢去招惹?

「聰明,看來胸大也不一定無腦啊。」楚南笑道。

「啪」

許紅桃往楚南頭上用力敲了一下,道:「這個時候還想著調戲姐姐,你告訴我們,你不會真想這麼做吧。」

楚南摸了摸腦袋,正色道:「正是這麼想的。」

「你有把握?」喬千雙問。

「沒把握。」楚南道。

「那你覺得值嗎?」喬千雙再問。

「值,你們想想,我們去探彼岸花空間,遇到的危險只多不會少,這樣的情形都搞不定,拿什麼去探彼岸花空間,再說,一個無限接近太神境強者的洞府,即使不是主洞府,也一定會有寶貝存在,能讓我們增強一定的實力。」楚南道。

三女沉默了一會兒,喬千雙開口道:「你說的沒錯,危險與機遇並存,我們若只規避危險,也同樣錯失機遇,你說怎麼做吧。」

許紅桃和葉晴也看著楚南,用力的點頭。

「我去引那頭星空巨鱷,你們操控我布置的連環逆神陣,這陣法沒有攻擊作用,但卻能讓三色噬靈鳥變得狂暴。」楚南道。

「我陪你去引,也能相互間有個配合。」葉晴道。

「也好。」楚南心想也是,便點頭同意。

布好連動的逆魂陣,楚南與葉晴便去尋那星空巨鱷了。

星空巨鱷並不稀有,但虛神境的最為常見,天神境的算是很少了,而這種身上有了太神境的超脫氣息,能夠引動星力潮汐的聽都沒聽說過。

只是,這麼一隻星空巨鱷在傳送陣附近,聖地沒有發現嗎?還是說,它是剛剛才來到此地的。

楚南想著這個問題的時候,傳送陣光芒一閃,出現了三道身影。

這三個人領頭的是一位額頭長著一顆肉廇的醜陋女子,身後跟著兩個黑衣籠罩看不見面目的人。

醜陋女子拿出一塊晶幕,晶幕變幻,顯現出一片星圖,其中,一個光點正在移動。

「還在這附近,走。」這醜陋女子開口說完,領著兩具黑衣人瞬間消失。

在一塊充斥著怪石毒氣的巨大的陸地上,一隻長達近千米的巨鱷匍匐著上面,它身上的一塊鱗片就達三米長,漆黑厚實,而鱗片上還有著點點如星辰般的光斑,遠看過去,就如同披著一層星辰之衣。

這塊大陸的周圍一片空曠,沒有任何遮掩之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