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此時,一名男子從遠處走來。 見到此人,徐灼不由得眉頭一皺,他認得這名男子,是關豹手下的忠實狗腿子,名叫劉陽,爲人陰狠歹毒,視人命如草芥,因爲敢殺人、敢拼命,深得關豹的賞識。

正在此時,一名男子從遠處走來。 見到此人,徐灼不由得眉頭一皺,他認得這名男子,是關豹手下的忠實狗腿子,名叫劉陽,爲人陰狠歹毒,視人命如草芥,因爲敢殺人、敢拼命,深得關豹的賞識。

“劉哥!”負責看守衆人的僕人一見劉陽,立刻打招呼。

劉陽嘴角噙着一絲笑,目光掃過被綁的衆人,當他發現人羣中的徐灼時,不由眉頭一皺,這次他奉關豹之命來查看,就是爲了從中做手腳,整死徐灼。

“按照夫人吩咐,每隔一炷香的時間,就將繩索往下放一米,你怎麼還不動手!”

被吊着的衆人聞言,不由得心頭一緊!這劉陽,簡直是來催命的啊!

“劉哥,剛放了繩索,現在一炷香還沒燒完呢。”僕人指了指旁邊一個香爐,裏面插了一根燒到一半的香。

“蠢貨!”劉陽卻是冷笑一聲,“夫人還等着消息呢,你真要夫人等那麼久?去,把繩索放下兩米!我倒要看看,這些窮鬼能撐到什麼時候!”

“可是夫人交待……”僕人卻猶豫。


“混賬!”劉陽一瞪眼,“你信不信,就算我把你扔進獸窟,也沒人在意你的失蹤?!”

“是是,小人這就去!”

僕人哪裏還敢頂嘴,忙瑟縮着跑到一個圓形絞盤近前,絞盤連接的正是捆綁衆礦工的繩索。

“嘎嘎嘎……”

僕人轉動絞盤,絞盤轉動,被繩索綁着的礦工也隨之下降,約莫下降了兩米時,這才停下。

礦工們頓時嚇得面如死灰,一個個拼命叫喊起來。

“有沒有人知道金獅的事,趕緊說說啊,再這樣下去我們就完蛋了!”

“就是,誰幹了這事,趕緊承認,別連累我們大家!”

“好漢做事好漢當,別當縮頭烏龜!……”

丁小強聽着衆人的咒罵,不由得面色掙扎,他回頭看看自己老大韓冰,發現他一臉冷漠,臉上沒有絲毫表情。

“老大難道一點也不擔心?”丁小強心中疑慮,再扭頭看看另一邊的徐灼,卻是一副的氣定神閒,跟韓冰有一拼。

“果然厲害!”丁小強心中暗歎,同時有了主心骨。

正在此時,一頭虎獒獸縱身躍起,撲向一名礦工,而這名礦工,正是昨夜指認徐灼等三人的林偉。


頓時衆人全部安靜了,驚恐的看着林偉,而林偉似乎還沒意識到危險的來臨……

咔吧……

一聲讓人心驚的咬合之聲,林偉的雙腿被生生咬斷,頓時血流如注,雙腿露出白森森的骨茬。

林偉慘呼一聲,痛得昏了過去。

鮮血的味道刺激了下面的野獸,一個個嘶吼的更加瘋狂暴躁了。

有幾個大男人嚇得哭了起來。

劉陽臉上卻是露出滿足之色。

看到這一幕,徐灼心中陣陣發冷,蘇絳雪這女人竟然還沒來!她恐怕也知道這些礦工與金獅一事無關,她這樣做,純粹是用這些人的命,來發泄她心中的怒氣。

這樣一來,反倒是我害了他們。徐灼雖然對這些自私自利,毫無同情心的礦工看不順眼,但若讓他們因爲自己而命喪獸口,心中也是不好受,心裏想着,要不要乾脆承認了?

而此時,剛剛那頭虎獒再次撲出,這一次,它竟是跳到獸窟的牆壁上,然後借力再次一躍,朝着徐灼撲咬過來。

衆人又是發出一陣驚呼。


而劉陽則是面露興奮之色,這個徐灼,死定了!

