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絞盡腦汁也沒有想明白。

樂天絞盡腦汁也沒有想明白。

「樂天你來了啊。」一個聲音在樂天的耳邊響起。

樂天猛地回過神,他看了看前面,李彬居然在在自己的不遠處,他的旁邊還站著不少人。

「好了,人都到齊了……咱們進去吧。」李彬說道。

生活系游戲 一群人走進了喜家歡大酒樓,要了一個大包間,兩個組織者點菜去了,其他人都坐下來陪著李彬說話。

樂天看了看他,李彬果然是沒有帶周睿。

菜開始上來了,氣氛很熱烈,可惜這不是樂天的飯局,所以他一直很沉默,看著李彬和幾個女學員打成一片,樂天突然有點看明白了。

他真的是替周睿有些不值,看起來周校長的眼光還是不錯的。

這個男人真的是不值得託付一生。

樂天喝了一瓶啤酒,白的他一口沒喝,全部倒進了自己的茶杯中。

包間的冷氣很足,可是李彬卻在在吸煙,搞的包間烏煙瘴氣,樂天看了他一眼,這傢伙現在就像是一個皇帝,下面是眾多拍馬屁的大臣。

「李教練……一會吃完飯我們去酒吧玩一會?」最大的馬屁精又出動了。

李彬倒是意外的看看了看這個人。

「酒吧沒意思……」他說道。

「那去夜總會?」這個馬屁精馬上換了個地方。

李彬微微點頭。

「諸位……都沒意見吧?」馬屁精看著包間的人。

「沒意見沒意見……」

眾人附和著。

酒足飯飽,李彬不斷的調戲著年紀最小的女學員,這個女學員的年紀大概二十五六的樣子,不過這個女人也非常的配合,和李彬不斷的說笑著。

「我說……你們這些女人也要去?」有人開口問道。

「怎麼了?我們就是要去……夜總會的女人哪有我們好?」一個三十多的女人叫道。

這話一出口,連樂天都驚了。

看來潛規則能傳承下去這都是有道理的,這些女人自己都不避諱,男人就更不避諱了。

「那乾脆去盛世名門吧?今天就讓李教練玩的開心……」樂天開口。

本著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樂天覺得將這些人帶到盛世名門也算對得起鄧建輝他們了。

「好啊好啊,我那裡正好認識人……」一個學員說道。

樂天看了他一眼,這傢伙認識李大利?

