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那雕刻着龍紋寶藏密鑰。

正是那雕刻着龍紋寶藏密鑰。

突然那寶藏密鑰化作了一道金光,猛地鑽進了林陽的身體裏,瞬間林陽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丹田處出現了一把鑰匙。

一旁的蟑螂老怪看到這一幕後點了點頭開口道。

“看起來你成功了,得到了師傅的認可,不過師傅居然會收你爲徒,真的讓我沒想到。”

林陽此時也恢復了平靜抓住了蟑螂老怪的胳膊。

“師傅還活着嗎?”

蟑螂老怪搖了搖頭,不置可否。

林陽咬緊了牙關,可以說和上宇經歷的那四十九天,不亞於林陽修煉一年了,沒有上宇林陽也不會融合出九泉龍凰,更不知道要卡在內動境中期巔峯多久。

“不過我聽說一旦到達化神境界的人,想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當年師傅雖然遭遇天劫,神形俱滅,可是依舊留下了一縷魂魄,這一縷魂魄被關押在那所謂的鎖靈殿內,若是師傅的這一縷魂魄能夠回到天地間,那麼我覺得憑藉師傅的能力,一定是可以再復甦的。”

“鎖靈殿?”

蟑螂老怪聽到林陽疑惑的語句呵呵笑了笑,擡起頭看着天空。

“天界專門鎖那些可怕的老妖怪的地方,以你現在的實力知道這些無疑是找死。”

林陽點了點頭,也沒有再繼續追問,隨後蟑螂老怪走上前來拍了拍林陽的肩膀。

“如今我的任務也完成了,這柄鑰匙歸你了,我也該歸於塵土了,我累了,記住了,拿到這個鑰匙不一定會是機緣,也可能會是災難,因爲這並不是祕密,到時候會有無數的天才妖孽前來搶奪,謹記。”

說完蟑螂老怪也化作了點點星芒徹底消散了這天地之間。

林陽點了點頭站起身握緊了拳頭,一旁的小白狐也連忙鑽進了林陽的衣懷內。

他堅信上宇一定是還活着的!

“加油吧,小時候我聽我爺爺說,這些地方不過只是整個大陸的十分之三罷了。”

“十分之三?”

“普通界,隱藏界,仙界,天界,劃分這整個大陸,未來你就會接觸到的。”

林陽點了點頭,隨後走出了這塊的陰暗的小衚衕內,回到了家中。


剛一踏進家門,千代噠噠噠就跑到了林陽身邊,拉起了林陽的手。

“少爺,裏面有個人在等你,自稱是你的朋友。”

“等我?”

千代點了點頭,林陽見狀眯着眼睛。

什麼人能知道自己的這個地方?要知道即便是許君柔他們都不知道。

林陽走到了客廳,發現沙發上此時坐着一個男子,叼着一根菸。

陳誠!

林陽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裏見到他!本來自從上一個陳誠和林陽分開後,陳誠就一直沒再出現。

之後鎮海又發生了那麼些事情,林陽就忘記了!

“林大師,好久不見啊!快快!過來坐!”

林陽看着陳誠笑了笑,隨後示意一旁的千代先離開後,便坐在了陳誠的身邊。

“陳公子?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裏的?又是怎麼來到我家的!”

“哎,林大師你這就見外了,今天我來呢,是有一個消息要告訴你!你放心!我們絕對是友非敵!”

“你說吧,希望你到最後給我一個完美的解釋!”

陳誠哈哈大笑,叼起了一根菸後開口道。

“不知道林大師可聽說過,歐陽俊的叔叔快回來了!”

“叔叔?!”

陳誠點了點頭,繼而又開口道。

“其實歐陽俊的公司是歐陽俊的叔叔和歐陽俊的父親當年合力開的,可是後來他這個叔叔突然有一天就離開了,據說是闖蕩江湖?拜師學藝?之後便再了無蹤跡。”

“可是就在前幾日,我們陳家得到消息,歐陽俊的叔叔似乎拜入了什麼古武世家,如今聽說自己的公司,兒子,好友全部被你們毀掉,所以打算帶着世家之人回來尋仇!而且他叔叔的名聲在哪個世家裏面可不小呢,呵呵。”


林陽聽聞皺緊了眉頭,他可從來沒聽說過歐陽俊還有一個叔叔啊。

“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又爲什麼要告訴我?”

陳誠拍了拍林陽的肩膀,開口道。

“林大師在蘇陵所做之事,我都略有耳聞,所以我陳家想結交一下林大師這個朋友,畢竟我們也有着一面之緣。好了,我要走了,林大師記住了就在這幾日,那歐陽俊的叔叔就會回來了。同時哪個歐陽俊的叔叔我聽說實力不弱,這一次攜帶着流派之人前來,估計鎮海又要造成一次腥風血雨咯。”

說完陳誠擡起腳離開了林陽的家中。

林陽此時皺緊了眉頭。

這個陳誠結交自己是真,可是一定不是主要目的,一定還有其他問題。

可是不管是不是,陳誠這個消息確實很重要!

