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無語。

樂天無語。

兩個人在這個房間裡面看了看,這裡依稀是一間研究室,牆上掛著兩件白大褂,奇怪的這是這白大褂上居然有一個帽子……

「怎麼這麼奇怪?感覺這裡不像是正兒八經的研究所。」蘇紫萱看了看。

「管他的,這不是正好嗎?弄一件穿上。」樂天不由分說拿起一件就穿在了身上。

帽子正好遮住了他的臉。

蘇紫萱一看,也穿了一件,不過她的裙子稍微長了點,有點漏出來了。

「裙子脫了。」樂天皺眉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這個裙子那個賈小樹可是見過的,萬一被監控拍到,這就是一個巨大的漏洞。

她咬了咬牙,將裙子脫了下來,樂天看了看接過來團成一個團,塞進了自己的口袋。

蘇紫萱光著屁股穿上了白大褂,難受的要死,她感覺自己一點防護都沒有了……

兩個人帶好了白大褂上面的帽子,走出了這個房間。

「你看!」

樂天指了指。

走廊一片黑暗,不過在黑暗中,可以清晰地看道幾道紅色的光線正在走廊的兩邊,毫無疑問那就是紅外線攝像頭。

這種高級的攝像頭可以清晰的拍出黑暗中的東西。

蘇紫萱點了點頭。

兩個人低著頭快速地離開了這裡,因為對這個實驗室不熟悉,所以兩個人也不敢走的太快,摸索著來到了三樓,來到了那個亮著燈的房間。

門虛掩著。

樂天輕輕的推了一下,門居然就這麼開了。

一陣霧氣飄了出來。

這裡居然是一個浴室!

樂天拉著蘇紫萱慢慢的走了進去,一陣陣水流聲從裡面的浴室傳出來。

這裡的浴室結構是一個大的浴室裡面間隔成了好幾個小的獨立浴室,一個男人就站在其中一個獨立浴室的裡面,他也沒有關門,因為這實驗室裡面只有他一個人。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樂天居然拉著她躲進了這個男人對面的一個獨立小浴室,從虛掩的門可以清晰地看到這個男人洗澡的樣子。

蘇紫萱的目光落到了這個男人的下身,她愣了一下。

開局就當世無敵了 她的視線很好,這個男人的命根子好像做過手術了,上面凸起了幾個肉瘤,蘇紫萱知道,這個東西叫做嵌珠!

看著這個恐怖的東西,蘇紫萱幾乎可以想象當時賈小樹承受的是什麼樣的攻擊。

怪不得喊聲都變了。

樂天看了一眼。

「要不我也去做一個吧……」他湊在蘇紫萱的耳邊說道。

「你要死啊!」

蘇紫萱沒好氣的狠了一聲。

對面的男人仔細地清洗著自己,蘇紫萱又忍不住看了看,這樣的東西她看了只會感覺恐懼,難道真的會有女人喜歡?那個賈小樹……據說是一個女同性戀啊?

看起來……只有變態的女人才會喜歡這個!

這個隔斷很小,樂天和蘇紫萱擠在一起,蘇紫萱突然身體一僵,她發現自己的屁股後面好像有個什麼東西在蹭自己…… “你是不是問過他父母知不知道你的生日?”方大師嘆了一口氣看着我繼續說道,“那個時候,她就已經猜到了一些什麼。鬼婆也不是吃素的。你問話的時候。她剛好聽見了,就立刻推斷出來了。所以。她不想讓你受到牽連。”

方大師說完話之後。拍了拍我的肩膀離開了。

回到市區之後。方大師和冷叔他們跟着副局長一起走了,而鬼婆在當天就沒有跟着我們一起回市區。小洛被火車帶走之後,鬼婆看上去更加的蕭條了。就好像,那小洛並不是她養的鬼。而是她的親孫女兒一般。

她們這些養鬼的人。身上的陰氣很重,而且不符合天道輪迴。會遭受天譴。所以,我認識的這些人,到現在爲止還都是單身,甚至連後人都沒有。

冷叔雖然說家人是被組織的人害死的。但是誰又能說。不是遭了報應呢?

