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慧倫出手如電,瞬間就抓住了一塊碎片,只有拇指蓋那麼大小,而其餘的金光則是瞬間潰散,化成了星星點點,瀰漫在空氣中,消散於無形。

歐陽慧倫出手如電,瞬間就抓住了一塊碎片,只有拇指蓋那麼大小,而其餘的金光則是瞬間潰散,化成了星星點點,瀰漫在空氣中,消散於無形。

事實上,通天古路崩裂的並不大,差不多也就是一個拳頭左右,而後,很快又癒合上了。

「喀擦!」

就連歐陽慧倫手心的那金光也碎掉正在飛散,而歐陽慧倫則是眉宇猛地蹙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看了片刻,精神力也飛了出去,烙印在上面。

「坑娃,你又搞什麼鬼?」

姬戰驚叫了一聲。

這麼多年以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兇殘的孩子,見誰打誰,現在連通天古路都打。

「坑娃,不要折騰,萬一被通天古路驅逐出去,那就得不償失了。」

連金麻雀都看不下去了,出聲勸道。

再這樣下去,他們肯定要被通天古路給排斥的。

「哥,剛剛你這是做什麼呀?」

歐陽芊雪眨巴著眼睛,有點費解了。

「沒事,我總覺得這金光有點古怪,讓我再來試試。」

歐陽慧倫咧嘴一笑,他已經預感到什麼了。

「轟!」

突然通天古路**,一道金光從地面上掀起,直接打向了歐陽慧倫。

其速度快若閃電,不要說半步生死境,就是生死境來了都躲不開。

它化成了一個金燦燦的大手,一下子砸落在歐陽慧倫的身上,將他拍飛了出去。

「噗通!」

這一幕發生的太快了,就是連歐陽慧倫都始料不及,被打了一個倒栽蔥,整個腦袋都塞進了地面,痛得嘴角直哆嗦。

「哥!」

歐陽芊雪等人全部大驚失色,沒想到歐陽慧倫竟然觸怒了炎荒古路,令其動手了,就連金麻雀、姬戰、糜小胖都有點無語。

太逆天果然是要被打的!

不得不說,看著歐陽慧倫被暴揍,他們竟然有種暢快淋漓的感覺。

那種舒爽是從骨子裡迸發出來的,一直淤積、憋屈的心情也隨之化成了一抹笑容。

「咳咳,我沒事!」

歐陽慧倫尷尬的將腦袋從泥土裡拔了出來,臉上帶著一點邪魅的笑容。

他望了一眼,那正在嗤笑的姬戰、金麻雀以及糜小胖三個傢伙,頓時就讓他們神色一稟的撇過頭去,示弱未見的模樣。

開玩笑,坑娃不可招惹啊;否則,是會被暴揍的。

「哥,不要再動手了。」

歐陽芊雪的小臉很嚴肅。

「通天古路也是有靈性的,小心被驅逐出去。」

歐陽慧宇也跟著勸解。

「小子,你要砸碎它做什麼?」

。 「原來是這樣啊,那你面試的情況怎麼樣?」

太叔修搖頭:「也就那樣吧,反正回家等消息。」

太叔修多少有些好面子,沒好意思跟人家說,他簡歷都沒有投出去幾份。沒辦法,人才市場上的大部份工作都要求學歷,就連快遞員和銷售人員,人家都要求高中及高中以及學歷。

沒有拿到高中畢業證的太叔修:「……」

「是嘛,不如你給我一份你的簡歷吧,」冷希蓉眼睛一轉,說道,「剛好我有認識的人,他那邊也在招員工,而且是大公司,肯定有適合你的崗位。」

「這就不用了吧……」太叔修有些不好意思起來,說道,「我專業不對口,不合適。」

「放心,不管你是什麼專業的,他公司都有合適的崗位,不可能不合適的。」冷希蓉十分確定地說道,「有的工作對專業限制也不大,基本上只要是專科、大學畢業,都有機會。如果工作經驗豐富,能力突出的,還能夠拿到重點崗位……」

太叔修看着一表人和,冷希蓉可沒想過,對方很可能連高中畢業證都沒有,所以也就介紹得非常熱情。

冷希蓉想,那個苪大少爺不是想接近那個異能者嗎,不如把太叔修召進他們公司好了。不過是塞個人而已,苪氏集團那麼大,肯定塞得進去。

太叔修有一種盛情難卻的感覺,實在沒辦法,才遞了一份簡歷給對方。

當然了,為了防止被對方當面嘲笑,他還直接找了一個借口,趕緊抱了獎品走人。

因為簡歷是蓋在桌子上的,冷希蓉並沒有看到上面的內容,看到他這麼急,也沒有強求,稍微送了一下,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她一邊翻開太叔修的簡歷,一邊給苪少凌打了電話:「苪大少爺,東西我已經交給對方了。」

「嗯!知道了。」電話那頭,苪少凌說道,「路已經給你鋪好了,以後怎麼接近對方,不用我教你了吧?」

此時,冷希蓉已經看到了太叔修的學歷,整個人愣了一下:什麼,高中學歷?!

「不是吧,看着不像啊……」因為太驚訝,不由自主的就說了出來。

「什麼不像?」電話那端,苪少凌問道。

「沒什麼。」冷希蓉收回心神,按著原定的計劃,將自己的發現告訴了苪少凌。

苪少凌一聽太叔修正在找工作,心裏頓時有了主意,讓冷希蓉拍照,將某人的簡歷發給他。

另一頭,太叔修抱着獎品,逃也似的坐上了回家的地鐵。

這個時候他真的後悔極了,覺得自己不應該圖臉上好看,就拿了簡歷跑去人才市場找工作。

人才市場是他這種人能去的嗎?

