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南鑽進了殿柱里,更確切地說,他是進入了七星天陣的陣眼裡。

楚南鑽進了殿柱里,更確切地說,他是進入了七星天陣的陣眼裡。

即使經歷過大風大浪,楚南出現在陣眼裡的剎那間還是震撼了。

這是七星天陣中的天狼星陣眼,陣眼裡,整個天狼星行省都被籠罩,無數陣法線條與之相連,甚至可以瞬間將整個天狼星行省上所有生命瞬間抽空。

楚南眼皮跳了跳,又進入其餘六根殿柱之中,始發現每一根殿柱都對應一個行省,又與宇宙間飄渺的七大星座有著神秘的聯繫。

可以說,這座大殿所處的夾縫空間,才是整個七星大陸真正的核心所在。

可是,為什麼這虛空通道會出現在冰后的冰繭里?

楚南越想越是有些心驚,七星大陸的情況,有些出乎他的預料。

楚南從殿柱中出來,正沉思著,卻發現七根殿柱組成的陣眼開始散發著刺目的光芒,而他胸口的七星天陣印記也與之呼應。

突然,七根殿柱開始變幻,七色光芒齊齊閃現。

楚南被一股龐大的能量推得連連後退,他體內規則激蕩,竟然有些不堪承受,隨時會被碾成粉末的感覺。

就在這時,七色光芒收斂,七根殿柱,竟然變成了七座女子雕塑。

每一座雕塑手中都握著一根帶有顏色的鎖鏈,鎖住了中央的一個女子。

看到這女子,楚南瞳孔急縮,身體本能地調動規則護體,心中有一種莫名的恐懼,就彷彿是高等生命對於低等生命在靈魂上的威壓,即使她現在氣若遊絲,一動不動。

是的,就是這氣息,與那被時間鎖困住的怪物如出一源。

而這七座雕塑,如果楚南沒有猜錯,是上一任的七星天女,她們以肉身化為陣眼,用以鎮壓這神秘的女子。

突然,那被七色鎖鏈鎖死的女子的長長白髮無風自動。

楚南再度退了兩步,死死盯著這女子。

女子腦袋動了動,緩緩抬起了頭。

當她的腦袋完全抬起,容顏顯現之時,楚南如被雷擊。

「冰后……」楚南不敢置通道。

「不,我不叫冰后,我叫冰雲心,不過很久很久以前,大家都叫我冰魔。」女子輕笑道,聲音婉轉清冷,十分動聽,她那雙本黯淡無光的眸子,也隨著她開口變得如同冰晶般閃耀。

「冰后是我一根髮絲化為的分身,足足孕育了十萬年,可惜的是,她並沒有覺醒哪怕是一丁點的血脈之力,只能算是一顆廢棋。」女子接著道。

楚南的心抽動了一下,這個女子究竟是什麼怪物啊。

「不過,天無絕人之路,她雖然是顆廢棋,但卻帶來了一顆新的棋子。」女子咯咯嬌笑,七色鎖鏈抖動著,驟然大放光芒,鎮壓在她身上,讓她的笑聲戛然而止。

但是楚南的雙手卻驟然握緊,他心中隱有不好的預感。

女子一雙冰晶般的眸子看著楚南,看得楚南毛骨悚然。

總裁通緝令:情陷膽小俏祕書 「你是他的兒子,我能感覺到,當初他把你扔到七星大陸時我就感覺到了,只是你血脈靈智皆被封印,只怕就算他自己都沒有想到你會破除這封印,他只是給了你一絲近乎不可能的生機,竟然還真成功了,咯咯,不得不說,他運氣真好,好到讓我妒忌得發狂。」

