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南睜開眼睛坐了起來,睡眼惺松,他剛剛就快要讓空間藤蔓的第二個節開花了。

楚南睜開眼睛坐了起來,睡眼惺松,他剛剛就快要讓空間藤蔓的第二個節開花了。

「吵什麼,我知道,本來三個時辰差一刻鐘就很完美,之所以要到三個時辰整,是不想讓這洗脈丹品質太好,又不是自己用的,最普通的下品洗脈丹就可以了。」楚南沒好氣的道。

呃!

聽得楚南狂妄到沒邊的話,所有人都呆若木雞。

這時,楚南再度打開了鼎蓋,開始將最後幾種材料加入。

話說也真是怪,當這幾種材料加入,那股焦糊味頓時就消散了,取而代之是更濃郁的葯香味。

而這時,那一直變化並不是很明顯的銀焰卻齊齊開始猛然大漲,直將整個葯鼎包裹在了其中,但僅僅一息不到的時間,這銀焰又再度縮小,縮小成了拳頭般大小,對比這巨大的葯鼎,這火焰小的幾乎都看不見了。

接下來的十分鐘,卻是銀焰變化最快最頻繁的時候,時而猛火,時而中火,時而小火,甚至火焰還會變形,會變成螺旋狀繞著葯鼎,又會變成十字狀,每個葯鼎的變化都概不相同。

「我是真的相信楚老師能成功了,單說這一手控火能力,我家幾個玄藥師拍馬都趕不上。」余大成胖臉抖動著,很是激動道。

「我也相信了,因為我已經聞到了濃郁的丹香,楚老師每調節一次火焰,這丹香就濃郁一分。」夏宜道。

冷瑩瑩看了看自己的爺爺,卻見得爺爺眼中流露出驚駭之色,雖然只是一閃即逝,便她還是發現了。

對於冷老頭,冷瑩瑩雖然無奈,但卻非同一般的了解,這位聖菲諾學院的院長很邋遢,很無賴,甚至有時很猥瑣,為了喝酒,他連學生的錢也騙,為了賭,他不止一次被賭場的人毆打。

但是,他會流露出各種神色,不過卻從末流露出驚駭之色。

就在這時,一聲聲放鞭炮般的噼里啪啦聲響在十口大鼎里響起,丹香四溢。

「卧槽,都怪你們。」楚南突然大叫一聲。

十二名學生,包括冷瑩瑩與院長老頭都愣了,獃獃的看著楚南,心中直打鼓,難道不是成功了,而是失敗了嗎?

「若不是你們叫我叫早了,這批洗脈丹的品質也不會接近中品了,竟然還有幾十顆是真正的中品,這喂狗的東西要這麼好乾嘛?」楚南道。

「但是楚老師,你就算醒了不可以再拖一會兒嗎?」方小可弱弱道,當時是她第一個大叫起來的。

「身為有一個玄藥師,怎麼能放任自己這樣煉丹呢?這是對職業的不尊重懂嗎?所以我才強迫自己睡上三個時辰。」楚南哼道。

這……這不是強辭奪理嗎?故意睡覺就是對職業的尊重了?但……誰讓他是老師呢?

「楚南,快開爐啊,數數有多少顆?」冷老頭忍住喜意,開口道,這丹藥可是關係著聖菲諾學院的生死存亡啊。

「五千顆,只多不少。」楚南道。

頓時,所有人石化了,五千顆!一個葯鼎里出五百顆?

十個葯鼎鼎蓋飛起,頓時,那丹香更加的濃郁,每個葯鼎里都有丹藥的微光出現。

楚南一跺腳,十口葯鼎齊齊一震,每口葯鼎里,都有數百顆玄丹飛了出來。

冷瑩瑩伸手撈了一顆,美眸激蕩,道:「丹成墨綠色,有回字型丹紋,丹香吸入腹間,如同清涼之泉來回洗滌,這確是洗脈丹無疑。」 ?最後確定,十個葯鼎一共成丹五千一百五十六顆,其中有七十顆是達到了中品品質。

既然是多出了一百多顆,這七十顆中品品質洗脈丹按照楚南的說法,自然就不用喂狗了。

所有人都直勾勾的盯著楚南,那熾熱的目光如果真有溫度,估計能將楚南給燒化了。

從來沒有聽說過哪個玄藥師一次煉出五千顆玄丹的,即使只是低級的洗脈丹,這也太駭人聽聞了,而且,看來他連十分之一的力都沒使出來,如果他儘力了,估計每粒都會是極品,甚至可能發生越階的事,就是原本二級的洗脈丹變成三級洗脈丹。

那麼,楚南真正的實力在哪一層?