不過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僵住了,因爲就在那虎獒要咬到徐灼時,徐灼卻是腰身一曲,藉助繩索之力,身子騰起近兩米,躲過了虎獒的撲咬。

“該死!”劉陽臉色陰沉,不過在他看來,徐灼不過是面對絕境的應激反應,借繩索之力騰起,算不得什麼。

噗通!那頭虎獒不甘的落了下去,可其他人卻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因爲……

這個虎獒,竟懂得藉助獸窟的牆壁再次跳躍!

可以預料,它的下一次的二段跳躍式撲擊,恐怕就會有人命喪其口!

“爲什麼他躲過去了!”有人看向徐灼的目光,充滿了怨恨之色!如果徐灼沒有躲過去,那麼下方的野獸便會去爭食吃他,暫時不會再攻擊其他人了。

“讓我來!”

那劉陽忽然來到放繩索的絞盤近前,大力轉動絞盤,咔咔咔一陣響動,又將衆人下放了三米多!

衆人頓時驚恐無比!

獸窟之下,野獸的喉嚨裏隱隱發出咆哮,嗜血的目光緊盯上方人類,似乎在選擇撲擊目標。

一頭瞎了一隻眼的黑色猛虎緩緩走到衆人下方,獨眼猙獰朝上面望去,最後鎖定了一人。

“小強,快點,用力晃!”

韓冰忽然大喝起來,丁小強不由一怔。“老大,我幹嘛要晃?”

“少廢話,不想死就快點!”韓冰臉上少有的露出焦急之色。“那頭黑虎,下一次就要衝你過去了!”

“啊!”丁小強嚇得一哆嗦,再看下面,果然看到一頭獨眼黑虎,正用兇殘的目光盯着他!並且緩緩俯下了身子……

噌~!

獨眼黑虎有力的雙腿猛然蹬地,將其身體送上了半空的牆壁之上,隨即藉助牆壁再次蹬踏,飛撲上來!

“小強!”韓冰睚眥欲裂,嘶吼起來。丁小強與他同爲孤兒,從小一同長大,雖不是兄弟,但親如兄弟!

丁小強此時早嚇蒙了,除了尖叫,已經做不出其他動作了。

忽然,一個人影蕩了過來!

嘭!

這人雙腿正踹在獨眼黑虎腹部,讓它身體一歪,撲了一個空。

“徐灼!”

原來,徐灼比韓冰更早發現了獨眼黑虎的目標是丁小強,情急之下,一腳踹在旁邊一人身上,然後借力撲向獨眼黑虎,將其攔截了下來。

韓冰和丁小強看着徐灼,面露感激之色。

“咬,給我咬死他們!”劉陽在獸窟上面瘋狂喊叫,臉上滿是興奮,瘋狂。

衆礦工聽着劉陽的叫聲,心中那個恨,真想生撕了他!

“你們在做什麼?”

正在此時,忽然一個女子清冷的聲音響起。

聽到這個聲音,徐灼心中忽然莫名的一顫! “二小姐,您回來了!”劉陽的聲音中充滿了無比的驚訝和討好之意,徐灼感到,這劉陽此時的語氣,簡直比面對蘇絳雪時還要恭敬!

二小姐?徐灼心中一動。

這位二小姐,名叫沐秋雪,雖然從未見過,但卻早有耳聞,甚至於,整個紅砂鎮都沒有不知道她的。

兩年前,唐家還只不過是一個普通小貴族,在紅砂鎮基本排不上號,可如今卻一躍成爲排名第一的大家族,而且還獨佔了礦脈,讓其他家族眼紅不已,卻絲毫不敢打歪主意。



爲什麼?

正是因爲這位二小姐!

沐秋雪,年僅十四歲,便已是達到了驚人的八階武者,其過人的天賦後來被青雲城天武學院的一位導師看中,親自收其爲徒,前途不可限量,如果說唐家是個麻雀窩,那麼這位二小姐就是一隻金鳳凰!

能飛出金鳳凰的麻雀窩,那也能瞬間變爲金枝玉葉,富貴寶地!更何況,與天武學院搭上關係,那可是找到了一座極大的靠山。

“他們犯了什麼錯,要被綁在這裏?”沐秋雪問道。

劉陽恭敬解釋:“二小姐,您有所不知,夫人得知您要從天武學院回來,特意花高價給您買了一頭金毛獅寵做禮物,可誰知道,這金毛獅寵竟然被這些窮鬼拐了去,夫人一怒之下,將他們吊在了這裏!”