「但總算,我的運氣也不遜色於他,讓我獲得了新生的機會。」女子笑得有些詭異。

就在這時,這女子的旁邊突然出現了一道女子身影。

這身影橫著飄浮在半空,渾身不著寸縷,肌膚如冰雪般潔白細膩,曲線無比動人。

「靈煙!」楚南心神震動,驚聲道。

「多麼完美的軀殼啊,她的身體竟然能容納我的神魂,天不欲絕我冰雲心啊。」女子盯著面前的身體,迷醉道。

楚南再也忍不住,閃身直入其中,就欲將謝靈煙搶奪過來。

但就在這時,謝靈煙眉心突然沁出一滴鮮血,楚南的身子硬生生止住。

「我知道你能控制這七星天陣,但你要明白,你一旦激發這天陣,整個七星大陸就會完全毀滅,包括你的小情人。」冰魔咯咯嬌笑。

楚南沉默半響,突然笑道:「我想沒這麼簡單吧,你既然可以借謝靈煙的身體重生,為什麼要拖到現在?是在等我嗎?」

冰魔盯著楚南,讚賞道:「你真是聰明,我需要借用你的血脈之力才能脫身而出。」

「所以,你覺得有可能嗎?你要佔據我心愛女人的身體,還要我幫忙來做,這與自殺有何異?」楚南冷聲道。

「你會的,因為你需要我身上的一樣東西。」冰魔說著,眉心出現了一顆透明的珠子。

這珠子一顯現,楚南全身毛孔都炸了開來,他只感覺自己的神魂牢牢被這珠子所吸引,有一股無法歇制的衝動想要得到它。

「想要嗎?你只要得到這顆時間本源之珠,就可以瞬間踏入永恆之境。」冰魔道。

楚南的心神從那本能的巨大誘惑中掙扎出來,道:「就算沒有這東西,我也同樣可以踏入永恆境。」

冰魔盯著楚南道:「難道你就沒有感覺你並不能就這麼踏入永恆境?」

楚南臉色變了變,的確,他就是有這種感覺,才追隨本能回到了七星大陸,來尋找答案。

「看來你是感覺到了,否則你不會回來,最起碼不會在還沒到永恆境的時候就回來,想知道為什麼嗎?因為這顆時間本源之珠,原本就是從你身體里抽取出來的,沒有這顆珠子,你就算踏入了永恆境,也永遠會停留在永恆境一層。」冰魔並沒有吊胃口,直接說出了答案。

(本章完) 羅奇醒來的時候是在一片嘈雜的喊殺聲中。

難道是電視忘關了?羅奇很疑惑,除了喊殺聲,他還聽到了讓人毛骨悚然的慘叫聲。

那慘叫聲是那麼的逼真,讓羅奇一時分辨不出到底這放的是恐怖片還是戰爭片,這讓他產生了好奇。

只是睜開眼睛的他,看到的卻不是自己房間那白色的天花板,而是泥土洞頂和不斷落下來的泥土。

「what?」

羅奇感覺自己的腦子有點不夠用了。

他昨天沒喝酒,只是平平常常的下班回家,吃完飯登錄遊戲刷了很久的大米,然後就睡覺了。

這真的很日常,為啥醒來的時候就出現在這麼個莫名其妙的地方?

是不是我還沒睡醒? 斗破蒼穹 還是說我的起床姿勢不對?

羅奇用手揉了揉眼睛,然後閉上了眼睛。

隨後他又震驚的睜大了眼睛,看著眼前自己的小手。

那可真是一雙小手啊!羅奇敢肯定,小手的主人絕對十一二歲的樣子。

伸手擋開由於震動掉落下來的泥土,羅奇一下子坐了起來。

羅奇腦中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我好像穿了!

羅奇做了一個路飛的標準捶手恍然大悟的動作:「沒錯了,我穿越了。」

(⊙_⊙)

地面上的震動帶起了更多的泥土落到羅奇頭上,讓一時有些腦袋發空,也就是懵的羅奇回過神來。

「我是誰?」

「我在哪?」

「要幹啥?」

羅奇完成三連后滿意的掃視起自己所處的位置。

父母早年事故逝世,親戚不多,又沒有女朋友的羅奇可以說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所以只是稍微糾結了下,怎麼就穿越了,然後就將注意力轉移到別的地方。

這是一處山洞,或者說地洞比較穩妥,至少羅奇不知道什麼山洞上面會傳來馬蹄跑動的聲音和人們廝殺的叫嚷。

不過至少這裡暫時還算安全。

羅奇感覺自己運氣不太好,這地方絕對正發生著戰鬥,自己這十幾歲的身體,想在戰場上活下來,難。別說是這幅身體了,就穿越前的自己也是妥妥的十死無生。

至於說躲在這不大的洞里,等戰鬥結束,那也不現實,這洞中有光,頭頂更是在不斷的掉落下泥土,估計要不了多久,就不是研究自己能不能繼續躲,而是研究人被活埋還能不能活了。

不過,羅奇現在想的不是這些,而是一枚在他正前方放著的黑色果實,如果不細看,在這昏暗的洞中還真不容易發現那玩意。

黑不溜秋,上面帶著奇怪的花紋,羅奇覺得這玩意很眼熟。

再次做了一個標準捶手勢,這不就跟路飛那坑貨吃的惡魔果實一樣么!

「我擦,先穿越,再送金手指,這麼貼心!」羅奇忍不住吐槽。

吃?不吃?

這還用考慮,當然吃!

別說什麼先了解果實能力啥的,不是自然系,不是幻獸種不吃。那可真傻,惡魔果實可是大海上的秘寶,這東西在黑市都是有價無市,你還挑,要臉不?更何況如何分辨果實是啥能力?羅奇又沒有惡魔果實圖鑑。

羅奇一臉糾結的將果實拿起來,吞了口唾沫。

「據吃過屎的人說,這東西比屎還難吃!」羅奇艱難的將果實拿到面前,他感覺這玩意就是傳說中屎味的巧克力。

一口咬下,直接吞!

