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我盯着那白羽孔雀入神的時候,末葉道長卻突然低聲道:“大家小心,這大鳥恐怕上了年頭。不僅有了靈智,我怕這鳥成精了!”

正當我盯着那白羽孔雀入神的時候,末葉道長卻突然低聲道:“大家小心,這大鳥恐怕上了年頭。不僅有了靈智,我怕這鳥成精了!”

末葉道長這般說道之後,我也轉醒。並在同一時間,直接拔出了背後的真武桃木劍。

這裏是孔雀王朝的遺蹟,突然出現一隻白羽孔雀。而且與我們夢境之中的白羽孔雀很是相像,所以我很是懷疑。這孔雀是不是專門守護這裏的守護妖獸。

畢竟當世很多道門都這般,就比如飄雲谷就有兩隻通靈麋鹿,守護着飄雲大殿。

除了我在這一刻掏出桃木劍警惕遠處的白羽孔雀,其餘人也都紛紛做出我一般的動作。

不是拔劍就是拔槍,就在衆人做出這等動作之後。我們周圍突然間出現了一些莫名的聲音“唦唦唦”的,好似有東西踩在沙地上,發出的聲音。

這種聲音最開始的時候很小,但到了後來,卻變得很大。

四面八方,全都出現了這種聲音。

不僅如此,塔頂上的白羽孔雀又在此時鳥鳴一聲。隨着它這聲你鳥鳴響起,在白羽孔雀的身後,又接連響起十幾聲這樣的鳥鳴。

“吖,吖吖……”

隨着一聲鳥鳴,在黑塔上空,突然間出現了十幾只孔雀。這些孔雀有大有小,小的不過動物園中的孔雀大小,雙翼展開。 超神學院之否定虛空 也就兩米上下。

但其中最大的孔雀,雙翼展開足有七八米。

它們一隻只的全都盯着我們,好似和我們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全都向着我們撲了過來。

而在這一刻,一聲嘶吼突現在我們左前方響起:“嗷!”

隨着這聲嘶吼的出現,一隻全身漆黑,長着肉鱗,並且四肢都是利爪的黑色怪物突然出現。

它的雙眸之中閃爍着嗜血和殘暴,並且對着我們就撲了過來。

見是這種黑色肉鱗怪物,我想都沒想,嘴裏當場冷哼一聲:“找死!”

說罷,雙腳在馬鐙上一蹬,身子當場就彈射了出去。

這地兒可不是流沙漩渦,在這裏對我們出手。今日就讓你們看看我真正的實力。

身體之中道氣運轉,手中長劍當場斬出。肉鱗怪物也不閃避,迎面而上。

因爲這一次我全神貫注,並沒有大意。所以那怪物很不幸,當場就被我斬破了腦袋。

紅色的是血,白色的是腦漿。直接濺射了一地,當場橫死。

這一切都發生在很短的時間,當我一劍砍死一隻肉鱗怪物之後。

“嗷嗷嗷……”一聲聲嘶吼突然在我們周圍響起。

緊接着,我們四面八方,全都出現了這種肉鱗怪物。這還不算什麼,最恐怖的是,就連地面都不安全。很多肉鱗怪物在這一刻突然從地面之下破開沙土。

然後一隻只怪物開始從地底爬了出來,然後向着我們攻擊。

這還沒完,最爲重要的是,天空之中也不安生。十幾只孔雀大鳥全都伸出了利爪,對準了我們就兇猛的撲殺了過來。

見這種場景,我知道此地可不是什麼久留之地。我扭頭望去,見來路已經被封死,因爲有很多怪物突然從地底爬出,然後向着我們攻殺而至。

至於前方,現在更是沒法通過,十五米寬的主幹道,在這一刻直接就被怪物封死。

這會兒的我們,真可謂上天無路,下地無門。

前後左右都是威脅,身爲隊長我的,在這一刻果斷的做出決斷:“大家快上一旁的殘牆!”

說完,我雙腳蹬地,搶先攀上了殘牆。

這殘牆之上,還有一塊約二十平米寬的樓頂。不過又一邊已經塌陷,但就算這般,這會兒我們據守殘牆頂端,總比在駱駝背上安全。

畢竟我們下方沒有沙子,不用擔心來至地下的攻擊。

我們早就經歷各種沙漠中的危險,這一個多月以來,早就有了默契。

現在聽到我的命令,全都在第一時間拋棄了駱駝,逐一向着殘牆頂端衝了上來。

罕古麗和買買提二人雖然沒有道行,也沒有特種訓練過。但也都是西域好手,身手都比普通人強上一些。

在我們的幫助下,也是迅速的蹬上了殘牆頂端。

當我們八個人全都安全的來到殘牆頂端的時候,卻又不在安全。

因爲那些怪物最近的,已經距離我們不足五米。

不敢大意,直接下達命令:“諸位,防禦隊形!”