既然有了說法,這些人就浩浩蕩蕩往盛世名門趕去,盛世名門門口的門童一眼就看到了樂天,樂天搖搖頭,示意他不用管自己。

一群人走了進去,門童一看,急忙跑到了鄧建輝的包間。

「有事?」

李大利問。

鄧建輝不在,李大利和小五正在裡面聊天,現在兩個人的感情真的是深厚無比了。

「大利哥……天哥來了。」門童回答。

「嗯?和誰來的?」李大利追問。

「和一大群人,不過天哥對我搖頭示意我不用管他。」門童回答。

李大利想了想。

「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他點點頭說道。

門童走了出去。

「大利哥……樂天哥來了你不去見見不太合適吧?」小五看著李大利。

「等一會吧,樂天既然要我們別理他,估計是不想暴露自己,他可是一個警察。」李大利想了想說道。

小五一琢磨,點了點頭。

那個說認識人的學員被推舉了出來,他找到了一個服務生,說了半天。

「好了,大包間夠我們這些人了吧?」他回來說道。

李彬點點頭。

一行人來到一個大包間,樂天也走了進去,大包間和豪華包間之間的差距可不是一點兩點,如果是第一次來,可能不會覺得有什麼,不過樂天卻是馬上就能察覺的出來。

這些人依舊是圍著李彬打轉,那個年輕的女學員就差躺進李彬的懷裡了……

要了些酒水和零食水果,一群人拍馬屁的拍馬屁,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

樂天一看,這亂鬨哄的也沒人會注意自己,他就離開了包間。

「喲呵……你們倒是蠻熱乎的?」

樂天走到鄧建輝的包間笑著問道。

「樂天哥……」小五紅著臉站起身。

「幹嘛?我可是你哥,不用紅臉……沒事沒事。」樂天笑著說道。

小五的臉更紅了。

李大利招呼樂天坐下,給樂天倒了杯酒。

「我聽門童說你來了,還讓我們不要打擾,是不是有什麼事?」李大利問。

「有什麼事?一群學車的學員在拍教練的馬屁而已!」樂天哼了一聲。

李大利愣了一下。

「怎麼想起學車了?」他問。

「別提了,被交警抓到我無證駕駛,蘇紫萱那女人直接剝奪了我碰車的權利……」樂天無語的說道。

「哈哈……樂天哥你也怕老婆啊?」小五笑呵呵的說道。

「這是愛!你這個毛丫頭懂什麼?大利是不是也怕你?你可不要當他真的怕你……那是愛你。」樂天翻了個白眼說道。

小五笑呵呵的不說話了。

他們在這裡聊的開心,倒也忘了另一邊的那些人,樂天估計也沒人會在意他。

「砰!」

一個服務生闖了進來。

「大利哥……不好了。」他急聲說道。

「怎麼了?」李大利問。

「兩幫客人打了起來!」服務生回答。

李大利看了看樂天,示意自己過去看看,樂天也站起身,小五一看,自己也跟著去吧。 我的眼眸略微的垂了垂,只要安如觀現在說喜歡我,十年前的諾言還會作數的。

安如觀見我醒來,便一個挺身的坐了起來:“咱們早一點回去吧,我會在暗處好好的觀察你屋裏的人,你切記別相信他們。”

我安靜的點點頭。

安如觀笑着颳了一下我的鼻子,我腦海裏忽然浮現了仙劍奇俠傳裏的李逍遙也喜歡這樣的刮靈兒的鼻子。這算不算是……我和他之間獨有的小動作。我一想到這裏,我裂開着嘴去了洗手間洗漱。

爲了儘早找到背後之人,我和安如觀的早飯吃的很是匆忙,看着身上的圖案,心裏對幕後之人恨極了。

我回到住處後,阿羅正在悠閒的看着電視,而一旁的小二卻是貼心的爲他削蘋果。看到我回來後,也只是簡單的打了一聲招呼,我勉強的擠出一絲笑容,心裏暗暗的告訴自己,一定不能打草驚蛇,一定要笑。

小二似乎並沒發覺到我嘴邊笑容的勉強,只是簡單的瞥了我一眼後,繼續專注的低頭爲阿羅削蘋果,我也頭也不回的回了房間。

接連兩次,我都在自己的櫃子裏看到充氣娃娃,所以一回屋我的目光就朝着不遠處裏的櫃子裏。

櫃門打開的同時,一眼看去只看到自己的衣服,並沒有看到充氣娃娃的身影。

真奇怪,不想讓她出現的時候,偏偏總是出現在我的眼前,現在想要找她的時候卻又不見了蹤影。

我泄氣的坐在牀上,忽的想起上次我故意試探小二是金蠶族的人時,她突然震驚且承認時的表情。我拿着在查了一下金蠶族,發現網上並沒有有關於金蠶族的任何消息。

我鬱悶的關上,微開着門,從門縫裏看向阿羅和小二。他們雖說拿着保護我的由頭住在我家裏,但是我更覺得他們像是在監視我。

阿羅看起來很不好對付,而且他又是一個男人,男女之間力量原本就懸殊。目光在阿羅的身上快速的掠過一遍,轉到了小二的身上,彼時她正拆開薯條袋子,慢條斯理的將薯條塞進嘴裏。

或許是我一直盯着小二的背景,讓她忽生警覺,轉過頭看向我這邊,我迅速的躲在門口,呼出一口氣。小二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妥後,疑惑的收回自己的眼神。

我走出房門的時候,遇上了小二剛好回頭的眼神,她小跑到我跟前:“你什麼時候煮飯啊,我好餓啊。”小二委屈的摸着自己的肚子,此時已經開始叫空城計了。

我沉默不語的轉身進了廚房,此時已經有了一個計劃。

劍魂你醒醒,別睡了。不知道爲什麼,劍魂滴血認主之後,總是在沉睡,除非我有事找他的時候纔會醒過來。

主人,有什麼事情嗎?劍魂的聲音帶着一絲還沒睡醒的朦朧味道。

你知道吃了什麼東西,可以讓人陷入昏睡一段時間嗎?

