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榦的內部,被他打得一片狼藉。形成了一個旁大的空間。大樹終於被他打怕了,自動將雲崢所在範圍內的樹榦枯死,截斷那條精氣運輸線路。

樹榦的內部,被他打得一片狼藉。形成了一個旁大的空間。大樹終於被他打怕了,自動將雲崢所在範圍內的樹榦枯死,截斷那條精氣運輸線路。

但云崢已經吸收了海量的精氣,血氣之力恢復,達到武者四重的強氣境界。現在的他,可以使用五次狂風暴雨入夢來,而不被反噬。

「五次,已經夠了!」雲崢心中默默計算,「從這裡到靈泉所在,只有五百多米。我衝出去之後,一路狂奔。一路施展那一招,有七成的把握,可以接觸到靈泉。只要讓我碰到靈泉,那靈泉中的精氣就是我的了。到時候我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想到就做,雲崢打開樹榦,來到峽谷口。他剛一出現,憤怒的蠻獸就怒吼著向他衝來。 「來吧,看招!」雲崢不退反進,也迎著蠻獸衝上去。

靈氣境蠻獸,血氣雄厚不可估量。此地至少有一百隻靈氣境蠻獸,它們的靈氣彙集在一起,重過山嶽,鎮壓在雲崢身上。

血氣威壓看似無形卻是有形,然而偏偏雲崢對這種東西完全免疫。他直接無視這些血氣,等到要與蠻獸接觸的那一刻,雲崢施展出劍法。

蠻獸憤怒的雙眼立刻變得茫然,然後長劍中飛出一道劍光,斬在這些迷茫的蠻獸身上。

蠻獸的身體被砍成兩半,雲崢踩著蠻獸的血液和屍體,極速的飛掠而過,接近靈泉。

雲崢越是向前,那些蠻獸們越憤怒。它們在也不管自己的生死,一個個如同發了瘋一般衝上來,想要阻止雲崢。

雲崢一招又一招施展而出,他的身後,蠻獸的血液匯聚成大河一般,將整個峽谷染成紅色。


前面還有蠻獸,它們依然悍不畏死。這些蠻獸要以生命守護靈泉,而雲崢也必須得到靈泉。

這種時候,就要看雙方哪一個更強,更狠,更快速。

此時,雲崢已經完全放棄了防禦。他再次燃燒血氣,透支生命,不停的施展招數,不顧一切的向前狂奔。

所有擋在他面前的蠻獸,都成為劍下亡魂。

此時他才知道,自己的計算是多麼的錯誤。五招狂風暴雨入夢來,根本無法打通這條通道。但他已經有進無退,退後就是死,不能到達也是死。雲崢無論如何,也要進去靈泉中。

終於,雲崢幾乎耗盡了所有生命,透支了全部潛力。他通過了這條死亡的道路。他殺掉攔截的蠻獸,一頭扎進靈泉之中。

撲通一聲,雲崢進入乳白色的泉水中。

下一刻,雲崢就感覺自己進入了精氣的海洋。無邊無際無窮無盡的精氣圍繞著自己,這些精氣爭先恐後的往自己體內鑽。

不過剎那,消耗的壽命就補回來。透支的潛力,也在急速的恢復。

雲崢大喜過望,這再生靈泉果然名不虛傳,真的可以讓軀體再生。此時他根本不用造化烘爐,那些精氣就自動進去雲崢體內,修復雲崢傷勢,重塑雲崢身體。

當雲崢跳進靈泉后,峽谷內外所有的蠻獸都瘋狂了。

雲崢並沒有殺光所有蠻獸,他也沒有那個能力。他只能殺掉,擋住他去路的蠻獸。

無數的蠻獸對著靈泉怒吼,但它們卻不敢進入靈泉,只是在泉水外吼叫。這對雲崢完全無用。

這時,在大樹的最頂端,一隻奇形怪狀的蠻獸,發出一聲無身的吼叫。

這隻蠻獸渾身無、毛,身體纖細瘦弱,頭大如斗。看不出是什麼品種,臉上只有一張嘴,沒有眼睛鼻子和耳朵等器官。這隻蠻獸孱弱,身上沒有一點血氣,甚至連一隻普通野獸都不如。但奇怪的是,它卻住在,大樹的最頂層。