在回學校的火車上。楊叔叔一直都在向我道歉,但是能看得出來,他比我更加後悔也更加自責。當時火車明明都已經停下來了。卻因爲我們的一時疏忽,讓機會在我們面前就那樣白白的溜走了。

“楊叔叔,說說你是怎麼讓火車停下來的吧?”我轉過身來,朝着隔壁坐着的楊叔叔問道。

“其實很簡單,只不過切斷了提供火車繼續跑的能源而已。那列火車和普通的火車並不一樣,所以用的力也就不相同。你知道,我雖然是做研究的,但是我父親的身份,讓我從小就接觸到很多不一樣的東西,也能看到一些。”楊叔叔說道父親的時候,還是有些遲鈍,臉色也是有些不太自然。

畢竟當時楊老爺子和楊叔叔兩個人鬧的很不愉快,這次楊叔叔能出來,還是我去跟楊老爺子說的。

只不過,現在回去還真的有些不好交代。不僅事情沒有辦妥,就連小洛也給搭進去了。下一次還是在半年之後,到時候說不得又得麻煩一次楊叔叔了呢。

仙御 “你可能也感覺到了,在火車來的時候,身體會變得非常冷,而且感覺到很不自在。能給人這種感覺的地方,往往都是陰氣重的地方。所以我斷定,陰氣很有可能就是火車的動力。 英雄聯盟之締造傳奇 而提供這些陰氣的人,就是火車上的那些乘客。”

“那些乘客每次從窗戶跳出來就會死一次,聽說你也去過那趟車上,情況怎麼樣你更加清楚。”楊叔叔說,他只不過是暫時阻擋了那趟車的陰氣供應,所以才讓火車停下來。

可是老鬼婆子的厲鬼放出來之後,附近的陰氣立刻提升不少,再加上火車已經開始進入斷層,因此只要一點作用力,就能夠讓火車繼續行動。

聽到這話之後,我心裏有了一絲期待。既然之前我和小洛能夠從火車上出來,那麼小洛自己肯定也會有辦法從裏面出來的。

想到這兒,我立刻問楊叔叔小洛從裏面出來的可能性。

但是楊叔叔也不太清楚,他甚至對於我和小洛上次能從火車裏面逃出來都感覺到很驚訝,甚至更驚訝我們是怎麼進入火車當中的。

我把我和小洛之前進入火車的情況告訴了他,楊叔叔聽完之後臉色立刻變得有些陰晴不定起來。

“楊叔叔,怎麼了?”我有些好奇的朝着他問道。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麼肯定還有很多人和你們有一樣的遭遇,進入了那趟火車裏面。而且那些人並不知道該怎麼出來,可能都困在了裏面。”楊叔叔說到這兒的時候,立刻從揹包裏面掏出來紙筆,又拿出地圖開始比對起來。

每當楊叔叔開始工作的時候,對於周圍的環境基本上都是免疫的,除非你把他面前的東西搶過來,不然你喊他再大聲,他也是聽不見的。

對於這一點,其實我還是很佩服楊叔叔的,至少他是在極其用心的去做一件自己認定了的事情。一直到下火車的時候,楊叔叔還在那張紙上寫寫畫畫的。等到下火車之後,他才把那東西收起來。

我這纔有機會問,他到底是在幹什麼。

“我這是在推算火車行駛的路線圖,看看有沒有和現實路線交錯的地方。在這些地方當中,人就容易被帶入到那列火車當中去。之前你們那次,應該就是在交錯空間時候,被帶了進去。”在出租車上,楊叔叔拿着那張地圖指了好幾個地方給我看。

他說,這些地方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過幾天把所有的地方都找出來之後,會打電話給我的。