十二名學生已經在咽口水了,為什麼各大頂級宗派要拉攏玄丹宗?為什麼一丹大師在青陽神脈地位超然?當然是因為他們掌握著能令修士走捷徑的資源,就是這玄丹。

楚南現在煉製的玄丹,與在下星域時煉的丹不是一回事了。

就如同陣法,在築神基之前,七級陣法為天陣,九級陣法為極限,超過九級陣法就是神陣,顧名思議,神力為陣,本質上卻是沒有任何變化。

煉丹也是一樣,他的命丹早已質變,現在的玄丹品階與築神基之前是另外一個分級了,或者可以叫神丹,同樣,煉丹其實在本質上是沒有什麼變化的。

現在的楚南達到了天神境,他煉製七級玄丹沒有什麼太大把握,但六級玄丹還是不在話下的。

但是話說回來,超越六級的玄丹天神境基本上用不著。

「楚老師,我這個……這個正卡在突破到虛神境後期的瓶頸上,您看……」余大成腆著臉問。

「要玄丹可以,看你們的表現了,現在我很累了,你們清理一下。」楚南說著,就閃人了。

……

天一神脈,水瀾山莊。

「喬美人,秦東那臭小子也不知道跑到哪去了?轉眼就二年多了,這小子如同人間蒸發了一般。」許紅桃泡水瀾山莊的溫泉池中,對喬千雙道。

「還叫秦東呢?那小子十有**是楚南,那個我們在神道院遇見的小子。」喬千雙道。

「咯咯,這不是習慣了嗎?再說也不能百分百確定不是。」許紅桃咯咯笑著,還用一種異樣的目光望著喬千雙。

「許紅桃,你腦子裡又想什麼齷齪東西呢?」喬千雙沒好氣道。

「那小子是個陣法師,記得你當時也是在洗浴吧,就你那小小的迷陣能難得住他?你從實招來,是不是被他看了不該看的?」許紅桃撲閃著一雙桃花眼,笑著問。

喬千雙神態閃過一絲不自然,當時自己確實是被楚南看光了,但她嘴裡自是不承認,道:「我看是你這小騷蹄子對他念念不忘。」

「是啊,我就是對他念念不忘,下次看到他,非得嘗嘗他的滋味不可。」許紅桃咯咯嬌笑,一對白膩的軟肉在水裡顫個不停。

「喲,說得好聽,我倒想看看到時你這老處女是不是真有膽量。」喬千雙笑道。

「說得你好像滋過男人滋味似的,我是老處女,你不也一樣嗎?要不我們一起,就不信對付不了他這個毛頭小子。」許紅桃游到喬千雙旁邊,在她胸上捏了一把。

頓時,兩個輕熟范的絕色女子在溫泉里鬧得不可開交,你摸我一下,我摸你一下,若是有男人在,當下就要鼻血流干而亡了。

就在這時,喬千雙身邊的女衛頭子閃現,道:「莊主,你吩咐我們盯著的那張晶卡有了交易記錄。」

喬千雙與許紅桃齊齊流露出驚喜之色,楚南手中的那張晶卡是喬千雙辦的,水瀾山莊二成紅利都轉入了這張晶卡里。

「在哪裡?」喬千雙問。

「在青陽神脈水藍星。」這女衛臉色古怪道。

喬千雙與許紅桃愣了愣,青陽神脈?那小子跑到青陽神脈去了?