當這隻蠻獸出來,所有的蠻獸都不再吼叫了。然後這隻蠻獸昂起頭,在他的頭顱上散發出一種有形無質,不明所以的波動。

這種波動,在峽谷內蔓延。所有被籠罩在波動內的蠻獸,立刻陷入沉睡。然後這隻蠻獸似乎很吃力,孱弱的身體在不停顫抖,無、毛的皮膚上,血管凸起。

然後,這種奇怪的有形波動,竟然凝聚在一起,形成一束,直接沖入靈泉。

正在靈泉內愜意享受的雲崢,忽然感覺到一股龐大的念頭波動。

緊接著,一道精神衝擊,打在雲崢身上。雲崢甚至來不及反應,就被這道精神衝擊擊中。

雲崢發出一聲痛苦的嘶吼,他感覺自己的腦子都要爆炸了。有一種痛入骨髓,深入靈魂的痛苦,打得他差點直接精神崩潰。那種痛苦彷彿是有人在一刀一刀切割雲崢的靈魂。


雲崢感覺到一股暴虐的精神力,這股念頭狂暴散亂,大而不凝,帶著各種兇殺,狠戾,殘暴,無序,邪惡,愚昧,無知,混混沌沌的思想。雲崢差一點被這種狂亂的思想污染,從而失去自我。