而且這些東西找出來了之後,一定得趕緊想辦法去把它修補上,不然的話,說不定會有更多人誤入那列火車當中。

把楊叔叔送到家裏之後,他就被楊老爺子喊道書房去了,估計這幾天所有的事情,都得像楊老爺子報備。現在的楊叔叔跟我們之前第一次看到的時候,完全判若兩人。當時的楊叔叔,甚至敢當面頂撞楊老爺子,而現在在楊老爺子的面前,簡直就和一隻怕貓的老鼠沒什麼兩樣。

“葉子,你能不能去給爺爺說說,晚上我去你那兒住。”剛坐下來來,就看到旁邊羊駝子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書房的門,低聲的朝着我說道。

看那架勢,就好像在家裏的這幾天,被楊老爺子給虐待了一般。

“怎麼了,在家裏待着不舒服?”我有些好奇的問道。

神醫魔妃:邪王,別纏我 羊駝子直接從茶几的下面逃出來一個雙肩包,裏面裝着的全部都是書,這些天他幾乎每天有十四個小時都是在這些書裏面度過的。他家裏人已經貼了心的,讓他去參加成考。眼看着距離沒多長時間了,所以逼得更加緊。

再加上,羊駝子的媽媽可是學霸級別的,親自輔導功課。起初的時候,還能彌補一下這麼多年缺失的母愛,但是時間稍微一長,就只剩下痛苦了。

我同情的看了羊駝子一眼,給了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

就算逃得過初一也逃不過十五啊,去我那邊最多玩一兩天,還是得老老實實的回來繼續學習。而且我那邊的任務也是很重,有五門課要重修呢,這就得花費我更多的時間。

“能躲一天是一天吧,先讓我休息兩天再說,就當是過個週末。”羊駝子說這話的時候,竟然有種破罐子破摔的感覺,讓我無比的同情。看他這樣,就知道他家裏人想把他也逼成學霸級別的。

把羊駝子從他們家拉出來之後,他整個人就像是活過來了一般,看到外面什麼東西都覺得新鮮。

回來之前,我就已經告訴了潘曉瑩和沫寒她們。她們倆沒人都有一把我租房子的鑰匙,讓他們幫我把房間打掃一下,免得回來的時候都沒辦法住。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跟羊駝子回來之後才發現,潘曉瑩和沫寒竟然在房子裏,而且她們這學期根本就沒住宿舍,直接就住在了我這邊。

“怎麼樣子,是不是想收我們房租啊?”看到我驚訝的表情之後,沫寒似笑非笑的朝着我說道。

“怎麼敢,哪兒有哥哥收妹妹房租的,你們住,愛住多久住多久。但是,打掃房間做飯這些事兒,你們來怎麼樣?”反正房子是空着的,讓他們住也沒啥。而且,看樣子方大師和冷叔他們以後來這兒的機會肯定不多。

況且,沫寒還是我媽的乾女兒呢。

吃過晚飯之後,我就把這次去的那邊的事情全部告訴了沫寒他們。聽完之後,沫寒擡起頭來故作悲情的看着我問道:“葉子,嫂子上車了,你就一點都不擔心嗎,怎麼不跟着一起上去啊?”

聽到這話,我抄起沙發上的靠墊朝着她扔了過去:“別嫂子嫂子的亂叫,當時要不是因爲你出的什麼破主意,會弄成現在這情況嗎?”

接下來的幾天裏,我回歸到了正常的校園生活當中。雖然還是偶爾逃幾節課,但是比去年要好上很多,至少班級裏的同學知道班上還有我這麼個人,而且對班上的同學也差不多都能喊的上名字,這對於我來說,還真的是十分的不容易。

時間就這樣開始過的平淡起來,不過關於小洛的事兒,我始終沒有忘記,和方大師他們的聯繫也一直很頻繁,想從他們那邊知道一些消息,但是他們也沒有任何小洛的消息。看樣子,可能要再見到小洛,還真得要等到半年後了。

大概半個月之後,我接到了楊叔叔的電話,他讓我過去取東西。想到當時在火車上他對我說的話之後,立刻出校門打車朝着他家裏趕過去。

剛進門,就看到羊駝子坐在沙發上,面前的茶几上面擺滿了試卷,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我。