說完,我們圍成一個圈,把罕古麗和買買提加在中間。就在我們結好隊形,怪物已經衝上殘牆。而且對準了我們就撲了上來,這些怪物的速度雖然很快。

但殘牆擋住了它們,導致它們出現了一段緩衝。所以不僅給了我們很好的防禦機會,和攻殺機會。

第一次怪物突然衝了上來,當直接就被姬無雙一劍給秒了。隨後,又一隻。

而這隻攻殺的方向卻是孫海旺等的防禦方向,結果還要不幸,直接被爆頭。

接下來,便是第三隻、第四隻……嘶吼不斷,怪物連連。

怪物大軍好似無休無止,一隻只嗷嗷叫的就往我們撲。

我們爲了活命,都不想死在這些怪物的手中。只能奮力反抗,不斷揮舞手中的長劍和扣動扳機。

除了四周攻殺而至的怪物,最讓我們感覺防禦無力的,還是天上這些大鳥。

它們總是在我們不經意之間,突然衝殺而至,導致我們防不勝防,好幾次都出現了險情…… 這黑色肉鱗怪物實在是太多,多得我們都有種殺不完的感覺。

孫海旺和趙武的彈藥告急,說在這麼下去,就只能扔手雷了。而且怪物的攻勢越來越兇猛,天空之中的孔雀各個滑溜得很。

別說逮住它們或者弄死它們,就算你發現了它們衝了下來,然後進行攻擊。也都難以傷害到它們這些畜生,因爲這些孔雀都不是簡單的禽獸。

據我觀察,這些孔雀雖然沒有透發出妖氣。但肯定開了靈智,甚至有了道行。

要不然我們對它們的攻擊爲何極度都沒有成功?最爲重要的是,這些孔雀好似有些特殊的能力。每每在關鍵時刻,都能利用一種青光擋住我們的攻勢。

而擋住我們的攻勢之後,這些孔雀都會掉落一片羽毛。

竹馬難當 “炎子,這些孔雀厲害得很。這些怪物好似也和這些孔雀是一夥兒的。在這麼下去,我們的防線恐怕會崩潰!”姬無雙一臉的血漬,冷冷的在我一旁開口。

而我也是一劍砍死一隻怪物,熱騰騰的鮮血當場便濺射了一地:“我知道,但現在沒地兒可逃。前後左右,全都是這些怪物。仙兒她們現在也出不來,只有硬頂了!”

我大聲的迴應道,對於姬無雙說的事兒。我何嘗不知道?但知道又能如何?殺出一條血路?

我認爲我們幾個道士可能還可以做到,說不定能殺出去。

但我們卻帶着買買提和罕古麗等,如果我們帶着他們衝,他們恐怕會有性命之憂。

我們這個小隊來的時候九個人,現在已經摺了一個,我不想再折任何一人。

因爲心中有這樣的想法,所以我選擇了最保守的方式。在這殘牆上方據守。

怪物的嘶吼聲此起彼伏,不斷有怪物從沙地之中爬出。然後憤怒嗜血的衝向我們,我們各自的道氣也都消耗極大,要是真在這麼下去,恐怕還真不行。

此刻的買買提雙手合適,對着蒼天祈禱:“胡大老爺,我們都是您忠誠的信徒。你快快驅散這些怪物吧!”

“別求你的胡大了,你還是該信我們的三清吧!哈哈哈!”末葉道長到了這個時候,竟然還在調侃買買提。

在這一個多月裏,買買提和末葉道長已經很是熟絡,畢竟二人都是同齡人。而且末葉道長在西域生活了幾十年,對西域的風土人情都有一些瞭解。

所以二人也都共同話題,此刻見買買提再次開口求胡大。忍不住就這般說了一句。

可就是這麼一句,卻突然間勾起了我一個莫名的想法。

現在爲保周全,突圍是不可能的。但不能突圍,也TM不能等死啊?

如果不想死,又想保住所人,唯有一條路可走。那便是叫人。

可我的人全都得晚上出現,就算仙兒蛇族、龍辰、柳如煙道行強大。但也不能頂着太陽出現不是,這要是出來。豈不是當場就得魂飛魄散。

如果叫不來仙兒他們,就得想其餘的辦法。叫其餘的人來幫忙,但叫誰呢?

再次開啓仙骨,直接滅了這些狗日的怪物?不可能,仙骨根本不受我控制。難道要再次抹一次脖子?這丫的可不行。

這個辦法直接劃掉,不過在這個辦法之餘,我受到了末葉道長的提點。

“三清”三清我是叫不來的,但我可以叫地府的人來啊!我和姬無雙TM的可是地府官員,是可以和下面聯繫的。

七爺和八爺還給了我三道“請靈符”,以前用了兩道,這丫的不是還有一道麼?

正所謂救急如救火,就算七爺和八爺不能第一時間趕到,但他倆也不會見死不救吧?

定然會聯繫離我們最近的鬼差前來助陣,到了那個時候。我們也許就有有救了!

當然,這個辦法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以往我請七爺八爺,都必須相隔一天後他們纔會出現。

如果這一次還如以前那般,我們肯定都死的差不多了。所以我只能希望,七爺八爺在收到我求救型號後,能在兩個小時之內趕到。

因爲這樣的陣型,我只能保證兩個小時不被攻下。

兩個小時後,我就不敢說還能包圍衆人。

我把心一橫,不管了。死馬當作活馬醫,而當場便對着衆人喝道:“大家別怕,我叫人!”