蒙汗藥啊,藥店應該有賣的。

突然,我的腦門出現了一股黑線,突然覺得這個事情問劍魂等於了白問。我還是安慰的做菜吧,頓時廚房裏響起了一陣噼裏啪啦的炒菜聲。

將菜倒入盤中,就見小二笑眯眯的跑過來端菜。 等樂天他們趕過去,才發現這根本就算不上打架,充其量就是一群人耀武揚威的對著另一群人叫囂罷了。

「我說小李子……現在傍上了白富美就不認識以前的大哥了?」一個滿是紋身的傢伙冷笑著說道。

李彬居然躲在人後面,他看起來不太想見到這個人。

「怎麼了?你這小子最近日子過得不錯啊……想不想再回來跟著我干?」紋身男繼續說道。

「你們……你們做什麼?我們報警啦!」一個學員緊張地喊道。

「報警?你報一個試試?」紋身男眼睛一瞪。

這個學員馬上就慫了。

李大利一看,就要上去,這個紋身男他認識。

「喂……」樂天拉了李大利一把。

「怎麼了?」李大利奇怪的看著樂天。

「這個紋身的傢伙給我帶到你的包間里,我有些話要問問他。」樂天說道。

李大利點點頭。

他走了過去。

「樂天哥,我也過去看看。」小五說道。

樂天點點頭。

小五站在李大利的身邊。

「我說猛子……敢在我這裡鬧事的人不多,你算是一個。」李大利不冷不熱的說道。

紋身男看到居然是李大利,他愣了一下。

「大利哥……我可不是鬧事啊,您看,我連手都沒動!」他急忙解釋道。

雖然他也算是一個人物,但是和李大利比起來,他就差了許多了。

家有狼夫 「是嗎?我就看到你影響我做生意了。」李大利看著他。

紋身男一看,一揮手,他的幾個小弟就退到了一邊。

「這樣行了吧?大利哥……我回去喝酒!哈哈……」他笑著說道。

李大利他惹不起,這一點他是非常清楚地,而且他還知道李大利身邊有個女人,這個女人恐怖的很,而現在李大利的身邊就站著一個小姑娘。

李大利點點頭,這個傢伙還是機靈的很。

「行了,都回去喝酒吧……猛子你跟我過來一趟。」他說道。

紋身男愣了一下,他以為李大利還要找自己的麻煩,他想拒絕,可是下一刻他就驚了,因為剛剛看到的那個小姑娘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自己的身後,身後有一個尖尖的東西抵在自己的腰上!

「好好好,大利哥我這就過去。」他馬上點點頭。

李彬看到紋身男被李大利帶走了,他也鬆了口氣,跟著這些學員回去重新喝酒了,他倒是沒想到在這裡居然遇到了自己以前的老大。

以前他是做什麼的?這個他對誰都沒說……

鄧建輝的豪華包間,紋身男坐在沙發上,李大利給他倒了一杯酒。

「問你點事,實話實說……」李大利淡淡的說道。

紋身男點點頭。

「你認識李彬?」樂天開口了。

紋身男奇怪的看了看樂天,能在李大利面前說話的人,可是不多啊……

「認識,以前他是跟著我的。」他點點頭。

「你是幹什麼的?」樂天繼續問。

「我……以前開了家信息公司,哎呀……當著大利哥的面,我就不說那些有的沒的,就是一家詐騙公司,後來公司倒了,我就做別的了,當時李彬就是我公司的一個員工。」紋身男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