南天門三大神脈,神脈與神脈之間除非重大事情,傳送陣一般是封閉的。

當然,總是有些空子可以鑽的,但喬千雙相信楚南沒有這本事,那只有一個可能,他是橫渡星海過去的。

「這小子,每每都讓人出乎預料,難怪這兩年多來沒有消息,敢情他是用這麼長的時間橫渡了星海啊。」許紅桃震驚著帶著佩服。

「他倒是果決,留在天一神脈的話,他被永夜會發現的機率很大,到了青陽神脈,就自由多了,畢竟隔著星辰大海,永夜會對他的通緝也主要是在天一神脈這邊的分部。」喬千雙道。

「喬美人,我們為了彼岸空間的計劃謀劃了這麼久,付出了這麼大代價,那小子吃干抹凈了就不想履行契約了,那怎麼行呢?」許紅桃道。

「那是當然,所以,叫上葉晴,我們去青陽神脈找他。」喬千雙道。

遠在青陽神脈的楚南打了一個噴嚏,他揉了揉鼻子,喃喃自言:「誰在想我了?」

「楚老師,你怎麼打噴嚏了,是不是受寒了?要不我給你暖暖。」夏宜又趁機挨近,仰著頭,眨巴著眼睛。

楚南低頭看了看,看到夏宜還帶著稚氣的俏麗與她那明顯與長相不相稱的高聳突起,還真有貓抓貓撓的,當然,這純粹是生理上的本能。

夏宜有些得意,她早看出來了,楚老師可絕不是不近女色的類型,自己這臉蛋這身段是絕對吸引他的,當然,裴雅兒也同樣能吸引住楚老師的目光,只是她覺得自己更有優勢。

「咚」的一聲,夏宜捂住腦袋一聲痛呼,被楚南敲了一下。

她幽怨的望著楚南,明明喜歡看的,為什麼總是這麼狠心的把人推遠。

楚南這本性,本就不是善男信女,懂女人更懂得欣賞女人,說實話,夏宜的身體對他的確有誘惑力,但僅此而已,在思想心態上,兩人根本不在一個層面上。

楚南真實年紀不比這些學生大多少,但他的心卻是滄桑得多,而他喜歡跟這些學生在一起,也是因為能從中感覺到屬於少年人特有的激情與活力。

說白了,在楚南眼裡,他們都還是不成熟的孩子,即使他們的身體已經成熟到可以做很多事了,或者,他們早已經開始做了。

「想要從老師我這裡拿到丹藥,別想走捷徑,明天我會貼出一張獎懲表,你們的考核成績,修行進度等等都會納入到其中計算分數,分數達到了,會有各種獎勵,沒有達到,會有各種懲罰。」楚南道。

「知道了,楚老師,我一定會努力的。」夏宜道。

第二天,楚南的獎懲表貼了出來,十二名學生都打了雞血一般,一個個卯足了勁。

原本就很努力的學生們更加努力了,都想第一個都到獎勵。

「楚南,你這方法真不錯,但也只有你能用了。」冷瑩瑩道,別的老師,諸如她,怎麼可能拿玄丹來獎勵。

楚南笑了笑,道:「不用玄丹,也可以用其它的。」

「如果我想要玄丹,是不是也要修夠分數才可以?」冷瑩瑩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道。

「那倒不用,市價的一半就可以。」楚南道,學生如果需要什麼玄丹,即使修夠了分數,也是需要出市價的一半來買的,一般的低級玄丹大城市裡大都能買到,中級玄丹就稀少了,一般的中級玄丹分給各大門派都不夠,流入市面的就極為稀少了,有錢也很難買到,還有一些稀有的中級玄丹,雖然只是三級四級,但可能因為煉製方法的原因,成丹率低得可憐,就算走通大門派的路子,也是難以弄到的。

在青陽神脈,丹師地位崇高,但百分九十都是低級丹師,那青陽神脈最有名的一丹大師,也僅僅能煉製六級丹藥。

一般來說,能煉製一級二級丹藥的稱之為初級丹師,一級二級的丹藥也是初級玄丹,而能煉製三級四級丹藥的稱之為中級丹師,能煉製五級的是高級丹師,能制六級丹藥的就稱之為一代宗師了,當然,五級六級丹藥統稱為高級丹藥。

冷瑩瑩笑了,她的性子一向有些冰冷高傲的,此時一笑,竟是艷光四射,美得驚人。

時間來到了楚南與顏家約定交丹的日子。

一大早,顏城城主顏真帶著兒子顏浩,以及邀請過來撐場子的附近各大勢力首腦以及屬下,一行來了千餘人。

而聖堂第三分堂堂主歸雄也帶著數十名屬下來了,名為作個公證,實際上自然是來探虛實的。

聖菲諾學院一共就十五個人,兩相一站,還真是顯得勢單力薄。

冷老頭現在尾巴都翹到了天上,完全忘了之前被顏家拿住要剝衣的慘狀,他一臉傲然的開口道:「我們聖菲諾學院小得很,就不請大家進去了。」

見得冷老頭的神態,又見十二名學生都神態輕鬆的樣子,顏城城主顏真皺起了眉頭,他們真的在這一個月煉製出了五千枚洗脈丹?不,不可能的,連一丹大師都斷言洗脈丹從此將絕於世間,就憑這個快要倒閉的破爛學院能煉出洗脈丹?就算他們去請了煉藥師,但這世間又有哪個煉藥師及得上一丹大師?

