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準備離開的時候,凌羽楓突然又說道,“還有一件事情,下個禮拜,我要在家裏開一個喬遷宴,到時候需要你們小區準備兩輛客車。”

正準備離開的時候,凌羽楓突然又說道,“還有一件事情,下個禮拜,我要在家裏開一個喬遷宴,到時候需要你們小區準備兩輛客車。”

但凡不是小區的人要進入小區的話,一定要通知物業,而且物業會準備客車,因爲如果每一週外來的人都開着自己的車,那麼肯定會堵塞小區的交通。

物業很恭敬的點了點頭說道,“凌先生,我會安排好的。”

凌羽楓淡淡笑了笑說道,“好,那就麻煩了。”

物業最後又看了公孫仁杰一眼,帶着那幾個保安離開了。

等到他們離開之後,公孫仁杰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伸手用衣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他現在終於可以確定,眼前的這個人就是私人別墅的主人。

之前他還看不起凌羽楓,真是狗眼看人低了。

公孫仁杰輕咳了兩聲,走到凌羽楓跟前,很感激的說道,“凌先生,剛纔謝謝你了。”

凌羽楓淡淡笑了笑,慢慢的說道,“你也是在小區住的人,應該知道小區的規矩。這一次我剛好碰上了,下一次你就要自己解決了。”

公孫仁杰趕緊點了點頭,說:“對,對,我知道。”

公孫仁杰看着凌羽楓的眼睛,很認真的說道:“凌先生,這一次你幫了我,以後如果有任何需要幫忙的地方,只要你說話,我絕對義不容辭。對了,我叫公孫仁杰。”

凌羽楓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轉身回到了私人別墅。

等到那些工人把別墅全部裝修好了,凌羽楓審視了一番,感到非常滿意,就把工錢給那些人全部結了。

…… 蘇妲己今日沒有去公司,凌羽楓一個人開車出去準備買包煙。

在一個十字路口,一箇中年婦女騎着電瓶車突然出現,凌羽楓來不及剎車,一下子撞了上去。

凌羽楓趕緊下車,走過去問道:“你怎麼樣?”

中年婦女動了一下,她的腿被電瓶車壓住了,一臉痛苦的表情。

凌羽楓二話不說,帶着中年婦女到了醫院,繳納了所有的費用。

中年婦女是着急回去看孩子,沒有顧忌紅燈。

按理說,是她的錯。

但她沒想到凌羽楓這麼負責,一陣感動,她握着凌羽楓的手,說,“真是謝謝你了,小夥子,你是一個好人。”

說着眼眶含淚,又想到了自己孩子,她這麼一住院,孩子在家就沒人照顧,一臉憂愁。

凌羽楓看到了中年婦女的愁容,說道:“阿姨,你生活上有什麼難處嗎?我一定儘量幫你。這樣吧,你先跟我說一下你家人的電話號碼,或者你丈夫的聯繫方式,我可以幫你聯繫一下他們。”

“小夥子,你不用管我了,你已經做得很好了。而且是我自己亂闖紅燈,跟你沒關係,你還是趕緊回家吧。”中年婦女說道。

凌羽楓說起家人這件事,中年婦女眼裏閃過一絲無助與淡漠。

凌羽楓能看出來中年婦女在逃避家人的話題。

凌羽楓安慰着說道:“阿姨,你是不是有什麼不方便的事?跟我說說,說不定我能幫上忙。”

中年婦女握着凌羽楓的手,眼淚簌簌的流了下來。

中年婦女家裏情況很困難,她離異沒有丈夫,而且一個人要養經常生病的孩子。

兒子無時無刻都需要她的照顧,要是她現在住院了,家裏的兒子可就沒人照顧了。

爲了養活兒子,她一直在外面做兼職,要是她住院時間長了,家裏就沒有任何收入了。

就算出院,也會面臨很嚴重的危機。

中年婦女微微低了低頭,想了一下,還是將情況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凌羽楓。

凌羽楓聽完有些心酸,他握着中年婦女的手說道,“阿姨,你放心吧,你家裏的孩子我會幫你照顧好的。這樣吧,你現在給我一個地址,我先去看看你兒子怎麼樣。”

中年婦女感激的寫了一張字條,將自己家的地址交給了凌羽楓。

那個中年婦女叫劉麗芬。

安排好醫院這邊的事情,凌羽楓就按照那個地址,來到了一個偏僻的村落。

剛一推門。

凌羽楓就看到一個看起來十幾歲的小男孩,正光着腳坐在地上,一臉癡呆的樣子。

吃着地上一團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


原來,這個男孩智力有問題,生活上也不能自理,所以劉麗芬纔會那麼難受。

小男孩兒看到凌羽楓的來到,面色有些驚異,趁凌羽楓不注意的時候,站起身一溜煙兒的跑了出去。


小男孩的跑步速度令凌羽楓驚訝,他迅速追了上去。

只見小男孩穿過了一個灌木林,就不知道去哪兒了。

凌羽楓到處找尋小男孩,就在他轉過一個拐角的時候,聽到一陣啼哭聲。

凌羽楓順着哭聲找尋過去,看到那個小男孩正坐在地上,抱頭痛哭,旁邊一些比小男孩強壯的孩子正在毆打他。

凌羽楓跑了過去,喊道:“住手,你們這些小孩子怎麼回事?爲什麼要欺負他?”