說罷!我讓姬無雙和千雲香給我擋住,同時讓孫海旺扔兩顆手雷。減緩怪物的攻擊力度。

在“轟隆”兩聲巨響之後,我直接來到了衆人的中間位置。

而此刻,姬無雙也開口對我詢問道:“炎子,你叫誰啊?”

“黑白無常!”

我直接開口回答,但此言一出。衆人的臉色當場就是一變,特別是孫海旺和趙武。

這二人本就是無神論者,只是在這一個月裏,才接受了神鬼之說。黑白無常可是傳說中的鬼差,我TM大白天的叫這二鬼,讓他們很是驚訝,感覺很震驚。

如果是其他人,他們肯定會覺得這丫的肯定是瘋子。不過在見過我的本領之後,都認爲我不是在吹牛。

驚訝雖驚訝,但衆人卻沒有忘記攻殺怪物。買買提和罕古麗也沒有忘記警戒,特別是注意天上的孔雀鳥妖。

我不敢怠慢,急忙從隨身小包中拿出三根斷線,然後用明火點燃。最後將其插在地上。

最後,我手掌一攤,運轉念力。最後一道“請靈符”赫然出現在手中。

此刻請靈符在手,我急忙拿出小袋中的硃砂筆,迅速的寫下幾個字:“七爺八爺望一個時辰趕來相救,不然吾命休矣!”

寫完,當場就扔了硃砂筆。右手迅速結出單手劍指,並且大聲喝道:“急急如律令,破!”

原本是用明火燒的,但此刻實在是迫在眉睫。直接用最快的方法。

“破”字訣一出,符咒白光閃爍,當場化作飛灰。

做完這些,我再次拿起真武桃木劍,繼續加入了戰鬥。

同時大吼的對着衆人說道:“諸位堅持住,兩個小時之後,我們就有救了!”

可能是生的希望,在我這般吼道之後。衆人好似變得嗜血起來,而且本來消耗極大的體力,現在也恢復了少許。

孫海旺和趙武的子彈很快打光了,也只能把後背上的*拿出來砍。

不過卻是站在我們的身後,要是讓他倆和這些怪物面對面,恐怕要不了三個回合。這些特種兵就會被這怪物給弄死。

只能讓他們在我們身後提防,以防不測,攻殺那些我們漏掉的怪物。

因爲我們的防禦陣型縮小,所以我們面臨的壓力突然增大。

不過即使如此,我們也能應付一段時間。這些怪物的數量多是多了點,但攻擊力和速度,明顯沒有我在黑沙暴中遇到的那隻強橫。

如果強力支撐,兩個小時到也不難。

我們手中桃木劍不斷揮舞,不斷阻擋攻殺而至的怪物。

半個小時後,仙兒等也不時出言提點。並且散發出強大的陰氣,以此震懾這些怪物。開始的時候,仙兒的陰氣到也有些效果。

畢竟她是極陰極煞,可到了後來。這些怪物發現好似不會有危險,丫的再次變得瘋狂。

不過蛇族也在此時也散發出了妖氣,給予這些妖怪心理上的壓制。不過這種效果也沒有持續多場時間。

可是這也給我們創造了一個短暫的“休息期”,至少大家喝了幾口水,嘴裏喊了一塊壓縮餅乾。

這也沒轍,只能在戰鬥之中爲自己創造繼續戰鬥的條件,要不然就只能死在這些怪物的死裏。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怪物的攻勢不減。而我們也都顯得越來越乏力。

末葉道長始終年邁,現在已經負傷,胸口被抓了三道血口子,鮮血都染透了他的衣衫。

除了末葉道長,除了被保護的買買提和罕古麗,都多少受了傷。

只是傷勢比較輕,都是皮外傷而已。

看看時間,發現已經過去了一個半小時。而我的預測也沒錯,我們真的只能在支撐半個小時。

血染羽城,我們所在的殘牆,早就被怪物的鮮血染紅。

而且怪物的屍體也都堆到了半牆高,衆人也是粗喘連連,全都一副精疲力竭的模樣。

爲了鼓舞士氣,對着衆人大吼道:“諸位,再堅持一下。就剩下了半個小時了,半個小時後,我們就得救了!”

“我雖然老了,但貧道還頂得住!”

末葉道長開口,同時一劍就刺死一隻不知死活的怪物。

姬無雙和千雲香都有傲氣,畢竟出師天門和地門,二人也都是一副不坑認輸的表情。

“五十隻!”姬無雙冷冷的開口。

可是他的話語剛落,千雲香當場就揮出兩劍,兩隻怪物橫死:“五十二!”

這二人這會兒竟然在進行殺怪物比賽,根本就沒把我的話放在心上。

至於孫海旺和趙武,顯得更是無懼。因爲他們常年都在生死邊緣遊走,越是這種生死一線間,他們到顯得越是興奮。

到是買買提和罕古麗顯得有些害怕,不過爲了活命,卻始終盯着天空中的孔雀鳥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