「你們不是說要還我們洗脈丹嗎?現在快交丹啊。」顏浩大聲叫道。

「急什麼?欠條呢?」楚南道。

顏真拿出欠條一展,道:「看到了吧,我顏城事條繁忙,沒時間浪費,要還丹就快點,不還的話……聖菲諾學院就地解散,這瑪蘭山歸我們顏家了。」

「歸堂主即是見證人,那欠條與洗脈丹都交由歸堂主驗證。」楚南道。

顏真盯著楚南的眼睛,他憑什麼這麼自信?心裡頭卻隱隱有些動搖。

「顏城主,不相信本堂主嗎?」歸雄見顏真似在躊躇,不由冷哼一聲。

顏真一個激靈,他一個小小的城主,還真不敢得罪歸雄,雖說女兒在周公子身邊,但實際並不被看重,得罪了他對顏家沒有半點好處。

於是,顏真嘴裡直說著不敢,親自把欠條送到了歸雄的手裡。

歸雄看了一下,大聲道:「是原版欠條無疑。」

「余大成,孟靖宇,你們把洗脈丹抬過去。」楚南道。

「是,楚老師。」兩人抬著一個大箱子,放在了歸雄的面前。

歸雄看了楚南一眼,心中其實也犯嘀咕,這裡面真有五千粒洗脈丹。

楚南卻是對歸雄作了一個請的動作,歸雄也不磨唧,揮手打開了箱蓋,頓時,一股墨綠色的丹氣沖了起來,丹香四溢,令得人的精神都為之一振。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望了過去,只見得那箱子中,是滿滿一箱墨綠色的玄丹。

「真是洗脈丹,我不會眼花了吧。」

「怎麼可能,洗脈丹的一味材料不是早已滅絕了嗎?一丹大師都言世間再無洗脈丹,這該不會是萬年前的丹藥吧。」

「不可能是萬年前的丹藥,看這丹藥色澤還有這丹藥的新鮮味就知道了,這絕對是這一個月內新出爐的丹藥。」

說話的是一位低級丹師,他這話一出,立刻就一片寂靜。

「驗貨。」歸雄也是震驚莫名,開始安排屬下驗貨。

「堂主,確定都是下品洗脈丹,大部份品質都接近中品了,一共五千枚整。」聖堂的一個丹師道,說完用一種很激動的目光掃視著聖菲諾學院這邊,能將洗脈丹煉製出來,必是尋找到了替代的材料,這可是一丹大師都沒有做到的事情啊。

歸雄點頭,直接當著所有人的面毀去了欠條,然後神念一動,將這一箱子洗脈丹送到了顏真腳下。

「本堂主宣布,此後聖菲諾學院與顏家之間兩不相欠,誰若再弄出什麼夭蛾子出來,別怪聖堂聖法無情。」歸雄大聲道,順帶警告了一下,明著是警告雙方,但話是沖誰說的,大家心裡都有數。

顏真盯著這一箱子洗脈丹,心中恨得要命,但卻只能服從。

洗脈丹只是二級玄丹,五千顆玄丹值不了多少錢,他的目的本來是瑪蘭山,現在都落空了。

「我們走。」顏真收起了這箱子,咬牙切齒道。

只是,跟著顏真轉身的只有顏家人,這附近各大勢力的頭頭帶著屬下卻是朝聖菲諾學院這一行人蜂湧而去,一個個都帶著討好的笑容。

顏家父子氣得幾欲吐血,原本是邀請這些人來做見證外加撐場面,結果現在一個個鳥都不鳥他們,轉爾去討好聖菲諾學院了。

道理其實很簡單,聖菲諾學院這邊出了一個能將一丹大師都說不可能出現的洗脈丹重新煉製了出來,這丹師的天賦無疑是超絕的,這個時候不打好關係什麼打好關係,到時求丹也有個面子在嘛。 ?楚南自是沒有興趣去應付這些人,不過這聖堂第三分堂堂主歸雄賣的這個人情還是需要做個樣子的。↑頂點小說,x.

歸雄與楚南寒喧著,態度十分熱情,不過也沒有呆太久,就帶著屬下離去了,離去時還拍著胸脯保證,只要在聖堂第三分堂的範圍,有什麼事就找他,隨叫隨到。

楚南知道,歸雄的示好大部份是沖著他背後聖地「靠山」去的。

但實際上,楚南與聖地南天門分部的關係,只是認識了肖小小,那信物是肖小小給的,只是他沒有想到這麼好使,這肖小小在聖地的地位果然不一般。

一場風波平息了,聖菲諾學院重新恢復了平靜。

要說有什麼不同,就是楚南在聖菲諾學院的地位甚至超過了冷瑩瑩,在十二名學生眼裡,他上課時導師,下課時又是一位大哥哥,心裏面對他是越來越崇拜。

「說真的,我真有些不平衡了。」冷瑩瑩身著素色收腰長袍,頭髮盤在腦後,正忿忿不平的對楚南道。

「沒有必要吧。」楚南笑道。

「有必要,在你面前,我覺得有些挫敗。」冷瑩瑩雙手抱臂,有些不忿。

「這就是人格魅力,天生的,我也沒辦法啊。」楚南嘿嘿笑道。

「臉皮真厚,我要的雪青丹什麼時候煉?」冷瑩瑩哼了一聲,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