“金獅麼?我看這些人應該沒膽打金獅的主意,再吊着也沒用,放了吧。”沐秋雪淡淡的聲音,在衆人聽來如同天籟一般!

劉陽面露難色,二小姐的話,他自然不敢違背,只是看到徐灼還完好的吊在那裏,他沒法跟關豹去交代!

略一思量,劉陽恭敬道:“二小姐,此事是夫人親自吩咐下來的,小人也不敢擅自做主,屬下這就去稟告夫人,只要夫人發話,屬下立刻放人!”

話音剛落,一聲慘叫聲忽然響起!一名礦工被之前那頭獨眼黑虎咬去了半截身子,血淋淋掛在那裏,身體還不斷抽搐着。

“先放人,隨後我會親自跟夫人說,相信她不會怪你。”沐秋雪的聲音微微有些發冷。

“這個……”劉陽猶豫起來,心中卻是巴望着,那些野獸趕緊把徐灼一口咬死!

見劉陽猶豫,沐秋雪不由聲音一冷:“本來這次回家,是要多留幾日,可如今看來,連唐府的奴才都不把我的話當回事,我在這裏待着還有什麼意思,不如回學院好了。”

雖然說的風輕雲淡,但在劉陽聽來,卻字字驚心,他知道,二小姐這回真發火了!

若她真迴天武學院,他劉陽就死定了!

他可是很清楚,就在幾年前,二小姐尚未顯露天分時,她與蘇絳雪的關係極差,但後來二小姐展示出驚豔之才,進入天武學院,蘇絳雪非常後悔,想盡辦法彌補兩人的關係,但即便如此,她們之間的隔閡已是形成,難以消除。

也因此,自從二小姐進入天武學院後,很少回家,這讓蘇絳雪焦急萬分,生怕將來二小姐成了氣候,會脫離唐家!正因此,每次二小姐回家,對她來說都欣喜萬分,想盡辦法討好二小姐,力圖彌補過去,譬如那頭金毛獅寵便是買來送二小姐的!

蘇絳雪明白:只要能拴住二小姐,唐家在紅砂鎮就永遠是第一家族!是這裏的土皇帝!

而如今,若是他劉陽把二小姐氣走了,蘇絳雪還不得拔了他的皮?!

“立刻放人!”劉陽忙不迭的轉動絞盤,收攏繩索,將衆人拉了上來。

死裏逃生之後,衆人一陣陣的後怕,同時,對救了他們性命的沐秋雪也充滿了感激。對他們來說,這位傳奇少女,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女,神聖不可侵犯。哪怕能見上一見,也夠他們自傲的了。

而徐灼,此時也看到了沐秋雪的模樣。

沐秋雪大約十四五歲,其身姿曼妙,腰肢纖細,一頭濃密長髮如雲般輕輕挽起,越發襯托她的凝脂雪膚,仙骨冰肌,一襲白色裙衫在她身上多了一層神聖色彩,顯得雙腿輪廓圓潤修長。

此時劉陽湊到近前:“二小姐,剛纔奴才無禮,頂撞了二小姐,還望二小姐千萬別生氣,您知道,您在夫人那兒一句話,小人的屁股可要開花了!所以還請二小姐大人有大量……哎呀!”

也不知是誰,在後面狠狠踹了劉陽一腳。

“誰?是誰踹的我,站出來!”劉陽惡狠狠掃視着身後的衆人,卻見衆人都是一副無辜之色,劉陽回身看着二小姐:“二小姐,剛纔您有沒有……”

“沒看見。”二小姐淡淡說了句,頭轉向一旁。

嘭!一道腿影一閃,劉陽直接被踹翻在地,來了個狗啃食,不等他翻身爬起,一隻又一隻的大腳噼裏啪啦的落了下去,把劉陽直接踩進了泥裏,隱隱的,還聽到有骨頭碎裂之聲。

“王八蛋,叫你使壞!”

“死去吧你!”

“踩他頭,踩他頭!”

……

衆人對着劉陽狂毆,直到劉陽都沒聲了,這才罷手。雖然劉陽平日狠辣,很多人怕他,可如今劉陽都差點害他們被吃了,這口氣,咽不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