對此,我只能報以同情。

在書房裏,楊老爺子和楊叔叔一起,把一張地圖交到了我的手中。看樣子,這張地圖並不僅僅是楊叔叔一個人做的,而是楊老爺子也在一起幫忙做的。

“葉子,這些地方,一定要嚴加小心。”楊叔叔指着他們做的記號,朝着我鄭重的說道。 蘇紫萱回頭看了看樂天,就看到這個傢伙正一臉尷尬的看著自己。

「你不是吧……看男人也能有興趣?」

蘇紫萱黑著臉問,怪不得這個傢伙不碰自己,難道是喜歡男人?

「別胡說……你的屁股別亂動!」

樂天無語的回道。

對面的水流聲干擾了兩個人說話的聲音,倒是不怕被對方聽到。

蘇紫萱一愣,看了看自己的腿……

好吧!

對面的男人洗完了澡,他擦乾自己的身體之後就離開了浴室。

「啪!」

燈也被關上了。

等待了五分鐘,樂天和蘇紫萱一動未動,因為兩個人不能確定對方是否真的離開了。 

樂天尷尬的抱著蘇紫萱,他極度的無語。

蘇紫萱離開了隔斷,她走到浴室的門口看了看,沒有人。

甚至這一層都沒有人!

她鬆了口氣,急急忙忙的走回去想洗一下……

這如果不小心有一顆種子偷偷地溜進去……自己還是個處女就懷孕了可搞笑了!

樂天看著蘇紫萱,他沉默不語。

和蘇紫萱的關係已經到了一種控制不住的情況了,兩個人除了沒有真正的上床之外,該做的事情幾乎都做過了!

「你還傻站著做什麼啊?不用洗洗嗎?」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

樂天急忙走出來。

「要我幫你洗嗎?」蘇紫萱問了一句。

樂天沒說話,浴室裡面黑乎乎的,只有從窗戶隱約透過來一點點路燈的光亮,他看到蘇紫萱隱藏在黑暗中閃亮的眼睛。

一隻小手摸索著伸過來,樂天沒有拒絕……

「我想見一見你媽媽。」

蘇紫萱的觸碰讓樂天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樂天說道。

蘇紫萱的手一頓,她抬頭看了看樂天,又快速的幫樂天清洗乾淨。

「好!」

她輕聲說道。

「我不會被你媽撕成碎片吧?」樂天馬上又擔心地問。

「看你這個慫樣……要了人家的閨女,總該付出點什麼吧?」蘇紫萱沒好氣的說道。

樂天突然抱住了蘇紫萱。

雖然這裡天時地利人和什麼都沒有,但是他依舊是緊緊地抱住了蘇紫萱。

蘇紫萱有些意外,不過她對於樂天的懷抱還是蠻享用的。

「好了啦,你要抱到天亮嗎?我們還查不查案子了?」

蘇紫萱嘟囔。

樂天這才放開了她,兩個人收拾整理了一下,快速的離開了浴室。

三樓看起來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蘇紫萱打開了一個房間看了看,這裡應該是一些資料室,還幾個房間是獨立的休息室。

蘇紫萱隨手拿起一份資料,卻發現自己看不懂。

「沒用的,這裡可是研究室,就以我們那點水平怎麼可能看得懂……要是能把李光明弄過來就好了。」樂天說道。

「你想多了……李光明就是這裡出來的,他和這裡的人依舊有一些聯繫,一不小心會走漏風聲的。」蘇紫萱搖搖頭,拒絕了樂天這個想法。

兩個人又來到了二樓,這裡就更高端了,到處都是一些實驗設備,甚至還有一些頂級的實驗室。

看著這裡面的瓶瓶罐罐,樂天和蘇紫萱都疑惑了。

「這不會是KLD吧?」蘇紫萱指著桌子上的一小盒晶體。

樂天拿起來看了看,他捏出了一點點想放進口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