剛好也要過年了,此刻的外面也已經陷入了冬季!

想到這裏林陽握緊了拳頭!

但凡是和歐陽俊苟合在一起的,他絕不放過!

“千兒!小星!收拾收拾東西我們回家!”

而此時在鎮海遠處的一個森林處,一個渾身白衣青袖,古銅色的皮膚的男子,正站在一處大樹上,遙望着遠處的鎮海。

突然蹭蹭蹭三聲,男子的下面就突然出現了三個人。

“君王!調查清楚了!歐陽俊以及歐陽誠的覆滅,全部都是哪個叫林陽的男子一手造成!”

男子點了點頭,隨即冷笑了一聲,突然四周吹起了陣陣寒風,將他身上的衣襬全部吹起。

“林陽!一介宵小!我要你還我兄侄命來!”

而男子下面的三個男子看到此景渾身上下一陣膽顫。

此刻的他們知道,君王真的怒了!

隨後男子踩着樹枝,朝着鎮海奔去,眼神之中帶有着無盡的怒氣!

若是林陽在這裏就會發現。

這男子使用的乃是風之神氣!

… “姐姐,告訴父親!暫時先關閉公司,先躲起來,一定要快!”

林陽走在蘇陵的大街上,對着電話對面的許君柔焦急得說着。

“發生什麼?小弟?”

“聽我的!快!歐陽俊的叔叔回來尋仇了!”

說完林陽便掛斷了電話,握緊了拳頭,如今的他一定要儘快回到鎮海!

“哈哈哈!林陽!我他媽終於逮到你了!”

聲音落下林陽的背後一道冷風襲來,林陽感覺到後輕輕一側身,就看到一顆冰錐擦着他的身體射入了面前的牆壁之中。

林陽皺着眉頭,扭過了頭。

此人戴着一副面具!不是那天葵是誰!

可是如今林陽沒有時間和他閒扯,轉過身就要離開的時候。

“站住!你他媽當初打斷了我的手臂!若不是我有濟世靈藥!可能如今我這條胳膊就不能再用了!如今我代表着上門世家!前來破壞均衡之人林陽!”

林陽冷笑了一聲,並未停下腳步。

天葵看到林陽的樣子哈哈大笑繼而開口道。

“到底不過只是一個蟲子,只會逃跑而已,如今的我攜帶着家族祕法前來,我早就不是當初的我了!”

說完天葵的手中凝聚出了一團深藍色的氣流,漸漸得無限拉長,變成了一把寒霜鐵劍!

劍尖之上透漏着無盡的刃芒!而劍身則晶瑩透麗!

隨即天葵輕輕將冰劍往地上一插!

唰唰唰!地面之上瞬間裹起了濃厚的冰面,寒氣朝朝!

但是這還沒完!冰面已經以極快的速度覆蓋在了林陽周圍的土地,同時凍住了林陽的雙腳,使他動彈不得!

林陽笑了笑,感受着四周的冷空氣不斷覆蓋在他的身體之上,但是林陽卻並未受到影響。

這冷氣比起試煉裏的地道的冷氣根本沒得相比!


不過天葵的做法!已經完全激怒了林陽!

天葵此時冷笑了一聲,拿起了手中的寒霜劍,對準了天空一扔。

“在我這冰魄神劍術!萬物皆爲浮塵!若是如今你跪下來求我放過我!那麼我只會斬斷你的一臂而已!不然的話!哼!”

說完天葵運用了身體內的靈氣,全部朝着天空的冰劍彙集而去,只見那冰劍此時彷彿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周遭不斷有氣流飄動,劍身之上宛若有着一隻雪山狡狐在怒瞪着下面的林陽。

“此乃我上門世家的族紋!雲劍靈狡!在此之下還不速速跪下!”

林陽此時看着天空中的冰劍,眼神之中有着止不住的狂熱。

水之神氣,至陰至寒,五行其二,雖不及天火,卻也是火焰相生相剋之物!


想到這裏林陽咧開嘴笑了!這冰劍剛好適合他!

對面的天葵看到林陽依舊一動也未動,冷哼了一聲開口道。

“真是不知死活!那麼你就去死吧!”

這句話說完,天空中的冰劍似乎得到了什麼命令一般,在空中打了一個轉,隨後直指林陽的心口,猛地射了過去!

在空中一道白光劃過!冰劍之上那隻靈狐正在死死得盯着林陽,彷彿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

“雜牌狐狸,真是噁心!”

小白狐在林陽的懷裏調侃了一句,隨後接着閉上眼睛呼呼大睡,彷彿並不擔心一般。

而林陽此時則張開了雙臂!

噗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