這羣小孩擡頭看了一眼凌羽楓,隨後朝凌羽楓做了個鬼臉,好像並不懼怕凌羽楓,繼續不停的打着小男孩。


“你是什麼人啊?我跟你說,這個人就是個傻子,我們打的是他,又沒有打你,你在這兒跟我們大呼小叫的幹什麼?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領頭的一個稍微大點的孩子朝凌羽楓說道。

那個傻孩子擡頭看了一眼凌羽楓,看到凌羽楓居然癡癡的笑了起來。

“看到沒?看到沒?這個傻子笑了,他喜歡被我們打,我們加大點力度。”領頭的小孩再次說道。

凌羽楓見狀,上前撥開幾個孩子,將小男孩從地上拉起來。

小男孩的名字叫劉小水。

其實劉麗芬對這個小男孩寄託了很大的希望,雖然小男孩智力有問題,但劉麗芬從來沒有放棄過對他的治療。

她想着出去打工,多賺點錢,養活兒子,卻沒想到兒子卻備受欺負。

“大家看到了沒?他跟這個傻子有關係,看來是兩個傻子。”帶頭的小男孩說。

“打他們,打他們。”另一個小孩起鬨道。

在兩個小孩的起鬨下,這羣孩子又跑到一邊撿起了地上的石頭,朝着凌羽楓扔過去。

凌羽楓皺了皺眉頭,走到那個帶頭的小男孩面前,一把將他拎起來,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道,“年紀輕輕,心腸居然如此歹毒,看來你真是沒遭過社會的毒打,今天先讓我來教訓你一下吧。”

凌羽楓一巴掌打在小男孩的臉上,“啪”的一聲,小男孩的臉上頓時鼓起了一個大包。

凌羽楓看他畢竟是個孩子,給了他一巴掌,就把他放到了地上。

沒必要跟小孩計較。

那小孩卻十分生氣。

“他敢打我,兄弟們,這個傻子居然敢打我。”

這小孩可是整個村子裏的小少爺,連大人都不敢惹他,他自己也幾乎沒有捱過打。

誰想到卻被今天一個外人打了一巴掌。

“我告訴你,你要是再敢欺負劉小水,我保證,你以後受到的教訓絕對比今天嚴重百倍。”

凌羽楓嚴厲的說道。

那小孩站起身拍了拍褲子上的泥土,恨恨的看着凌羽楓說,“你給我等着,你不就是跟這個傻子同一個家門的嗎?我馬上就回來報仇,有本事你別跑。”

說完一羣小孩撒腿跑了。

凌羽楓蹲下身子,幫劉小水拍了拍地上的土,幫劉小水擦了擦眼淚。

劉小水繼續微笑着,嘴裏還不停的說着,“謝謝你,謝謝。”

劉小水灰頭土臉的樣子,凌羽楓心裏不是滋味,拉起劉小水的手,一邊走一邊說:“走,回家,哥哥給你買好吃的去。”

劉小水的家裏只有很小的幾平米,也只有一個房間,甚至廚房跟廁所只相隔不足幾步。

凌羽楓一進來,劉小水就安安穩穩的坐到那張有些破舊的牀上,一句話也不說,安安靜靜的看着凌羽楓給他弄吃的。

…… 凌羽楓打開了放蔬菜的櫃子,整個櫃子裏只有一點點的剩菜。

凌羽楓搖了搖頭,無奈的對劉小水說,“你聽話,乖乖的在這裏等我,哥哥現在就出去給你弄好吃的,好不好?”

劉小水乖巧的點着頭。

凌羽楓看到心裏一陣欣慰。

但凌羽楓纔剛走,先前被凌羽楓打了一巴掌的那個小男孩帶着幾個大人,一臉兇相的來到了劉小水家。

看樣子應該是那個壞孩子的家長。

“傻子,剛纔那個人呢,快點給我說。”壞孩子一把拎起劉小水,惡狠狠的說道。

劉小水見狀很害怕,忍不住哭出了聲。

壞孩子惡狠狠的打了劉小水一巴掌,隨後將他扔到了地上。

“爸,那個人好像走了,我們該怎麼辦?”壞孩子轉過頭對着他爸說道。

壞男孩他爸往前走了幾步。

他叫做雷霸虎,是村裏有名的惡霸,這也是他兒子能如此囂張的原因。

這個村落是一個**都管不到的地帶,也沒有任何發展的潛力,所以這種偏僻村子幾乎沒有人會放在眼裏。

雷霸虎就是這種強佔民房的惡霸,不過,雷霸虎身手很矯健,沒有人敢惹他。

村子裏家家戶戶對他都很敬畏。

壞孩子一回家,雷霸虎看到兒子的臉腫的那麼高,二話不說帶着兒子來找凌羽楓算賬。

“既然那個人跑了,要不我們先把這個傻子打一頓,也好出出氣。”雷霸虎饒有興趣的看着劉小水說道。


雷霸虎此話一出,後面的幾個壯年男子,就領着生病的劉小水,拖出了家門,開始拳打腳踢。

壞孩子很享受的看着這一切,甚至還拿起手機開始錄視頻。

“兒子,怎麼樣?你要是還覺得不夠出氣的話,我就召集全村人去把那個打你的人找出來,我會讓那個小子付出代價。”

壞孩子聽到這裏,一臉仰慕的看着雷霸虎,得意的說道,“爸,你真是太威風了,我以後一定要像你一樣。”

雷霸虎得意的笑了,對兒子說道,“你可不能像我這樣,我一輩子就在這個村子裏了,你要走出這個村子,然後稱霸一方,到時候也讓老子好好囂張囂張。”

就在兩個人憧憬着以後美好種種的時候,凌羽楓提着菜回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