沒本事,沒學歷,去了也找不到工作,還丟臉。

【啊……薇薇,我今天真的是太丟臉了!】

【我居然把簡歷給了貝爾泰貝莎的工作人員,好丟人!】

【我要瘋了!】

【你說,她看了以後,會不會看不起我?】

……

楊香薇無奈極了,玩個遊戲,某個人一直給她發信息,害得她都沒辦法玩得安心。

這不,一不小心操作失誤,她好不容易養得超級長的小蛇,死了。

她退出遊戲界面,打開微信,回道:【你怕她看不起你,就不怕我看不起你?】

太叔修一看某人回了信息,趕緊回答:【怎麼人?我是什麼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反正我是誰,你也不會嫌棄我。】

楊香薇:【哼哼!想多了,你要真的不學無術,是個小混混,我肯定嫌棄你。】

太叔修:【可我不是小混混。】

……

相較於冷希蓉,楊香薇對於太叔修來說,那就是自己人。

自己的根底,對方也清楚,所以太叔修一點也不覺得,他的低學歷在楊香薇那裏會丟臉。

反正楊香薇讓他接近,就是因為他的臉。

只要他有這張臉,他還有什麼好怕的?

楊香薇聊了半天,太叔修的窘迫感消失了,感覺也好了很多。

他發現,通過微信和楊香薇聊天,他似乎更加自在一些。

站在她面前時,他得戴上各種偽裝,生怕偽裝不到位,不符合她心目中某人的樣子,就失去了這份「寵愛」;可在微信里,他看不到她的表情,她也看不到他的,所有的語言在經過文字的編輯之後,都是經過了大腦「考量」的,他似乎再也不用擔心自己說錯了話了。

真實的性情,不由自主的透露了一些出來。

手機的另一端,楊香薇看着發過來的一串串文字,微微眯了一下眸子。

不過她沒有說什麼,隨意地回著,還不忘記恭喜他榮獲大獎:【既然獲了這麼大的獎,那你晚上想要怎麼慶祝?】

太叔修:【呵呵……當然要慶祝了,晚上我們去吃大餐,怎麼樣?】

還配了一張大餐的圖片。

楊香薇:【#^_^#是嗎?那真的是太好了!那今天晚上,我就沾你的光,好好吃頓『大餐』了。】

太叔修:【●▽●包在我身上了,你等著,到時候隨便點。嘿嘿!】

楊香薇:【→_→平時可沒見你這麼大方,獲了獎就是不一樣啊。】

太叔修:【哪有?( ̄▽ ̄)哇哈哈…】

……

一回到家,太叔修就趕緊把那塊價值50萬塊錢的手錶拿給了楊香薇看。

「你看,這塊手錶漂亮吧?」

楊香薇看了一眼:「嗯,挺漂亮的!」

實際上,她是有點欣賞不來——只能用來看時間,也沒什麼用處,有什麼「漂亮」的?

不過嘛,看到太叔修這麼開心,楊香薇也沒打算掃他的興,隨意哄了兩句。

「送給你!」太叔修乾淨利落,一聽她說漂亮,就遞了過去。

「不用,你自己戴吧,這應該是男式的,不太適合女孩子。」

太叔修看了一下楊香薇的手腕,再看了一眼這塊手錶,說道:「那行吧,那等我以後工作,賺到錢了,我給你買一塊。」

「好,那我等你。」

長這麼大,太叔修還沒戴過這麼貴的手錶,戴在手上美滋滋的,還拍了好幾張照片發朋友圈:【太開心了!我今天中了一個頭等大獎,噹噹噹噹~】

很快,就有人在下面點贊+回應。

厲曼荷:【修哥,你簡直太厲害了!棒棒噠~】

謝成周:【嘿嘿!這表真漂亮,運氣不錯哦~】

太叔修忍不住有些得意,一一回了一條:【沒什麼,運氣好罷了。】

正說着話,太叔修看到了冷希蓉的評價:【恭喜!】

。 虛空中。

四界強者與姬穹空之間的大戰越演越烈,每一道攻擊之下,炸響之聲傳遍九天十地。

轟。

轟。

隨著巨響傳開,五道身影轉戰於空,頃刻間,已達千里之外。

祭靈之後的姬穹空,霸道的沒有道理,完全無視四界強者的襲殺,久戰之下,四人多少都有了傷痕。

看樣子應該是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就在這時。

劍界強者一抬手,一道劍光直衝九霄之巔,與此同時,星界,須彌界,天玄界強者亦是發出信號彈。

他們之所以選擇求援,是因為他們心下清楚,要是再和姬穹空大戰下去,他們四人必敗無疑。

他們不能敗。

就算要敗,也要拉姬穹空一起,同歸於盡。

但他們必須通知自己前來,繼續斬殺楚帝,掠奪大道。

看到這一幕。

姬穹空變得愈發癲狂,掌中太白劍瘋狂揮動,一座座劍域飛斬,朝著四人身上籠罩過去。

駭人無比,霸道絕倫。

這一刻。

劍界強者目光落在姬穹空身影上,嘴角掀起一抹冰冷的笑意,「祭靈,也並不是無敵的。」

隨著聲音落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