這股念頭衝擊非常散亂,毫無章法。但是它足夠龐大,龐大到雲崢完全沒有抵抗能力。

就在雲崢快要被擊潰靈魂,精神被污染的時候,造化洪爐終於出現了。

造化烘爐,進入雲錚的腦海。大鼎定鼎雲崢的識海。那股精神衝擊無論如何攻擊,都無法撼動大鼎一絲一毫。

下一刻造化洪爐發出吸力,那龐大而散亂的精神力,沒有一點反抗的就被吸收。


峽谷內,大樹上的奇形蠻獸,在念頭之力被造化洪爐吸收的那一刻,它龐大的頭顱轟然碎裂,這隻蠻獸直接死亡。

而其他那些陷入沉眠的蠻獸,鼻孔之中都流出鮮血。有些蠻獸醒來,卻完全瘋狂,相互不要命的搏殺起來。

還有一些永遠的陷入了沉眠,再也不會醒來。

此時,靈泉內的雲崢,卻被一場突如其來的幸福擊暈了。

那龐大的散亂的意志,被造化烘爐吸收之後,直接被絞碎。然後純潔無暇的念頭,從造化烘爐中噴涌而出。

這些念頭,純潔無暇沒有思想沒有記憶,完全是一片空白。雲崢的念頭覆蓋上之後,這些念頭立刻變成雲崢自己的。

剎那之間,雲崢的念頭增加了兩倍不止。他的精神力飛速攀升,達到了常人的三十多倍。

這還不止,造化烘爐被喚醒,也發現了靈泉的靈異之處。它立刻發出龐大吸力,靈泉內無窮無盡的精氣,通過雲崢的身體進入造化烘爐中。

這精氣實在太多了,就算以造化烘爐的吸收能力,也不能瞬間完全吸收。

而在造化烘爐吸收精氣的時候,峽谷中黃鼠狼等人顫顫巍巍的站起來。

剛才那場戰鬥中,蠻獸的所有精力都放在雲崢身上。黃鼠狼這十幾個武者,被完全忽視,他們運氣非常好,在戰亂中只被誤殺了三人,其他人只是受傷。

「怎麼回事?蠻獸都死啦!」

「管那麼多幹嘛!靈泉靈泉在那裡,我們會去吸收靈泉。」

黃鼠狼幾人紅了眼,爬起來立刻往靈泉跑那裡跑。

一路上果然沒有遇到任何阻礙,他們來到靈泉邊。只是吸一口氤氳之氣,他們身上的傷,就恢復了大半。

「果然是再生靈泉!好強大的功效!」

「哈哈哈……我們得到了靈泉,從此以後,我將無敵天下,稱霸十國。」

這些人都高興瘋了,立刻低頭開始大口大口的喝靈泉水。

靈泉內的精氣,非常純正溫和,任何人都能吸收。這些人喝下靈泉后,身上的傷勢立刻復原,真氣修為急速猛增,打通一條又一條經脈。

黃鼠狼也喝了一大口,他停下來喘息的時候,忽然有一種驚悸的感覺。 黃鼠狼立刻大叫道:「大家小心,還有危險!」

其他人叫道:「快喝靈泉吧,蠻獸都死了還能有什麼危險!」


黃鼠狼皺眉說道:「還有那個小鬼,他跳進了靈泉中,沒有死。」

一個武者無所謂的說道:「那個小子受了那麼重的傷,丹田還碎了。根本就是個廢物,就算沒死又能怎樣?」

黃鼠狼陰沉的說:「如果他是廢物,那我們身後這些屍體算什麼?」

黃鼠狼指的,正是雲崢殺死的蠻獸的屍體。

眾人悚然一驚,剛才被靈泉沖昏了頭腦,現在才反應過來,剛才那個少年是多麼的逆天和強大。

黃鼠狼又接著說道:「這裡可是再生靈泉,他的傷勢,不能復原嗎?他的丹田,不能重塑嗎?」

聽到黃鼠狼這麼說,其他人都害怕了。

「那怎麼辦,難道要入寶山而空手歸?」

再生靈泉就在眼前,他們歷經千辛萬苦才找到,誰也不願意放棄。

黃鼠狼也非常為難,靈泉的功效,他自己也看在眼裡。讓他現在離開,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

正當他們躊躇不前的時候,一個人突然指著一塊石頭大叫道:「你們看,是那小子的長劍。」

眾人扭頭望去,只見那塊石頭上插著一把長劍。長劍四周狂風圍繞,細小的虛空裂縫令人心悸。

那不正是雲崢手中的長劍嗎?

原來,剛才雲崢掉入泉水之前,長劍脫手,插在了石頭上。

「我們過去,守著那把長劍。那小子的能力,八成來自這把劍。只要我們不讓他靠近這把劍,就算他重塑丹田,也依然不是我們的對手。」黃鼠狼大喜的說道,率先守在長劍之旁。

其他人也非常興奮,黃鼠狼說的一點不差。他們也立刻來到黃鼠狼身邊,擋住這把長劍。

正當眾人沾沾自喜的時候,一人忽然指著泉水,驚恐說道:「你們看,靈泉怎麼變淡了?」

眾人低頭一看,果然靈泉那的泉水,變得越來越淡,能見度正在激增。

不久前的泉水,還是乳白色,蘊含著無盡的生機和精氣。而此時再看泉水,精氣和生命之力,甚至不及剛才的百分之一。

更讓眾人驚恐的是,泉水還在迅速的變淡,那速度越來越快。不過一會兒的功夫,聞名於世的再生靈泉,就要變成普普通通的泉水。

「啊!怎麼會這樣?發生了什麼?停下,快給我停下!」一個武者不能接受這種情況,發了瘋一般的大吼。

其他人也急得額頭冒汗,如熱鍋上的螞蟻,卻束手無策。

黃鼠狼怨恨的說道:「是那個可惡的小子,一定是他乾的!」

「不錯,就是我!」

忽然一個聲音響起,幾人猛然一驚,望向聲音來源,就看到了,從泉水中走出的雲崢。

「你幹了什麼?快把泉水變回原樣!」一個武者憤怒的對著雲崢大吼。

雲崢呵呵一笑,道:「對不起,變不回來。你們想要靈泉,就從我身上拿吧!」

黃鼠狼陰沉的望著雲崢,說道:「兵氣大圓滿,貫通六十脈。在你這個年齡,能擁有這種修為,簡直駭人聽聞,怪不得這麼狂傲!不過,在我們面前,你沒有狂傲的資格!就算你成就翼氣,也依然不是我們的對手。」

「哦,是嗎?」雲崢依然笑嘻嘻的,滿不在乎的說道。


然而雲崢這種笑容,卻讓這些武者們,感覺到深入骨髓的寒冷。

「哼!裝神弄鬼。他的長劍在我們身後,他只是兵氣十脈的修為。我們都是翼氣境界,小小兵氣手到擒來。抓住他,他的所有秘密,都是我們的!」

「殺!」

這些武者們張開真氣羽翼,苦大仇深的飛上來,他們好不容易找到再生靈泉,卻被這個小子給破壞了。這種仇恨,簡直比殺父奪妻還要深刻。

雲崢依然笑著,但笑容背後滿是冰冷的殺機。

「找死!」雲崢輕喝一聲,「疾!」

在雲崢吐出這個位元組之後,那在武者背後,插在岩石上的長劍,顫抖一下。蹌了一聲,竟然自己飛了起來,化作一道游龍,飛入雲錚手中。

「不好!」黃鼠狼,驚慌大叫。

「怎麼可能?為什麼會這樣?」其他的武者也嚇的不輕。

「快逃!」

這些人逃跑的速度,比來時絲毫不慢。雲崢冷笑道:「想逃?走不了啦!給我下來!」

「吼!」雲崢一聲大吼,體內血氣勃發。強大的血氣威壓漫延而開,壓不倒那些翼氣武者身上。

撲通!撲通!撲通……

在雲崢的血氣壓迫之下,這些武者們竟然一個一個的從天空中墜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