眼角不自覺的有淚劃過,羅奇將剩餘的果實恭敬的放到一邊,怪不得兩顆果實會送人上天,就這味道,嘖嘖!

惡魔果實這東西很神奇。

按照羅奇的記憶,果實分好多種,自然系,超人系,動物系的,並且這固定的系別里還分好多。

不過,果實有一點比別的超能力都好,那就是消耗。

海賊王可以說是羅奇最喜歡的一部漫畫了,只不過跟的時間太長了,有很多劇情都忘了。

但其中,他隱約記得,好像只有特拉法爾加·羅在使用手術果實的時候要消耗大量體力,其他果實能力者,普通發動能力更像是一種本能。

就像是打哈氣,伸伸手,抻抻懶腰一樣簡單,當然這動作做多了,肯定也是要廢體力的。

最好的例子就是砂糖,那弱雞,要是用果實費體力,都不用大神烏索普出手了,自己就累暈了。

當然,得到果實,發動果實能力,都簡單,至於之後果實能力強不強,那就看人為的開發了。

而隨著果實的開發,釋放果實威力的加強,果實對人體能的消耗也會逐步加深。

自然系果實,對擁有者的提升最明顯,但提升也相對的最難。

超人系則比較特殊,有些果實的能力就像是固定的一樣,跟本不會對能力者本身有什麼要求,甚至還會對擁有者造成限制。有些則是要隨著能力者的變強,逐漸被開發,才會變的更強。

最後的動物系,則是讓擁有者獲得變身能力的同時,也會在短期內大幅度提升能力者的自身身體素質。

羅奇坐在那裡想了很多,甚至頭頂土都多了不少,他也沒感覺到什麼特別的地方在自己身上出現。

這不由讓羅奇想到路飛第一次吃下果實時,是被誰拉了一下,胳膊變長了,然後一堆人包括路飛自己,才發現的。

「所以說,我到底吃了個啥?」羅奇眨巴著眼睛。

留給羅奇的時間不多了,洞頂掉下來的土越來越多,再不想辦法,他就只能等著被活埋了。

羅奇站起身準備想想辦法,但起身的瞬間,他突然感覺自己好像能變身。

這種感覺很強烈,強烈到羅奇根本沒有反應的時間,他就直接變身了。

……

塔思科王國發生了叛亂。

超高的稅收加上國王近年突然崇拜神靈,不斷勞民傷財的修建各種祭壇,終於在人們忍無可忍又沒發現神明的情況下,發生了叛亂。

叛亂髮生的時間突然,但在叛軍缺少武器的情況下,沒能第一時間闖入王宮,干倒國王,於是這場戰爭最終發展成了持久戰。

而今天,在索克山附近爆發的就是最後一戰。

叛軍雖然人多,但多數都是平民,沒錢,沒武器,沒實力。

他們的對手,國王軍,強大,武器精良,紀律嚴明。

這場叛亂從一開始沒能雷霆般的拿下王宮,結局就已經註定了。

至於為什麼說這是最後一戰,因為這裡就是叛軍最後的根據地。

從上午爆發的戰爭,到現在已經三個多小時了,雙方都有大量的人員傷亡。

而就在這時,位於戰場偏向叛亂軍方向,一處本不起眼的地面突然炸裂了開來。

隨後一股冰冷的氣息從那裡蔓延開來,凡是靠近那處冰冷氣息所在位置的屍體,突然動了起來。

開始時,這裡並不起眼,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裡卻變成戰場上最為特殊的一處地方。

不論是國王軍,還是叛亂軍,在慢慢發現那特殊位置處時,都恐懼的停下了戰鬥。

因為在那處位置有著一個特殊的存在。

一米多點的個頭,很矮小,但卻漂浮在低空。

一件黑色的風衣披在身上,其上冒著幽藍色的詭異火焰,後背展開著一對巨大的黑色羽翼,手中拿著一把冒著藍色火焰的長直刀。

這樣子並不像人,反而和傳說中的死神十分相像!

圍繞在死神腳下的是剛剛戰死的戰士,不論是國王軍還是叛軍都有,他們身上也同樣燃燒著冰冷的火焰,只不過讓人恐懼的是,這些本應死去的士兵,正手持武器悄然的收割著戰場上雙方人員的生命。

國王軍停下了,並帶著複雜的表情後退開來。叛亂軍停下了,只不過他們的表情就只有恐懼了。

一名靠的近的叛亂軍士兵,看著復生的士兵和它們身上燃起的幽藍色火焰,突然扔掉了手中的武器,隨後跪倒在地:「國王沒錯,神靈是真實存在的!」

隨著他的話語,越來越多的叛軍跪倒在地,反觀國王軍同樣也是朝著死神所在的方向跪了下去,只不過他們卻滿是興奮。

而戰場中央的羅奇,是蒙蔽的。

他現在很想扔掉手中隨手撿來的刀,並酷酷的說一句:「神,不存在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